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少宠妻无度 第五十九章 晨间福利
作者:半世琉璃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闭上眼睛,有些兴趣缺缺之际,门又被推开来。

    她微微眯起眼睛,看向进来的龙夜爵。

    发现他手上算着电脑,电脑的亮度调得很低,衬上房间温暖的光,让他多了几分柔软。

    他的任何一个动作都是轻柔的,以不打扰她的方式走到沙发边,接起了视讯会议。

    耳朵上带着耳机,尽量减低声音。

    “你们做汇报,我听着。”

    他简洁有力的声音响起。

    唐绵绵心中一动,透过微眯的眸子看到了电脑上那一排排坐着的人。

    那……好像是会议室。

    会议室的人,正是爵式的那些部门主管。

    这么晚了,这些人还在公司?

    难道龙夜爵是推了会议赶回来的?

    现在确定了她无恙,又才召集了这些人,继续之前的会议?

    看那些主管们苦逼的表情,应该是了。

    心中的感动扩大,她鼻子有些微酸。

    这个男人总是在冷硬之中,将那些让人感动的柔情展现得淋漓尽致。

    听着他沉稳而有条不紊的分析,唐绵绵心中无限满足,没一会儿,在这种特殊的催眠下,沉沉睡去。

    睡梦中,一切都变得美好起来。

    ***

    翌日一早,唐绵绵率先醒来。

    男人大概是经过昨晚繁忙的视讯会议,又照看了他,所以睡得比较沉。

    她谨记着他之前的话,早上的男人惹不得。

    可她又想起自己这亲戚报到的日子,也就肆无忌惮起来。

    深处食指在他俊朗的脸上游走着。

    从飞扬入鬓的剑眉,到闭着的双眸,纤长睫毛沉睡在眼帘上,仿佛一把小扇子一样,分外迷人。

    她不禁在心中有些不平衡。

    一个男人的睫毛长这么浓密又卷翘,这样真的好吗?

    不过话说回来,龙夜爵这男人,除去那伟岸的身躯不说,还真是有些雌雄莫辩。

    带个假发化个妆什么的,绝对是倾国倾城的一美人。

    啧啧……

    羡慕嫉妒恨啊!

    唐绵绵撑起身子,在他的眼脸上轻吻了一下,又点了他鼻子一下。

    在到那张魅惑无线的薄唇。

    薄唇的男人都薄情。

    也不知道这个说法是不是真的,不过至少现在,她没感觉到他的薄情。

    到是很刻骨铭心的记得一点。

    这张薄唇,接吻的时候,口感极好……

    她不自在的吞咽了一口口水,脸颊微微泛起潮红,为自己想到的旖旎画面而羞涩起来。

    自己这都想到哪里去了啊?

    怎么可以想这些东西!

    可她就是控制不住啊。

    每一次面对这男人的时候,总有种把持不住的冲动感。

    这就是所谓的,男色吧?

    她红着脸打算去浴室清醒一下,可刚毅转身,腰间的大手就一紧,将她整个人往怀里扯去……

    她的惊呼才刚出口,男人好看的薄唇,便已经精准的擒住了她的红唇。

    一切都恰到好处。

    她只是挣扎了两下,便弃械投降,被他俘获。

    而他带笑的眸子也微微张开,看着眼前粉嫩可口的小女人。

    她的那些举动,对他来说就是一种致命的诱惑,一次次的挑战着他男人的抵抗力。

    他拼了命的克制,她却时时刻刻都在挑衅。

    不索取一点利息,真的是会对不起自己。

    一个热吻下来,两人都是气喘吁吁。

    唐绵绵更是清晰的感觉到了他的变化,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红着一张小脸,慌乱无比的看着他。

    龙夜爵只是勾着薄唇一笑,“早安,我可口的老婆。”

    “早……早安。”

    她十分怀疑,这男人早就醒了,只是任由自己去打量而已。

    “下一次给我晨间福利之前,可不可以给我一个预示?我怕我会把持不住。”精致的五官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表现着无限的魅惑。

    “……”唐绵绵咬咬唇,心想,明明是她把持不住好不好?

    男人重重的在她红唇上吮了一口,才不甘心的放开,猛然起身,往浴室走去。

    大有灭火的姿态……

    失去了温暖的怀抱,晨间的清冷,蔓延而来,让她缩了缩脖子,拉高杯子将自己包了起来。

    眼神有意无意的往浴室撇。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她的视线总是追寻着这个男人。

    这种改变,她始料未及,却也悄悄窃喜。

    龙夜爵冲了个凉水澡出来,一身湿气的往床上一蜷,“这个季节冲凉水澡,真的很考验抵抗力。”

    唐绵绵傻眼,有些愕然的看着他,“冲凉水澡做什么?”

    这男人是疯了么?

    男人漂亮的眸子无比幽怨的看了她一眼,带着几分控诉的意味,“还不是因为某人无疑的挑逗?”

    唐绵绵瞬间装死。

    他话都说得这么白了,她在不明白就是傻了。

    咬着唇把自己的杯子一掀开,“我这暖和,我给你暖和一下吧!”

    “这一暖和,我估计又得冲凉水澡了。”

    “……”

    还能不能好好的关心一个人了、

    她的想法很单纯好不好?

