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少宠妻无度 第三十五章 龙家媳妇不好当
作者:半世琉璃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自己没能拦截住唐绵绵,肯定会被爵少削的。

    因为是龙夜爵的车,大门并没有拦截,直接开了门放行。

    再一次来到这奢华如城堡的老宅,心境却不一样了。

    之前她不知道龙家居然是这么大的一个家族,所以来见的时候,还很高兴的准备了礼物。

    可现在,这里给她更多的,是一股无形的压力。

    老管家在主宅外的花园候着,等到安义的车子靠近了,才招手让他停下。

    安义心里有些不安,小心的看了一眼老管家,才对后面的女人说道,“太太,要不我们还是等爵少的电话吧。”

    唐绵绵微微摇头,打开车门出了去。

    老管家见到她并没有半分的惊讶,行了个礼说道,“大少奶奶,老爷请你去一下。”

    “太太。”安义又不安的叫了一声。

    她回头来笑了笑,让他宽心,“你在这里等我一下吧,我去去就来,如果龙夜爵来电话的话,让他等我。”

    安义本来是想挽留她的,可她却执意要去,只能点头了,“好。”

    唐绵绵宽了心,这才对老管家说道,“管家伯伯,麻烦你带路了。”

    她这么客气,让老管家到是有些不自在了,汗颜的道,“大少奶奶,你还是叫我老徐吧。”

    “徐伯伯。”她又礼貌的叫了一声。

    “……”徐全只能无奈的笑笑。

    龙家老宅的院子,是以五星的方式分布。

    主宅在中间,其他几房各自分在五个角上。

    留个宅院之间,有着纵横交错的公路,方便交通。

    宅子内的交通工具是四人座的电瓶车,老管家开着电瓶车,载着唐绵绵往龙老爷子所在的花园开去。

    这一路上,她的心情也十分忐忑,思来想去,谨慎的问了一句,“徐伯伯,知道爷爷找我是什么事情吗?”

    “不知道呢。”徐全微笑着答道。

    他知道大少奶奶现在肯定是如坐针毡,但主人家的事情,他一个做下人的,也不好参合。

    不过,他还是很好心的说了一句,“老爷其实是个很好相处的人,你不要紧张就是了。”

    唐绵绵笑了笑,对徐波有些感激。

    龙老爷子能纵横江城市这么多年,自然不是个简单的角色,她到是不畏惧老爷子的;冷厉,主要是担心龙夜爵。

    “龙夜爵,他也在吗?”

    “大少爷不在。”

    不在?

    唐绵绵心中十分疑惑,安义不是说龙夜爵到老宅来了吗?

    为什么管家说不在?

    这个不在,是不在老爷子那里,还是不在老宅?

    还没来得及细问,车子便已经到达目的地。

    “大少奶奶,你从这里直接走进去,老爷就在里面呢。”徐全给她指了路,便开车离开了。

    唐绵绵看向徐全指的方向,那里是一条绿意葱葱的石子路。

    犹豫了一下,她最终还是迈开步伐,直接走了过去。

    因为来的时候,为了体面一点,她穿的是高跟鞋,这回走在这石子路上,对她来说,就是一种折磨。

    特别是膝盖和背上还有伤口的情况下。

    而她还没看到老爷子到底在哪里。

    这龙家太大了,搞不好这走过去也有好几百米。

    想了一下,她蹲下将脚上的高跟鞋脱了拧在手里,赤着脚踩在石子路上,继续玩前面走去。

    虽然是赤脚,但走太远这样的道路,也是会磨脚的,就在她觉得脚都要断了的时候,才看到了前方的人影。

    正想着将鞋子穿上,亭子里的龙振飞却已经看见了唐绵绵,“是绵绵吧,快进来。”

    唐绵绵犹豫了一下,知道现在换上鞋子,肯定是不妥的,而且看样子爷爷已经看到了,只能继续赤脚走了进去。

    这样的狼狈状态,她还是第一次遭遇,心里不免有些委屈,不过脸上却依旧笑着,“爷爷,您等很久了吧?”

    “一盏茶的时间,也不是很久。”龙振飞笑着,并没有开口让她坐下。

    长辈没开口,她也只能站着,双手背在身后,手里拧着鞋子。

    整个人虽然纤细,却站得笔直。

    “这茶啊,还是你上次送我的呢,虽然比不上平日里我喝的那些茶,但还算不错,勉强能入口。”老爷子淡淡的说着。

    茶雾缭绕中,唐绵绵却好像听懂了他话里的意思。

    只能尴尬的笑道,“那是爷爷不嫌弃。”

    “嗯,坐吧。”龙振飞终于松了口。

    唐绵绵这才在心里喘了口气,小心的坐下,天知道她的双腿都开始打颤了。

    龙振飞看了看她的脚,又看了看那条小路,这才说道,“这条路不好走吧?”

