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少宠妻无度 第四十六章 你酒后失控了
作者:半世琉璃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龙若水知道他是真的动怒了,心中即使百般委屈,也只能下了车。

    她都下了车,苏宛如自然是不敢再说什么,也顺从的下了车。

    安义看着两个站在路边的女孩子,有些不忍,张口劝道,“爵少,这么晚,不合适吧?”

    “开车!”他没有任何温度的开口。

    安义张张嘴,最后却什么都没说。

    爵少的性格就是如此,说一不二,他再怎么说,也是无果的,只能在心里为被赶下去的两人默哀了。

    当卡宴消失在了两人面前,龙若水终于崩溃的哭了起来,“那还是我哥吗?他从来没有那么对待过我,都是因为唐绵绵!我不过只是说了一下而已,他就将我赶下了车!”

    “算了,若水,别哭了,这大半夜的,有些冷,我们打车回去吧。”苏宛如叹了口气,劝道。

    虽然她也觉得龙夜爵为了唐绵绵,做得太不近人情了,怎么说都是自己的亲妹妹,他怎么能将她说扔就扔呢?

    “太过分,是不是要我出了什么事情,他才高兴?”龙若水一边抱怨,一边抹眼泪。

    苏宛如的心里一动,看着龙若水的目光,有些变了质。

    没了吵闹的人,龙夜爵心里冷静了许多,看着还在酣睡的小女人,表情复杂。

    安义甚至一度以为,爵少会将太太也丢下车子去。

    毕竟他们俩第一次见面,太太就被丢了。

    这种提心吊胆的感觉,直到看到龙家的大门,他才松了口气,察觉到自己的背上,都已经冒冷汗了。

    这一次,他很不温柔的将女人一把扛在了肩上,看得安义眼珠子差点惊掉。

    唐绵绵因为这蛮横的举动,不舒服的低吟两声,想要睁开眼睛,却发现沉重无比。

    眼前的视线,迷迷糊糊的。

    还没看清楚,又被丢到了另一辆车上。

    这一次,她难受的叫了两声,揉着自己自己被撞得七晕八素的头,朦朦胧胧的叫着,“龙夜爵……我头好痛……”

    原本心中有着怒气的男人,在听到这一声之后,才觉得自己好像意气用事了,终于开口安慰了一句,“到家了。”

    “嗯……”她沉沉的应了一声,又睡了过去,仿佛刚才的那些碰撞,对她来说根本就不算事儿。

    恰巧老爷子在院子里散步,走到念园门口,正在跟徐全说这里得重新翻修一下,远远的便瞧见龙夜爵开车子,直接飙了过来。

    那速度,跟在公路上一样。

    老爷子一下子就蹙起了眉头,冷声问道,“他平时就这么开车的?”

    “这个,不太清楚。”徐全恭敬的回答道。

    龙振飞站在那里,等着车子开了过来,双眸直勾勾的看着龙夜爵停下了车。

    “爷爷,这么晚了,你还在?”龙夜爵停了车才发现老爷子站在那里。

    老爷子一见他这样子,语气就不和谐,“这是自家院子,你开那么快做什么?撞到了人怎么办?”

    龙夜爵沉着脸,将醉死了的唐绵绵,从车子里抱了出来,对老爷子道,“我先带她上去,以后再给你解释。”

    龙振飞是最不喜欢喝醉酒的人,见到唐绵绵这样,不禁蹙起眉头,“怎么醉成这个样子?”

    “是河西他们吵着要敬酒。”他为她开脱。

    老爷子剜了一眼龙夜爵,冷声喝道,“你们几个就知道胡闹,都多大的人了?绵绵一个女孩子,喝酒多伤身体?赶紧抱她回去休息,我一会让老徐送醒酒汤过来。”

    “不用了,爷爷,她睡一觉就没事了。”龙夜爵无奈的道。

    “少废话,上去。”

    关键时候,老爷子的霸气尽显无余。

    龙夜爵也不想多废话,只能默认了他的吩咐,抱着唐绵绵进了念园,直奔卧室。

    他身子有些后悔方才那几分故意了。

    本来是想听一下酒后吐真言的她,却不想答案是这么的如意。

    苏世杰是吗?

    他咬着牙看着小女人那酒红的小脸,伸手在她的包子脸上拧了一把,“唐绵绵,酒醒之后,你必须得给我说清楚了!”

    熟睡的小绵羊被他拧得眉头一皱,嘀咕了几句。

    龙夜爵靠上前去仔细听了一下,原本蹙着的眉头,慢慢的松了开来,眼底甚至涌起了几分笑意。

    捏着她脸的手,也放了开来,换做揉了一把,“算你识趣。”

    进了浴室简单的冲洗了一下,洗去一身的酒味,出来却看着她犯难了。

    他可不想跟一个酒鬼睡觉。

    拍了拍她的脸颊,换来的是一巴掌……

    啪的一声,清脆无比。

    小绵延起床气犯了,最讨厌熟睡的时候,被人吵闹什么的。

    龙夜爵有些呆愣,自己这还是第一次被人给打了,而打他的人,依旧睡得很香?

    “唐绵绵,你也太嚣张了。”他又开始捏她的包子脸了,身子用力的拧了起来。

    这下,即使睡得再沉,也会被痛醒了。

    她揉着自己被捏痛的脸,张开朦胧的眼睛,看着眼前放大的俊脸,有一片刻的断片。

    “醒了吗?”男人邪魅的嗓音响起。

    她茫然的点点头,还是有些昏沉,“我这是在哪里?”