    男人果然都是思想邪恶的人。

    两人和好如初的抵达华苑用早餐,让原本紧悬着心的人,都松了一口气。

    龙振飞关心的说道,“绵绵身子不好,就不用过来用餐了,徐全送过去就好了。”

    “爷爷,我已经没事了。”唐绵绵嘴角扬起笑容,柔声说道。

    “光说没事,你昨天可吓坏了一众人,特别是爵,你没看到那表情,恨不得吃人了。”龙振飞半开玩笑的戏谑了几句。

    唐绵绵只是脸颊泛红的看了冷然男人一眼。

    他总是这样,在旁人面前没什么表情。

    跟私下里的他,完全无法联想起来。

    龙若水心虚,不像往日那么跟她针锋相对,只是一个劲的给苏宛如夹菜,“宛如,这是你最爱吃的水果沙拉,多吃点。”

    唐绵绵这才注意到,龙若水旁边多了一个人。

    她与苏宛如算是点头之交,上次她跟龙夜爵谈话的画面,在脑海中浮现了一下,连带着口中的豆浆都变得不怎么好喝起来。

    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这苏宛如对龙夜爵绝对是有那个意思的。

    而龙若水还很看好的样子。

    只是龙家其他人的反应淡淡,估摸着是龙若水自己孤军奋战了。

    像龙夜爵这样出色的男人,肯定是有一大票女人喜欢。

    她预测自己会有很多的情敌……

    幽幽的叹了口气,默不作声的吃着早餐。

    龙若水给龙振飞说道,“爷爷,我让宛如过来陪我几天,自从被绑架回来,晚上一个人总是害怕,昨晚又了宛如陪我,我才睡到好一些了。”

    龙振飞到是没怎么反对,只是说了一句,“龙家的规矩明白就好,以后去那边用餐吧。”

    所谓的那边,便是客桌。

    苏宛如拿着勺子的手一颤,水眸黯淡了几分,若有似无的看了一眼龙夜爵,却发现他只是专注的在给唐绵绵倒牛奶,拿点心。

    一丝视线都未曾给予。

    心中无比失落,她默默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龙若水虽然觉得这样不好,但却不敢多说什么。

    万一爷爷不让苏宛如住下,那她一切的安排,可都白费了。

    吃完了早餐,大家都还没散去,龙夜爵站起身来扫了一眼众人,冷然的开口,“昨天绵绵到华苑来看爷爷,回去的时候却没车子,这件事情是怎么回事?”

    唐绵绵本来很放松,被他这么忽然一质问,有些紧张起来。

    他那阴沉的脸,好像是跟人算账的样子,昨天的事情她并没有提到一丝半点,他是怎么想到要质问的?

    一旁站着的徐全连连道歉,“大少爷,对不起,是我没想周到,可我昨日的确是看到大少奶奶开车离开,我才回去过工作的。”

    唐绵绵小心的扯了扯冷厉的男人,“是我自己的事情。”

    可龙夜爵并没给她任何反应,依旧愣着一张俊脸,“既然是开着车离开的,为什么却昏倒在半路?”

    老爷子也沉着脸,显然支持龙夜爵的这番质问。

    龙若水心虚,不敢吭声,却对唐绵绵无比愤恨。

    一定是这女人告的状!

    不然大哥怎么会这么大动静的质问众人?

    若是让他知道是自己故意为难,抢了唐绵绵的车子,肯定会被教训的。

    特别是爷爷,他那么宠着唐绵绵,绝对会惩罚自己。

    思来想去,她打算找个机会匿走。

    可龙夜爵最后的视线,落在了她的脸上,“昨天我看了监控,车子的确是半路被人抢走的。”

    “大哥,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不过是问大嫂借了车子用一下而已。”龙若水自知躲不过,赶紧为自己辩解。

    监控?

    龙家确实是有监控。

    但她就不信大哥会去查就对了。

    绝对是唐绵绵这个女人告的状!

    她瞪了一眼唐绵绵,委屈的扁起嘴,“当时我在园子里散步,走得太累了,加上伤口也疼,所以就问大嫂借了车子,怎么到大哥嘴里就成了抢了?那些车子都是龙家的,我也是龙家的人,用抢这个字眼,也太过分了吧?”

    龙夜辰眸光泛寒,“当时的地点离锦苑很近,离念园最远,既然你是散步,自然那就走得回去!”

    “大哥你就是偏心!”龙若水毕竟也是个好面子的小姑娘,听到他这么说,自然是委屈得哭了起来,“妈,你看看大哥啊,他怎么可以这么说我。”

    朱文怡自然是站在龙若水这一边的,板起脸来说道,“好了好了,既然她没事,你这秋后算账又是怎么回事?至于为一个车子这样当着众人的面说自己的妹妹吗?”

    “是啊,别说了。”唐绵绵也拉着他的手哀求。

    这男人的表情沉得吓死人,万一被别人误会是她怂恿的,那可不好。

    这龙家这么多人,这么多双眼睛,留下让人指指点点的话柄,实在不是什么好现象。

    龙夜爵看了一眼女人乞求的表情,心软了一下,原本的戾气瞬间就消失殆尽,留下的只是几分无奈,“他是我老婆,我不偏心她,偏心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