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少宠妻无度 第二十七章 买了好几箱酸奶
作者:半世琉璃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龙夜爵带她去了御食园,也就是唐绵绵最喜欢的那家餐厅,平日里都需要预约的地方。

    包间里,龙夜爵点了一堆她最喜欢的菜色,扬了扬自己的手说道,“我手受伤了,是不是该喂饭了?”

    唐绵绵囧了一下,但还是拿起筷子一口一口的喂着,不时也喂喂自己。

    付染染的电话打过来的时候,也吃得差不多了,她拿着电话去外面的走道上接,这可让男人沉了几分脸色。

    “唐绵绵,你居然上班第二天就请假?这是什么节奏?”付染染本来来找她一起去吃饭,却没想到的是,她居然请假了!

    这对一向勤勤恳恳的小绵羊来说,太说不过去了。

    “小声点,你想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情吗?”唐绵绵紧张的说道,“我现在跟龙夜爵在一起!”

    “龙夜爵?老板?他不是没来上班吗?”付染染有些茫然,又好像明白了什么,放低了声音暧昧兮兮的问道,“你们昨晚……啊,我明白了!老板好厉害!”

    唐绵绵,“……”

    昨晚?

    昨晚什么?

    付染染这句话什么意思啊!

    “你瞎想什么啊?不是你想的那样,他的手受伤了,昨晚给他洗澡折腾得太久,所以有点累……”

    “艾玛,我要流鼻血了!”付染染嚷嚷起来。

    “……”

    为什么越解释,越乌漆墨烟的样子啊?

    唐绵绵有些泪奔了,“付染染!”

    “okok,我不笑了,我就是随口问问,都是你自己说的哦。”付染染立马收了音儿,好奇的问道,“那你们现在,还折腾?”

    “……”唐绵绵已经要倒地不起了,“付染染!我们在吃饭!吃饭!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

    小绵羊是真的发火了。

    付染染也见好就收,“你们在家吃饭还是外面?”

    “外面,他开车带我出来的。”当然,小绵羊可不敢将自己在车子里睡着的事情,告诉她。

    没准这家伙又遐想到一种她没脸见人的画面。

    “开车?”付染染美眸一眯,“你不是说他的手受伤了吗?”

    “是啊,受伤了,但他说不要紧,就是吃饭的时候还得喂。”

    “……”

    付染染已经一脸烟线了。

    她这闺蜜是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的意思吗?

    大老板果然好腹烟啊!

    当然,作为从大老板那里领薪水的付染染,她是不会告诉闺蜜的。

    咳嗽了两声说道,“你们继续吧,我就不打扰了,拜拜!”

    收了线,唐绵绵才惊觉自己的脸颊都热了起来。

    都怪付染染,给她带到什么歪门邪道去了啊,总是想一些乱七八糟的。

    甩甩脑袋,她这才进了包间。

    只是她有些意外,自己刚才明明拉上门的,怎么这拉门好像没有落锁,轻轻一推就开了呢?

    “走吧,去公司。”龙夜爵早已经站起身来,拿起车钥匙,率先走了出来。

    唐绵绵哦了一声,便乖巧的跟在了他身后。

    回到公司,正好赶上了下午的班。

    让她松口气的是,财务部以及科长,都没一个人提及她作为新人,上班第二天就请假的事情。

    而且分给她的任务都好少,让她有些百般无聊。

    随手拿起了白纸画了起来。

    说也奇怪,平日间想要设计东西,总是觉得没什么灵感。

    但现在这种放松的状态下,她能捕捉到好多的灵感。

    一旁的同事美嘉偏头,好奇的看了一眼唐绵绵桌子上的画稿,惊艳的道,“呀,绵绵,你还会设计东西呢?”

    唐绵绵有些不好意思,“随手画画,当初学过设计。”

    “哦,真有才,难怪安特助喜欢你。”

    美嘉暧昧兮兮的笑了笑,便拿着文件离开了。

    而唐绵绵一个人,在那里风中凌乱了。

    安义喜欢自己?

    她被惊悚到了。

    而回到爵式的龙夜爵,心情一直很好,平日里冷硬的轮廓,都挂上了几分上扬的弧度。

    阴霾冷冽的眸子,也染上了温润的色泽,给原本就魅力非凡的他,增添了更多的男性魅力。

    这可让整个总裁办的人,差点陷入疯狂。

    老板这么帅,让她们还怎么工作?

    付染染扫了一眼整个冒着粉红泡泡的秘书们,有些可怜的摇摇头。

    若是让她们知道,龙夜爵早已经是名草有主了,她们会不会直接上天台啊?

    看了看身旁的yoyo一脸迷恋的样子,她认真的点点头,还真有可能上天台!

    cindy轻轻咳了一下,提醒失态的众人,又小心的看了一眼付染染,这才说道,“现在是上班时间,都给我注意点!别让外面的人以为我们秘书室的只会发花痴!”

    被训斥的众人,这才忙点头,投入工作中去了。

    cindy拿着文件进了总裁办公室,龙夜爵正在翻看着企划案。

    “boss,这是jr那边传来的细节调整,您过目一下。”cindy将文件推了过去,扫了一眼老板手上的文件,有些惊讶。

    爵式这是要进军珠宝业的意思吗?

