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少宠妻无度 第五章 带上户口本
作者:半世琉璃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才刚转身,打算好好休息一下,门又被人推开了,她以为是刚刚离去的严悠蓝,想也不想的骂道,“我说你有完没完?”

    “怎么?不喜欢见到我?”

    低沉的声音忽然响起。

    那个男人……

    唐绵绵猛的转身,不轻易间撞入了一双深幽不见底的凤眸。

    “你……”她惊愕不已,完全没想到会是他。

    已经换了一套衣服,比之前更为出色,哪怕是她,也看得心跳怦怦!

    这样的男人,太危险!

    他依旧是一副千年冰川的表情,只是眉眼微微一挑,“我只是给你送点东西上来,原来这么不被待见。”

    顺着他的手臂看下去,看到了他手上拧着的食盒。

    上面有着某家高级餐厅的logo。

    作为吃货的唐绵绵,对这种logo尤其钟爱,所以双眸顿时一亮,“没有!我很高兴见到你的!”

    “是吗?”他表示怀疑,眸眼顿时深黯。

    紧抿的薄唇微微完成一道弧度。

    唐绵绵眼明手快的将食盒抢了过去,“我都快饿死了,谢谢你送来啊。”

    “等等!”他深黯的眸子划过一丝阴郁,并且一把抓起了她的手,视线落在那片血色之上,蹙着眉头问,“这是什么?”

    “额……”唐绵绵没想到自己手上的针已经漏掉了,以至于皮肤鼓起来一个包,并且还从针眼的地方,冒出丝丝血迹。

    “可能是没注意漏掉了吧。”她并不在意,将药水一挂,自己拔掉了针,没有一般女人的娇嗔。

    只是,他还是看到了她那微微紧了一下的眉头。

    “为什么会漏掉?”他冷眼扫视了一圈,依旧冷静得没有意思起伏。

    似乎,是在生气的样子。

    唐绵绵心里发虚,眼神左右闪躲,“都说了不小心的,没关系,一点都不疼。”

    “躺好,我去叫护士。”龙夜爵蹙着眉头不悦的开口。

    大概是迫于他的威压,她终于老老实实的躺在了床上,眨巴着一双眼睛看着男人叫了护士之后,过来一言不发的执起她的手,揉着。

    极少跟人这样接触的她,下意识的想要缩回自己的手。

    可龙夜爵却反手一把抓住,并且冷冷的呵斥,“别乱动!”

    “……”

    这样很不自在好不好?

    他认真的揉着,她一双眼睛都没地方放,只能左右转动。

    整个病房安静的有些诡异。

    直到护士的到来,她才迅速抽回自己的手,好像被烫到一样迅速。

    这让龙夜爵微微蹙起了眉梢,垂落回自己的手,微微紧了一下。

    竟然有些不舍那样的触感!

    “怎么这么不小心呢?”护士有些埋怨。

    可才说完,便感觉到了来自男人的冷冽视线,下意识的闭上了嘴,认真的处理着。

    本来还有些不好意思的她,想要道歉,却发现护士反而紧张起来了。

    看来他的威压却是强大。

    而且魅力也无穷,那护士的脸,都红了,明显是大动春心的意思。

    人长得好看就是有这点好,无往不利。

    比起苏世杰,这个男人真的好太多。

    不过,她好像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呢,一会儿问他好了。

    护士处理好伤口,这才对她说道,“不要乱动了,不然一会你自己又遭罪了。”

    收拾好东西的时候,她又看向一直静默着的男人,“你女朋友的血管很纤细,尽量不要随意晃动,再渣的话,血管会承受不住的。”

    “好。”

    “……”谁是他女朋友啊!!

    还有,为什么对他说话比对自己说话的语气要温柔啊!

    护士小姐,我才是病人啊啊!

    唐绵绵有些哀怨的看着男人那张稍稍缓和的冰脸,“我说,你长这么好看做什么?”

    龙夜爵唇角一抽,语气稍冷,“好看不是用来夸男人的。”

    “我可没夸你。”她那明明是酸酸的语气。

    “吃饭吧。”男人打开了食盒,香气四溢的菜肴,让她瞬间忘记了不愉快,伸手就要去拿筷子。

    “别动!”他将筷子一收,冷冷的呵斥。

    “为什么?”这东西难道不是拿给她吃的吗?

    龙夜爵慢慢的将菜都摆放好,全部都是些轻淡的菜色,应该是他有心安排的。

    好看的手布好了菜,才执起筷子,夹了一块豆腐递了过去,“张开嘴。”

    唐绵绵一脸烟线。

    这男人的意思是,要喂她吃饭?

    “我自己可以吃的……”她本来想理直气壮的,可却被他看得有些底气不足。

    没办法,气场这种东西,没有就是没有!

