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少宠妻无度 第五十章 说好的夫妻灵犀呢
作者:半世琉璃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唐绵绵兴奋得浑身细胞都开始舒畅起来,头点个不停。

    虎子却有些担忧,“万一她不是呢?”

    “我真的是!”她再次强调。

    老烟一咬牙,狠下心来道,“才五十万,我们总不能冒这个险,还是放了她比较好。”

    虎子仿佛也想开了,认可的点点头,“我们现在也不差这点钱,放了就放了吧,五十万而已。”

    唐绵绵绝对没想过,自己居然就这么被放了!

    只是这俩绑匪也太没良心了,将她丢在了荒郊野岭的,她怎么回去啊?

    现在的情况是,又渴又累又饿又冷,还找不到方向,太也开始要烟了,她茫然的站在一条泥巴公路上,不知道该往哪边走。

    即使不知道方向,她也得走,总比在这里等死的好。

    夜色渐渐沉寂下来,薄雾笼罩的这个陌生的荒郊,身上的衣服渐渐抵御不了寒冷。

    让又累又饿的唐绵绵,昏沉都颤抖起来。

    “这该死的路还有多远啊?”

    从刚才到现在,她都已经走了不下一小时了,可还是没看到任何一个人影。

    真不知道还要这样走多久,自己能不能坚持到。

    可现在不走,又能怎样?

    唐绵绵哈了口气,忽视肚子的叫唤,继续迈着沉重的步子往前走去。

    先前在车子里,她根本就不知道方向,所以也不知道这条路到底对不对。

    更何况,她本身就是一路痴,没有方向感的人,在这个时候,变得尤为无助。

    如果不是最后那一口气撑着,她恐怕早已经倒下了。

    龙夜爵,龙夜爵……

    她在心里念叨着这个男人的名字。

    你听到我的叫声了没?不都是说夫妻之间,有灵犀的吗?

    你到是感应一下啊……

    ***

    “已经被扔掉了。”莫成宇从草丛中拾起原本应该在唐绵绵身上的追踪器,对一脸戾气的龙夜爵道。

    “妈的!”龙夜爵气急败坏的踹了一脚树干,双手叉腰,眼底有着剧烈的火焰,“怎么会被发现?就算是被发现也不是到这里才被发现!”

    “对,这就是疑惑之处。”莫成宇也认可的道,仔细的看了一下追踪器,“半路发现,是因为什么原因?难道是唐绵绵自己暴露的?”

    “她虽然有些傻,但也不至于傻到这个地步。”龙夜爵薄唇浅漾,眼神更是冷厉无比。

    莫成宇有些无语。

    有人这么说自己的老婆吗?

    “哈秋!”走在不知道哪个角落里的唐绵绵,狠狠的打了一个喷嚏,揉揉鼻子,搓了搓浑身的鸡皮疙瘩,“完了,感冒了。”

    “不然就是内鬼了。”这是莫成宇能想到的唯一解释。

    龙夜爵的眼神微微眯起,透着夜色中的光亮,仿佛在思索着什么。

    “这么找下去也不是办法,其他几个跟踪的车子来报,并没有找到她所在的那辆,不过到是有一辆跟丢了。”莫成宇将最新线报告知龙夜爵。

    “哪一辆?”他接过莫成宇手中的资料平板电脑,仔细的看了一下。

    有一辆车,本来方向一直是南区,可最后却忽然改道,往西区赶去,而且改道的方向,就在他们站的这个地方。

    “马上去西区!”他当机立断的下了结论。

    莫成宇也点点头,“是这边没错了。”

    一行人上了车,前后一共四辆车,都纷纷往上了西区的高架,匆匆赶去。

    苏宛如吃了面包和牛奶后,浅眠在车子的位置上,龙夜爵一来,她便靠了过来,嗡嗡的问道,“龙大哥,还没找到绵绵吗?”

    “嗯。”他淡淡的嗯了一下,却没在多说。

    苏宛如有些自责,“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因为救我,绵绵不会被抓的,如果她出了什么事情,我一定不会原谅自己的。”

    龙夜爵冷着脸没有说话。

    莫成宇从前面转头看了一眼哭哭啼啼的苏宛如。

    这个女人真奇怪,先前一直说着要回去,后来又觉得愧疚的留下,可一路上却没发现她多关心这件事情,只是在龙夜爵面前的时候,才会流露出这种担忧和愧疚的表情。

    或许是自己看不透女人吧。

    莫成宇并没多说什么。

    而龙夜爵却全身心的投入在寻找唐绵绵的事情之中,根本无暇顾及其他人。

    自然,也忽视了苏宛如。

    甚至觉得她有些碍手碍脚的。

    他的冷然,让苏宛如有些受伤,这个男人任何时候,对自己,都是那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

    如果不是看见过他对唐绵绵的那种温柔,她几乎以为龙夜爵就是这么一个冷然的男人了。

    哪怕是唐绵绵不见了,他也能不吃不喝的找到现在。

    嫉妒,在心里慢慢滋生,捆缚着一些东西,让她开始慢慢的挣扎不了,呼吸不了。

    西区是江城市最偏僻的地方,下了高架之后,只有一小段的柏油路。

    剩下的,便是坑洼不平的原始公路了。

    这里还没开发出来,人烟稀少,的确是个绑匪藏身的好地方。

    可是越往里面走,龙夜爵的心,越沉。

    他的担心很多,担心绑匪对她不轨,或者是虐待她之类的……

    一想到那个画面,他就忍不住想要将绑匪给碎尸万段。

    这种心情,就好像八年前一样……

    可惜,八年前,他什么都拯救不了。

    “碰!”