    “还好。”唐绵绵如芒在背。

    “这条路虽然不好走,不平顺,没有便捷工具可以利用,但医生却说,只要多走走,对身体很好,所以龙家老宅,到处都有这样的石子路,你多走走,就习惯了。”

    “是。”唐绵绵谨慎的点头,双手不安的在膝盖上拧着。

    跟龙振飞在一起,她根本就不敢多说任何的话,怕祸从口出。

    而他的每一句话,都好像在隐含着什么,让她不断的在心底猜测着。

    不过可以肯定一点的是,他好像早就知道自己会来,而且还故意让她走这石子路。

    “你会茶道吗?”龙振飞收起先前的那些寒意颇深的表情,笑眯眯的问道。

    唐绵绵点点头,但为了谦虚,她补了一句,“会一点。”

    “那给我泡一盏吧。”

    “是。”

    唐绵绵到一旁的洗手池洗了手,这才回到亭子,给他泡茶。

    龙家宅院的水,不是一般的自来水,而是自己在山上开采出来的山泉。

    这种行为其实本身是不允许的,但因为是第一豪门,为江城市贡献了一半的税收,有些事情,也就自然而然了。

    唐绵绵的茶道,其实都是跟自己父亲学的。

    父亲酷爱喝茶,也潜心钻研过茶道,自己从小耳目渲染,便会了一些。

    这会也正好派上用场了,但却跟自己父亲在一起时的那种心情是不一样的。

    每一个动作,都小心翼翼到了极致。

    等到一盏茶泡好,她的额头已经有了一些薄汗。

    龙振飞满意的点点头,夸赞道,“你比我那些个孙子孙女们要懂很多,平日里让他们学习一下茶道,一个个吵说烦闷得狠,结果到头来,没几个会的。”

    唐绵绵不语,只是安安静静的听着。

    龙振飞一边喝茶,一边说着一些往事。

    说龙夜爵当初的光辉事迹,也说他曾经的调皮岁月。

    唐绵绵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龙夜爵,听得到是来了兴致。

    龙振飞搁下茶杯,看向唐绵绵,“今天的事情,我也找人了解过了,这事不怨你,所以你不必自责。”

    终于说道重点了。

    唐绵绵猛然挺直背脊,心口一紧的解释道,“我知道我的行为,肯定给龙家带来了负面影响。”

    “所以以后要注意,龙家是个大家族,走到哪里都有人盯着,今天这件事情,如果不是因为你的身份还没曝光,恐怕现在整个江城市的人都在说这件事情了。”老爷子的脸色严肃起来,语气也十分凝重。

    “对不起。”她很认真的道歉。

    “没事,以后遇上这样的事情,要学会睿智处理。”

    “嗯,谢谢爷爷教诲。”

    “龙家的媳妇不好当啊,既然你已经成了爵的妻子,我也就不说其他的了,龙家的规矩是不能离婚,你们要好好的维系这个婚姻,不要让外人说三道四,以前的事情也必须得一刀两断,爷爷也不希望,这种事情有一天让整个天下人都知道,那对龙家,对你自己,都是烟历史,你母亲今天没有帮你,也是因为为了维系龙家的面子,你别生她的气。”

    龙振飞语重心长的道。

    一番话,说得是合情合理,也将要注意的,和要做到的,都提点了出来。

    唐绵绵感悟很多,感动的点点头,“我知道了,爷爷,以后不会了。”

    “那就好,虽然她现在还没接受你,但却是迟早的事情,有爷爷给你撑腰呢!”

    “谢谢爷爷。”唐绵绵总算放下心来。

    只要老爷子没生气,那对龙夜爵来说就是好事儿。

    “行了,时间也不早了,你回去吧,这件事情就告一个段落了,谁都不要提起,知道吗?”龙振飞不忘吩咐。

    唐绵绵乖巧的点点头,站起身来正要离开,却听得不远处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

    而且语气十分急切,仔细听了一下,正是龙夜爵换的声音。

    “唐绵绵,你在哪里?”

    一听到这声音,龙振飞眯起眼睛笑了起来,“这小子,还怕我吃了你不成?”

    唐绵绵脸色一红,尴尬得不好解释。

    而龙夜爵已经看到自己要找的人,急急忙忙的走了过来,见到她的时候,视线像x光一样,扫了个遍。

    唐绵绵被他看得脸颊一热,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确定了她无恙,龙夜爵这才松了口气,语气冷了下来,“爷爷,你找绵绵做什么?”

    那语气,是质问的语气。

    龙振飞挑眉哼了一下,“怎么?还不让我跟孙媳妇喝杯茶了?”

    “爷爷……”

    “行了行了,别给我摆脸了,以后找的时候经过你同意成不成?”老爷子戏谑了一句,让一旁本就羞涩的唐绵绵,更加无地自容了。

    龙振飞挑眉哼了一下,“怎么?还不让我跟孙媳妇喝杯茶了?”

    “爷爷……”

    “行了行了,别给我摆脸了,以后找的时候经过你同意成不成?”老爷子戏谑了一句,让一旁本就羞涩的唐绵绵,更加无地自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