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少宠妻无度 第五十二章 我火气很大
作者:半世琉璃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他骂了一句,马上吩咐道,“先不要说话,也不要用力,等我一下,我去找绳子。”

    说完,贴心的将手电放在哪里,给她一点安全感,才往车子走去。

    因为他的出现,唐绵绵的心里稍稍得到了一点安全感,听话的安静下来,一动不动的僵在那里,减低深陷的速度……

    龙夜爵在车子上找到了一截绳子,便又急急忙忙的回来,一边安慰着她,“先不要着急,我把绳子给你,你抓着不要松手,如果觉得勒手,就用衣服包着抓,绳子不够长,我得靠近你一点。”

    “不行不行!你靠近也陷进来了怎么办?”唐绵绵想也不想的拒绝。

    “我会想办法的。”他一边拉着绳子,一边将夹着的衣服丢在地上。

    价值不菲的外套就这么当了垫脚石,他试探着往前走了一点,软湿的地立刻陷了几分。

    龙夜爵顾不上这个,拉着绳子对唐绵绵说道,“我数一二三,我用力,你也用力,知道吗?”

    “好。”惊慌的小脸渐渐的安稳下来,她握紧了绳子,等着男人的指令。

    “一,二,三!”

    两人一起用力。

    一个拉,一个紧紧的拽着绳子……

    唐绵绵只觉得一种撕裂的痛,强大的力道,将自己拉扯出去,而湿地的吸附力,又将自己狠狠的扯住。

    这种感觉,就像拔河一样,而她,就是那被拔河的绳子!

    不过她还是起来了一点,欣喜立马跃上脏乱的小脸上,她惊喜的说道,“出来了一点!出来了一点!”

    “好,现在再来,依旧是我数一二三,大家一起用力。”龙夜爵微微沙哑的声音,特别有安抚力。

    只是有一些紧绷。

    但唐绵绵没注意,继续等他的指令。

    “一,二,三!”

    又是一次拉扯,她又起来了几分,泥已经到了大腿的地方,再几次就够了。

    “一,二,三!”

    一连五次,唐绵绵终于从沼泽中解脱,大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是去鬼门关走了一回,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原来刚才是你,早知道我就不躲起来了。”她喃喃的说道。

    对自己刚才的愚蠢,实在是无语。

    “你刚才躲起来的?”男人有些低沉的嗓音响起。

    唐绵绵坐起身来点头,“是啊,我以为是来追我的,所以故意躲起来的,结果却不想陷入了这个沼泽。”

    很蠢吧……

    唐绵绵囧得不敢去看他的眼睛,“你怎么还在那里?”

    她惊觉男人一直站在那里不动,起初还以为是他在生气,可现在才发现不对。

    “来,现在换你报恩了,我也陷进去了。”他语气轻松的说道。

    可唐绵绵知道,他这是宽慰自己,不让自己紧张。

    唐绵绵咬着牙,拽着绳子,用尽全力的拉着。

    他的地方比自己先前的地方要很多,加之她用衣服垫在下面,唐绵绵扯了几下,便拉了上来。

    两个人都是一身的泥泞,狼狈不堪。

    唐绵绵正想说终于解放了,男人却欺身上来,直接便捧着她的脸,低头狂吻下来。

    这个吻跟之前的任何一个吻都不一样,唐绵绵被掠夺得头脑完全不能思考。

    只有他的味道,霸道,狂妄,却能让她安心。

    他吻得很深入,仿佛用这样的吻,来慰藉自己被惊慌的心。

    “龙……唔……唔……”唐绵绵被他强势的捧着头,想开口立刻被堵得严严实实。

    直到她软下身子,气喘吁吁的承受着他的吻,他才吻得松了一些。

    可却依旧没有松开,继续剥夺着她的呼吸。

    唐绵绵闭着眼睛,仰着头,脚尖都踮了起来,才能全力去承受这样的吻。

    虽然她也觉得这个吻很有感觉,但这荒郊野外的,两人都是这么狼狈,实在不怎么浪漫,便趁着空隙,断断续续的道,“我们,我们回家,回家,嗯……嗯……再说!”

    她的身体已经化成水,被他紧紧的搂在怀里,无力承受着他的狂吻。

    龙夜爵眼底黯了黯了,重重的吮了一口,又咬了一下她的唇瓣,才松开了她,“好,回去再继续。”

    她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胡乱的点着头,根本不记得自己答应了什么。

    只是男人那魅惑的笑意扬起之时,她才有些疑惑,刚才……发生了什么吗?

    龙夜爵将她抱上了小山丘,自己才爬了上去,一身的泥泞凄惨无比。

    唐绵绵一句冻得浑身发抖了,还未上车,龙夜爵便说道,“把湿掉的衣服和裤子都脱掉吧。”

    唐绵绵猛然一惊,慌忙摇头。

    “车上开空调,你穿着湿的,暖和不起来。”他无奈的解释。

    她这才发现,自己好像想歪了,脸色一下子就红了,期期艾艾的说了一句,“那有毯子之类的吗?”

    龙夜爵在后备箱找了一下,的确是找到一张毯子。

    这才让纠结的小女人松了口气,让他背过身去。

    “我为什么要背过身去?”他抱着双臂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唐绵绵囧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结结巴巴也说不出什么大道理来,只能红着脸僵在那里,不动作。

    龙夜爵无奈的摇摇头,叹息了一句,“绵绵,我们已经是夫妻了,这一点,我都已经提醒好几次了吧?”

