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少宠妻无度 第六章 早生贵子呀
作者:半世琉璃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龙夜爵微微蹙眉,湛烟的眸子微微一沉,“怎么,不可以?”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 ”生怕他误会,唐绵绵急着解释,“我是说,我现在没事了,你可以回去了呀。”

    “你还没输完液。”他指了指药水,“而且还有三组。”

    “……不是有护士吗?”

    男人的冷眸微微一紧,薄唇紧抿起来。

    唐绵绵马上意思到自己说错话,赶紧补充道,“我不是嫌弃你,我是觉得不好意思麻烦你。”

    “你都已经答应嫁给我了,我照顾你,不是应该的吗?”他觉得自己要好好的跟她沟通一下才行。

    唐绵绵彻底囧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她本来是好意的,觉得自己没必要麻烦他,而且他看上去也很忙碌的样子。

    却不想让他觉得自己在撇清关系了,当然,也有几分撇清关系的意思。

    而且他刚刚让助理给他拿户口本是什么意思……

    不会是自己想的那个吧!

    “睡吧。”

    龙夜爵没再多说什么,一转头投入到了工作之中。

    唐绵绵躺在病床上,觉得无比的郁闷。

    自己怎么就能把自己嫁了呢?

    要不要明天逃婚算了?

    可这个男人看上去无所不能的样子,应该不太好糊弄吧!

    带着这种复杂的心情,唐绵绵最终还是睡去。

    本来昨晚就没睡好,今天还经过了这么多的折腾,她也该累了。

    只是她没发现,男人在工作的时候,都尽量放轻动作,并且每隔几分钟就看一次她的药水。

    他还极少这么认真照顾过一个人,除了……

    深邃的眸微微沉了沉,他看向依旧酣睡着的小女人,眼底泛起复杂情绪。

    翌日一早,唐绵绵醒来的时候,房间里已经没有了那个气场强大的男人,如果不是自己在医院里,她都几乎要以为是自己做两个梦了。

    医生来检查过,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并且通知她下午就可以出院了。

    这可是个好消息!

    正在高兴之际,她才想起,昨天严悠蓝不是放狠话说什么要找她算账的吗?

    为什么没来?

    难道是忘记了?

    不敢置信!

    正打算下床活动活动,安义推门进来了,见到她要起身的样子,惊讶了一下,“唐小姐好得差不多了呀。”

    安义的手里提着的是昨夜她吃过那家御食园的logo!

    这家不是要预定的吗?为什么他们总是这么轻易弄到手?

    “这是爵少让我给你准备的早餐。”安义递了过去,温和的笑着。

    只是那目光,有些好奇的意思。

    被人这么看着,完全没办法吃东西,唐绵绵只能问道,“你不忙吗?”

    “不忙,爵少让我照顾你,你有什么需要都可以吩咐我。”

    “……”

    这是看管的意思吧?

    “我没什么好吩咐的,什么都不缺,你就回去吧。”

    安义脸色一慌,“是不是我什么地方照顾得不到位?”

    “不是不是,我的意思说,我已经好了,真的不需要照顾了。”唐绵绵赶紧解释,就怕他误会。

    “那就好。”安义松了口气,“爵少还吩咐我,一会儿陪你去拿户口本。”

    “什么?”唐绵绵一下子惊叫起来,“为什么要拿户口本?”

    “这我就不知道了。”他也很疑惑啊,但是不敢问。

    爵少做事,一向都有他自己的道理,没人敢问!

    “都不告诉我为什么,我才不去拿呢。”

    万一被人给卖了怎么办?

    安义一听,脸色一下子就变得惨白惨白的,“爵少也说了,如果你没拿到户口本,我……我就会被辞退!”

    “他居然拿这事儿威胁你?”唐绵绵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安义猛点头,还有些委屈,“我好不容易才爬到了今天这个位置,唐小姐,你就体谅一下我吧!上有老下有小的,不能没了工作啊。”

    唐绵绵也想哭了,她才是最委屈的那个好伐?

    “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了吗?”

    安义摇着头,跟她一样苦逼,“爵少做事,一向雷厉风行,没人敢挑战他的底线。”

    唐绵绵面条泪了。

    吃在嘴里的佳肴,也觉得没啥好吃的了。

    吃完饭,收拾好东西,安义就催着她回去拿户口本了。

    唐绵绵知道推脱不了,只能带他去了。

    如果现在地上有个地洞的话,她真的很想钻进去!

    在家里磨磨蹭蹭了好久,本不想出门了,可安义还在那老实的候着,唐绵绵觉得,冤有头债有主,安义是无辜的,重点在那个龙夜爵!

    大不了一会见面的时候,她再好好的争辩争辩好了。

    拿着户口本出来,安义第一时间拿了过去,并且对她说道,“爵少吩咐过,让我收着,不然会扣我年终奖。”

    唐绵绵,“……”

    这哪是老板啊,这明显是吸血鬼!

