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少宠妻无度 第十五章 搞定老爷子
作者:半世琉璃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即使,已经成为夫妻。

    “呀,都到齐了啊,我来晚了吗?”

    一个娇俏的声音响起,两抹粉色的身影出现在了大厅门口。

    龙振飞不适时宜的蹙起眉头,烟眸涌动着不悦。

    唐绵绵抬眸看了看来人,是两个跟自己年龄不相上下的女孩儿,正往自己这一桌走来。

    她们,跟龙夜爵又是什么关系。

    不等旁人解惑,先前说话的女子笑盈盈的对龙夜爵说道,“哥,你回来了,这是我好朋友苏宛如,你还记得吗?”

    被点名的苏宛如红着脸叫了一声,“龙大哥。”

    龙夜爵微微点头,面色不改,目不斜视。

    左手依旧握着唐绵绵的手。

    可唐绵绵却感受到了来自苏宛如的深意眼眸,好似有点反感的意思。

    她有些莫名其妙,自己这是招惹到她了不成?

    龙若水招呼着好友苏宛如坐下,还很热切的说道,“都是老熟人了,我也就不介绍了,吃饭吧。”

    老熟人这个形容词,很有意思。

    龙振飞一直皱着眉头,冷哼一声,“今天是家宴,可没允许带外人进来。”

    苏宛如脸色一白,低着头不敢说话了。

    龙若水撅着嘴,有些埋怨,“爷爷,宛如姐那里算外人啦?她经常在我家进进出出的,怎么就是外人了嘛。”

    “外人就是外人,哪怕她住在这里,也还是外人!”老爷子丝毫不留情面。

    苏宛如眼眶泛红的站起来,柔声道歉,“爷爷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不知道今天是家宴,我这就走。”

    说罢,欲言又止的看了一眼龙夜爵,似乎希望他能留下自己。

    可他龙大少爷目不斜视,装作没看到美女投来的求救目光。

    苏宛如很受伤,眼神一黯,转身欲离开。

    龙若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气呼呼的说道,“爷爷,你做得太不公平了,如果宛如姐姐都是外人的话,那为什么这个女人能坐在这里?”

    她的手,直直的直着正正襟危坐的唐绵绵。

    被点名的某妞呆愣了一下,她这是躺着也中枪吗?

    一直面无表情的龙夜爵终于有了反应,冷冷的看向自己的妹妹,一字一顿的道,“她不是外人!”

    龙若水似乎没料到自己那一向少言少语的大哥,会这么维护那个女人。

    一双水眸气得蒙上了水雾,很委屈的问道,“她怎么不是外人了?难道她是我嫂子不成吗?”

    被点名的某妞,手心一紧,心中蓦然触动。

    她在想,这个已经是老公的人,会不会说出她是他老婆的这句话。

    而男人只是冷冷的看着自己的妹妹,一言不发,薄唇紧抿着,似乎有着不悦。

    龙若水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大哥是这个表情,吓得有些心虚。

    龙振飞欲开口打断二人的对峙,却听得龙夜爵沉冷的道,“她是你嫂子!”

    轰!

    一众人的理智,似乎都被这句重量级的话,给轰炸得没了反应。

    而唐绵绵却奇异的感觉到心里的大石落了地,有一种——安心的感觉?

    我靠!

    这是什么感觉!

    她真的不能理解自己了。

    而龙若水呆愣了好一会儿,才皱眉问道,“你说什么?”

    龙振飞原本就紧蹙的眉头,拧得更紧了,老眸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一言不发的唐绵绵,最终叫道,“你们两个,到我书房里来一下。”

    他点名的,正是龙夜爵跟唐绵绵。

    这可让本就心惊胆战的小绵羊,有些害怕的瑟缩了一下。

    男人转过头来,安抚的看了她一眼,握着她的手,站了起来。

    龙若水似乎反应过来,气呼呼的叫道,“大哥,你跟我开玩笑吧?这肯定不是真的!”

    要知道前几日,妈还在给大哥张罗女朋友呢?

    怎么会一下子就有了嫂子。

    她实在不能理解。

    而且那女人是谁啊?

    唐绵绵忐忑不安的被男人牵着上了楼,这段路,她走得异常艰难。

    心里七上八下的。

    而男人一直握着她的手,丝毫没有松开,就这么进了老爷子的书房。

    门刚关上,龙振飞那冷厉的声音便响了起来,“你刚刚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好好给我解释解释。”

    龙夜爵不卑不屈,视线直直的看着自己的爷爷,坚定的答道,“就是字面上的意思,绵绵已经是我的妻子,我们已经领了结婚证了。”

    啪!

    龙振飞的杯子飞了过来。

    龙夜爵往前一站,为她挡住了杯子和溅起的水渍。

    里面的白衬衣因为染上了茶水的颜色,便得有些凌乱,但却丝毫不减他的冷艳气质。

    背脊挺拔的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你还真是人大心大,结婚这种事情,都可以自己做主张的吗?”龙振飞背着双手,似乎被气得不轻,在两人面前来来回回的走着。

    龙夜爵眸光坚定,凝冷的眸子,孤傲的看着自己家爷爷。

    “这件事情,有多少人知道?”龙振飞再度开口问道。

    男人眸色一沉,墨色的眸眼微眯,“爷爷,我希望你能尊重我的选择。”

    “尊重?”龙振飞冷笑了一声,“那你尊重我们了吗?结了婚家里的人都不知道,这样的行为也配跟我提尊重?”