    “嗯。”她重重的点头,她从来没有否认过这个事实啊。

    可是……

    让她当着他的面……

    她还是做不出来!

    “我们这么狼狈,我觉得,还是回避一下……比较好。”

    她说得很小声,揣测了很多用词,才说出这一句。

    虽然这个理由听起来蹩脚极了。

    龙夜爵心情大好的低笑起来,“绵绵,你难道不觉得刚才那个吻,也是在狼狈之下发生的吗?可我们都很享受不是吗?”

    他不提那个吻还好,一提那个吻,她就觉得自己还不如钻地洞算了。

    这男人,总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不过,还是顾及着她此时的寒冷,龙夜爵转身往另一边走去。

    唐绵绵这才快速的将染满淤泥的裤子扔掉,裹上了毛毯,确定自己密不透风之后,一溜烟的上了车。

    男人听到关车门的声音,才转身回来。

    车上的温度十分暖和,让两个寒冷的人,都得到了一点点缓解。

    车里的灯光,让他的轮廓也清晰起来。

    唐绵绵也清晰的看到了他额角的伤口和嘴角的淤青,立马紧张的问道,“你额头上的伤,和嘴角的淤青是怎么回事?”

    他微微侧头,往后视镜里照了一下。

    是有点破皮,不过不值得这么大惊小怪。

    “没事,破了点皮而已。”他丝毫不在意。

    唐绵绵还想追问是怎么弄得,可车子已经开始往回赶去。

    “你睡一下吧,一会儿就回家了。”他对她说道,眉峰舒展开来,声音虽然依旧沙哑,但已经好了很多。

    唐绵绵点点头,她也确实累了,折腾了一宿,能有力气撑到现在没崩溃,已经是奇迹了。

    车子才开了一小段距离,她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起来。

    龙夜爵侧目看着安睡的小脸,心里的大石总算是落了地。

    原本的惊慌,也开始被她驱赶,奇异的安静下来,只有一种源源不断的温暖,在彼此之间流淌着。

    ****

    唐绵绵回来的消息,让龙家一众还等着的人,都落下了心里的大石。

    龙振飞安排了人手去念园候着,才倦极的回房睡了。

    其他几房也各自散去,龙风藤对还坐着的朱文怡道,“走吧,儿媳妇安全回来了就好,你也一天没休息了,去休息吧,别担心了。”

    “谁担心了?”朱文怡冷哼了一句,站起来扭头走掉。

    龙风藤只能无奈的摇摇头。

    龙夜爵抱着熟睡的唐绵绵下车,管家已经在那里等着了,一路开车到了念园,他都是紧紧的抱着怀里的女人,没有丝毫的松开。

    管家看在眼里,也明白大少奶奶在大少爷心中的重量。

    大少爷跟以前,彻底是不一样了。

    “楼上已经放好了洗澡水,大少爷先带大少奶奶去洗澡吧,我一会送吃的上来。”徐全毕恭毕敬的说道。

    龙夜爵嗯了一声,便抱着唐绵绵上楼去了。

    原本在那候着打算给唐绵绵沐浴的佣人,都只能被遣散了。

    他相信,大少爷肯定不愿意让别人去做这件事情的。

    唐绵绵被放进温水里的时候,才有些幽幽的醒来。

    她实在太累了,这一路都未曾醒过,一睁眼看到的是熟悉的环境,才安稳下来。

    “别动!”耳畔忽然想起男人低沉的声音。

    唐绵绵这才惊觉,自己好像是在浴缸里,而身后,是龙夜爵!

    他们两人!在洗澡!

    她惊慌得一下子就坐了起来,可还没反应过来,便被男人给按了回去,“泡一下,会好很多。”

    她僵着身子,不敢动弹,不敢去感受身子的一切感受,只是这么僵直着,僵直着……

    来一道闪电劈死她吧!

    鸳鸯浴什么的,真的很羞人啊!

    这种困境,知道他给她捏着肩,舒展她僵持的肌肉,才开始慢慢的松懈下来。

    按摩浴缸,缓解着两人的疲惫。

    唐绵绵差点又睡死在了浴缸里。

    管家送来的吃的,都是比较温和的食物,还有贴心的姜汤,给两人驱寒用的。

    唐绵绵害怕姜汤,可又不好意思拒绝老管家的好意,只能指望着男人帮她分担一点。

    可龙夜爵看都不看一眼,这可小小的伤害了她的自尊心,“管家伯伯说,是给我们两个人准备的,你总不能让我一个人喝吧?”

    “我火气很大,不需要姜汤。”男人意味深长的说道。

    唐绵绵一触及到他那火热的眼神,便立马不敢说话了。

    她很能明白这句话的含义到底是什么!

    好吧,她只能苦逼的自己喝了。

    吃饱喝足之后,唐绵绵才觉得自己活了过来,但也没马上休息下来,而是去拧起了医药箱,走到他面前,指了指床,吩咐道,“躺下。”

    男人讶异的挑眉,似乎对她这种吩咐的语气有些意外。

    小绵羊也会有这么强势的一面么?

    “看着我做什么?躺下!”她见他不动,又坚定的说道。

    龙夜爵这才听话的躺下,还戏谑的说了一句,“怎么?你打算对我为所欲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