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少宠妻无度 第四十一章 我已经等不及了
作者:半世琉璃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从最初的不习惯,到现在的坦然接受。

    这个过程和步骤,龙夜爵拿捏的极好。

    对于他的猎物,他有那个能力,让猎物一点点的接受自己。

    一吻作罢,两人都已经是气喘吁吁,而唐绵绵也已经感受到了不该感受的东西,双颊顿时仿若火焰在燃烧,捂着脸道了一声晚安,便再也不敢动弹了。

    龙夜爵怕吓到了她,也只能忍了。

    并且贴心的稍稍松开了一些,让她能自由呼吸,没多会儿,便听到了她那轻缓的呼吸声。

    紧绷的身子,这才渐渐松懈下来。

    将下巴搁在她的肩上,深吸了一口属于与她特有的香甜味道,这才松开了她,眼底是闪耀的火焰,薄唇轻轻的道,“小绵羊,我已经等不及了,怎么办?”

    她太甜美,对他那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就是致命的天敌,他完全抵抗不了。

    看着熟睡中的他,男人忍不住又给她种草莓了。

    等到自己觉得够了,才起身走往浴室。

    听说,冷水澡能让人冷静下来,特别是能让一个冲动的男人冷静下来。

    这初秋的季节,一个冷水澡,确实有够受的!

    龙夜爵打了一个喷嚏,一边用毛巾擦拭,一边在心里想着。

    等到能吃的时候,绝对要加倍的吃回来,才对得起自己这辛苦的煎熬啊。

    ***

    因为知道自己身处老宅,这一次,唐绵绵总算没有赖床了。

    六点半便起床梳洗,而床上的男人却还睡着。

    唐绵绵换好了居家的衣服,在六点五十的时候,才去叫龙夜爵起床。

    “起床了,要去华苑吃早餐呢。”唐绵绵轻轻的拍着男人的俊脸。

    这张脸,怎么可以长得这么好看呢?

    正在感叹之际,男人忽然睁开了眼镜,深不见底的眸子,让她瞬间便跌入进去。

    惊呼还没出声,他的吻,便已经落下。

    唐绵绵双眸闭得死死的,任由男人吻着。

    等到两更的呼吸都紊乱,有一种不可收拾的局面之时,男人才松开了脸色潮红的她,并且勾着唇说了一句,“早安,老婆,我不介意下一次你叫我起床的时候,用吻我的方式。”

    唐绵绵整个人懵住了。

    仿佛还没从这个突如其来的吻中清醒过来。

    而男人已经带着低沉的笑声进了浴室……

    她捂着自己滚烫的脸颊,懊恼的在心里骂自己,怎么可以又被他偷袭了!

    不过,这男人太危险了。

    且是最好的猎手,总是能让猎物失去心房,被他俘虏。

    自己的迷失,也应该是情有可原的。

    因为这一吻,他们又华丽丽的迟到了。

    当两人出现在华苑的餐厅时,大家又是一副埋怨的表情,唐绵绵歉意的笑着,落座在了之前的位置之上。

    朱文怡冷着声责备,“龙家的规矩,不能因为你不懂,就这样继续违反,爵,你一向守规矩,我希望这种事情,下一次不要再出现了。”

    被训的唐绵绵,只能尴尬的道歉,“对不起,阿姨,都是我不好。”

    “咳。”龙振飞适时的咳嗽了一下。

    龙夜爵垂眸对不安的小女人耳语,“还叫阿姨?”

    唐绵绵脸色一红,这才轻轻的叫了一声,“妈。”

    碍于老爷子的面子,朱文怡不敢反驳,但也没有表现出来咬接受的样子,冷然的道,“吃饭吧,大家都等得不耐烦了。”

    唐绵绵这才笑眯眯的吃起早餐来。

    对她来说,朱文怡没有反驳,便已经是接受的第一步了。

    就像龙夜爵说的那样,爷爷承认了,这个家,便已经承认了。

    龙振飞喝着早茶,看着报纸,对这样的一幕,十分满意。

    只是坐在唐绵绵对面的龙若水,却没那么好意了,随意的吃了几口便站起身来说道,“爷爷,爸妈,你们慢慢吃,我没胃口,回去补觉了。”

    龙振飞理都没理。

    龙若水扁着嘴,有些委屈的看了老爷子一眼,可惜他还是不予理会。

    朱文怡关心的问道,“怎么没胃口?你别学你的那些朋友,减肥什么的,你这样就已经很好了。”

    终于被关心到的龙若水这才撅嘴说道,“以前吧,我觉得我们家的早早餐,是我最期待的时候,可现在,我一点都不喜欢了。”

    朱文怡冷了一下眼眸,不再开口。

    她也知道自己这女儿在说什么。

    龙夜爵一边将剥好的水煮蛋放在唐绵绵的碗里,一边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你不喜欢的东西太多了,说不定明天不喜欢太阳了,你也让爷爷给你弄下来?”

    这样的戏谑,让用餐的人都笑了起来,龙振飞还补了一句,“我看她不仅不喜欢太阳,还不喜欢月亮!”

    “哥!爷爷!”龙若水被他们调侃的骄躁起来,撅着嘴掉头就走。

    可却在门口的时候,跟进来的人撞到了。

    大小姐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以为是哪个佣人不长眼,便气愤的骂道,“怎么走路的?没看到我出来吗?你撞得我都疼死了!”

