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少宠妻无度 第四十章 可以开动物园了
作者:半世琉璃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龙振飞放下毛笔,满意的看着自己新写的一副字画,笑声爽朗无比,“当然是好的,我自己的孙子,我自己清楚。 ”

    徐全这才放心下来,将老爷用过的东西一一仔细的收拾起来。

    而龙振飞笑意未收,显然十分高兴,“他从小性子寡淡,可能是一直被当做继承人来培养,所以冷酷无情了一些,你看他创立爵式的时候就知道,遇到困难也从不向我开口,即使当初撑起爵式那么困难。”

    “大少爷的性子好强,孤傲了一些。”徐全犹自感叹。

    “所以说,这个唐绵绵,十分适合她。”龙振飞笑眯眯的说道,言语间对唐绵绵的满意,不言而喻。

    徐全也觉得这大少奶奶,没有像其他大家小姐那么的优越高傲,反而十分随和单纯。

    这样的性格配大少爷,是最好不过的了。

    但是他还是有一个疑问,“别的少爷们,妻子都是经过严格筛选的,不是名门闺秀,就是大家千金,大少奶奶这种小家碧玉,对大少爷的事业,没有太大的帮助啊。”

    “我的孙子,还需要联姻来帮助吗?需要帮助的话,当初就不会脱离龙氏基金了。”老爷子自豪满满。

    徐全想想也是,大少爷那种性子,势必是不能接受联姻给自己事业带来帮助的,“所以这些年来,你并没有逼迫他结婚,就是这个原因吧?”

    “也不全是,八年前的那件事情,对他来说,是个打击,所以我想等他自己走出阴影。”

    说道这的时候,老爷子叹了口气,“你没觉得绵绵,很像她吗?”

    徐全听到老爷子这么一问,猛然怔住,然后点头,“老爷这么一说,我到是发现了,是有点像。”

    “这是我现在唯一的担心。”龙振飞站在窗前,看着念园的方向,眼神无线绵长。

    担心,不言语表。

    徐全也跟着叹了口气,“或许,不用这么悲观也可以,毕竟大少爷现在已经在改变了,这就说明大少奶奶有她的魅力所在,并不全是外貌。”

    “希望如此吧。”龙振飞由衷的感叹一句,转身回来吩咐道,“难得主动回来老宅住,我想周末办一个宴会,去通知一下各房,邀请一些龙家平日里要好的亲友和朋友来,正式对外公布绵绵的身份。”

    “好。”徐全应诺下来。

    ***

    人生中最尴尬的时间,又来了。

    洗完澡出来,男人还倚在卧室的沙发上,拿着平板电脑看新闻,唐绵绵不安的说道,“我洗好了,你去洗澡吧。”

    龙夜爵抬头看了一下她,没有昨晚的浴袍福利,只有她那带着可爱的海洋宝宝睡衣。

    黄黄的人儿,像一只——鸭子。

    他轻咳了一下,随意的询问道,“你就没有别的睡衣吗?”

    “有啊。”她虽然觉得这问题奇怪,但还是点头道,“我有很多睡衣。”

    “我看看。”

    “……”

    大老板居然有看别人睡衣的癖好?

    唐绵绵被惊呆了。

    她眼神左右流转,脑子中补脑了很多的讯息。

    譬如说什么,睡衣癖之类的……

    但在男人那波澜不惊的眼神中,她觉得自己多想了。

    或许他只是随口问问。

    于是转身去了更衣室,将自己那几件睡衣都拧了出来,在他面前一一展示,“这是粉红猪宝宝的睡衣,这是泰迪熊的睡衣,这是兔小妹的睡衣,还有这个,是多来a梦的睡衣。”

    男人唇角忍不住抽搐起来,脑门上挂下一排烟线,“你的睡衣,可以开一个动物园了。”

    “额……”

    她呆愣在那里。

    而龙夜爵,已经进了浴室,留下她一个人,风中凌乱了。

    进到浴室的某人,很认真的想,怎么将那动物园一样的睡衣,给换成自己想要看的。

    将睡衣都收拾好之后,她看到了包里的另一件衣服。

    那是之前龙夜爵给自己的那条裙子,她已经送了干洗,这会正安安静静的躺在自己的箱子里。

    犹豫了一下,她拿了出了来,放在了床边,打算一会儿递给他。

    比起她的洗澡速度,龙夜爵更快一些。

    只是腰间围着一张浴巾便出了浴室,带着一身的湿气,性感得要命。

    唐绵绵本来一肚子的话,在看到这样的画面之后,都结巴得说不出来了。

    那句你怎么不穿衣服,被她咽回了肚子之中,因为担心他又会调侃自己。

    眼神故意看向天花板,研究着上面的花纹,企图避开这尴尬的时刻。

    可龙夜爵显然不打算放过他,长腿几步就迈了过来,将手里的毛巾丢给她,云淡风轻的说了一句,“帮我擦头发。”

    唐绵绵拿着毛巾,恨不得撞墙死了算了。

    可最最最让她接受不了的是,他居然还很悠闲的躺到了床上,将自己还带着湿气的头发,枕在她的腿上,等着被伺候的样子……

    唐绵绵脸色红的几乎都要燃烧起来了,结结巴巴的惊呼,“我的睡衣……湿了。”

    “没关系。”他示好不在意。

    怎么会没关系?湿了怎么睡?

