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少宠妻无度 第二十八章 下次不要追了
作者:半世琉璃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妈!”

    这一次,龙夜爵是带着一点警告意味的叫了她。

    唐绵绵赶紧对男人摇头,要他不要说话。

    现在这个时候,越是开口,越是会让事情闹得越僵。

    她不想做他们母子之间的误会体,“阿姨,我知道你现在肯定是不能接受我,毕竟我的出生也却是提不上台面,关于上一次在商场里的不愉快,我可以解释的。”

    “解释?”朱文怡冷笑起来,冷厉的表情,看得唐绵绵心底发毛,“你觉得我是相信我多年的好友呢,还是会相信你这个表面上伪善,实际上却是一个不要脸,想要破坏人家家庭的女人呢?”

    这些话,太过狠毒,让唐绵绵一时应承不下来。

    只能咬着唇,不再说话。

    毕竟还是年少了些,对于处理这种事情,完全没有经验。

    她一直以为,只要自己真心对人,对方也会被感动的。

    就好像龙爷爷一样。

    龙夜爵沉着脸将唐绵绵护在怀里,语气冷冽得没有半分温度,“妈,如果你今天来,是要说这些伤害绵绵的话,那么这里不欢迎你。”

    朱文怡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你,你是要赶我走?”

    “不,我是想让你冷静一下。”

    “你就是为了这个女人想要赶我走!”朱文怡有些激动的叫了起来,精致的妆容因为愤怒,而又了一些扭曲,“好啊,好啊,我算是看明白了,今天我这张老脸算是丢尽了!成,以后我不管你的事情了,因为你不再是我儿子了!”

    说完,朱文怡气冲冲的打算离开。

    唐绵绵心都快提到了嗓子眼,着急的看了一眼身旁阴霾的男人,没看出他有要去追的意思,心也慌了起来,“龙夜爵,你赶紧去追啊。”

    可男人还是一动不动。

    这可极急坏了唐绵绵,他推开了龙夜爵,急急忙忙的追了出去,一边还叫着,“阿姨,阿姨……”

    可无奈朱文怡确实走得太快,门口又听着等着她的车,上了车便开着离开了。

    唐绵绵在后面追了好久,一边挥手叫着。

    但车子就是不肯停下来,司机老张看了看后面追着的女子,有些小心的问道,“夫人,那个女人在追车,要停下来吗?”

    “不要停!开快点!我现在一刻都不想见到她!”朱文怡冷声下了吩咐,甚至看都没看后面的人一眼。

    老张无奈,只能将车加了速度,迅速离开。

    唐绵绵追得气喘吁吁,一个不留神,猛的一下摔倒在地。

    柏油路虽然比水泥路要软,但还是摔伤了她的膝盖。

    因为是初秋,菲薄的丝袜保护不了什么。

    她只觉得自己膝盖一阵火辣辣的痛,差点眼泪都飙出来了,抱着膝盖坐在地上直哼哼。

    一边还在心底埋怨自己,太没用了,居然还会摔倒。

    一道车灯闪现过来,晃得她眼前一花,还没反应过来,只看到一辆阿斯顿马丁的跑车,猛然冲了过来。

    艾玛……

    她吓得想要避开,可这速度,怎么也逃不开了啊。

    难道自己就要如此香消玉损吗?

    唐绵绵闭上眼睛,泪奔的想。

    刺耳的刹车声响起,一阵尘土刮了过来,如热浪一般,席卷了她,伴随着大量浓烟,呛得她不停的咳嗽起来。

    车子在她的跟前,强行的停了下来,差一点……

    她拍着自己的胸口,一边咳嗽一边想,差一点自己就要成为一缕幽魂了,吓死人了。

    车上的男人走了下来,轻佻的眼眸微微眯起,难了看地上坐着的女人,凉薄的嗓音响起,“你这大半夜的,在这碰瓷,不觉得有些冒险了吗?”

    碰瓷?

    唐绵绵一脑门问号,这男人说的哪国话?为什么她听不懂?

    见她没反应,男子蹲下,身子来,烟眸凝着她,薄唇翘起,“怎么?是在想怎么向我索赔吗?不好意思,我不会赔钱的,不过我可以帮你叫警察叔叔。”

    唐绵绵,“……”

    她有些凌乱了,但还是抬手打断了男人的自言自语,“我能说一句话吗?”

    男人微微挑眉,一脸的好整以暇,好像在说,我到是看看你还能整出什么幺蛾子来。

    唐绵绵撑着站起身来,膝盖的疼痛告诉她,绝对是破皮了,但她还是表现得像没事儿人一样,嘴角弯弯的道,“这位先生,我想你误会了,我不是碰瓷的,这大半夜的,我一个女孩家出来碰瓷,你不觉得说不过去吗?”

    男人似乎也在想着这个问题,还没回答,她又说道,“还有,虽然你的车没撞到我,但却吓到我了,你应该第一时间道歉才对,知道吗?”

    道歉?