    “哟,水妹妹这火爆脾气,还没改啊?当心嫁不出去哦。”男人漂亮的眸子眯成妖冶的弧度,嗓音分外清润好听。

    “二哥?”龙若水惊讶了一把,忘记自己的怒气,惊喜的问道,“二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怎么不知道啊?”

    一听到是龙家的二少爷,大家纷纷的看了过去。

    汪明慧更是激动的叫道,“辰,你回来了?”

    “嗯。”龙夜辰微微侧目,对着自己的母亲微笑着。

    汪明慧疾步走了过去,上上下下的打量着龙夜辰,心里是百感交集,“你这死孩子,之前也不知道回来,担心死妈妈了。”

    “妈,都这么多年没见面,你还说这么啰嗦吗?”龙夜辰勾着似笑非笑的唇角,不忘调侃自己的母亲。

    汪明慧虽然对他这张嘴,是无可奈何,但还是宠溺的说道,“少贫嘴了,去,给爷爷问好去。”

    龙夜辰点了点头,拍拍母亲的肩膀,往龙振飞这边走来,恭敬的叫了一声,“爷爷。”

    龙振飞冷着脸,轻轻哼了一下,算是回答了他的问候。

    龙夜辰也已经习惯了这样冷冰冰的爷爷,转身却看到自己的大哥也在,惊讶的叫了一声,“大哥,你也在?”

    龙夜爵淡淡的点了点头,语气没什么起伏,就好像是跟陌生人寒暄一样,“什么时候回来的?”

    “上周,去了s市一趟,现在才回来。”龙夜辰虽然在跟自己的大哥说这话,可眼睛却落在了他身旁的女子身上。

    这不是那晚碰瓷的女人吗?

    为什么会出现在龙家的餐桌之上?

    而且大哥还不时的给她夹菜,这让他更加好奇,这女人到底是谁了。

    唐绵绵看着自己小碗里快叠成山的状态,不由得小声道,“够了,我已经饱了。”

    “多吃点。”男人还是继续给她夹菜,而且夹的,都是她爱吃的东西。

    她红着脸看了一圈,最后扫了一眼那个刚刚进来的龙家二少爷,只是简短的点了点头,又继续跟碗里的小山奋斗。

    这让龙夜辰觉得十分奇怪。

    她,不认识自己?

    其实唐绵绵只是对那晚的记忆不深刻,而且也不太喜欢去记下别人的容貌,以至于现在见到龙夜辰,只当是陌生人了。

    龙夜辰正打算回到汪明慧那一桌用餐,回到位置的龙若水却说道,“二哥,你难得回来,带这里来吃吧,我好久都没跟二哥一起吃饭了。”

    他犹豫了一下,最终点头,坐在了她的身旁,视线不由自主的看向对面吃得正欢的女人。

    “这位是?”他好奇的问答。

    龙若水扁扁嘴,不打算介绍的样子。

    龙夜爵却坦然开口,“这是我妻子,你嫂子。”

    嫂子?

    虽然已经有了一点推测,但事实还是让龙夜辰惊讶了一下。

    龙夜爵,也结婚了。

    看来自己是真的太久没有回这个家了。

    惊讶,稍纵即逝。

    龙夜辰很快恢复了之前那玩世不恭的样子,跟龙若水有说有笑起来。

    龙振飞放下报纸,这才对众人说道,“明天家里要办一个宴会,邀请一些龙家的亲戚朋友来,你们各房都回去准备一下。”

    朱文怡猛然沉下脸来,冷声问道,“爸,我们家办宴会做什么?”

    “对外公布绵绵的身份。”老爷子毫不含糊的说道。

    “爸,这样会不会太仓促?”朱文怡显然是想拖延时间。

    反正她到现在都还没接受唐绵绵,自然不能接受这个对外公布她身份的宴会。

    唐绵绵小心的看了朱文怡一眼,对老爷子柔声的说道,“爷爷,宴会什么的,就不用了。”

    而且她一点都不想让别人知道,她是龙家的大少奶奶啊。

    “什么时候我办宴会,还要经过你们同意了?”老爷子沉下脸来,性子也上来了。

    朱文怡被他这么一训,没话可说了,只能希冀的看向龙夜爵,“爵,你也这么认为吗?”

    龙夜爵是犹豫了一下,最后对龙振飞说道,“爷爷,这件事情,可否缓一缓?”

    “为什么?”龙振飞直勾勾的看着他,仿佛有些不能理解他这么做的意思。

    他能看出龙夜爵对唐绵绵的感情,但却理解不了他为什么不愿意公布。

    龙夜爵看了一眼唐绵绵,这才说道,“龙家大少奶奶的身份若是一公布,到时候记者肯定会蜂拥而至,我不想绵绵为此困扰,而且她不是这个圈子的人,不懂媒体的舆论到底有多厉害。”

    他这么一解释,原本紧拧着心的唐绵绵,瞬间便懂了。

    他这是在保护自己。

    感动,在瞬间便盈满了那颗小小的心房。

    餐桌下的两只手,紧紧的握了起来。

    龙振飞明白了他的意思,点了点头,“是我忽略了,那就暂时不要公布。”

    “谢谢爷爷。”唐绵绵笑了笑,感激的说道。

    龙振飞对她这般的单纯性子实在是无奈了,宠溺在眼底浮现,他说道,“你啊,人家嫁到龙家,都巴不得天下的人都知道,你倒好,偏偏相反。”

    龙若水见不得爷爷对这个女人好,语气酸唧唧的讥诮,“指不定是在预谋更大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