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少宠妻无度 第六十二章 我忍得好辛苦
作者:半世琉璃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沈小爱沉着脸走了过来,鄙夷的看了一眼唐绵绵,最后挺了挺自己的胸,讥诮的问道,“爵,她是谁?”

    被人鄙视胸部小的唐绵绵那叫一个抑郁,暗中掐住了男人的腰,狠劲的拧。

    龙夜爵的俊脸抽了一下,咬着牙忍住老婆的折磨,还得笑着解释,“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太太,唐绵绵。”

    说完,又转头对唐绵绵介绍,“这是好友沈少恭的妹妹,沈小爱。”

    沈少恭?

    本就是那个医生潜力股?

    沈小爱显然被龙夜爵这个回答给震惊道了。

    不敢置信的问道,“你说什么?”

    “我说……”

    “我是他太太!”唐绵绵很大声的回答,并且抢在了龙夜爵之前。

    这样的回答,让一旁的男人忍不住勾起薄唇,眼里泛着愉悦的光。

    沈小爱被打击得不行,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一双美眸更是泛起了湿气,“爵哥哥,你不是说等我的吗?”

    “我……”

    “你是不是没等到我,所以就随便找个女人将就了?”沈小爱的公主病又犯了。

    唐绵绵眉梢一挑,对这句话很感情去的样子。

    龙夜爵揉着眉心,“我什么时候说过等你的话?”

    “我知道是因为她在这里,你不好说的对不对?没关系,你以后在给我答案,我们私底下再聊。”

    龙夜爵,“……”

    能别抹烟了吗?

    唐绵绵嘴角的弧度更大了……

    沈小爱有些接受不了的出了办公室,只留下一脸烟线的龙夜爵和表情怪异的唐绵绵。

    一阵静默之后,龙夜爵感激说道,“我可以解释的。”

    好熟悉的话!

    唐绵绵冷嗤一声,“我从不听任何解释。”

    龙夜爵,“……”

    悲剧,她活学活用了。

    “事实不是你看到的那样……”

    好吧,这句话好像也很熟悉。

    他终于有一种有理也说不清的感觉了。

    唐绵绵甩开了他的手,将食盒放在一旁的茶几上,这才冷笑着说道,“这饭看来是没办法吃了,你一个人享用吧!我回去了。”

    “绵绵……”

    “放开!”她冷着脸甩着男人拉着自己的手。

    “绵绵……”他叫得有些无奈了。

    唐绵绵又是一声冷哼,似乎要生气到底的样子。

    迫于无奈,龙夜爵只能使出杀手锏了,将挣扎不已的她,一把按在了墙上。

    一手扣着她两只皓腕,挺腰见她紧紧的抵在墙上,埋下头狠狠的吻住了她的唇。

    虽然吃醋很可爱,但不理他,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他必须得要让这小女人留下才行。

    “唔唔唔……龙夜爵……你……卑鄙……”

    她支支吾吾的从强吻中挤了几个字出来。

    可男人却丝毫没有要松开她的意思,依旧炽烈的吻着,并且有征服的意思。

    唐绵绵挣扎无果,只能被动的承受他霸道狂野的吻。

    本就对他的吻毫无抵抗力,被这么吻了一会儿,她便晕乎乎了,早忘记自己腰生气的事情。

    卑鄙的男人!

    居然是用美男计!

    唐绵绵在心中愤怒的咆哮,可却只能沉沦下来。

    一吻作罢,两人都我气喘吁吁。

    龙夜爵原本深不见底的烟眸里,一片火热,按着她的手,也松了下来,放在她的脸颊边摩挲着,“还生气吗?”

    唐绵绵晕乎乎的咬牙,“卑鄙!”

    “老婆。”他亲昵的叫了一声,将头埋在她的颈项间,有些低哑的呢喃,“我忍得好辛苦。”

    “……”

    啊啊啊!

    她在跟他生气好不好?

    为什么又听到了这一茬?

    为了转移他即将要狼变的注意力,唐绵绵虚弱无力的指指被冷落的食盒,“我饿了……”

    “嗯,我也饿了。”他意味深长的回应。

    唐绵绵脸颊一惹,小脸一片绯红,“我说的是我肚子饿了!”

    男人火热的眸灼烧着她每一片肌肤,肌肤让她当场燃烧起来,最后在她那紧悬的表情下,终于说道,“好吧,喂饱你,我才有机会吃饱。”

    “……”

    唐绵绵有些欲哭无泪了。

    她刚刚好像是在生气来着,怎么一下子又扯到了这件事情?

    看来付染染这歪楼大师的称号,是该易主了。

    “你是特地给我送午餐来的吗?”龙夜爵拥着她到了沙发上,一手依旧坚定的揽着她的腰,一手打开食盒。

    唐绵绵哼了一下,“才不是,随便买的,我以为染染来上班了。”

    “是吗?”龙夜爵反正不相信这个解释。

    “染染不在,所以打算便宜你,不过看你好像不领情的样子,那我还是拿走算了。”唐绵绵作势要盖上食盒。

    龙夜爵一把按住了她的手,“吃,你送的毒药我都吃。”

    嘴巴怎么那么贫啊!

    唐绵绵在心底腹诽了一把,但还是收回了手,“看来以后进办公室,得敲门了。”

    “不用!坚决不用!别说办公室了,就算是浴室,你不敲门我也没意见。”龙夜爵故意说道。

    唐绵绵又是一阵窘迫。

    还能不能好好的吃饭了?

