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少宠妻无度 第十四章 我的礼物呢
作者:半世琉璃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虽然知道这个问题很不礼貌,但她必须得问,人太多,有点吓人!

    “我们家,是个大家族,你不知道吗?”他理所当然的问道,语气里似乎还带着一点不悦。

    唐绵绵觉得郁闷了,她哪里会知道?

    顶多只是查了一下整个男人的资料,当时就已经让她震惊了,哪里还有心思去查他的家里人?

    就他一个,便能让她了解一个月了。

    如果他们全家都要去知道的话,那至少得半年!

    “其他几房你暂时不管,就买我爸妈,和我爷爷的礼物吧。”

    最终,龙夜爵下了结论。

    这让亚历山大的唐绵绵,稍稍松了口气。

    三个人的,当然比五十九个人的好选。

    他爷爷,就选点茶叶什么的,因为年纪大的人,都喜欢这些养生的东西。

    他父亲应该在五十多岁的样子,那就买点笔墨纸砚什么的。

    而他母亲,就买点保养品吧。

    心中有了决定,她扬眸一笑,“去附近的商场吧。”

    龙夜爵眼光顿时深黯,被她这抹笑容,迷惑。

    商场里人满为患,龙夜爵自然是不会进去的。

    当然,唐绵绵也没指望他进去。

    因为她无法想象,想龙夜爵这么一个冷然的男人,去超市里买东西……

    那画面太美,她不敢看!

    自己在超市里选了半天,终于买好了礼物,出来的时候,心情比先前要轻松一点。

    男人低头看了看她手上的三个袋子,最后问道,“我的呢?”

    “什么?”唐绵绵一时没能转过弯来。

    龙夜爵抿了一下唇瓣,“礼物。”

    “……”

    为什么她还是不懂?

    “难道我不算我们家的一个吗?”

    最终,他压抑着怒气,低着嗓音说了一句。

    然后,然后唐绵绵就风中凌乱了。

    他这是在索要礼物的意思吗?

    “你的礼物,我下次买,等我有钱了买,这样才算真的送给你。”她随意找了个蹩脚的理由,希望能搪塞过去。

    龙夜爵似乎被她的话给取悦到,紧蹙的眉头也舒展开来,接过她手上的东西,往车里一放,“走吧。”

    看他那意思,没有追讨礼物,唐绵绵松了口气,上了车,往龙家在城南的大宅赶去。

    ***

    龙夜爵的提前知会了家里人,说今天会带人回来。

    他的母亲自动补脑为女朋友。

    所以家里人几乎都到齐了。

    这可是事关大房的事情,其他几房肯定是要过来的。

    龙夜爵的爷爷一共四个儿子,分布在龙家的各个产业。

    以龙氏基金为中心,每一房都有自己的控股公司。

    出了龙夜爵已经成立了自己的品牌,其他几房,目前都还很依赖龙氏基金。

    再加上本就是长子的龙夜爵,龙家未来的掌权人这个身份,龙夜爵在整个龙家,算是有一定威望的。

    这也便是他带女朋友回来,为何其他几房必须要出席的理由。

    家里的仆人们忙上忙下,准备好了午餐,就等着两人抵达。

    唐绵绵看着这座堪比宫殿的大宅,有些被震慑到,说话都不利索了,“这,这是你家?”

    “嗯。”男人拧着她买来的东西,伸手递给了她。

    “呃……有点大。”她囧囧有神,似乎被这个奢华的地方给吓到。

    不过,这男人为啥不拧东西?为啥要自己拧?

    看他那悠然离去的身影,唐绵绵只能咬牙,提着袋子跟了上去。

    门口站着一水儿的女佣,穿着女佣服,见到两人来,整齐鞠躬,“大少爷好。”

    唐绵绵看到这幅画面,唇角就止不住的抽搐。

    这应该是资本主义的生活方式吧。

    躲在他身后跟着走了进去,唐绵绵的心也提了起来。

    虽然之前对自己买的礼物很有信心,可现在看到这个场面,她顿时被打败了。

    这么有钱的人,怎么可能会稀罕自己买的东西呢?

    “爵回来了!”

    朱文怡率先看到自己的儿子,马上高兴的叫道。

    众人也把目光纷纷的投了过来,龙夜爵却神色淡然的微微点头,算是给众人一个招呼了。

    而唐绵绵头都快要低到胸口了。

    她没见过这么大阵仗啊!

    谁来拯救一下她啊……

    “绵绵,这是我妈,这是我爸,这是爷爷。”龙夜爵一一介绍道。

    唐绵绵只管行礼,“阿姨好,叔叔好,爷爷好.”

    那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一样,十分搞笑。

    朱文怡却觉得儿子带回来这女朋友有些眼熟,不由得偏头仔细看了一下。

    唐绵绵抬起头,正要将自己的礼物送出去,当她看清龙夜爵母亲的相貌时,顿时呆住。

    这不是那天陪严悠蓝的那个中年妇女吗?

    怎么就是龙夜爵的母亲了!!

    果然,朱文怡也认出了唐绵绵,瞪圆了一双眼眸,语气反感的说了一句,“怎么是你?”

    龙夜爵眉梢微微一挑,看了一眼又垂下头的唐绵绵,“你们认识?”

    唐绵绵摇摇头,似乎觉得不对,又赶紧点点头……

    反而是朱文怡的脸色变了,冷了一眼低着头的女人,对龙夜爵说道,“你跟妈来一下。”

    虽然知道母亲不会喜欢绵绵,但他还是跟了过去,留下唐绵绵一个人在那……被凌迟!

