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少宠妻无度 第十六章 我饿了
作者:半世琉璃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龙若水说得十分肯定。

    苏宛如微微弯了嘴角,脸上的俏红更加美艳了。

    可就在众人都以为是这样的时候,楼梯口却出现了让他们惊掉大牙的一幕。

    唐绵绵正挽着龙振飞走了下来!

    这画面,太过诡异了。

    要知道老爷子极少让人搀扶,除了一直伺候他的老管家之外,和极少跟人这么亲近。

    可那个本应该被老爷子赶出去的女人,却面带笑容的搀扶着老爷子走了下来。

    这画面,怎么能不诡异。

    唐绵绵还柔声细语的道,“爷爷,我怎么感觉都是你在拉着我走啊,我都有些追不上你的步伐了!”

    小丫头就会灌迷魂汤!

    龙振飞冷哼了一下,可眼底却盛满笑意,“那是你们现代人不知道锻炼,运动才是生命的根本!”

    “爷爷说的是,看来我也要开始锻炼了,强健体魄才是硬道理。”她笑眯眯的附和。

    给老爷子拉开了椅子,看着他坐下之后,才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对众人甜甜一笑,十分无害的样子。

    龙夜爵也坐了过来,坦然自若的拿起桌上的餐布,铺垫在腿上。

    每一个动作,都优雅无比。

    唐绵绵有样学样,将餐布也铺在了自己的双腿上,对他微微一笑,似乎是在说我做得不错吧。

    男人赞许的点点头。

    这一切的互动,看在旁人眼里,又是一种恩爱的表现。

    苏宛如的手指甲,几乎都嵌入了自己的手心,疼得她呼吸都急促起来。

    龙若水从呆滞中反应过来,瞪着一双美眸,不甘示弱的问道,“爷爷,这女人真的是我嫂子了吗?”

    龙振飞本来心情挺好的,可一听到自己孙女这么没礼貌的询问,便冷了脸,“什么叫这女人?我平时是这么教你的吗?不想吃饭就给我滚,别再这碍我眼。”

    吃了一憋的龙若水被吼得一愣一愣的,最终只能扁着嘴跑开了。

    留下苏宛如在那,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如坐针毡。

    反而是唐绵绵,从刚开始的不习惯,逐渐适应下来。

    只是她不好意思去夹菜就对了,只能就近的菜色吃着。

    龙夜爵仿佛看出了什么,将餐桌上的转盘转动了几下,还出手调换了几个菜色,最终将她喜欢的菜放在了她的面前。

    唐绵绵对他这个行为,表示有些不适应。

    因为旁人的目光,真的很吓人!

    可龙夜爵却好像没发生什么事情一样,继续老神自在的吃着自己的饭。

    龙振飞意味深长的看了二人一眼,但却没说什么。

    直到龙夜爵带着唐绵绵离开,朱文怡跟龙风藤都未曾出现过。

    而且龙若水也哭着跑开了。

    反而是那个苏宛如,尴尬别扭的到了完饭结束。

    唐绵绵真是佩服她的勇气,换做是她,她真的留不下来。

    龙家宅子的大门处,苏宛如看到两人出来,轻柔的叫了一声,“龙大哥。”

    欲言又止的模样,十分可人。

    唐绵绵对龙夜爵说道,“我去车子里等你。”

    她猜想,这位可人一定对自己家老公有话说。

    这个时候,她还是回避一下比较好。

    可龙夜爵却一把拉住了她的手,不让她离开,冷冷的对苏宛如道,“有什么事情,直接说。”

    犹豫了一下,她还是惨白着小脸开口了,“我是跟若水一起来的,她现在不知道在哪里,这大半夜的,我回不去了,能不能麻烦你送我一下?”

    男人眉头都紧紧拧了起来,眼底流动过几分不悦,怒气就在爆发的边缘。

    唐绵绵赶紧说道,“可以,可以,你住在哪里?”

    这话一出,换来一旁男人的冷眼。

    唐绵绵表示很委屈,她说错什么话了吗?

    可毕竟人家一姑娘家,都开口到这份上了,你总不能拒绝吧?

    苏宛如似乎也没料到这个唐绵绵会答应,还怀疑的看了好几眼,最终说了一个地址。

    小绵羊憨憨一笑,“这不是顺路吗?顺路就更好了,走吧。”

    说完,便拉着冷面男人往车子走去。

    苏宛如犹豫了一下,最终跟了上去。

    一上车,气氛就诡异了。

    苏宛如坐在后座,唐绵绵坐在副驾驶座,而龙夜爵则是开着车。

    这样的三角关系,让她都不自在起来。

    特别是,她能敏感的感受到来自车后座的打探视线。

    那感觉,就好像有人安装了电子眼在你身上一样,要多不自在,有多不自在。

    她大气都不敢喘一下,默默的把头看向窗外,彻底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而身侧的男人,一整晚都散发着冷然之气,更加让她不自在了。

    终于将苏宛如送到了家门口,她这才喘了口气。

    可苏宛如却敲响了她的车窗,微微弯着腰,正看着她。

    唐绵绵摇下车窗,僵着笑容问道,“怎么了?”

