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少宠妻无度 第二十三章 唐小姐真是好福气
作者:半世琉璃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爵少。 ”coco轻轻的叫了一声。

    原本背对着的男人,转过身来,手里的电话却没放下,依旧在接通着。

    coco退到一边,露出了有些不安的唐绵绵,此时她因为紧张而紧紧拽着自己的裙摆,眼神慌乱,不敢去看男人的眼睛。

    这种感觉就像做完作业,让老师检查一样,忐忑,不安。

    龙夜爵眼底掠过惊艳,以至于忘记自己还在讲电话,就这么看着她,眼里容不下任何东西。

    可唐绵绵却觉得煎熬无比,因为他一直没开口,她便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好,还是差。

    coco看得真切,她还是第一次见到龙夜爵有这种失态,红唇勾起几分妖冶的弧度,狡黠的转动双眸,不打算提醒他,而是要将这难得的画面,好好的看个够。

    电话里一直等候吩咐的cindy有些茫然,大老板为什么忽然没音了?

    难道是讯号不好?

    可她还能听到那边的声音啊,犹豫了一下,她才壮着胆子叫道,“boss,你在听吗?还有吩咐吗?”

    龙夜爵这才回过神来,淡淡的说了一句,“没了,你去忙吧。”

    cindy,“……”

    忙……什么?

    她现在不是忙着跟boss沟通吗?

    挂了电话,龙夜爵这才开了口,“没有别的衣服吗?”

    唐绵绵的心一沉,有种被打击的感觉。

    难道他觉得自己不好看吗?

    coco疑惑了一下,忙着解释,“这件衣服很衬她的肤色啊,她皮肤比较白,所以很适合这样的裸肩礼服。”

    可他还是蹙着眉头不悦的样子,“换一件。”

    coco,“……”

    唐绵绵一家扁了嘴,无比失落。

    而龙夜爵却还执意的说道,“不要裸露任何地方的礼服。”

    coco瞪大眼睛,像是被他给惊到了一样。

    “天气凉了。”

    这是他给出的最终解释。

    “……”coco大概是明白了,嘴角是压抑住的笑意,“我懂了,这就带唐小姐去换礼服。”

    说罢,又拉着失落无比的唐绵绵,回到了化妆间。

    她背对着龙夜爵,才敢叹气,“是不是太难看了?”

    coco捂嘴笑了起来,“你呀,难道还没看明白吗?”

    “看明白什么?”她有些茫然。

    coco见她那呆萌的样子,笑得更灿烂了,还神秘兮兮的说道,“以后你就懂了。”

    不等她细问,便被塞进了更衣室,换下礼服。

    然后她有被稀里糊涂的折腾了几番,再次出现在龙夜爵面前的时候,又是一个小时之后了。

    安义已经忙完回来了,正在跟龙夜爵汇报着什么。

    他也是第一次见到爵少这么有耐心的等一个人,看来太太果然是不一样的。

    这一次的礼服十分保守,还真是龙夜爵吩咐的那样,全身上下,除了脖子以上,膝盖以下,都被包得严严实实的。

    这才让他大少爷满意的点了点头,“就这样。”

    虽然语气里听不出太多的惊艳,但总算是过了这一关。

    他拿出卡递给coco,“结账。”

    coco自然是笑得花枝乱颤,“爵少最爽快了。”

    语毕,扭着腰转身。

    龙夜爵却跟了过去,两人在前台说了几句,coco笑得很大声,还不时的看看唐绵绵,那眼神,无比绵长。

    唐绵绵不自在的拧着自己的手指,暗自猜测着两人到底在说着什么。

    等到他回来,便拥着她走出了造型工作室,直接上了车。

    coco还给了他一个离别的拥抱,也对她挤眉弄眼了一番。

    说了一句她不能理解的话。

    为什么说她好福气?

    龙夜爵带她去的宴会,是一个企业千金的订婚典礼。

    她认识这个女子,好像是本市十分有名的名媛,而她的老公,也是典型的富二代。

    但他们在看到龙夜爵的时候,都是一副讨好的样子,语气里尽是恭维的意思。

    挽着的男人却不咸不淡,随意的应付了几番,随了礼,便进了会场。

    这里是苏世杰上一次结婚的酒店,唐绵绵一进来,便有些不一样的感觉。

    不过她最在乎的是,会不会有人认出自己来?

    这样的心虚,让她不时的张望,就怕碰到了熟人。

    龙夜爵为她这样的举动,微微蹙眉,“在找人?”

    “啊?没有啊。”唐绵绵忙摇头。

    她才巴不得这里没有认识的人呢。

    “那你在看什么?”

    “……上次的我,那么丢人,万一被人认出来,会让你没面子的。”唐绵绵越说越小声,惭愧得差点将头都埋进自己的胸里。

    男人原本疑惑的眼眸涌上邪魅,他微微偏头,那张谜魅般的脸凑到了她耳边,目光充满探寻,在她脸上扫巡了一圈之后,擒住了她的双眸,“你是在乎被人认出来,还是在乎给我丢面子?”

    “……”这个问题,有冲突吗?

    唐绵绵眨巴着眼睛,呆萌感又上来了。

    “爵少,好久不见啊。”一个娇媚的声音穿插进来,给了唐绵绵一个缓解的机会。

    她大松一口气,感激的看向来人。

    啊!这不是那个风头正盛的当红女星夏一晓吗?

