爵少宠妻无度 第六十四章 为你着想
作者:半世琉璃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一听这个,龙若水马上有话说了,并且很笃定,“肯定是想在我们龙家面前装好人,博取同情分,然后理直气壮的成为龙家的大少奶奶!”

    朱文怡陷入了沉思,似乎也觉得累龙若水说得有道理。

    毕竟经过那间事情之后,至少自己比之前要少了一些抵触。

    而且自己丈夫还拿了那对传家的玉镯子给唐绵绵。

    这不就是最大的奏效么?

    心中一沉,那一分难得的改观,都被抹去。

    苏宛如微微勾起唇瓣,露出一个一闪而过的笑容。

    这边因为龙夜爵的加入,没一会儿胜负就见分晓了。

    老爷子一脸不服气,“不算不算,你们两个人对付我一个老头子,明摆着人多欺负人少。”

    唐绵绵几乎被这样的龙振飞逗笑。

    从没想过正儿八经的爷爷,也会有这么耍赖的一面。

    而龙夜爵还趁胜追击的回应,“爷爷,你不能输了就不承认啊。”

    “谁说我输了的?明明是你们胜之不武!”老爷子在下棋这一点上,是很冥顽不灵的。

    龙夜爵似乎早就知道有这样的结果,懒洋洋的回答,“看来这棋局是没办法继续了,那我们就回去休息了,你慢慢玩儿吧!”

    龙振飞一下子就明白过来这家伙打的什么主意,心里腹诽,想要回去?

    偏不让!

    “刚才你们两个人对付我一个,我输了也很正常,现在换绵绵跟我一方,跟你下一盘,如果我输了,就让你们回去。”

    老爷子的建议,让龙夜爵眯起了烟眸,“爷爷,你又打什么主意呢?”

    “我才没你那么多坏水!下不下?”老爷子虚张声势起来。

    龙夜爵虽然明白他这是使了计谋,但还是点头应下了,“好,一局是吧?下就是了。”

    他在赢回来就好了,还是能回去的嘛。

    唐绵绵欣喜的过了老爷子那方,这可让龙夜爵心有不甘了一把。

    看来他得加快步骤了。

    棋局摆好,你一子我一子的下了起来。

    说是唐绵绵跟老爷子一方对付龙夜爵,其实还是老爷子跟龙夜爵下,唐绵绵顶多在一旁提出一点建设性意见。

    可越走,越处于下风。

    这可急了龙振飞,他在唐绵绵耳朵边说了两句。

    小绵羊尴尬的看了一眼龙夜爵,用眼神看向老爷子,仿佛在问,爷爷,这样真的好吗?

    老爷子一瞪眼,懂不懂尊老爱幼?

    好吧……

    唐绵绵妥协,将下错的一步棋给毁了。

    龙夜爵瞬间便明白了老爷子的阴谋,有些不高兴,“你们怎么能悔棋呢?要点节操好不好?”

    老爷子直哼哼,“又不是我要悔棋的。”

    意思是,是你老婆悔棋,跟我有什么关系。

    唐绵绵嘿嘿的笑了笑,“就让我一下嘛。”

    一看她那眼神,他只能点头,“成成成,让你一下,下不为例啊。”

    唐绵绵高兴的将棋局给摆了回来,给老爷子使了个眼色。

    老爷子会心一笑,在心里默默为孙媳妇点赞。

    可龙夜爵没想到的是,这一让,便是无休止了。

    每一次眼看着老爷子就要走投无路了,唐绵绵就开始悔棋了。

    他心疼老婆,自然是同意,同意,再同意……

    于是,最后的结果很和谐,老爷子赢了,龙夜爵输了。

    这可高兴坏了老爷子,“我就说你棋艺不如我,还不服气。”

    龙夜爵一脸烟线的看着自己爷爷,对他这没品的棋艺,有些无奈。

    本以为自己一输,他肯定不让走了。

    可谁知道老爷子心情高兴了,大发慈悲的说道,“算了,跟你这手下败将下棋,我也没心情了,你还是回去吧,我也要去休息了。”

    唐绵绵囧囧有神……

    爷爷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吧?

    明明是他耍赖赢了棋局,却说人家是手下败将,还不愿意继续下……

    啧啧,看看龙夜爵那冷然的脸。

    原来龙夜爵这性子,跟爷爷才是最相似的。

    唐绵绵顺势过去,挽着心情不佳的某人,柔声说道,“走吧,我们回去吧,我也好累了,该休息了。”

    龙夜爵本有点郁闷,听到自家老婆这么说,便一扫阴霾,站起身来告别,“那我们回去了。”

    “去吧去吧,手下败将。”

    “……”

    唐绵绵有些欲哭无泪了。

    爷爷,你少得瑟一下,成吗?

    两人一离开,原本和乐融融的大厅,一下子就冷清下来。

    老爷子扫了一眼众人,笑容渐渐收了起来,朱文怡上前去问道,“爸,我有件事想跟你说一下。”

    “嗯。”老爷子也没拒绝,两人一起上了书房。

    朱文怡这才将之前的怀疑问出了口,“若水被绑架这件事情,我觉得很蹊跷,她回来之后跟我说过,当时她跟宛如被赶下了车,所以才白绑架,一切都太巧合了,而且被赶下车还是因为说了唐绵绵一句坏话,之后绑匪要酬金什么的,似乎都是有人特意规划的一样,而且她当时毫不犹豫的站了出来。”

    老爷子沉着脸,睨了一眼朱文怡,“你也这么认为?”

