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少宠妻无度 第二十一章 满满都是爱
作者:半世琉璃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唐绵绵再三叮嘱了付染染,进了爵式,一定要守住自己的身份。

    而她跟龙夜爵的要求也是随便一个工作就好,不需要太高。

    付染染进了文秘部,而她,却进了财务部。

    一个公司的核心地方,便是财务部。

    像龙氏这种大家族,尤其注重这一点。

    财务部的人不是亲系,便是十分相信的人。

    当她知道自己是财务部的时候,整个人都斯巴达了。

    龙夜爵这是摆明了让人知道,她的身份不简单!

    挣扎着了一会儿,她还是给他打了电话。

    电话响了好一会儿,才被接起。

    他的声音依旧低沉磁性,“怎么了?”

    “那个……”

    “咳……”

    “啊,老公,我觉得我还是去一个再低一点的部门比较好。”她迅速改了口,对这个男人的斤斤计较,依旧有些无奈了。

    龙夜爵淡淡垂眸,眼底有着醉人的温柔,“目前公司自有这个地方有空缺。”

    “真的吗?”她有些不信。

    “不相信我?”

    唐绵绵囧了一下,马上摇头,“没有没有,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就去吧。”

    “乖。”

    “……”

    拿着被挂断的电话,唐绵绵有些呆愣了。

    刚才他说了什么?

    乖?

    此时爵式的高层会议室内,众人面面相觑,都以为自己幻听或者做梦了。

    刚才那柔情满满接电话的,真的是他们那冷酷淡然的boss吗?

    不科学啊!!

    而且刚才会议都进行到一半了,忽然被大boss叫停,然后一脸柔软的接起电话,毫不掩饰的在众人面前煲电话粥。

    最后那一声乖,更是让一些人hold不住了。

    安义咳嗽了一下,提醒呆滞的众人,也适时的提醒老板,秀恩爱要注意场合。

    龙夜爵一抬眸,便已经自动切换到了冷然模式,淡然的说了一句,“会议继续。”

    众人,“……”

    真真是佩服boss这转换自如的性格模式啊!

    散会的时候,他叫住了cindy,“文秘部今天来了一个女职员,你注意一下,不要分太多任事务给她,也不要让她发现。”

    cindy蹙了一下眉,深深的看了一眼老板那冰山脸,顷刻间便懂了,“我会注意的,boss。”

    “还有。”

    “什么?”

    龙夜爵停顿了一下,最终挥挥手,“没事。”

    cindy虽然疑惑,但也不好追问,“那我回去忙了。”

    “嗯。”龙夜爵站起身来,挺拔的身姿遮掩住窗户的光,有着一股无形的震慑力。

    转身出了会议室。

    cindy收拾了一下文件,看着老板离去的背影,自言自语了一句,“文秘部新来的女职员,肯定跟老板有关系。”

    难道,跟刚才那通电话有关?

    昨天安特助说什么,以后就会知道?

    啊!她好像明白了什么!

    回到办公室,龙夜爵将头往椅子上一靠,嘴角微微勾起,脑子里都是小女人刚才的那番话。

    不想让人知道他跟她之间的关系?

    恐怕,很难。

    主权这种东西,没有人会隐瞒的。

    唐绵绵最终还是到了财务科去报道,财务科科长虽然疑惑为何会招进这么个人,但毕竟是上头的意思,只能收下,也让人带一带。

    可怜的小绵羊,对着一串串数字头痛着。

    嗷嗷嗷,为什么要是财务部?

    她数学一直都是看门的大爷教的啊。

    一上午就是在这种挠头,咬笔杆子,和一脑袋毛线的数据中度过。

    刚开始都这么难熬了,以后还怎么得了?

    临下班前的五分钟,付染染打了电话来,“绵绵,你中午是跟你老公一起吃饭,还是跟我一起?”

    “当然是跟你一起啊!”她早就跟龙夜爵商量过,在公司是不能曝光他们之间的关系。

    这个时候,自然是能回避就得回避的。

    若是被人看到她跟龙夜爵吃饭,呵呵,那恐怕没人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了。

    付染染哦了一声,“好吧,员工食堂见,听说爵式的员工食堂,堪比饭店,十分美味啊。”

    “那太好了。”唐绵绵总算是一扫而光之前的郁闷心情,高兴的收拾着东西,下班了。

    虽然其他同事很礼貌的询问她要不要跟一起去吃饭,但她还是笑着婉拒了,说自己约了朋友。

    两人在食堂会和,便兴趣匆匆的去排队了。

    真如传言的那样,食堂的饭菜十分可口,唐绵绵心里就三个字,赚到了!

    “话说,我现在都还觉得有些飘忽,你老公真的是那谁谁谁吗?”为了保险起见,付染染以谁谁谁代替。

    唐绵绵无语的翻个白眼,“你都进来了,难不成我在骗你?或者你还想看他的全身照?”

    “噗!”

    付染染喷了。

    “幸好手快。”她护着自己的饭菜,对这个喷饭机有些嫌弃,“你能矜持点么?你那老古板的形象呢?”

