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少宠妻无度 第二十五章 做个有礼貌的龙太太
作者:半世琉璃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好好,你别生气,我知道你现在正在气头上,我就不跟你争辩了,你好好冷静一下,我先走了。 ”苏世杰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

    反正他在心底就打定主意,是不会放开唐绵绵的。

    跟严悠蓝在一起之后才发现唐绵绵的美好,是无人能比的。

    男人嘛,都是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

    苏世杰完全将男人的这一劣根性展现得淋漓尽致。

    苏世杰一走,唐绵绵觉得空气都新鲜了许多。

    差点没气得胃疼,她招手对服务员说道,“给我点这个牌子的低温酸奶。”

    在宴会肯定是没机会吃东西的,既然都到这里来了,她就先吃一点东西填填胃吧。

    不然一会又得挨饿了。

    没多会儿服务员送来了酸奶,唐绵绵这才心情好了很多。

    食物能使人心情愉悦,她总算一扫而光先前的郁闷,打算起身回宴会的时候,却看到身后冷着脸的男人。

    “你怎么在这里?”她惊讶的看着龙夜爵。

    男人微微垂眸,看着她已经喝光的酸奶,讶异抬眸,“我来找你,你为什么在这里?”

    “我,我肚子饿了,所以过来吃点东西,忘记跟你说了,不好意思。”唐绵绵选择了隐瞒。

    毕竟那是自己的过去,而且还很混乱,她一点都不想牵扯到自己现在的生活中。

    而且像龙夜爵这样的男人,肯定也不喜欢听到这种消息。

    所以下意识的,她选择了隐瞒。

    男人身后的手,微微握紧,刺痛感依然在,可他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那吃饱了吗?”

    “抱了。”她笑弯了眼睛,最后那点郁闷,都在他出现之后,彻底消失了。

    心情无比的好,还很高兴的挽上了他的手臂,“不知道酒会还有多久,我想回家了。”

    “现在就可以离开。”他淡然的道,带着她一路出了咖啡店。

    她瞪大眼睛,似乎有些意外,“可是不是还没跟新人祝贺吗?”

    “但你想回家了。”

    一句完全没有起伏的话,却在她的心里掀起了滔天巨浪。

    挽着他手臂的手,也紧了几分。

    唐绵绵心中感动不已,由衷的说了一声,“谢谢,不过我还是打算去祝福一下新人。”

    “为什么?你不是想回家了吗?”龙夜爵压抑挑眉,不解她的举动。

    唐绵绵柔柔一笑,“因为我想做一个有礼貌的龙太太啊。”

    他垂眸,目光不其然的与她对上。

    这句话,让他心情格外好,“虽然我很想让你做个有礼貌的龙太太,但现在我想让你做个关心丈夫的龙太太。”

    “什么意思?”她皱着眉头,不解的问道。

    龙夜爵这才将自己受伤的手,伸了出来。

    唐绵绵惊吓的瞪大眼睛,语气焦急且慌乱,“你受伤了!怎么会受伤的,我不过才离开了一会儿啊。”

    可随即发现自己这关心的不是重点,又猛地敲自己的头,“我怎么现在关心这个,应该先带你去包扎的!”

    说罢,也不管自己力气有多娇小,把他没受伤的手,往自己肩上一搭,“你可以将力量往我身上靠一下。”

    “……”龙夜爵虽然很想看到这样的画面,但他受伤的只是手好吗?

    本来是想或得关心的,但是在看到她那焦急的样子,杏眸似乎还有着隐隐的水雾。

    他忽然间就心疼了。

    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小题大做的。

    虽然还是满足了自己的私欲。

    唐绵绵还在着急着,没看到车子也很焦急,“安义呢?车子为什么没停在这里,还要走到那里去,附近有好一点的医院吗?你的手疼不疼?”

    她已经慌作了一团。

    “绵绵。”他终于开口。

    “嗯?怎么了?是不是很疼?我这就打电话给安义,让他马上来接你。”唐绵绵胡乱的在自己的包里找着手机。

    “绵绵。”他又无奈的叫道。

    唐绵绵拿着手机,如无头苍蝇一样,急得眼泪都要出来了,“安义的电话是多少?我真的是笨死了,关键时候却不记得他的号码。”

    因为是新手机,她只存了三个,一个家里的,一个是龙夜爵的,还有一个付染染的。

    叹了口气,龙夜爵这才抬起她的头,认真的说道,“绵绵,这只是小伤,我没事。”

    唐绵绵眼里显然已经有了泪水,慌乱不安,“真的吗?”

    “真的。”他很认真的点点头,生怕这个慌乱的小女人不相信自己,“而且我受伤的是手,脚没事,能自己走,你不用扶着我。”

    唐绵绵这才发现自己是太过紧张了,苦笑了一下,“我没遇上过这样的事情,所以也不知道怎么处理,对不起。”

    “为什么要对不起?”他一边按下了安义的号码,一边问道。

    唐绵绵低着头,自卑感作祟起来,“觉得自己太笨了。”

    他叹了口气,将她拥入自己的怀里,嘴角是绵长的笑容,眼底却是醉人的宠溺,“绵绵,你永远都不用跟我说对不起,知道吗?”