    自己还是她的粉丝来着!

    见到偶像的心情,她有些小激动。

    而龙夜爵只是淡淡点头,不惊不喜的回应了一句,“好久不见,夏小姐。”

    “哎呀,爵少怎么可以这么生疏呢?凭我们之间的交情,叫夏小姐会不会太生疏啊?”

    夏一晓扫了一样唐绵绵,旋即自信的继续跟龙夜爵周旋。

    “夏小姐是红人,跟我太熟对你不太好。”龙夜爵嘴角漾出轻蔑的笑,拥了拥唐绵绵介绍道,“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妻子,唐绵绵。”

    妻子?

    夏一晓原本风华绝代的笑容,一下子僵住,惊愕的看向他怀里的女人。

    她有点接受不了,这个女人居然是龙夜爵的妻子!

    为什么她没听说他结婚了?

    唐绵绵不知道夏一晓心里所想,还很谦卑的伸出手,“夏小姐,你好,我是你的粉丝呢,很高兴见到你。”

    夏一晓尴尬的伸出手,跟她握了一下,至今没从那爆炸性的新闻中回过神来。

    而龙夜爵微微拉了一把唐绵绵,低声说道,“有几个朋友来了,我带你去认识一下,失陪了,夏小姐。”

    唐绵绵还没来得及跟偶像要签名,便被男人给拖走了。

    她有些不甘心,“那是我喜欢的女星,我还没要签名呢!”

    “全身上下都是假货的人,你还喜欢?”龙夜爵面色冷然的问道,“你就这么肤浅?”

    唐绵绵,“……”

    什么叫全身上下都是假货啊?

    她被这句话给难住,还在思考,便听到一个清润的嗓音响起,“爵,这就是你那金屋藏娇?”

    莫成宇端着红酒杯,嘴角泛着最邪魅的笑容,眼神不着痕迹的打量着他手臂上挂着的女人。

    想不到龙夜爵好这一口。

    不过,为什么他看着那么眼熟?

    “这是我朋友,莫成宇,这是河西爵,还有祁云墨。”龙夜爵一一的介绍了自己的好友给她认识,“这是我妻子,唐绵绵。”

    “唐小姐,幸会幸会啊。”河西爵第一个凑了上来,还很热络的问道,“我可以叫你绵绵吗?或者糖糖?”

    “额,都,都可以。”唐绵绵显然被他这种热情吓到,不由自主的往身侧的男人靠了靠。

    龙夜爵不着痕迹的替她当下了河西爵的热情,冷着冰山脸道,“握手就好、”

    河西爵,“……”

    这可怕的占有欲,瞬间将多年的友情,逼得友尽了。

    莫成宇勾着唇戏谑的道,“看来河西这一次,是心碎了一地啊。”

    唐绵绵听不懂几人在说什么,只能陪着笑,不说话。

    反正她也插不进去。

    一直没开口的祁云墨,趁龙夜爵在跟莫成宇说事儿,走了过来,深深的看着她,却不说话。

    她被这个眼神给吓到了,不安的拽了拽身侧的男人。

    龙夜爵回头,瞪了一眼祁云墨,将小绵羊护在怀里,警告性的叫了一声,“墨。”

    祁云墨叹息了一口,“我不过就想问一下而已,你就这么护着?我又不吃人,放心好了。”

    “问什么?”唐绵绵有些云里雾里,总觉跟不上几个人的思维。

    “就是……”

    “祁云墨。”男人的眼神明显冷了下来,连挽着他的唐绵绵,都感觉到了几分紧绷。

    祁云墨耸耸肩,“算了,不问就不问。”

    河西爵双眸蹭亮,不时的看看几人,噙着笑道,“看来爵这一次是认真的呀。”

    莫成宇抿了一口红酒,无比优雅的开口,“你以为都跟你一样?”

    “喂喂喂,别逼我跟你友尽啊!”河西爵不爽的辩驳。

    莫成宇只是优雅的笑着,不理会他的叫嚣。

    唐绵绵这时才发现,这几个人有点面熟,好像都在电视里出现过一样。

    可自己就是记不起来是在哪里看到过的,只能囧囧的说道,“我觉得我好像在哪里看到过你们。”

    众人闻言,都笑了起来。

    莫成宇还很赞许的说了一句,“爵,你好像捡到宝了。”

    龙夜爵并未说话,只是噙着几分意味不明的笑容。

    “我去一下洗手间。”唐绵绵插不上话,只觉得无趣。

    “嗯,快去快回。”男人叮嘱了一下,才松开了她。

    “哎哟,难分难舍啊。”几个人开起玩笑来。

    河西爵更是惟妙惟俏的学道,“快去快回啊。”

    莫成宇噗嗤一下,笑了出来,总算是破了自己优雅的功力。

    唐绵绵走出好远,都还能听到几人的笑声。

    而且奇怪的是,不管现场有多吵,她似乎都能听到龙夜爵那几声清浅的笑声。

    这个男人,原来也是会笑的啊。

    笑起来应该更妖孽吧?

    不对,那几个男人都很妖孽。

    不过……她还是觉得自己老公比较好看。

    这就是所谓的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唐绵绵脸颊发烫,看着镜子里翻着潮红的自己。有些陌生。

    镜子里那个满脸粉红泡泡的女人,真的是自己吗?

    “哎呀,唐绵绵,你真的没救了!”她捂着脸娇羞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