    可看他已经闭上眼睛,不打算在这件事情上继续讨论的样子,她只能吞回肚子里,拿着毛巾给她擦拭头发。

    虽然之前已经做过这样的事情,但这一次却不一样。

    毕竟椅子上,跟自己腿上,还是有差别的。

    唐绵绵战战兢兢进的擦拭着,在心里祈祷着男人就这样吧,不要动就好。

    可惜,这一次上帝没有听到她的乞求。

    龙夜爵在一小会儿之后,直接转了个身子,将脸面向她的小腹。

    小绵羊这下是吓得不清了,差点没将自己手上的毛巾给丢在他那张俊脸上。

    但考虑到那样做的后果会很严重,她还是忍了。

    终于擦干了头发,她觉得自己已经耗掉小半条命了。

    反而是被伺候的某人,神清气爽的睁开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对她魅惑一笑,“鉴于你给我擦干了头发,我决定报答了一下。”

    在她还一脑门问号的时候,龙夜爵长臂一伸,将柜子上的芦荟胶够在了说理,继续那似笑非笑的用慵懒笑容,“我帮你给伤口上药吧。”

    “……”她为什么忘记自己给自己上药了!!

    唐绵绵后悔得想捶床。

    刚才自己只顾着瞎想其他的东西,而忘记这么重要的步骤。

    现在要拒绝,都已经来不及了。

    没有勇气拒绝他,唐绵绵只好乖巧的将自己受伤的膝盖伸出来。

    龙夜爵却淡淡挑眉,“不是先看背上的伤口么?你膝盖的都好得差不多了。”

    唐绵绵,“……”

    她扭扭捏捏了一会儿,可还是拽不住他的强压,最后只能趴在床上,任由他给自己上药了。

    这种贴心,对她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可对他来说,却是一种享受。

    他喜欢不动声色的捉弄她,看到她那想要生气,又不敢生气,最后只能任由他捏圆捏扁的样子。

    龙夜爵将芦荟胶,在她的背上轻轻的涂抹着。

    也不知道是这药膏有效,还是她自己的复原能力超强,背上的伤口已经消肿,且看起来不那么可怖了。

    男人意兴阑珊的涂抹着,一双深邃的眼眸,却不时的看着眼前的美景。

    唐绵绵只觉得这上药的时间,怎么比护士要长?

    “还没好吗?”她闷在枕头里问道。

    “嗯,还没好。”他回答得很直接。

    至于什么没好,就任由猜想了。

    唐绵绵脸色酡红的往后看了一眼,立马遭到了男人的阻止,“你这样动来动去,会碰到你伤口的。”

    “我就看看好了没,不过护士上药,没要这么久的时间。”她小声的辩证,企图让他快一点。

    可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男人眼底涌动着一层层笑意,“护士是专业的,我是业余的,所以耗费的时间多,也很正常。”

    “……”

    好吧。

    很合情合理。

    她只能又一次忍了。

    等到他终于慢吞吞的涂好药,唐绵绵都快融化了。

    脸颊红得像苹果般,让人想狠狠的咬一口。

    龙夜爵不由自主的抬起手,捏了她一把。

    “艾,你捏我脸做什么,痛痛痛……”

    唐绵绵抓着他的手臂,小脸皱成了一团。

    龙夜爵这才勾着邪魅的笑容,松开了她的脸颊,笑眯眯的道,“你的裤子湿了,去换一条吧。”

    “哦。”唐绵绵痛得呲牙咧嘴,又不敢骂他,只能咬着牙去更衣室。

    男人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每天有这么个玩具在自己身边,日子不会再无聊了。

    换掉了海绵宝宝,这一次,她穿的是粉红猪小妹,整个人粉粉红红的,更让人‘食欲大增’了。

    男人的眸子里,好不容易压制下去的火焰,顿时又蹭的一下被点亮,并且还有这燎原的姿势。

    他暗自痛苦了一下,对她招招手,“膝盖的伤口好得差不多了,就不要搽药了,这样有助于伤口呼吸。”

    “好。”唐绵绵也暗自松了口气,拿起一旁放着的衣服递给他,“这是你上次给的的衣服,我已经干洗了,现在还给你。”

    男人原本染着笑意的眸子,渐渐沉了下去,随手将那衣服接了过来,往垃圾桶里一扔,“穿过的衣服,还洗它做?直接扔掉就好。”

    “可是……”那是牌子啊。

    即使是过了好多年,依旧很贵的。

    “没可是了,你现在最重要的是陪我睡觉,懂吗?”男人一把将她按回了床上,打算这美好的盖棉被纯聊天的夜晚。

    还是昨夜那温暖的怀抱,男人却拥得更紧一些了。

    唐绵绵甚至觉得自己有些呼吸不过来了,但又不敢开口,只能任由他这么抱着。

    夜色静谧之中,窗外的冬月分外朦胧,明黄色的夜灯,让整个房间布满了温暖的色调。

    加之暖洋洋的怀抱,没多会儿,唐绵绵就有种困意来袭的感觉。

    正想要回头说一声晚安,男人却勾起了她的下巴,炙热的唇,精准的封住了她的惊呼。

    这个吻,他肖想了很久,终于能尝到的时候,他自己都醉了。

    同样醉的,还有唐绵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