    “床上!”

    “啊?”

    “我们的床上。”他耐着性子,意味深长的重复了一遍。

    唐绵绵眨巴着双眸,好像有些清醒,特别是他的那句话,让她一下子就明白过来,慌忙说道,“我没有把你怎么样吧?”

    龙夜爵脸上垂下三条烟线,这小女人的思维跟别人果然是不一样的。

    不过他起了逗弄的心思,故意说道,“你有。”

    “啊?”唐绵绵有些晕了,错愕的看着他,“我,我不知道我喝醉酒会这样,我不是故意的。”

    “一个人的酒后行为,能最真实的反应他的心里所想,你刚才把我扑倒了,是不是说明你每天都在想这事儿?”龙夜爵翘着嘴角。

    唐绵绵彻底的囧了。

    也被他的话说得脸红心跳,心里暗想自己难道真的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

    这些天来,脑海里的确全是他的影子,很有可能像他说的那样,酒后就把人家扑倒了,想到这个可能,她就心虚起来,结巴着解释,“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喝了酒,什么都不知道,我到现在什么都不记得。”

    “不记得了?”男人嘴角的笑意更大了,仿佛确定了什么,一步步逼近。

    唐绵绵往后退,却发现已经无路可退,整个人都抵在了床上。

    而他也已经危险的靠近,眼神仿佛是看着自己最感兴趣的猎物,下一秒,就能将她吞噬一般。

    手心紧张得出了汗,害怕的拽着床单,“不,不,不记得了。”

    “那我帮你温习一遍。”他低沉而磁性的嗓音震动着她的耳膜,震动着她的心。

    唐绵绵还没来得及给反应,便被他狠狠的吻住。

    这一次,不再是温润的吻,而是以一种燎原的姿态,疯狂的席卷着她。

    唐绵绵慌张的瞪大眼睛,抬手想要去推开他,这个动作换做是以往,她根本就不敢的。

    可今天或许是喝了点酒的缘故,她居然有勇气推开他!

    勇气可嘉啊!

    可惜,男人不是那种随遇而安的生物,特别是在这种事情上,更是独占欲十分旺盛。

    越是推,他越是要征服!

    大手直接扣住了她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的同时,手也开始不规矩起来。

    他手指撩拨的火焰,跟他的吻一样,醉人又让人无法自拔。

    身体莫名的发烫起来,脑海渐渐空白,被一种陌生的感觉覆盖。

    渐渐地,她忘记了挣扎,只能沉溺……

    龙夜爵享受着这世界上最甜美的吻,感觉到她顺从,心情更为舒畅起来,从最初的掠夺,到最后的绵长柔情。

    她的吻,跟她的人一样,甜美得让人忍不住去拥有这美好,一沾上,便无法忘记。

    上了瘾,日夜思恋。

    天时地利,他觉得自己不做点什么,都对不起这么浪漫的气氛。

    他微微松开了她,抵着她的额头,喘息着满意勾起嘴角,“唐绵绵,知道我是谁吗?”

    唐绵绵睁开迷离的眼睛,声音有些孱弱,“……龙,龙夜爵……唔……”

    才说完,又被他狠狠吻住。

    因为确定了什么,他才能如此放肆。

    双手也开始肆意起来……

    一切都在失控的边缘,即将要发生天时地利人和的事情。

    就在这关键时候,房门被人敲响了,徐全那敦厚的嗓音在门外响起,“大少爷,大少奶奶的醒酒汤好了,趁热喝比较管用。”

    龙夜爵,“……”

    唐绵绵,“……”

    这还真特么的是关键时候!

    龙夜爵气得低咒了一声。

    唐绵绵却觉得自己好像逃过一劫,迅速拉上自己已经被扯乱的衣服,脸颊好似火焰在燃烧。

    龙夜爵烦躁的抓了一把头发,等她遁到浴室之后,才站起身来去开了门。

    老管家依旧不卑不亢的站在那里,双手端着醒酒汤。

    见到那醒酒汤,某只没吃到的人就一肚子气,“都说了不用了。”

    “是老爷吩咐的。”徐全话语没有起伏,只是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少爷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龙夜爵沉着脸接过,没有任何一声感谢便重重的甩上了门。

    徐全站在那里愣了好一会儿,似乎才明白了一点,自言自语的道,“看来,我好像打扰到了大少爷,难怪他那么生气。”

    作为资深管家,徐全还是比较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的,马不停蹄的回去给老爷报喜。

    这说明老爷抱重孙有望。

    确定老管家走了之后,唐绵绵才畏畏缩缩的从浴室出来,见到龙夜爵的时候,心虚得不敢去看他。

    刚才要不是老管家送醒酒汤来的话,他们是不是……会发生一些不该发生的事情?

    而且最让她没脸见人的是,自己居然,不抵触!

    “看来这醒酒汤排不上用场了。”他的嗓音低哑而性感,眼神之中的火焰还没熄灭,“现在,我们来说说温习的事情。”

    他好整以暇的将醒酒汤放下,坐到了床上,眼神绵长的看着她,看着自己的猎物。

    “我记得了。”她马上说道,害怕自己说不知道,他又会扑上来温习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