    安义敲门进来的时候,两人意见和好如初,正你一口我一口的吃着饭,还不时的喂喂对方。

    被这样一幅甜蜜画面闪瞎眼的安义,在心中抑郁着。

    他们这么的秀恩爱,考虑过单身狗的心情吗?

    抑郁了一把,他才恢复正色,“爵少,你中午不是约了盛华的老总吃饭吗?我车都准备好了。”

    “推了。”男人毫不在意的说道。

    安义唇角一阵抽搐,虽然知道自己不应该打扰这美好的画面,但还是基于职业道德的提醒,“你已经推了两次了,再推,不太好吧。”

    两次了吗?

    他丝毫没觉得啊。

    唐绵绵也建议道,“不然你去吧,我一个人吃也没事儿。”

    “不去,推掉吧,说以后再约。”

    陪一个糟老头吃饭,跟自己老婆吃饭,孰轻孰重,他可很有判断。

    安义神游的走出了办公室,心想,这一次找什么理由去推啊……

    盛华虽然比不上爵式,但好歹也是个合作伙伴。

    老板你这么放人家鸽子,真的好吗?

    他到是一句话了,可他们这些拒绝的人,最苦逼好伐?

    cindy见到灰头土脸的安义,不禁说道,“我都说了,你这么进去也是徒劳,不如直接推掉,结果不都是一样嘛。”

    安义无语望天,“这个特助,到底还能做多久啊?”

    办公室里温情弥漫,龙夜爵心安理得的吃着自家老婆买来的饭菜,好似吃了一顿高额的美味一样满足。

    两人吃饱之后窝在沙发里,他紧紧的拥着她,心情那叫一个舒畅。

    唐绵绵一享受这种安逸,便有些困意重重,“你还要上班,我先回去吧。”

    “多陪我一会儿。”

    难得她来,他可不想就这么放走她。

    “你还要工作呢,怎么能这么惬意?去上班吧,我也累了。”

    “你怎么累了?又走路了?”龙夜爵关心的问道。

    唐绵绵摇摇头,“没有啊,刚才去医院看了染染才过来的,所以有点累。”

    “你不是说,饭菜是给付染染准备的吗?以为她来上班了吗?怎么又从医院出来?”

    “……”

    好像,说漏嘴了……

    这笨嘴啊,无药可救了。

    还有,龙夜爵,你这么聪明,还让不让人好好的活着了?

    唐绵绵最后被他安排在了休息室午休,而他则是偷了几个吻之后,心情大好的开始工作。

    cindy见老板心情好,赶紧出去通知各部门,最近要审批的问题文件,都赶紧送来,错过这个村,就没下个店了。

    唐绵绵是在下午三点多醒来的,外面还是忙碌的样子,她将休息室的门打开一条缝,看着男人忙碌的样子。

    龙夜爵这男人真的是无处都在彰显着他的魅力。

    特别是工作的时候,更是有着让人无法抗拒的独有男性魅力。

    认真的男人,是女人,都抵抗不了。

    她微微笑了笑,很轻微的声音,都让男人回头过来。

    她慌了一下,假装看别处。

    男人也不戳破她的心虚,只是问道,“醒了?”

    “嗯。”她施施然的出了房间,才走到办公桌前,就被他一把揽住过去抱住。

    她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便顺从了。

    “等我一下,我还有几个合作案处理好,就可以下班了。”他在她耳边呢喃着。

    唐绵绵点了点头,“那我去给你煮咖啡。”

    一听她要煮咖啡,男人的表情僵硬了一下,“速溶,其实也不错。”

    知道他是嫌弃,唐绵绵表示很受伤,“那么不相信我,很受伤好不好?”

    “没……煮吧,我喝就是了。”

    “这还差不多。”

    唐绵绵愉悦的从他怀里起身,兴趣高昂的往吧台走去。

    虽然她那么问了一下,但她还是想要煮好咖啡。

    都说要俘获一个男人的心,首先要俘获他的胃。

    比起龙家大厨做出来的那些美食,煮咖啡什么的,更能现实一点。

    有了她的作伴,工作是似乎都变得轻松起来,效率也提高了。

    祁云墨接收到他传过去的文件之时,还不忘调侃一下,“你们这是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啊,看来我也得把我家染染给弄到我办公室来。”

    龙夜爵低眸看着合同,眼睛都不抬一下的回应,“别忘了,付染染可是签的爵式,没我的允许,她是不可能离职的。”

    那方,传来了祁云墨的一串脏话。

    而龙夜爵则是很淡然的关了视讯,忽视他的愤怒。

    唐绵绵煮了四次,总算满意一点,才将成品端了过去,讨好的放在他面前,等着他的评价。

    男人看了看那杯咖啡,虽然是需要一些勇气才能喝,但看小女人那么期待的样子,他只能如自己之前说的那样。

    就算她给的是毒药,他也认命的喝了。

    端起咖啡,他浅浅的抿了一口。

    眉头微微蹙了一下……

    唐绵绵的心都悬了起来,迫不及待的问道,“怎么样?会不会还难喝?”

    男人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看了她一眼,在她希冀的目光中,薄唇渐渐扬了起来,“有进步。”

    得到了肯定,唐绵绵终于笑了起来,有些得瑟的说道,“那当然,这么点事情,怎么可能难倒我?”

    她这样自信的样子,让男人的心又被挠了一把,一抬手便将她按在怀里,勾着唇说道,“既然你进步了,我必须得奖励你一下才行。”

    一看他那眼神,唐绵绵就脸颊发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