    “龙大哥,你能下来一下吗,我有些事情找你。”苏宛如没有理会唐绵绵的问好,反而直接对龙夜爵说道。

    男人眉心潜意识的拧紧。

    “就占用你一小会儿时间。”苏宛如彻底放下了姿态,几近哀求。

    唐绵绵这夹在两人中间,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

    最后没办法了,只能对龙夜爵道,“你就去一下吧,没准找你有重要事情呢?”

    话才说完,立马换来男人的冷厉之色。

    她囧了。

    这男人,怎么又生气了!

    她这不是心疼佳人嘛……

    龙夜爵带着怒气下了车,面色冰冷的走到了苏宛如等候的位置,冷冷的开口,“什么事?”

    “你真的,真的结婚了吗?”苏宛如带着哽咽的声调问道,一双水眸盛满了伤心,好像被背叛一样的姿态。

    龙夜爵眉头紧锁,淡淡的道,“这是我的事情,与你无关。”

    苏宛如像是被打击的退了一步,摇着头喃喃,“怎么会?怎么会这么快?”

    男人脸上露出了几分不耐烦,“还有事吗?没事我走了。”

    “没,没有了。”今次,她觉得自己的世界都坍塌了。

    她以为自己只要等候,便能等到他的回眸。

    哪怕那些日子,他的母亲不断的介绍女人给他认识,他也是不冷不淡的样子。

    她以为自己还有机会。

    可现在,另一个女人就这么突然出现在他的世界里,并且成为了他的妻子。

    这个打击,对苏宛如来说,是致命的。

    男人淡漠的离开,甚至在看到她的伤心之时,却选择忽视。

    这样的态度,足以证明她在他的世界里,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之人。

    若不是自己跟若水玩得比较好,说不定,连跟他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唐绵绵没料到这么短时间内,他便回来。

    前后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到底是什么事情,这么精短?

    她微微偏头,看了看远处已经蹲在地上的苏宛如,好像是在伤心哭泣的样子,不免好奇了一句,“苏小姐怎么在哭啊?”

    回答她的是飞飙出去的车子……

    omg!

    这男人真小心眼。

    直至到家,他都没有跟她说过一句话,万年的冰川脸。

    即使这样,却还是让人俊美得没朋友。

    而且是她喜欢的那种类型,嗷呜,她在想什么啊!

    双颊发烫的躺在床上,她觉得自己是不是中毒了!

    隔壁房间的男人,一直低气压着,烟眸看着电脑,可页面却一直停留在那个地方,没有转变。

    耳边是女人悉悉索索的声音。

    包括她上楼,回房间,又下楼,来来回回的……

    甚至她在自己房门口的那么短暂停顿,他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可最终,她还是回到了自己房间,并且归于平静。

    怒气,在胸中开始翻涌起来。

    这让龙夜爵十分不爽,俊脸更是冷厉。

    抬手啪的一声关上本就多余的电脑,站起身来走出了房间,几步便走到了她的房门口,愣着脸瞪了一会,便敲响起来。

    敲门声在这深夜,格外的清楚。

    蒙在被子里的人浑身一僵,露出一张因为蒙气而泛着潮红的脸,怯怯的问道,“谁,谁啊?”

    “我。”男人沉着的声音响起,隔着门板,分外有震撼力。

    唐绵绵差点被震得滚下了床,慌乱的拨弄着自己的头发。

    自认为不会太失礼之后,才打开了门。

    扑面而来的,是属于他身上的味道,宽大的浴袍松松垮垮的穿在他身上。

    身高的优势让他看起来伟岸极了,且她的视线,正好落在了他微露的胸上……

    那是——传说中的胸肌吗?

    为什么看起来,那么诱人?

    不自在的舔了一下唇瓣,她结巴着问,“有,有事儿?”

    男人因为她的动作,而暗烟了双眸,喉结不由自主的浮动几分,诡异的光在他黝烟的眸子里浮动,“我饿了。”

    唐绵绵,“……”

    这特么的什么节奏?

    这么大晚上的,一个秀色可餐的男人站在房门口,对自己说他饿了。

    而且这个男人,还是自己名义上的老公。

    她是该想歪呢还是该想歪呢?

    不自在的吞咽了几口口水,她这才说道,“那个,我可以帮你……”

    “谢谢。”

    他淡淡开口,俊脸没太大的改变,只是深幽的眸子里散发着一样的光彩。

    唐绵绵一脑门问好,谢谢什么?

    她那句话的意思是,我可以帮你打电话找女人!!

    啊,这也要谢谢吗?

    “随便做一下就可以。”男人又补充了一句。

    随便?

    她只觉得自己眼前,三只乌鸦飞过。

    思维有点跳跃,最终,她还是问了,“你喜欢什么样的?”

    清纯的?火辣的?还是风情万种的?

    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补脑的画面,让她有些不悦。

    心中,还酸酸的!

    这是在吃醋的意思吗?

    “冰箱里有什么,就做什么。”

    “……”

    “……”

    为什么——是这个意思?

    她这么不纯洁的想歪了,呜呜……

    还好自己没丢脸的说出口,马上红着脸点头,“好,好,我这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