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少宠妻无度 第二十九章 给个晚安吻吧
作者:半世琉璃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将她放在床上,龙夜爵这才问道,“晚餐我让安义送来一下,你受伤了,就不要做了。”

    “好。”她到是没什么意见,只是心里还在介意着朱文怡的话。

    欲言又止的看了看他,却又不好开口。

    龙夜爵好像知道她在想什么,微微勾唇说道,“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好,你不要放在心上。”

    “嗯。”她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

    毕竟母子俩是因为自己,才闹不和的,而且可以看出来,朱文怡是很爱龙夜爵这个儿子的,不然也不会那么在意这件事情。

    别说朱文怡接受不了,她自己到现在都还有些想不通,怎么就这么嫁给他了。

    虽然说,他也用了一些不正当手段,但结完婚后发现,这个男人并没有什么不良品行。

    反而是自己,有种捡到宝的感觉。

    这种小窃喜,让她轻笑了起来,男人刚出浴室,正好看到这幅画面,不免有一片刻的怔愣。

    仿佛时间都凝固在了这一刻,停止,不前。

    若不是感觉到了那股强烈的视线,让唐绵绵不安的抬起头来,瞬间就调入了那双深不见底的烟眸之中。

    如漩涡般,空旷且吸附人心。

    龙夜爵率先回过神来,轻咳了一下,询问道,“你要洗澡吗?”

    “额……”她到是想啊,但是腿上的伤怎么办?

    “我可以帮你。”

    “……”

    她哭。

    唐绵绵慌忙摇头,“不用了不用了,我,我今天就不洗了。”

    虽然觉得这句话说出口,会让人以为她不爱干净,但让这个男人给她洗澡,不如让她去死算了。

    龙夜爵也没强求,淡淡的点头,“随你。”

    房间就这么静谧着,他在翻看着电脑上的文件,而唐绵绵百般无聊的坐在床上,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

    龙夜爵的话很少,而她也找不到什么话题,只能就这么安静的相处着。

    直到安义带着饭菜送到,才打破了这种沉寂。

    一看到唐绵绵腿上的伤,安义便惊讶起来,“太太,你怎么受伤了?”

    “不小心摔倒的啦,没事。”唐绵绵柔柔的笑了笑,把自己的裙子往下拉。

    毕竟丝袜被剪开那种画面,实在不太雅观。

    可安义却觉得自己有义务关心太太,热切的问道,“女孩子摔伤了可千万要注意,不能留疤了,特别是膝盖这个地方,万一留疤了,以后穿裙子什么的,就不方便了,我妹妹那里有一款芦荟胶,听她说用了之后,不会留疤痕,我明天给你带过来试试。”

    “谢谢。”面对安义的热情,她不好拒绝,只能感谢。

    龙夜爵啪的一声合上电脑,在安义继续说话之前开口,“很晚了,你可以回去了。”

    安义,“……”

    他才把饭送来,还没喘过气呢,怎么就赶他走啊?

    可瞧大老板那脸色,不太好的样子,安义i也只得悻悻然的道,“那个,太太,时间很晚了,我先回去了,祝你们用餐愉快。”

    “谢谢你,再见。”唐绵绵挥挥手,目送着一脸苦逼的安义离开。

    龙夜爵已经将一张矮几推了过来,饭菜一一的摆上之后,递给她一双筷子,“吃饭吧。”

    “哦,谢……”

    后面那个谢字,被吞回了肚子里。

    因为某人的眼神,又冷了。

    只是唐绵绵想不通的是,中午吃饭还要她喂的男人,为什么这回吃饭好像还很灵活的样子。

    她是错过了什么吗?

    “怎么了?”察觉到她的目光,龙夜爵抬起头来,疑惑的问道。

    “没,没什么。”她慌忙摇头,她可没那个胆子问这件事情。

    而龙夜爵像是想起了什么,放下碗筷,对她说了一句,“你等一下。”

    便咚咚的下楼了。

    唐绵绵有些茫然,这又是在做什么?

    不到一分钟,男人高大的身形百年出现在了门口,手里拿着的,是两盒酸奶。

    那个酸奶,正是她喜欢的那个牌子,自己先前采购的时候,只顾着买男人喜欢吃的东西了,完全忘记买自己喜欢的酸奶了。

    所以看到他手里冒出来的两盒酸奶,分外惊讶,“咦,怎么会有这个牌子的酸奶?我记得家里没有啊?”

    “安义刚刚买的。”他随口说道。

    唐绵绵哦了一声,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你也喜欢喝这种低温酸奶吗?”

    时间静止了一秒。

    男人才开口,“还好,不讨厌。”

    唐绵绵没再多问,撕开包装,喝了起来,那表情,就好像小孩子得到一颗糖果一样,简单的幸福。

    龙夜爵看着自己那一盒子酸奶,眉头微微拧了起来。

    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不喜欢吃甜食,更不喜欢牛奶和一切跟奶制品有关的东西。

    可为了敷衍唐绵绵,他刚刚答应了一个残忍的事实。

    他就这么冷冷的看着那盒酸奶,心里在想着如何避开。

    了唐绵绵发现他没吃饭,只看着酸奶,便好奇的问道,“你不喝吗?”

