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少宠妻无度 第二十二章 被隐婚的总裁大人
作者:半世琉璃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气压慢慢降低,最后拨开乌云见暖阳,龙夜爵终于拿起了筷子。

    安义大松一口气,心里暗想,看来还是太太的魅力比较大。

    阿勒,为什么他好像找到了一个免死金牌一样的?

    以后得多用用才可以,安义在心里打着如意算盘。

    “你刚才说,她自己都还没吃饭,就找你给我订餐了?”龙夜爵一边吃饭,一边问答。

    安义猛点头,“是的!而且那时候,大家都吃得差不多了,估计她回去,也没什么时间吃饭了。”

    剑眉紧紧的蹙了起来,他抬起眼眸,“那你为什么订的一分?”

    “……”

    这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坑么?

    当安义拧着御食园的食盒出现在财务二科的时候,众人的猜测得到了肯定。

    这个唐绵绵,绝对是安特助的女朋友!

    看来以后得巴结着一点了。

    “唐绵绵,这是你的午餐。”安义将手中的午餐递了过去。

    唐绵绵彻底囧了,“怎么给我送饭菜来了?而且现在都上班了。”

    “没办法,你懂得,找个地方去吃吧,没人敢说你的。”安义还很仗义的说道。

    唐绵绵更是欲哭无泪。

    她就是怕这种没人敢说她的局面,感觉自己就是搞特俗化的人一样。

    这是她一直不愿意看到的局面啊。

    满脸沮丧的接过食盒,拉着他到了一旁的过道,才有气无力的问,“我不是只让你给他订的吗?为什么我还有一份?”

    “哦,因为boss听说你也没怎么吃好,所以让我特意去为你订的,还选的是你喜欢的菜色。”安义理所当然的答道。

    不过他有些愤慨,今天是怎么回事啊?

    自己给两个人送饭菜,却都被埋怨的样子,他容易吗?

    “好吧,我知道了,辛苦你了。”

    逆来顺受的唐绵绵,只能接受这个特殊化了,但还是不忘提醒道,“下一次,不用这么麻烦了,他要是吩咐了,你就说我吃过了。”

    安义保持沉默中……

    他才不会说,是自己为了讨好爵少,故意这么说的呢。

    自己给自己挖个坑什么的,是最悲催的好伐?

    下午下班的时候,付染染出现在了财务二科。

    两人约好晚上逛街的。

    只是刚出公司大门,就看到安义站在一辆迈巴赫面前,对着她微微的笑着。

    她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安义对她温润的笑道,“太太,上车吧。”

    付染染在两人之间徘徊了一下,最终往车子里的人影看了看,然后拍了拍唐绵绵的背,“逛街的事情,改天吧。”

    “啊,不是约好的吗?”唐绵绵拽着她的手,不想让她现在就走。

    现在正是下班的高峰期,如果自己上了这迈巴赫,那留言,绝对有一千分贝啊。

    忽然发现,自己来爵式上班,就是一个坑!

    “陪老公要紧!”付染染将她一丢,对着安义挥挥手,“安特助,明天见。”

    安义对这聪慧的女子十分欣赏,感激的挥挥手,“明天见。”

    于是,安义被塞进了迈巴赫。

    车子里果然坐着boss大人,且正闭目养神。

    她被塞进来,他都没看一眼,好像微不足道的样子。

    唐绵绵瘪瘪嘴,“我今天其实跟闺蜜约好要逛街的。”

    “……”

    “我们不是说好上班下班都不一起回家的吗?”

    男人没有回答,她只能自己在那自言自语了。

    “如果刚才这一幕,被同事看到,到时候我在公司就没法呆了。”小绵羊还在唧唧咋咋的说着。

    一直闭眸的男人终于睁开眼睛,精心勾勒的五官妖冶得让人屏息。

    唐绵绵心中的小鹿又欢快起舞了,两句爱也不受控制的热了起来。

    她在心中暗骂自己没用,男人一使美男计,自己就会这么不矜持。

    “这不是我们说好的吗?”

    那眼神,让她有一种要陷进去的感觉。

    “你只是让我不要公开,我并没公开。”他终于开口,可说出来的话,却让唐绵绵有一种撞墙的冲动。

    她是不是被坑了?

    “可是……”

    “别可是了,陪我去参加一个聚会。”龙夜爵打断了她的长篇大论,对前面的安义说道,“直接去coco那里。”

    “是,爵少。”安义启动了车子,离开了大厦。

    不远处的几个人八卦同事们,纷纷疑惑起来,“那不是老板的车吗?为什么唐绵绵上了老板的车啊?”

    “可能是跟安特助一起上车吧,毕竟那可是安特助的女朋友。”一旁的人找了个解释。

    “好吧,安特助跟老板的关系挺好的,这也说得过去。”

    可是那个传说中老板的绯闻女友,为什么没上车?

    这才是几人想不通的事情。

    车上,唐绵绵扣着自己的手指,眼神不安的转动着。

    刚才他说的那个coco,听上去像是女人的名字。

    唔,跟龙夜爵会是什么关系呢?

    哎呀,自己在想什么啊?