    她没看错的话,那就是一份开设珠宝部门的风险评估报告。

    可也没听过这事儿啊。

    还在疑惑,却又听得龙夜爵说道,“去帮我买这个牌子的酸奶,多买几箱,放在休息室。”

    cindy愣了一下,怔怔的看着总裁推过来的纸张,上面写着某品牌的酸奶名字。

    她有些茫然了,总裁,什么时候好上这一口了?

    “还愣在干什么?”

    察觉到cindy走神,龙夜爵蹙着眉头冷了一眼。

    cindy这才慌忙拿过纸张,并且应道,“我马上去采购。”

    “以后要随时一下,要完了记得随时补上,让安义也送一批到我住所。”

    cindy,“……”

    总裁这是多迷酸奶啊?

    完全不敢想象!若是让外面的人知道这个癖好,冷面总裁这个称号,保不住了。

    cindy虽然觉得奇怪,但还是按照她的吩咐去做了,回到总裁办的时候,付染染正在喝着酸奶。

    唐绵绵说,这个牌子的酸奶好喝,可以增加肠动力,还能给宝宝营养,所以她时不时的喝上一盒。

    只是cindy那眼神是什么意思?

    她茫然的看着cindy,难道是想喝自己手里的酸奶?

    付染染弯腰从自己的柜子里取了一盒,递了过去,“你要是喜欢,给你一盒。”

    cindy将头摇得像拨浪鼓,“不不不,我不喜欢喝,只是觉得你好像很喜欢这个酸奶。”

    “还不错,酸酸甜甜的,挺好喝的。”付染染随口符合道。

    cindy一副了然的样子,神秘兮兮的走了。

    弄得付染染有些云里雾里的,这个cindy,是怎么回事儿?

    ****

    临下班的时候,唐绵绵又接到了严悠蓝的电话。

    她都快要被骚扰疯了。

    这女人到底想做什么?

    本不想接的,但因为同事不断看来的目光,她只能拿着手机出去,压低了嗓子问道,“严悠蓝,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绵绵,你放过我好不好?”

    唐绵绵觉得莫名其妙,看了看手机,确实是严悠蓝的号码,可她怎么这种语气?

    以前跟自己通电话,哪一次不是趾高气昂的?

    “你什么意思?”

    “绵绵,看在我们多年好友的份上,放过我好不好?不要夺走我肚子里孩子的命,他是无辜的!”

    严悠蓝还在继续哀求着。

    唐绵绵彻底懵了,“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难道又是这白莲花想什么招数?

    可不像啊,她应该不会拿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说事才对。

    严悠蓝又重复了一边,“绵绵,我是真的很爱世杰,你就让给我好不好?不要抢走他,也不要抢走我好不容易得来的幸福,好不好?”

    “严悠蓝,你说梦话呢?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听不懂,不要打电话骚扰我!”

    说完,她冷冷挂了电话,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她在考虑,自己是不是要换个号码了。

    总是被这么骚扰,真的很烦!

    傍晚回家的都时候,海天一线多了几个个不速之客。

    朱文怡坐在大厅里,面色冷凝,隐隐涌动着怒气。

    当唐绵绵跟龙夜爵进来的时候,她立马感觉到一股嗜人的视线,像x光一样扫描着自己。

    乖乖,她的双腿都快发软了。

    这朱文怡的气场,也太强大了。

    自己之前查过资料,朱文怡可是双海集团的掌上明珠,当年上流社会的第一名媛。

    跟龙风藤联姻之后,加入江城市第一豪门,这么多年来,一直包养得当,且高贵冷艳的,是唐绵绵这种小老百姓避之不及的人物。

    上一次在龙家老宅,她便被朱文怡给甩了脸子,心知她肯定还会再来。

    但却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妈,你怎么来了?”龙夜爵有些意外的问道。

    朱文怡冷瞅了一眼龙夜爵,面色阴沉的开口,“上次你匆匆忙忙的离开,可还没给我解释清楚,我等了你这么久,你却从来没给我解释过,我只好自己来问了,你到底有没有把我这个妈,放在眼里过?”

    “妈,你说的什么话?”龙夜爵无奈的摇摇头,往前走了两步,却感觉到身旁的人没有跟上来。

    又停下脚步,往回走了两步,牵起她的手,狭长的眼芒睨向她。

    深邃的眸子墨色浮动,传递着一种让她安心点饿信息。

    唐绵绵垂下头,用力的握了一下男人的手,表示自己没事。

    他这才拉着她往朱文怡走去。

    朱文怡看着这碍眼的一幕,心底的火焰,蹭的一下就燃烧起来,“看来你心里是没有我这个妈了,龙夜爵,你还真是够可以的,我含辛茹苦的将你培养,推着你走到了今天的地位,你给我的,就是这么个回报吗?”

    “阿姨,你吃饭了吗?”唐绵绵不想两人闹翻,挣扎开了龙夜爵的手,慌忙的问道。

    被大段话,朱文怡很是不悦,本就不喜欢这个女人,现在又听她这样询问,冷着脸鄙夷道,“看到你,我就吃不下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