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少宠妻无度 第十一章 只选择救她
作者:半世琉璃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苏世杰本来就心情不好,这回见到她这么不讲道理,只能沉脸喝道,“你还嫌不够丢人是不是?”

    “是啊是啊,确实不够丢人,你们那里还有人丢啊,你改名叫陈世杰算了,陈世美的哥,多衬你的气质啊!”付染染就是见不得这对狗男女这么逍遥。

    敢欺负她家绵绵,不想活了!

    “付染染,你说话给我注意点!”严悠蓝气得叫板。

    “走了!”苏世杰狠狠的一扯,让穿着高跟鞋的严悠蓝,差点摔倒在地。

    付染染还很高兴的叫了一句,“小三你好,小三再见!”

    俩碍眼的人离开了,唐绵绵这才说话,“染染,你的战斗力,太惊人了。”

    “得了,你得给我好好解释解释!”她沉下脸来,显然对她的隐瞒,有些生气。

    唐绵绵立马讨好的说道,“我一定会老老实实地坦白的,走吧!”

    被一群人围观着,她真的觉得有点丢人!

    两人这才出了皇都,当付染染见到她的车子之时,一个尖叫之声响起,“唐绵绵,你是不是中头彩了!还是你一夜暴富,成了土豪?”

    绵绵捂住耳朵,对她的尖叫魔音后怕不已,“低调点!”

    这车又不是她的,一会儿若是让人看到,抢劫了什么的,那她可就得不偿失了。

    “快快快,我要坐豪车!”付染染的兴奋劲上来,完全忘记刚才的悲伤。

    或许,更是逃避。

    唐绵绵上了车,才开出皇都的停车场,就听到碰的一声,整个车子狠狠的震动了一下。

    汽车内的安全气垫一下子充气起来,将前座的两人包围住。

    唐绵绵脑子昏昏沉沉的,第一时间询问好友,“染染,你还好吗?”

    “唔,死不了,就是卡主了。”付染染立马回应。

    而一道闪光,一辆车子滑行而过,消失在了前方。

    ……

    皇都svip-祁包间内,四个出色到了极致的男人,正在优雅的品着酒。

    龙夜爵显然心不在焉,不时的翻看一下自己的手机。

    祁云墨瞥了一眼好友,邪邪的笑道,“怎么?在等电话?”

    “没有。”龙夜爵淡淡冷哼,显然不愿意多说。

    一旁的河西爵发话了,“我今儿个,可听到一个震惊的消息,你们要不要听?”

    “说来听听!”几人开始起哄。

    唯独龙夜爵表情冷艳,显然不感兴趣的样子,或则说,他知道这事儿跟自己有关。

    河西爵笑得邪魅,语气轻佻的道,“我听到一个好友说,他前两天见到有人去领证了。”

    “领证?什么证?”祁云墨显然来了兴致,好奇的问道。

    河西爵妖孽一笑,勾了勾手指,对一旁冷着脸的男人说道,“爵,你给解释解释呗。”

    “快说快说,什么证。”

    众人翘首以盼的看着他,指望着他赶紧说出口。

    他也不负众望,在众人的目光之中,淡定开口,“结婚证!”

    “噗!”祁云墨没能忍住,一下子喷了出来。

    他从没想过,一直有不婚主义的龙夜爵,会是他们四人之中,最先拿结婚证的。

    江城市四大家族之中,他们四个玩得特别要好,并且在各自的领域,都有着出色的成就。

    特别是龙夜爵,他的爵式,可谓是几人之间的标榜。

    彻底改观了外人对富二代的理解,并非那种绣花枕头,只知道炫富之类的行为。

    而龙家,更是江城第一豪门。

    他现在说结婚了,不知道多少女人得心碎一地了。

    河西爵之前知道一点,但还是保持怀疑,这会儿听他证实了,还很郁闷的道,“靠!我又输了一辆车!”

    “什么车?又跟人打赌?”祁云墨信似笑非笑的问道。

    他点点头,“因为他一直说自己是不婚主义者啊,所以我很自信的跟安子他们堵了一辆迈巴赫.”

    那表情,后悔不已。

    真的是误交损友啊。

    想必河西爵的后悔,祁云墨则是好奇那个能被龙夜爵看上的女人到底是谁,“哪家小姐?怎么没听说有联姻之类的?”

    “不是联姻,是我自己选的。”他淡淡开口,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子,嘴角还带着一抹让几人觉得碍眼的笑容。

    一直没开口的莫成宇,终于发话,“目测你家老爷子还不知道。”

    龙夜爵不否认的点头。

    “我靠!先斩后奏啊!哥们,够彪悍,您就是我榜样!”河西爵佩服得竖起拇指,给他点赞。

    要知道,四大家族的继承人们,婚姻都是以家族利益出发的。

    而他这种行径,无疑是对外公布,他不打算商业联姻了。

    这可让即将要订婚的河西爵羡慕不已。

    祁云墨也是十分意外,“看来,你们家最近会不太平。”

    “那倒未必,爵的经历,跟我们不一样。”莫成宇总能一句话找到重点。

    河西爵还想问到底是哪里不一样,却听得外面的服务员着急敲门进来,对龙夜爵说道,“爵少,楼下有一辆奥迪a8被撞了。”

    他淡淡的挑眉,好像在说,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车牌号,是你的。”服务员终于说道了重点。

    这让男人的脸色猛的一变,似乎在思索为什么会是自己的车牌号。

    像是想起了什么,他急忙拿出手机,按下了唐绵绵的号码。

    手机响了六声都没人接起,心中的不安扩大,他猛的站起身来,冲出了房间。

    其他几人还有些云里雾里,“怎么回事?难道是他太太开的车不成?”