    两人一前一后的出了出租房,安义有些凝重的说道,“这里太窄了,东西不好搬。”

    “东……东西?”她疑惑不已。

    “爵少让我送你过去之后,就来搬东西,你有哪些是不要的吗?”

    唐绵绵,“……”

    为什么她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谁来告诉她,到底是肿么回事!!

    安义载着她在路上行驶着,这辆商务卡宴让她觉得有些面熟,但又记不得自己是在哪里见过。

    看着外面有些陌生的街道,她疑惑的问道,“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去找爵少,他已经在等着了,时间不多。”安义为她解释,车速微快,看得出来是在赶时间。

    唐绵绵瘪瘪嘴,正想着自己也要去找他呢,所以就没再多问。

    只是当车子停在了民政局前的时候,她被雷到了。

    这不会是传说中的办理结婚证的地方吧?

    龙夜爵正倚在一辆白色宾利跑车前,点着一支烟,双眸看着前方,表情有些冷,不知道在想什么。

    从自己这个方向看去,刚好看到那张完美的侧脸。

    这男人有着一张360度完美无死角的俊脸,任何一个男人见了,都会怦然心动。

    身上的衣服就跟不用说了,对于她整个对时尚界十分了解的人来说,完全是大牌,而且都是限量版的!

    dr限量版西服,mk限量版手工皮鞋,还有那辆白色的宾利跑车。

    这男人整个就一钻石王老五啊,为啥要跟自己结婚啊?

    她实在是想不通!

    见到他们到来,龙夜爵灭掉了手里的烟,站直了身子,蹙着眉看着她,并没有太多的表情。

    不惊不喜的,完全不像是要结婚的样子。

    唐绵绵犹犹豫豫的下车,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犹豫了半天,正想好了说辞,他却已经开口。

    简单的话语,跟他的风格十分吻合,“走吧。”

    安义已经将户口本都递给了他。

    唐绵绵一见到那户口本,就觉得头皮发麻,一伸手就想夺回来。

    可惜龙夜爵似乎早料到她有这个动作一样,一抬手便转了手,反而让她避之不及的握上了他的手。

    “额……”她尴尬的松开,还没来得及解释,就被他反手握住。

    这样的动作让她脸色一红,心率又不齐了,“做,做什么?”

    “我以为是你想像他们一样。”他淡淡开口,一如往昔的冷静。

    像他们一样?

    唐绵绵看了看其他人,估计是来办结婚证的,一对对都是牵着手进去,牵着手出来,十分亲昵的样子。

    她默默的囧了一下,才开口说道,“我只是想拿回我的户口本而已。”

    “办完事,就还给你了。”龙夜爵牵着她,姿态优雅的往门口走去。

    唐绵绵差点泪奔了,办完事拿回来,还有啥用?

    “我觉得我们还需要再了解一下,不应该这么快的。”她有些着急的说道。

    “我也说了,我们婚后可以再好好了解,你想知道的,我都会告诉你。”他不厌其烦的解释。

    “呜呜……”她还不想结婚啊啊啊!

    男人却忽视她的表情和抗议,径直带着她近了办公室。

    唐绵绵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极其不情愿的样子,当然,她也真的不情愿。

    可那办结婚证的大妈,就像看不见一样,忽视她悲愤的表情,还很惊艳的夸赞,“你们是我这一个月以来,见到最登对的一对了!郎才女貌,祝福你们白头偕老,早生贵子啊!”

    唐绵绵,“……”

    大妈,你眼睛有问题啦!

    “谢谢。”龙夜爵还很淡定的感谢了一声。

    当那钢戳落下的时候,唐绵绵觉得,自己好像真的已经……被卖掉了!

    怎么出的民政局,她是正不记得了,只知道龙夜爵又开着那辆拉风的宾利跑车离开了,身边依旧站着带着一脸微笑的安义。

    他恭敬的叫道,“少奶奶,我们去搬家吧。”

    唐绵绵已经彻底风中凌乱了。

    ……

    龙夜爵住的地方,在豪景别苑。

    也就是传说中的土豪居住区。

    唐绵绵拧着手指头,纠结的问安义,“你们家爵少是不是很有钱啊?”

    “应该算是吧。”安义如是回答。

    能住进这种地方,还应该算是?

    唐绵绵觉得,土豪的世界,真的不能理解。

    而且龙夜爵的别墅,还是那种带着大片草地花园的庄园式别墅。

    她一进去,整个人就不好了。

    为什么这个世界可以相差这么大?

    车库里还有好几辆豪车不说,屋内简直可以堪比皇宫了。

    而且全部都是名牌,这件事就是传说中的金窝啊。

    她很像去看看,卫生间的马桶,是不是黄金的!

    据说有钱人喜欢用黄金打造器皿,如果是,她可不敢用。

    别墅的房间在楼上,安义带着她上了楼,上面又是另外一番风景。

    不过也有统一的风格,那就是烧钱!

    全是名牌有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