    真的是被凌迟!

    她发现这些人的眼神都好可怕!

    之前谁跟她说不用紧张的?

    在这种眼光中,她能不紧张吗?

    耳边也传来了一阵窃窃私语,悉悉索索的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这就是大少爷的女朋友啊?怎么不认识?是哪家千金啊?”

    “不知道呢,我也不认识,江城上流社会,有这么一号人物吗?”

    “没有,我反正没见到过!”

    “那她怎么成为大少爷女朋友的?大房这边,怎么着也得选一个门当户对的千金小姐才对啊。”

    “谁知道呢,或许是有其他来头吧!”

    “不过,你们难道没发现,她长得有点像那个女人吗?”

    “对啊,这么看,真的很像啊,难怪大少爷会选她。”

    “……”

    唐绵绵越听,心里越不安。

    这些人,听上去都好像在看她笑话一样。

    龙夜爵怎么能把自己丢在这么个狼虎窝里?

    双手不安的扯着礼物袋子,眼睛也不敢乱看。

    要是她眼前又地洞的话,她早就钻进去了,毫不犹豫的!

    龙振飞率先开口,即使已经过了迟暮之年,但却依旧精神抖擞,说话也有着几分严肃,“你叫什么名字?”

    “……唐绵绵。”她不安的回答。

    龙振飞微微点了点头,垂眸看着她手上的东西,“这些是什么?”

    “啊,这个是我选来送给爷爷和叔叔的礼物。”唐绵绵赶紧将东西递了过去。

    虽然知道这东西不值钱肯定会被嫌弃,但还是鼓足勇气递了出去。

    龙振飞扫了一眼那东西,还未说话,管家便上来打算接过礼物袋子,他微微抬手阻止了管家,自己主动接过礼物,还翻看了一下,随即笑道,“原来是茶叶,很有心嘛,我正好喜欢喝茶。”

    “喜欢,喜欢就好。”唐绵绵憨厚的挠挠后脑勺,“那个是给叔叔的文房四宝,我也不知道叔叔喜欢什么,就按照我爸喜欢的东西,给选的。”

    龙风藤意外的扬了扬眸子,虽然面色依旧严肃,但嘴上却还是说道,“我也喜欢书法,谢谢你的礼物。”

    “不客气的。”

    听到他们喜欢,唐绵绵显然松了口气,“另外一个袋子里,是一些保养品,也不知道阿姨会不会喜欢。”

    “不喜欢!”朱文怡忽然插话进来。

    她身后的龙夜爵明显皱了一下眉头,冷冽在眼底一闪而过。

    唐绵绵刚刚涌现的笑容,一下子垂落下去,尴尬的站在那里,笑也不是,哭也不是。

    她就知道龙夜爵的母亲是不喜欢自己的!

    毕竟上次跟严悠蓝那种情况碰见,第一形象分就掉到没底了。

    可当时谁知道她就是龙夜爵的母亲呢?

    这事儿也不赖她啊……

    龙夜爵直直的走了过来,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挽上了她的肩膀,略带挑衅的看向自己的母亲,“妈,绵绵是很用心选的,就算你不喜欢,也不能说出来。”

    朱文怡从未被自己儿子反驳过,一下子惊在那里,一时间忘记了反应。

    其他几房被这样的画面,弄得想要嘲笑,又碍于老爷子的威严而只能隐忍。

    天知道他们多想看两人闹掰的场面,那对他们来说,就是一场好戏!

    朱文怡被儿子这么一反驳,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看来你是不管我的意见了,那我走就是了。”

    说完,气得脸色不佳的走掉。

    龙凤腾眉头皱了起来,看了看父亲的脸色。

    老爷子显然不悦了,脸色微沉,发话了,“来者是客,闹什么脾气?”

    “爸,我这就去说她。”龙凤腾赶紧说道,生怕老爷子不高兴了。

    龙振飞冷哼了一下,算是默认了他的行为,“没点当家主母的样子,也不嫌丢人!”

    龙凤腾沉着脸离开。

    大厅里的气氛更诡异了。

    龙振飞对唐绵绵说道,“第一次来,不要那么拘礼,随意就好,夜爵,带她去坐。”

    龙夜爵拉着她往一旁的位置走去。

    整个大厅十分宽敞,分为好几个桌子。

    而龙振飞向来是跟大房一起吃饭的,所以唐绵绵也自然跟龙振飞一个餐桌了。

    她拘谨得不行,心里七上八下的,还在为龙夜爵母亲的不高兴而不安着。

    放在膝盖上的双手,不安的拧了起来。

    龙夜爵微微垂眸,撇了一眼僵硬的唐绵绵,最终薄唇微微一撇,漫不经心的将自己的手,伸了过去。

    一把握住了她不安的双手,温暖的大手紧紧包裹着她的一双小手。

    这时,唐绵绵才发现,他的手真大。

    居然能将自己的一双手,都包起来。

    很温暖,奇异的安抚了她一整颗慌乱的心。

    她感激的看了一眼身侧的男人,可惜,他却看都没看她一眼,正面色微冷坐着。

    薄唇的紧抿程度,有些吓人。

    不难看出他此时心情不佳。

    唐绵绵觉得真奇怪,即使他不说话,她单单只是看他的表情,便知道他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好像就是,认识很久的那种。

    可他们明明认识不到一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