    河西爵的话,算是提醒了其他两人,纷纷明白了他这么慌张的举动是为了什么。

    龙夜爵在第一时间冲进了电梯,不耐烦的按了好几下,可电梯还是没有来,便急急忙忙的从一旁的安全通道冲了下去。

    一边还有条不为的拿出手机,按下了安义的号码,紧急吩咐,“立马通知沈少恭,做好手术准备!”

    安义睡得迷迷糊糊,听到他这么一说,惊醒了过来,一身汗的问道,“爵少,你,你出什么事了?”

    “不是我。”

    “那就好。”他大松一口气。

    “是绵绵。”

    “……”

    这好像比爵少出车祸更严重好吗?

    安义慌张的滚下了床,马上应道,“我马上安排!”

    打完电话,龙夜爵也已经冲下了楼,非人的速度让他也开始了微喘。

    不远处便停着自己那辆奥迪a8,他吸了一口气,又冲了过去,嘴里慌张的叫着某人的名字,“唐绵绵,唐绵绵!”

    正在车子里挣扎着,即将要出来的某人,听到这个声音,有些呆愣。

    她是幻听了吗?

    居然听到了龙夜爵的声音!

    而且还很愤怒的样子!

    一定是自己幻听了,她终于打开了锁,从车子里滚了出来,本以为会掉在地上,摔个屁股开花。

    却不想掉到了一个温暖的怀里。

    这感觉,有些熟悉。

    但她还没来得及细想,便听到男人着急慌乱且喘息的声音,“唐绵绵,你怎么样了?”

    吖?真的是龙夜爵。

    她揉揉眼睛,确定抱着自己的男人真的是他,才笑了笑,“你怎么在这里?”

    龙夜爵一脸烟线,她居然还能笑出来!!

    “你问你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男人咬牙切齿的问道。

    受伤?

    呆萌本质泛滥的某人,显然还没转过弯了。

    男人实在是忍受不了她的呆萌,只能自己检查了。

    只是,反应过来的唐绵绵一下子尖叫起来,“你,你扯我衣服做什么?”

    “啊,不要看那里啊!”

    “呜呜,还有其他人在,你就不能等回去再检查吗?”

    这男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居然在在她衣服里摸来摸去,这样真的好么?

    豆腐都被吃光了!

    “我没事,真的没事。”她已经欲哭无泪了,双手紧紧拽着自己的衣服,就怕他又要检查。

    确定了她没事儿,男人才松了口气,恢复了冰冷,“你为什么会开着我的车?”

    唐绵绵第一反应便是,完了,他要跟自己算账。

    那车虽然是他最不值钱的一辆,但也很贵好伐,会不会要自己赔钱啊?

    “我,我不是故意的。”她慌忙的解释,“而且我没违法,好像是有人撞上来的。”

    龙夜爵脸色一冷,撇向车子的尾部。

    那里似乎被猛烈撞击,导致后备箱都变了形,但却没有任何车子。

    眸色一暗,他抱起唐绵绵,往一旁门童开来的车子走去。

    唐绵绵惊慌的抓着他,结结巴巴的问,“你,你抱我去哪里?”

    “医院!”男人冷冷的答道。

    她懵了一下,赶紧解释,“我没事,没有受伤,不用去的。”

    男人冷冽的目光少来,让她的心,漏掉一拍,不敢再言语。

    但车子里被困住的付染染在里面嚎叫了,“唐绵绵,你这个没良心的,有异性没人性,到底管不管我,管不管我啊!”

    唐绵绵一下子就囧了,她好像忘记,车子里还有个人了。

    而且还是一个孕妇。

    “我朋友还在里面,赶紧去救她。”小手拽着他的衬衣,求救的说道。

    龙夜爵冷哼了一下,“一会儿会有人救她。”

    “……”一会儿?为什么要一会儿?

    救人不是当务之急吗?

    她实在不能理解这男人的逻辑了。

    可看他那冷冰冰的样子,似乎真的不打算救的样子,而且还把她往车子里一塞,自己随机也上了车。

    一看,就是要走的架势。

    这下唐绵绵慌了,“那是我朋友啊,赶紧去救救她吧,她还怀着孩子呢,不能有事!有事可就是一尸两命!”

    正被解救出来的付染染听到这形容,差点没气得上前来抽她两下,可惜自己双腿发软,不然一定要这样做!

    “我朋友已经救她出来了。”龙夜爵不耐烦的解释,不等他回答,车子便如箭雨般冲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