    “爸,不是我这么认为,而是这件事情本身疑点就很多,不然她怎么会又被放走了?这一点,她怎么解释?”朱文怡知道老爷子这么反问自己,就是不相信自己,不免有些生气。

    但毕竟是长辈,她不好说什么。

    老爷子沉着脸,猝着冷笑,“我不偏袒人,你可以去调查这件事情,只要有证据,我自然会处理,没证据只是猜测这种事情,不要告诉我。”

    朱文怡自知理亏,只能点头,“我知道了。”

    “你嫁到我龙家几十年,一直安安分分,我也从没说过你任何的重话,但你要明白一点,任何时候,都要一大局为重,你本身就是豪门出生,家和万事兴这个道理,我相信你很清楚,我不希望以后还听到任何没有证据的猜测,下去吧。”

    老爷子冷着脸下了逐客令。

    吃了闷亏的朱文怡,只能黯然离开。

    但心里对唐绵绵的芥蒂,是越来越大了。

    **

    龙夜爵二人回到念园,徐管家准备好的药膳,已经在那等候光临了。

    唐绵绵一见到那药膳,脸上的笑就僵住了,哀求的看向龙夜爵,“可不可以不吃?”

    “你又要浪费徐伯的心意吗?”龙夜爵也不劝,这是这么问了一句。

    徐全汗颜的被当了枪使,只能尴尬的站在那里赔笑,“大少奶奶,这药膳是老爷特意找专人过来熬制的,对你身体好,而且药材都是最顶级的,喝了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唐绵绵苦着脸,“好吧。”

    总不能浪费人家的心意,话都这份上了,自己再拒绝,那是真的枉费人家的好心了。

    可是那烟乎乎的汤汁,怎么看,怎么没胃口。

    反观看好戏的某人,唐绵绵就气得牙痒痒。

    他怎么可以这么悠闲?

    心中不服,她便想报复一下。

    一鼓作气将碗里的汤汁全部都含到嘴里,当然,也吞了一小部分。

    本来就不大的小脸,都皱在了一起。

    龙夜爵看得好笑,将她拦了过来问道,“真的那么难喝?”

    唐绵绵摇摇头,然后又点点头。

    龙夜爵更加好奇了,“到底是好喝还是不好喝啊?”

    唐绵绵微微撑起头来,往前一凑,如他之前一样,有样学样,精准的擒住了他的唇。

    虽然是第一次主动亲吻一个男人,行为大胆的同时,还是有些心虚的。

    不过她目的坚定,为的就是要让他知道,这药膳多难喝!

    龙夜爵被突如其来的吻惊讶到,因此也上了当,当她将药膳度到嘴里的时候,一股浓浓的苦味蔓延开来。

    但这苦中也有她的甜美。

    尽管有药膳破坏了气氛,但丝毫不妨碍这个吻的魅力。

    在她恶作剧完打算退开的时候,他直接反客为主,扣住她的脑袋,将之前她渡给自己的药膳,又还了回去。

    “唔唔唔……”

    唐绵绵瞪大眼睛,被动的接着那些药膳。

    想要抵抗,却被他堵住,完全没有办法抵触,最后只能尽数咽下。

    而龙夜爵却没有马上松开,在她嘴上吃够了利息,吻得她奄奄一息之后,才松开了她。

    唐绵绵整个都晕乎了,在他怀里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酡红的脸蛋分外惹人遐想。

    “你,你卑鄙。”她喘着气骂道。

    “明明是你要算计我的。”他不以为然。

    唐绵绵这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气得原本就酡红的脸颊,更加嫣红了,“是你问我到底有多难喝,我才让你尝试一下的。”

    “我尝试了啊,所以也还给了你。”

    “……”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她啊?

    她这是秀才与上报,有理都说不清了吗?

    知道自己辩解不过,她从他怀里挣脱出来,蹬蹬上楼去了。

    龙夜爵伸手摸了一下唇瓣,若有似无的笑了起来。

    一直被当做空气的徐全终于咳嗽了一下,提醒他还存在,“大少爷,如果没其他事情,我就先回去了。”

    龙夜爵被呛到了一下,但又很快的恢复镇定,慢里斯条的点了下头,“去吧。”

    “是。”

    “哦,对了,药膳的确需要改善一下,太苦了。”

    他又提醒了一句。

    徐全一个踉跄,不免想起了他是如何尝得这个味道的。

    “是是是,我会去处理的。”

    说罢,一溜烟的逃走了。

    龙夜爵慢悠悠的上楼,还在为她主动吻了自己而暗中窃喜着。

    唐绵绵刚洗完澡,穿着她那堪比动物园的睡衣,拿着毛巾擦拭着头发。

    龙夜爵微微蹙了一下眉头,原本飞扬的表情,沉了几分,将房间的暖气开到最大,这才说道,“不是说生理期不能洗头吗?”

    “可是我昨天就没洗,好臭了。”她悻悻然的看着他,似乎能感受到一股无形的怒气。

    有没有搞错啊?

    洗个头也不行?

    “你沉着脸做什么?不是你有洁癖的嘛,我为了你着想,你不感激我,还跟我生气?”唐绵绵噘着唇抱怨。

    这男人动不动就生气,真的好吗?

    “既然你这么为我着想,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