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少宠妻无度 第二十四章 别让我瞧不起你
作者:半世琉璃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居然用上了情人眼里出西施这句话,太惊吓了。

    看来自己是需要冷静一下了,龙夜爵的魅力太强悍了,自己根本抵抗不住啊。

    唐绵绵之前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

    江城市说小不小,但说大也不打。

    上流社会这个圈子,来来去去就那么些人。

    苏世杰也算是吊了个车尾,能搭上这个圈子的末班车。

    所以她刚从洗手间出来,便碰到了那对儿白莲花夫妇。

    她面色悠然冷了下来,转身想要避开,却不想已经被苏世杰看到了。

    他惊喜的叫了一声,“绵绵?真的是你?刚才我晃眼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还以为我看错了,没想到还真的是你。”

    严悠蓝原本还能平静的笑容,顷刻间碎裂一地,冷然的泛起阴鸷,“苏世杰,这个场合,我不想跟你闹,你最好收敛一点。”

    苏世杰本就不喜欢跟严悠蓝一起来这个场合,若不是母亲一直撮合的话,他也不会带着她出席,当下便甩开了她的手,沉着脸冷情的道,“娶你回家,不过是家里人的意思,别以为我会顺着你,看不惯我的事情,你可以滚!”

    严悠蓝被他这番话重击得狼狈不堪,脸色煞白的扥着他,“苏世杰,你还有没有良心?我可是你孩子的妈!”

    “对了,就是孩子,如果没有这个孩子,你早就被我休掉了!”苏世杰很无情的丢下狠话,便甩开了严悠蓝的手,直直的走向僵在那里的唐绵绵。

    那脸瞬间就转变为深情的样子,“绵绵,你到底去哪里了?我怎么都找不到你?你一个人在江城,人生地不熟的,有什么难处可以找我。”

    唐绵绵面色偏冷,淡淡的看着他,突然间无比厌恶自己。

    当初怎么就瞎了眼,看上了这个男人?

    看看他现在恶心的嘴脸,无耻到了极点!

    根本不配为男人!

    她甩开了他的手,冷然的道,“苏先生,你也太瞧得起你自己了,我跟你很熟吗?为什么要找你帮忙?”

    “绵绵,你别这样,你越是这样,我越觉得心疼。”苏世杰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恨不得跪在地上忏悔自己的过错。

    唐绵绵差点没挥一巴掌在这男人的脸上。

    他还好意思说心疼?

    严悠蓝在他身后,冷厉着双眸,死死的瞪着她。

    仿佛她现在的一切,都是因为唐绵绵而导致的一样。

    仇恨,越来越浓。

    唐绵绵厌倦极了这种场面,既然他都已经选择了严悠蓝,那就好好的过下去,现在又来装出一副后悔的样子,有什么用?

    思来想去,她决定把话说清楚,免得以后会被无休止的纠缠。

    她现在毕竟是龙夜爵的妻子,若是被有心之人看到,添油加醋一番。

    到时候会给龙夜爵抹烟的,她不想看到那样的局面。

    叹了口气,她这才对苏世杰说道,“苏先生,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说清楚一点。”

    “可以啊,可这里不合适,隔壁有家咖啡厅,我们去那边说吧。”苏世杰很激动的建议。

    她终于肯跟自己说话了,这对他来说,就是一个进步。

    只要她还爱着自己,自己就有机会重新赢回她的心。

    这一点,苏世杰很自信。

    毕竟当初这个女人,爱了自己五年。

    都说女人最难忘的便是自己的初恋,所以他才会这么激动。

    唐绵绵看了看现场的人影绰绰,想来也不是个好说清楚的地方,便点了点头,“好。”

    严悠蓝听到二人打算去咖啡厅约会,气得差点没竭斯底里,一把抓住了苏世杰的手臂,不让他走,并且哀求道,“世杰,不要去,我现在是你的妻子,你这样将我置于何地?”

    “这一切不过是你咎由自取,你当初以孩子作为筹码来嫁给我,就会想到有今天的结果。”苏世杰无情的甩开了严悠蓝,拉着唐绵绵便出了大厅。

    严悠蓝被打击得失去了支撑,重重的依靠在了墙壁上。

    只能接着这种冰凉的墙壁,才不至于让自己倒下。

    唐绵绵!

    为什么你不离开!

    为什么你都已经被甩了,还会被他惦记着!

    你到底有什么好的!

    仇恨的种子,发了芽,正以一种疯狂的生长速度,在她心间蔓延。

    大门外,靠在车子上抽着烟的祁云墨,瞥见一抹熟悉的声音,微微讶异的挑了挑眸子。

    薄唇一勾,他灭了烟,带着一股妖邪的笑容,重新回到了大厅之中。

    莫成宇见到去而复返的的祁云墨,疑惑不已,“你怎么回来了?”

    祁云墨诡异的笑了笑,“爵呢?”

    “哦,刚才还在这呢,大概是去找他老婆去了吧。”

    祁云墨薄唇一勾,迈开长腿往不远处正四处搜寻的男人走去。

    龙夜爵端着酒杯,应付着不断上来攀谈的人,一双冷厉的凤眸更是不时的寻找着那小女人。

    不过就是去一个洗手间,有必要去这么久吗?