    “……”

    “哦,你手受伤了,撕包装肯定会疼,我帮你把。”

    好心的她,将他的那盒酸奶给打开来,还放上勺子递了过去。

    龙夜爵整个人,都懵了。

    ***

    躺在床上的唐绵绵,还是不习惯自己没洗澡。

    刚才那么说,不过是为了敷衍龙夜爵,不想让他给自己洗澡。

    但现在睡下,她才发现,怎么都睡不着,总觉得不舒服。

    思来想去,她还是爬起了床,打算简单的洗一下就好。

    只要不沾染到伤口,本就好了吗?

    她这么愉快的想着,找出了睡衣放在穿上,便进了浴室。

    之前,她很喜欢这个浴室里的宽大浴缸,能让她泡她喜欢的泡泡澡,可现在,她受伤了,就不能泡澡了,只能选择冲洗。

    且,还得避开伤口。

    为了避免伤口沾水,她刻意将受伤的退,翘起来放在浴缸的边沿上,一只脚站着淋雨。

    虽然很辛苦,但只要能让自己睡个好觉,也只能忍了。

    但还是太天真了,没多会,她便悲剧的摔倒了,还因为连带作用,将一旁的东西,都打翻了,发出了几声刺耳的声音。

    而她自己,也摔倒在地,痛得头都晕了。

    自己今天怎么就这么倒霉了?

    到处摔跤不说,还这么倒霉的摔倒在了浴室里。

    还没爬起来,唐绵绵便听到了一声开门声,她脑子一懵,还没叫出声来,男人的身影便已经出现在了浴室门口。

    龙夜爵本来正在翻看文件,却不想听到了隔壁的声音,便急急忙忙的冲了过来,却不想看到的是这样一幅画面。

    唐绵绵心急地想要找个地洞钻进去,遮上不是,遮下也不是。

    人生中最丢脸的场面,恐怕就是此刻了吧?

    龙夜爵扯了浴巾包住她,这才将她抱回了床上,声音有些低沉,“刚才不是说不洗澡的吗?”

    “不习惯,”她心虚的解释,恨不得整个人都钻进被子里。

    自己明明把门反锁了啊,他是怎么进来的?

    唐绵绵小心的将视线移到了门口,惊愕的发现,门依旧是反锁的。

    再移回来,才发现两人之间的隔墙上,有着一道暗门……

    这……是暗通曲款的意思吗?

    唐绵绵被自己的形容词给吓到了,慌张的问道,“那个门,是怎么回事?”

    龙夜爵不自在的咳嗽了一下,“那门是之前装修房子的时候,就设计的。”

    “……”

    为什么不早点告诉她?

    而且这样,感觉会很奇怪啊。

    刚才的画面,已经让她丢脸丢到姥姥家了,但又觉得他不过是为了救自己。

    方才她似乎不小心看到了他眼底的惊慌。

    惊慌什么呢?

    “没事吧?”龙夜爵关心的问答。

    唐绵绵猛摇头,“没事,没事。”

    自己最近真的是奇怪了,总是受伤。

    她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命犯太岁了。

    先是推严悠蓝的时候,自己反而受伤了,又出了车祸的事情,方才追车摔破了膝盖,现在倒好,直接在浴室里摔倒了。

    这连番的状况,真的很让她想不通。

    “绵绵。”

    男人终于忍不住,叫了她的名字。

    唐绵绵心里一跳,像是被电触到了一样,不受控制的一抖。

    每一次,他叫自己的名字,总是能让她有一种……心悸的感觉。

    这种感觉,是在其他人身上没有感受到的。

    哪怕是苏世杰,都未曾有过。

    难道是因为自己喜欢上他了吗?

    不!

    不会吧!

    不可能吧……

    到最后,她自己都有些茫然。

    “绵绵?”察觉到她的走神,龙夜爵又叫了一声。

    这下,唐绵绵反弹起来,慌张的说道,“不要叫,不要叫我绵绵!”

    “那叫什么?”龙夜爵微微勾唇,眼底精芒闪现,“老婆?”

    “咳咳咳咳……”

    唐绵绵是真的hold不住了。

    这男人不知道,他到底有多魅惑人吗?

    她把持不住啊把持不住。

    在自己把持不住前,唐绵绵正色道,“随便吧,还是叫绵绵吧,我要睡觉了,你可以,回去了吗?”

    男人原本泛着兴味的眸子,微微一凛,最终点点头,“好,那你早点休息。”

    就在她快要松口气的时候,他又俯下身来,在她上方停留,彼此的呼吸交织着,他锁住她的眼眸,微微一笑,“老婆,给个晚安吻吧。”

    晚安……吻?

    唐绵绵呆住了,而男人飞快的俯身,在她唇上蜻蜓点水的一吻之后,便迅速离开。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风度翩翩的的关上了那诡异的槅门。

    唐绵绵脸颊一汤,一口气闷自己在被子里。

    怎么可以这样!

    怎么可以背他迷得团团转?

    唐绵绵,你没救了没救了!

    可唇边,还仿佛能嗅到属于他的味道,那蜻蜓点水般的吻,却好像带着一股吞噬人心的力量,让她的心,被蚕食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