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少宠妻无度 第五十八章 连自己女人都照顾不好
作者:半世琉璃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唐绵绵晕乎乎的走了没多久,便觉得体力不支,小腹剧痛,眼前的世界都开始旋转起来。

    她知道,自己肯定要晕了。

    这种感觉,以前上体育课的时候发生过,就在要跟大地亲密接触的时候,一个清润的声音响起。

    龙夜辰开车过来,看到了那纤细的人影,一连叫了两声,她似乎都没听到。

    停下车正欲上前去叫她,却发现她身子摇晃了一下,便倾斜几下摔倒在地。

    “大嫂!”他一下子冲了过来,扶起已经昏迷的唐绵绵,着急的叫着,“大嫂,你还好吗?大嫂……”

    “大少奶奶,大少奶奶……”

    徐全开着车过来,见到了这一幕,也慌了,急急忙忙的下来,着急的叫着。

    龙夜辰当机立断,吩咐徐全,“快,开车到念园,我给医生打电话。”

    徐全慌乱的点头,听从他的吩咐。

    等到将唐绵绵放在床上,也确认医生在来的路上,龙夜辰的心才稍稍松了一点,看着面无血色的唐绵绵,担忧的问道,“她为什么会昏倒?”

    “不知道啊,今天早上她的气色就不太好,刚刚去了华苑,却迟迟没回来,刚才大少爷还打电话来让我开车去接她呢。”徐全将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了他。

    龙夜辰蹙着浓眉,“为什么她自己没开车?”

    “早上去的时候,是开车去的,但是回来却没开车,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

    这点疑问,从刚才大少爷打电话回来,他便觉得奇怪了。

    他分明看着她开车去的。

    龙夜辰表情冷凝,紧抿着薄唇,一言不发的看着床上惨白的人儿。

    徐全下楼去给龙夜爵打了一个电话,才说了一句,那边便是忙音了。

    原本刚开始的重要会议,被龙夜爵冲出会议室而打断。

    安义有些呆愣的看着被重重甩上的大门,有些反应不过来。

    cindy弱弱的问,“怎么回事?”

    安义想了一下,很肯定的道,“应该是太太的事情了,这个会议应该是开不成了,你让大家散会。”

    cindy了然,马上去处理。

    龙夜爵几乎是飞车回家的。

    当听徐伯说她昏倒的时候,那种感觉,就好像在得知她被绑架时候一样,紧悬起来!

    仿佛一只无形的手,在狠狠的捏着。

    从未经历过这样的心情,恨不得马上出现在她身边。

    平时需要一个小时的车程,他只花了半小时就到了。

    一路的红灯,都被他无视。

    现在对他来说,任何事情都没有唐绵绵重要。

    赶回家刚好遇上一声给她检查完,众人从未见过这样行色匆匆,一脸焦急的龙夜爵。

    仿佛换了一个人一样,让人适应不过来。

    “怎么样?”他第一时间问医生,担心的神色不言语表。

    医生摘下了听诊器,宽慰道,“放心,只是气虚导致的昏厥,没什么大碍,打点葡萄糖,再开点补气养血的东西就好。”

    众人松了口气。

    最如负重释的便是龙夜爵了。

    仿佛觉得烟暗的天一下子都敞亮了,坐到了床边,握起了她的手,紧紧的看着她惨白的容颜。

    老管家跟医生去拿药去了。

    房间里就剩下龙夜辰跟龙夜爵。

    看着大哥专注看着唐绵绵的样子,他觉得有些刺眼,深如海般的眸眼滑过一丝微光,“你总是这样,连自己的女人都照顾不好。”

    龙夜爵的眼眸眯了一下,森冷开始蔓延。

    好在龙夜辰没在说什么过分的话,只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一言不发的离开了念园。

    龙夜爵一直守在床前,守着点滴,等着唐绵绵醒来。

    或许是太累了,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十分了。

    龙振飞也过来看过了她,关心了几句便离开了。

    而龙夜爵至始至终都未曾离开过,紧握着的手也从未松开。

    唐绵绵刚睁开眼睛,他便急切的问道,“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感受到他的关心,唐绵绵暖了心,忘记了之前的不愉快,微微摇头,“没有,我很好。”

    “很好会晕倒吗?”尽管是质问的语气,但更多的是关心。

    唐绵绵明白这种更关心,只是问道,“你不是在上班吗?怎么回来了?”

    “这个时候有什么能比你重要?”他邃壑的眸色微微一黯,浓重得让人喘不过气。

    唐绵绵心中一动,忽然间就陷了进去。

    尽管他从未说过任何关于爱情的只字片语,但却能从这些言语之间,让她找到感动。

    如鲠在喉,她说不出话来。

    龙夜爵只是揉了揉她的头,放软了语气,“再休息一下,我去看看有什么吃的。”

    她点了点头,又忽然摇了摇头。

    看得龙夜爵有些失笑,而且自己的手,被她紧紧的握着,不愿松开。

    “怎么了?”