    她皱着眉头,有些不能理解这句话的意思,正想要询问,他的电话已经通了。

    “把车开到门口来。”他交代了几句,便收了线。

    唐绵绵还在低头思索着这句话的意思,双手也还拉着他受伤的手,用纸巾按住他流血的伤口。

    这样的她,让龙夜爵有种想要亲吻她的冲动。

    而他却也这么付诸行动了,没受伤的手勾起了她的下巴。

    唐绵绵心里一慌,不敢直视他的眼睛,慌乱的闪躲着,怕看清他眼底让她害怕的情感。

    因为她从没过自己会对一个才认识不到一个月的男人,有好感。

    龙夜爵却不让她躲避,修长的手指摩挲着她的颈项,薄唇贴近她的脸颊,嗓音魔魅道,“绵绵,我想亲你。”

    他还是第一次充满感情的叫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种求爱似的求吻。

    这些都是龙夜爵没有经历过的事情。

    还没等唐绵绵反应,安义的车子已经开了过来。

    唐绵绵猛的回神,迅速扭头,像是松了口气一般,“车,车子来了。”

    差点,差点她就要点头了。

    这男人的魅力,简直惊人,一不小心,就会陷进去。

    龙夜爵眼底掠过火焰,也微不可见的叹了口气。

    “爵少,你这么着急要车子,是要去哪里吗?”安义没发现两人之间的暧昧情绪。

    可他却能清晰的感觉到爵少的不悦。

    那眼神,跟冰块一样,冷得吓人!

    “他的手受伤了,需要包扎,我们去最近的医院吧。”唐绵绵忙着解释,也扶着龙夜爵往车子走去。

    安义这才大惊失色,慌张起来,“受伤?好好的怎么会受伤呢?”

    对啊,好好的怎么会受伤呢?

    唐绵绵这才想起来,自己好像都忘记询问了。

    上了车,她便问道,“你手上的伤是怎么来的?”

    龙夜爵垂着眸,不疾不徐的解释,“不小心碰到碎片。”

    “不小心?”安义声音都高了几个分贝,他有些怀疑,爵少会有不小心的时候吗?

    还没问出口,便感觉到来自总裁大人的冷眼,他识相的闭了嘴。

    而唐绵绵却在叮嘱,“以后可要注意一点了,而且受伤了第一时间应该去找医生,而不是去找我!”

    这一点,她很义正言辞的声明。

    安义也跟着附和的点头,“对啊,受伤了必须要找医生!”

    嘶嘶……

    总裁大人的眼刀子,又甩过来了。

    安义囧了一下,打定主意再也不要说话了。

    因为他怀疑,自己若是再插嘴,指不定会被不高兴的爵少给废了。

    那到时候,假期才是真的没了。

    车子里只剩下唐绵绵在念叨,没多会便到了最近的医院。

    她忙上忙下,直到他的伤口包扎好,心里的大石才落了地。

    老医生很诚恳的叮嘱,“这段时间都,伤口不能沾水,不要吃上火的东西,药也要按时吃。”

    “好的,谢谢医生。”唐绵绵感激不已,“按照你说的那些做,就没事了吧?”

    “没事了,只不过是酒杯碎片而已,我处理过很多次了。”老医生很有经验的说道。

    唐绵绵呆了一下,脑海里飘过酒杯二字。

    而龙夜爵却眸色暗了暗,对她说道,“我饿了,我们回去吧。”

    “好。”他的话,总是能精准的转移她的注意力。

    在车上的时候,她忙着用手机查什么菜色有利于伤口愈合。

    龙夜爵原本闭目养着神,但却觉得这样坐着,缺了什么。

    睁开幽深的双眸,看了一眼一旁看手机的女人,良久一抬手,将她揽进了自己的怀里。

    她整个身子一歪,不免惊讶起来,“怎么了?”

    “这样痛得轻松点。”他正色解释。

    唐绵绵虽然疑惑,但还是相信了他。

    毕竟他没道理骗自己不是?

    前方开车的安义,听到这句话,被雷得不轻,车子也弧形了一下,才回归了正规。

    从后视镜看过去,爵少那眼神,杀人般的凛冽啊……

    安义苦逼的想,爵少,下次你玩腹烟的时候,给我送个信号啊。

    伤不起了。

    一回到家,龙夜爵就被当病人给养起来了。

    小蛮杨难得发威,让他坐在沙发上,不用动。

    一切,有她。

    而龙夜爵还真的心安理得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耳边不时能听到小绵羊忙来忙去的声音。

    这种感觉,让他微微扬了扬嘴角,心情极好。

    等唐绵绵将晚餐端上来请他过去之后,那飞扬的心情,顿时沉到谷底。

    胡萝卜,木耳,西红柿,苦瓜……

    每看一样,他的脸就要沉上几分。

    这些,都是他不爱吃的!

    唐绵绵看到他那表情,大概猜到了什么,慌忙解释,“我知道你不喜欢吃这些,但是这些对你的伤口好,你就将就一下吧,伤口愈合要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