    “啊!”

    苏宛如被突然发狂的龙夜爵给吓得尖叫起来。

    莫成宇回头看向一拳打向车窗的龙夜爵,知道他是想到了以前那件事情,忍不住调侃道,“我这全部是防弹玻璃,随便打。”

    龙夜爵紧抿着唇瓣,眼底是深不可见的烟渊。

    苏宛如从惊吓中清醒过来,着急的捧着他的手问道,“你的手流血了,龙大哥,我给你上药好不好?”

    龙夜爵冷着脸抽回自己的手,随意在外套上揩了一下,眼神已经冷得仿若千年冰川一般,刺骨无情。

    苏宛如不死心的再次拉起他的手,还未开口,就被龙夜爵给狠狠的推了出去,“走开!别碰我!”

    “我只是想给你包扎伤口。”她很受伤的说道。

    可却没能换来男人的任何同情,对前面的司机喝道,“停车!”

    “啊?”司机有些莫名其妙。

    莫成宇点了点头,示意司机停车。

    车子靠边停了下来,龙夜爵便下了车,对莫成宇说道,“给我一辆车,我自己去找。”

    “这……”莫成宇显然有些意外。

    苏宛如一听,立马说道,“龙大哥,让我跟你一起去吧。”

    “不需要。”他冷冷的拒绝。

    自己要一辆车,不仅仅是为了方便自己行动,更多的就是觉得这女人太吵。

    苏宛如有些着急,跌跌撞撞的跑了下来,“你一个人在这的,我还是跟你一起吧,也好有个照应。”

    “我说不用!”龙夜爵语气已经有了一些隐隐的怒气。

    苏宛如还是有些不死心,“龙大哥,你就让我跟着你吧,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啊……”

    她忽然抱着头叫了一声。

    莫成宇赶紧上前劝道,“爵,别冲动。”

    龙夜爵拿着枪,对着苏宛如,一字一句,仿若修罗版残忍无情,“别再缠着我!不然我不客气了。”

    被吓到了的苏宛如,再也不敢说话了,因为她知道,龙夜爵是说到做到的男人,万一自己真的惹恼了他,搞不好真被一枪给崩了。

    甩开了这个麻烦,龙夜爵跳上了一辆路虎,不顾山路的坑洼,直接飙了出去,将一众人远远的甩在了后面。

    苏宛如有些难受的蹲在地上哭了起来,莫成宇只是摇摇头,劝道,“上车吧。”

    “我们,我们为什么要到西区来?”苏宛如先前一直不敢问龙夜爵,这个疑惑便留到了现在。

    莫成宇淡淡的道,“因为绑匪改道了,所以我们也改道了。”

    “改道了?”苏宛如有些惊愕。

    莫成宇并没多说,径直上了车,对她招招手,“走吧,时间也不早了,早点找到比较好。”

    苏宛如沉了眸,上了车,却有些坐立难安起来。

    ****

    龙夜爵的车,甩了莫成宇他们一大截,一边开着,一边到处看着。

    心中是从未有过的焦急。

    这条路越来越烟,他的心也越来越紧。

    唐绵绵,唐绵绵……

    他在心里无数次的默念着她的名字,多希望下一刻,她就出现在自己面前。

    可惜,事与愿违,在夜色中开了许久,都还没看到任何的人影。

    因为车速太快,在越过一个沟壑的时候,车子狠狠的颠簸了一下,导致他重重的磕在了方向盘上。

    额头的痛,让他渐渐的冷静下来。

    自己这漫无目的的寻找,肯定是不行的,深吸一口气之后,他再度上路。

    这一次,心情安静了一些,阴沉的眸子一一搜寻着一切的可能。

    直至发现前方的点点灯光,在夜色中是那么的明显,他加大了力道,往灯光之处开过去。

    灯光所在的地方,是一个一层楼的简陋平房,外面停着几辆面包车,跟之前莫成宇让人监控到的车子一样。

    他提前熄灯下了车,慢慢的往平房靠近。

    里面传来了阵阵吆喝声,好像是划拳的声音,夹杂着男人们粗俗的语言,在静谧的夜色中,分外清晰。

    不过也让他听到了关键词。

    分钱,离开,这一票很值之类的。

    看来应该是绑架唐绵绵那伙人了!

    他拿出手抢,上了保险,一步步靠近,往后面的窗户走去。

    老烟正在每人一沓的分着钱,嘴角都合不上了,“这一次简直是送上门的钱啊,这些狗兄弟们吃上一辈子了,大家以后找个婆娘,好好过日子吧。”

    “老烟,不是说还有一个妞儿的吗?不如直接给我做老婆,省的花钱去找了。”其中一个黄毛开玩笑的说道。

    老烟拿钱砸了他一下,“那种女人能实心实意跟着你么?傻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