    “你昨晚的样子,好吓人。”她终于还是说出了口,耿耿于怀在这件事情之上。

    龙夜爵叹了口气,“对不起,我不应该对你发脾气的。”

    “你也不许我喝酸奶,还抢走我的酸奶。”

    “以后不抢了,随便你喝。”他又妥协,“不过,生理期的时候不能喝。”

    她含泪的点点头,“你还不听我的解释。”

    “我的错,我的错……”

    他依旧耐心的承认着。

    “以后我们不要这样了好不好?”唐绵绵终于抑制不住,说出了口。

    爷爷说,退一步海阔天空。

    果然是这样。

    这样的龙夜爵,这样的谦逊姿态,这样的温软语气,恐怕是其他人都没见识过的吧?

    唐绵绵也不气了,红着眼眶嘟囔了一句,“我饿了。”

    龙夜爵轻声失笑,看着她的脸色有了红润,心里也放心下来,倾身吻了吻她,才说道,“我去看看有什么吃的。”

    “好。”

    他一走,唐绵绵有些害羞的将脸蒙在被子里,羞涩极了。

    刚才那一秒,她几乎以为自己胡醉死在这种甜蜜的感觉中了。

    好像经过了昨天的争吵,他们的感情有递增一步了。

    虽然曾经有不愉快,但却证明了他对她的在乎不是吗?

    是这样理解的吧?

    不过这男人骨子里的霸道因子还是很顽固的,跟以往的冷然不同,那种霸道,是他从未见过的。

    正在她胡思乱想之际,龙夜爵端着餐点进来,见到满脸粉红的她,不禁挑了挑眉,“在想什么?”

    “没啊……”她慌忙摇头,害怕被他看穿自己的心思。

    男人也不追问,微微勾了唇,拉了桌子过来,将精致的餐点放在上面,“这些都是补气养血的,你多吃点,别在动不动就晕倒了。”

    “好像说得我是故意晕倒的一样。”她囧囧的抱怨。

    不过她还是很感谢这一次的晕倒,当睁开眼睛的第一眼,看到的便是眼前这男人无比担心的神情,她便感动了。

    “你不说,我到是没注意,或许你真的是故意的。”他半开玩笑的说道。

    唐绵绵彻底囧了,“我才没那么小心眼。”

    男人扬着眸子宠溺的看着她,也不说话。

    唐绵绵虽然肚子很饿,可看着那些都是补气养血的药材做出来的餐点,还是没什么胃口。

    哀怨的看了他一眼,“可以给点正常的饭菜吃吗?”

    “这些东西你至少要吃三天,才能恢复正常。”他抱着双臂慵懒的道。

    “啊?三天?”

    怎么可以那么可怜?

    “刚才我顺从了你那么多次,这一次你得听我的。”他一副不容商量的样子。

    唐绵绵有些欲哭无泪。

    为什么她觉得这样的交换一点都不划算啊……

    憋着难受劲儿,将那些东西都给吃了,可最后那道药膳,她是真的喝不下去了,只能可怜兮兮的看着他,企图换起他的同情心。

    可男人却是眼观鼻,鼻观心,无视这样的她。

    唐绵绵内伤不已,有些赌气的推了回去,“真的不想喝这个药膳。”

    “要我喂你吗?”他坐了下来,拿着勺子在碗里搅动着。

    “可以不喝吗?”她还在做垂死挣扎。

    “爷爷的心意和徐伯的辛劳,你忍心拒绝吗?”他拿准了她的性子,一句话便能让她无法拒绝。

    可那药膳看上去实在不怎么美味……

    对于一个吃货而言,吃自己不喜欢的东西,也是很难受滴。

    “温度差不多了,嘴张开。”龙夜爵将勺子伸了过去。

    唐绵绵趁机说道,“不如你帮我喝了吧,这样既没浪费食材,也没辜负他们的心意,更能体现你的善良美德,怎么样?”

    看她双眸晶亮的样子,男人后头一紧,最后轻缓的说了一句,“我想要吃的,可不是这个。”

    “那是什么?”

    “……”

    他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

    唐绵绵被这一眼看得心里发毛,脸色更是发热起来。

    他那么看自己是什么意思!!

    她可以理解成她是想吃自己吗?

    唐绵绵默不作声的将药膳端了回来,一勺一勺的逼着自己喝了起来。

    开玩笑!

    比起被吃,这药膳也不是那么难以入口了。

    瞧她那小举动,龙夜爵无奈的笑了笑,薄唇微扬,声音轻魅,“那么不想被我吃?”

    “咳咳咳咳……”

    她很荣幸的被呛了。

    到底还有没有人性啊?

    怎么可以在别人吃东西的时候调情?!

    **

    吃了东西,唐绵绵好了很多,身子也开始温暖起来,慵懒的睡在床上眯着眼睛养神。

    而男人的身影不时在房间里晃动着……

    这种感觉很微妙,暖心,且有一种无法言喻的东西在滋生发芽。

    她能听到他的任何举动。

    洗澡,擦拭头发……

    电话响起的时候,他第一时间按了静音,估摸着是怕吵到了她。

    唐绵绵微微眯眼,看着他拿着手机出了房间,到外面的阳台上接了起来。

    说话的声音跟面对自己的时候,完全是两个人。

    一个饱含宠溺。

    一个冷然无比。

    他只简单的说了几句。

    大致是多会议之类的事情,他吩咐了几句,才收了线。

    进屋的时候,唐绵绵又闭上了眼睛,不让他发现自己没睡。

    男人在床边站了一小会儿,最后出了卧室,仿佛是去忙什么。

    床上的人儿张开眼睛,双眸盛满失落。

    他这么晚了,还要出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