    唐绵绵都快被两人的战火给吓趴下。

    龙振飞是龙家家族的掌权人,其手段自然不必多说,没有那个铁腕,怎么能管得下这么大一个家族?

    而龙夜爵却在这个时候跟自己的爷爷对上,那不是自找苦吃吗?

    思来想去,她觉得自己似乎有必要帮自己老公一把,便弱弱的开口,“爷爷,你别生气,这件事情是我们做得不对,我让他给你道歉。”

    龙振飞本来要骂出口的话,都被她这一句给堵了回去。

    道歉?

    这小子从小到大,可从未给自己道歉过。

    哪怕他做错事情,宁愿选择被惩罚,也绝不会认错。

    这个倔性子,可是让龙振飞又爱又恨。

    这个时候听到这小丫头说要让龙夜爵给自己道歉,他到是拭目以待了。

    劝住了龙振飞,她这才看向身侧的男人,拉了拉他的手劝道,“你给爷爷道个歉,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你做得不对,爷爷生气也是理所当然的,所以你应该道歉。”

    男人烟眸浮动着墨云,看着她良久。

    唐绵绵以为他不想道歉,又小声的哀求道,“道个歉吧,我,我脚走站酸了,而且还在发抖。”

    这是实话,是被龙老爷子给吓出来的。

    龙夜爵本来还很冷然的眸子,顷刻间染上了几分笑意,最后勾了勾唇,对龙振飞说道,“对不起,爷爷,这件事情的确是我做得不对,我给你道歉。”

    龙振飞,“……”

    太阳真尼玛是从西边出来的了。

    龙夜爵居然道歉了!

    他这是又高兴,又痛心。

    这么多年,他对龙夜爵的要求,自然比其他几房要严格,所以也铸就了他那冷冷淡淡,和不服输的性子。

    他甚至想过自己这辈子,恐怕都看不到这一刻了。

    但现在,自己这引以为傲的孙子,居然因为这个女人,而跟自己低了头。

    这到底是好,还是坏呢?

    唐绵绵扬起甜甜的笑容,对僵住的龙振飞说道,“爷爷,你看,他知道错了,你就原谅他吧,不要生气了,这么大岁数了,气坏了身子可不好,那样的话,我会愧疚死的。”

    唐绵绵本来就嘴甜,哄长辈什么的,自然不在话下。

    龙家这个大家族,虽然有钱,但最单薄的还是亲情。

    即使龙振飞要求全家所有的人,在周末都要回家用餐,算是联络感情。

    而只要住在龙家宅子里的人,也必须要到主宅用早餐,以此来维系一个大家族的感情。

    可到底,还是没什么实际效益。

    唐绵绵这嘴巴甜得,到是让他有些不一样的感觉。

    他即使再傲娇,也经不住这样的柔情攻势,最后冷哼了一下,“既然木已成舟,我便不多说什么了,只是你母亲跟父亲那边,自己看着去处理,我不希望这样的事情,闹到外面去,影响龙家的股价。”

    “好的,爷爷。”

    龙夜爵显然也没料到龙振飞会这么快同意这件事情。

    准确的说,身旁这个小绵羊功不可没。

    而唐绵绵甩开了他的手,上前去搀着龙振飞,“爷爷,我肚子都饿了,我刚刚看到你们家的餐桌上,好多好吃的,好想吃,我们赶紧去吃饭吧,一会凉了就不好吃了。”

    龙振飞脸颊止不住的抽搐。

    龙夜爵甚至为小绵羊捏了一把汗,就怕爷爷伸手将她给甩掉,自己好去接着。

    可老爷子只是僵硬了一下,便坦然接受了她的搀扶,冷冷的哼了一声,“什么叫你们家?”

    唐绵绵呆滞一下,马上笑道,“对,是我们家,我们家!”

    “这还差不多。”

    在唐绵绵的搀扶下,两人下了楼。

    留下男人站在原地,有些断片。

    这件事情——算是圆满结束了吗?

    好吧,事实好像就是如此。

    龙家的事情,搞定了爷爷,就等于搞定了全部。

    他无比轻松的耸耸肩,转身也跟着下楼。

    老管家有些惊讶的道,“大少爷,这大少奶奶还真是有能力,居然将老爷子给哄得服服帖帖的。”

    龙夜爵虽然没说什么,但那嘴角却止不住的上扬。

    大厅里众人正在窃窃私语,甚至觉得老爷子会把大少爷带回来的女人给赶出去。

    龙若水重新拉着苏宛如坐下,还宽慰她说,“宛如姐,你放心,那个女人进不了我们龙家的,我大哥是你的!”

    苏宛如双颊俏红,有些不好意思的拉了一把龙若水,“别这么大声啊,别人听到了,多不好意思?”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的家世,你的才情,你的相貌,哪一样配不上我大哥了?而且你还暗恋了我大哥那么多年,光是这个,那个女人就比不上你的!你放心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