    “爵。”祁云墨开了口。

    “有事?”龙夜爵略显不耐烦,他没有一丝一毫的心情跟他废话。

    祁云墨微微倾身,嘴角的笑容更大了,眼底泛着精沉的光芒,“我可以告诉你,你老婆去哪儿了,但你也得把我要的资料给我。”

    龙夜爵握紧了杯子,冷冷的看着笑得千遍的祁云墨。

    后者则是更不怕死的挑衅,“我可是看到你老婆去给你买帽子了哦,而且还是绿色的。”

    “……”

    手中的杯子哗啦一声,碎裂开来。

    猩红的酒液,顺着他的右手缓缓流下。

    可男人只是微微蹙眉,将碎裂的杯子放在了一旁的长桌上,这才说道,“在哪里?”

    听到他说这句话,祁云墨便知道自己的交换成功了。

    瞳眸涌现笑意,指了指大门方向,“从这里出去,往右走,旁边有个咖啡厅。”

    龙夜爵抽了纸巾,淡然的擦拭着自己的手,漫不经心的回应,“有时间,多去爵式走走,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

    说完,将手中的纸巾一扔,不管还在溢着血液的手,大步的往门口走去。

    祁云墨垂着眸,看着地上的碎片,心底却已经飞得很远。

    爵式?

    他点了点头,像是明白了什么,噙着笑意的眼神渐渐冷了下来。

    ***

    苏世杰带着唐绵绵,到了隔壁的咖啡厅。

    她一心想着早点说清楚完事,可苏世杰却一点都不着急,还很高兴的问道,“还是卡布奇诺对不对?这可是你的最爱,我记得以前我们去咖啡厅,你总是会点这个。”

    唐绵绵瘪了瘪嘴,最后摇摇头,“你错了,其实我一点都不喜欢和咖啡,只是因为你认为喝咖啡的女生才有魅力,我才会点卡布奇诺的。”

    苏世杰愣了一下,有些尴尬,“是吗?我有这样说过吗?”

    “是的。”唐绵绵一点都不给他台阶下。

    “看来以前我太忽视你了,不过你放心,以后,我一定不会这样忽视你了,会更加珍惜你的。”苏世杰誓言坦坦的保证,“那你要喝什么?”

    “什么都不用点,我只需要说几句话就好。”她冷然的拒绝,摆明不想跟他再续前缘。

    苏世杰眼神黯淡了下来,愧疚的道,“我知道我那样做对你的打击很大,但你也要相信我,我是诚心改过的,我们在一起那么久,你也是了解我的性格的,我从没跟人这么低头过,你是第一个,这就说明你是不一样的。”

    唐绵绵真的有种暴走的冲动了。

    这个男人到底要要不要脸?

    她真想泼他一脸咖啡!

    用了自己最大的自制力,才隐忍了下来,她冷然的道,“我想,你误会了,你的离开对我虽然有伤害,但还不至于让我对你念念不忘,我们在一起那么久,你或许不太了解我的性格,有些感情,伤了就是伤了,就算你请了最好的师傅,花最大的心力,也不可能修复好,因为它已经有伤痕了。”

    “绵绵……”苏世杰有些着急,他可能没想到唐绵绵会这么绝情。

    “以后请叫我唐小姐,谢谢。”她的态度更冷了,“而且苏世杰,你现在已经是一个孩子的父亲了,我不喜欢没有责任心的男人,既然选择了结婚,就好好的过下去,我们已经成为了过去式,你要认清这一点。”

    “可我爱的是你!”他几乎是脱口而出的激动,“而且当初你也很爱我,不然也不会闹翻了我的婚礼,不是吗?”

    这让她意外的挑了挑眉,凝着他看了很久。

    旁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惹来了服务员的慌乱,“先生,需要我帮你叫医生吗?”

    服务员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俊俏的男人,说话都有些结巴。

    可他的手,好像将杯子给捏碎了。

    玻璃的碎片刺入了他的手心,红色的血液就这么顺眼而下,分外的刺眼。

    可男人只是阴沉的摇摇头,拒绝了服务员的帮助。

    服务员奇怪的多看了一眼这俊俏的男人,最终才悄然离开。

    而那方,唐绵绵在冷然的看了苏世杰许久,才开口,语气冰冷无比,且带着绝情,“当你跟严悠蓝搞在一起的时候,你觉得你爱我吗?”

    苏世杰脸色一怔,嗫嚅着解释,“我那时候就是一时鬼迷心窍,男人嘛,总会犯这种错误的。”

    唐绵绵一下子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苏世杰,“苏世杰,别让我瞧不起你!”

    “绵绵……”他还做最后的挣扎。

    “或许我当初根本就是瞎了眼,才会看上你,所以苏世杰,有多远滚多远吧,要知道能被抢走的爱人,便不算爱人,你现在对我来说,就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已。”

    唐绵绵发誓,她这辈子都没说过这么冷情的话。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这苏世杰完全是在秀下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