    唐绵绵回过神来,拧了自己一把,可却忘记车子里还有人,痛得自己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个动作,让一旁看着手机的某人,眉头蹙了一下。

    下意识的,他伸出右手,一把握住了唐绵绵的手,用指腹摩挲着她先前自己拧自己的地方。

    很奇异的感觉。

    酥酥麻麻的,好像有什么东西,也在同时轻轻的撩拨自己的心。

    唐绵绵的心跳完全没有规律了,红着脸想要抽回自己的手。

    可他却握得很紧,不容置喙的握着。

    感受着他手心的温暖,她忘记了疼痛,感受着他手心的温度,没多会儿便抵达了他说的地方。

    唐绵绵抬头看着那硕大的招牌,绝美造型会所。

    这看上去好像是造型工作室,而且上一次还有几个明星推荐的地方,说这里的造型十分出彩,但价格也相当的昂贵。

    且来这里的人,都需要预约。

    不提前一个月预约,是没机会的。

    可安义却很轻车熟路的带着她进去,门口的服务员见到他,也是十分礼貌的问好。

    “coco呢?”安义问道。

    接待的女经理红着脸说道,“老板马上就来,请稍等。”

    安义让唐绵绵坐下,等打算去询问爵少要不要去附近的咖啡厅等一下什么的,可他却惊愕的发现,龙夜爵跟在两人后面进来了。

    而且很坦然自若的坐在了唐绵绵的身旁。

    安义的唇角有些不自在的抽搐,他觉得自己有点不习惯这样的爵少。

    未来估计,都是这种模式了。

    要知道爵少从不会在着这种事情上,等任何一个人!

    哪怕是客户,他也不耐烦等待。

    可现在,他却很心安理得的来等太太,这画面太美,他不敢看啊。

    看来,他得调整好情绪了,早点习惯这样的——惊愕。

    coco带着一群人走了进来,有的拿着化妆箱,有的推着一竿子的衣服,有的带着工具,七七八八加起来,一共十几个人。

    唐绵绵还有些被这阵仗给吓着了。

    这么多人,感觉好像是寻仇的一样,她不安的抓了一把身旁的龙夜爵,“怎么这么多人啊?”

    龙夜爵为她这种小举动,垂了眼眸,嘴角微微上扬,“他们是来给你做造型的,不用怕。”

    “……”这么多人只为了给她一个人做造型?

    oh!土豪的世界,她果然不能理解。

    coco是个美艳的女主,而且是几年前红极一时的国际名模,现在不做模特了,而是开了这家造型工作室,但也混得风生水起。

    见到龙夜爵的时候,她的双眸一亮,原本冷然的表情都充满了笑意,“爵少,我还以为你跟我开玩笑呢,没想到你真的来了啊。”

    “嗯,找你做一下造型。”龙夜爵淡淡的应付,剑眉飞扬成一种帅气的角度。

    coco这才注意到,他的身旁,还坐着一个女人。

    这大概就是他之前在电话里说的要做造型的人吧。

    这是看起来,为什么这么小?

    成年了吗?

    她眼底泛起几分戏谑,“原来爵少喜欢这一款啊,难怪我吸引不了你的注意力呢。”

    coco自嘲的话,让呆傻的唐绵绵,还是听懂了几分。

    感情,又是他龙大少爷的红颜知己。

    心里有些膈应,但表面还是得微笑。

    coco带着她到了造型室,跟其他的设计师讨论起来。

    没多会儿,唐绵绵就像待宰的羔羊一般,任由几个人捏圆捏扁了。

    她悲催的发现,这种昂贵的造型,完全就是折磨。

    脸皮都快被扒掉一层了!

    等到终于打磨成了成品,coco才抱着双臂满意的道,“看来我还宝刀未老啊。”

    唐绵绵晕乎乎的看着被人推到了镜子面前,这才能看清楚自己此时的样子。

    “这……”

    镜子里那个美得不真实的女人,真的是自己吗?

    她惊讶的抚上自己的脸颊,不敢置信的看着镜子。

    镜子里的美人儿,也用右手抚摸着自己的脸颊,连那表情都跟自己如出一辙。

    “怎么样?还满意吗?”coco走到了她的身后,微笑着问道。

    唐绵绵这才从惊艳之中回过神来,猛地点头,“太惊讶了,你们的手,怎么可以这么巧?”

    “是你的底子好。”coco谦虚的说道,“你的发质和肤质,都是我见过最好的,所以我并没有用太多其他东西,只做了简单的处理,却不想效果这么惊人,看来爵少这是挖到了潜力股了。”

    听到她提及龙夜爵,唐绵绵脸色红了一下,有一种幸福的感觉。

    coco拉着她往外走,“走吧,我们去见爵少,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他等人,一会儿可要好好的惊艳他一下。”

    “不,我……”

    小绵羊有些害羞了。

    虽然她也想让龙夜爵看到自己美丽的样子,但心底的那种羞涩感,让她不敢抬头,只能被迫的让coco拉着出了化妆间。

    龙夜爵正在打电话,似乎是在处理公事,表情是惯有的冷然。

    “并购ko,我势在必行,你们估算好之后,直接发给我就可以,我心里有一个低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