    “你这件事情这么刺激,怎么可能让人古板?”付染染忍不住吐槽。

    唐绵绵呲之以鼻,没理会她,可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那铃声是独有的,她心里一跳,有些纠结的看着付染染。

    一看她那表情,付染染便知道是谁的,用口型说道,“是你老公的吧。”

    唐绵绵猛点头,“怎么办?”

    “接啊!”

    “……这么多人。”小绵羊忌惮周围的人。

    可电话却一直响一直响,没办法,她只能拿着电话出了食堂,找了个楼梯,接了起来。

    男人的声音带着几分不悦,“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

    “我在吃饭啊。”她理所当然的说道。

    咔嚓!

    是什么东西断裂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过来。

    唐绵绵心尖一紧,握着手机紧张起来。

    “我还没吃饭。”他冷然的道,俊眸浅浅眯起,冷云从眼底滑过。

    小绵羊呆滞中。

    “给我送饭上来。”他冷冷的吩咐完,便挂了电话。

    唐绵绵这下是真的陷入纠结之中了。

    她送上去的话,不是等于让人知道他们关系匪浅了吗?

    不要不要,不能这样!

    可他好像生气了,肚子饿的时候,任何人脾气都会不好的。

    万一他等会直接从楼上杀下来,那可怎么办?

    那样好像比现在都还惨,思来想去,最终唐绵绵想到了一个好方法。

    龙夜爵不是有一个万能助理吗?

    那就麻烦一下她好了。

    刚才还看到安特助在食堂的,她急急忙忙的回到食堂,在人群中巡视了一圈,最后找到了安义,疾步走了过去。

    “安特助,能不能打扰你一下?”唐绵绵小声的说道。

    安义一抬头,看到唐绵绵,惊得立马站起身来,“太……”

    “啊,太巧了对不对?”害怕他叫出声来,唐绵绵打断了他的话,一边还眨巴着眼睛,“我有点事情找你。”

    安义也知道爵少安排她进来,隐瞒了她的身份,所以马上理解了她的意思,点了点头,“走吧,那边说。”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食堂,可食堂里的其他人却开始流言蜚语了。

    “那个新来的财务助理,难道是安特助的女朋友?”同事a说道。

    “你怎么知道?”同事b好奇的问道。

    同事a神秘的笑了笑,压低声音道,“她是空降到财务科的,如果不是安特助的女朋友,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待遇。”

    众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对了,之前跟她一起吃饭的那个女的,还是空降到文秘部的呢,你说,她什么身份?”同事c又好奇的问道。

    同事a摇摇头,“这个我就不清楚了。”

    “咦,你不是在文秘部吗?你去打听打听。”同事b问同事d。

    同事d看了看四周,这才压低声音说道,“反正cindy说,要照顾着点,你们懂的。”

    “看来来头更大啊……”

    楼道里,唐绵绵着急的跟安义你说道,“龙夜爵还没吃饭,让你给他买饭上去。”

    安义有些糊涂,“我刚才问他要不要订饭,他说不要的啊。”

    “是吗?可他给我打电话,说还没吃饭,你赶紧送去吧,一会儿该不高兴了。”

    “好吧。”安义点了点头,“我这就去订,太太放心,没想到太太这么关心老板啊,他知道了肯定高兴。”

    唐绵绵囧了。

    为什么有种有理说不清的感觉?

    安义去订饭,她这才安心的回到了食堂,付染染已经吃得差不多了。

    “啊,我才吃了两口。”唐绵绵有些懊恼。

    “谁让你关心你家老公去了!”

    “……”怎么又是这句话啊?

    带着付染染给的几片面包回到了办公室,她狼吞虎咽的吃着。

    几个同事十分意外,坐在隔壁桌的楚清歌好奇的问道,“绵绵,你刚才不上去食堂吃饭了吗?怎么这会又吃面包啊?”

    唐绵绵尴尬的笑了笑,“我食量大,没吃饱。”

    “啊,现在的女孩子都是减肥减肥的,还从没见过哪一个叫吃不饱的。”楚清歌显然有些意外。

    唐绵绵囧了一下,她那哪里是吃不饱,而是刚才没吃两口啊。

    此时龙夜爵的办公室,气压低得让安义有种欲哭无泪的冲动。

    他忽然间觉得,自己好像被太太给坑了。

    瞧爵少那张脸,烟给跟锅底一样,指不定下一秒就能扒他的皮了。

    “爵少,你,你不吃吗?”安义弱弱的问道。

    他可是特意去他爱吃的餐厅订的饭菜啊。

    “我有让你订吗?”男人冷冽的眸光扫了过来。

    安义更是惊恐不已,眼神左右转了转,慌忙解释道,“是太太让我给你订的,她很关心里,知道你饿了所以顾不上自己吃饭,就叫我去帮你订餐了,只是她自己不好意思送上来。”

    安义在赌……

    果然,在听到这番话之后,龙夜爵的脸色好了很多,“真的?”

    “当然是真的,不然你都已经让我不要订餐了,我为什么还要去订啊?因为是太太吩咐的啊,这饭菜里面,可满满都是太太的爱啊。”安义添油加醋的说了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