    他冷艳一笑,在他的世界里,就没有道歉这两个字一说。

    薄唇抿成冷漠的弧度,他也站起身来,冷魅的看了一眼女人。

    一张巴掌大的小脸上,还有这阵阵红潮,也不知道是被冷风吹的,还是天生的,衬上她那精致的五官,居然有种让人惊艳的感觉。

    不过,他并不打算抱歉,反而冷冷的道,“我是不会道歉的!”

    唐绵绵还没见过这么无礼的人,冷了表情,哼了一句,“随便。”

    说完,便转身一瘸一拐的往回走。

    这下到是让他意外了。

    这女人真不是碰瓷的?

    眼看着她进了一家豪庭别院,这才让男人惊讶了一番。

    这海天一线是江城市最顶级的富豪区,能住进来的,非富即贵。

    而且这还是第一期,占地和豪华程度,都比第二期第三期好贵上很多。

    能买上第一期的人,寥寥可数了。

    她是有钱人家的小姐?

    可为什么他不认识呢?江城市的上流社会就那么大,没道理他不认识。

    或许,是保姆或者小阿姨之类的吧……

    男人这样定义之后,才迈步回到自己的跑车内,驱动车子,飙了出去,将刚才的小插曲,都甩到脑后。

    唐绵绵回到房子,还没开口,便见到男人蹙着眉走了过来,低声问道,“怎么回事?受伤了?”

    “不小心摔了一下,没事儿的。”唐绵绵忍着痛,小心的解释,并且歉意的道,“对不起,没能追上你妈妈。”

    “我妈的脾气就那样,下次不要去追了。”龙夜爵沉着眸说道,“坐着。”

    唐绵绵几乎是被他一把按在沙发上的,再抬眸的时候,他已经急急忙忙上楼去了。

    她想,他那是生气的意思吗?

    生气跟母亲闹翻了,还是生气自己没能追回来,更或者是生气自己受伤了?

    可惜脑容量不够,她也想不通。

    男人已经拿了医药箱下来,蹲在她面前,剑眉拧成了川字,薄唇紧抿着,透着一股冰冷。

    她有些心虚的道,“没关系的,小伤口,我可以处理。”

    可他没有理会,只是一把按住了她受伤的腿,拿起剪刀,往她的丝袜剪去。

    唐绵绵心里一惊,慌乱得缩了一下退。

    “别动!”男人沉着嗓子喝令道。

    被他这么冷冷一喝,她吓得一下子僵硬起来。

    头一次觉得,这男人的气场真强大!

    龙夜爵按住了她的腿,勾着丝袜,一刀一刀的剪开,小心翼翼的以不伤着她的手法,将伤口的地方,剪了出来。

    看着那破皮的地方鲜血淋漓,冷厉的凤眸色泽渐黯,“忍着点,清洗的时候会痛。”

    唐绵绵咬着唇点点头,虽然她很怕疼,但总不能告诉这男人,她怕疼,不要搽药了吧?

    龙夜爵一边按着她的腿,一边拿起消毒水,往她的伤口上喷了喷……

    “嘶嘶……”

    原谅她,她是真的怕疼啊。

    腿都忍不住抽搐起来了。

    自己的举动,一定够狠丢脸吧?

    可她现在无暇顾及自己丢不丢脸了,她狠狠的揪着沙发垫子,咬着牙忍得满头大汗。

    男人抬起眸,眼底涌过一丝心疼,嘴上却没温柔多少,“再忍一下,马上就好。”

    “……好。”她的声音已经有些颤抖了。

    男人微不可见的叹了口气,接下来的动作,小心得好似再捧着稀世珍宝一样,轻柔且缓慢。

    等到好不容易上好了药,唐绵绵这才敢睁开眼睛看向自己的膝盖。

    这一看,她囧了。

    虽然那破皮的地方挺大的,但这男人要不要这么大题小做?

    居然包扎得跟断了一样……

    啊呸呸!

    在心底碎了两口,唐绵绵这才感激的说道,“谢谢你给我包扎。”

    “谢谢?”男人眸子一冷,冷然之气瞬间涌动起来。

    冷的唐绵绵马上摇头,“没有没有,不是谢谢……”

    怎么说什么,都不对劲了!

    “走吧,上楼去。”龙夜爵伸出手,在她面前微微一晃。

    唐绵绵看着那一双手,有些茫然了。

    如果只是要拉自己起来,只需要一只手就好,但为什么他却伸出两只手?

    还没弄懂,便见男人将自己一把拉了起来,随后一弯腰,她整个人便被公主抱的给抱起来了。

    这种失重的状态,让她紧张的抱着他的脖子,小脸紧紧的贴合着他的肩膀,圆眸里满是惊慌失措,“其实我可以自己走的。”

    “自己走,会牵扯到伤口,更疼。”他冷冷淡淡的道。

    唐绵绵不难想象那种疼,只能抿着嘴,不说话了。

    只是,他不是也受伤了吗?

    想到这个,她又紧张起来,“你的手……”

    “没事。”

    “……”

    没事?

    那为什么……为什么昨晚还那么严重的样子?

    还让她给他洗澡来着……

    一想到那画面,脸颊不由自主的热了起来,怎么都控制不住,再加上鼻息间,全是他成熟的男人味道,暧昧得让她心跳紊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