    “护士说了,你不能乱动。”他冷冷开口,并没有给她太多抵抗的机会。

    没办法,她只能被迫的张嘴,吃东西!

    不过这男人到底会不会喂人吃饭?没见到她还没咽下去,嘴巴里还有很多吗?

    实在是憋不住了,她只能抗议,“嘴巴满了!”

    龙夜爵这才发现,自己只顾着喂,没顾着她吃不过来。

    放下筷子,他抬眸正色的看向她,一字一顿的开口,“我叫龙夜爵,28岁,未婚。”

    “……”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欺负她不能一心二用吗?

    “不缺钱,缺个老婆,我们结婚吧。”

    “噗……”

    她实在是没料到他后话是这个,而且还在这个时候提!

    被喷了一身的龙夜爵脸色瞬间变得阴郁,好似随时都有暴怒的倾向。

    “对不起……”

    唐绵绵几乎要泪奔了,瞧这男人要吃人的表情,好像全不错都是她的一样。

    谁让他不看场合求婚的?

    男人似乎隐忍了许久,才慢里斯条的站起身来,刚换的白色衬衣又被她报废了。

    “我去处理一下。”

    说罢,他进了洗手间。

    唐绵绵正打算抽纸巾擦拭一下狼狈不堪的桌面,结果男人又走了回来,冷着脸喝道,“不是说过不能动吗?”

    “我只是想要处理一下这些东西而已。”她弱弱的说道,心虚得不敢去看他深邃的眸。

    他眸光一冷,夺走了她手里的纸巾,冷着脸处理着这些被她弄出来的残局。

    “你都是这样……跟人求婚的吗?”她不自在的开口。

    收拾着残局的手微微一顿,紧拧的眉头让他看起来分外严肃,“没有。”

    “那是怎样?”原谅她的好奇吧。

    “我说没有过,没有跟别人求过婚。”

    “……”

    那为什么见到她就求婚呢?

    这个问题,她想问,却不敢问,只能烂在肚子里。

    “你先不要动,我马上就好。”

    龙夜爵收拾好了餐桌,不忘吩咐她。

    唐绵绵像一个乖宝宝一样猛点头,并且举起没被扎针的手,“我保证!”

    深邃的眸微微掠过一丝笑意,似乎被她这样的表情勾起了几分意外情绪。

    但也只是小片刻,转瞬即逝。

    等到洗手间响起流水声,唐绵绵这才回神。

    自己居然看着他走-神-了!

    看来红颜祸水不止是说女人啊。

    刚刚他说他叫什么?龙夜爵?名字到挺好听的,28岁,不缺钱……

    啧啧,不缺钱的到底是个什么程度?

    严悠蓝的话忽然就在脑海里响了起来,她猛然一怔,刚有的轻松感瞬间消失。

    垂下嘴角,柳眉也紧紧的拧起。

    如果被爸妈知道这件事情,那后果……

    龙夜爵处理好衣服从洗手间出来,便看到刚才还眉开眼笑的女人,此时正拧着眉头,满脸愁容的样子。

    “怎么了?”他刚坐下,便关切的问道。

    唐绵绵咬咬唇,眼神在他身上溜了又溜,似乎犹豫了许久,才开口问道,“你说能帮我处理严悠蓝这件事情?”

    “嗯。”他点点头,微微挑眉,“可我是有条件的。”

    “我知道。”她干笑两声,“我们结婚吧。”

    虽然是自己腰的结果,可为什么他觉得不舒服呢?

    “那明天就去办结婚证。”他淡淡的开口,右手再度拿起筷子,继续先前未完成的工作。

    “这么快……唔……”

    被塞了一口菜!

    “你不是已经答应了吗?”他语气很平静,不惊不喜的,听不出太多情绪。

    唐绵绵有些抑郁了,“我虽然是答应了,可我觉得我们应该先相处相处再说。”

    她都才刚知道他的名字啊……

    “结完婚,再了解也一样。”

    “……”

    完全没办法沟通了。

    唐绵绵还想说什么,可却又被喂了满满的一口饭菜,所有的问题,只能随着饭菜被吞下了。

    在她吃完饭之前,他都没再说过任何一句话。

    这个男人的话,极少,一看便是个沉稳的人,不知道是做什么的。

    龙夜爵随意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唐绵绵正以为他要回去了,却响起了敲门声。

    这么晚了,还有谁会来?

    男人起身去打开门,安义正站在门外,手里拧着好几包东西。

    “唐小姐还没休息啊。”安义笑了笑,将东西一一的放下。

    唐绵绵心想,有个人在这里,她怎么睡?

    “你不也还没睡吗?这么晚了,你来做什么呢?”她好奇的看了看那些袋子。

    “爵少,这是电脑,这是明天要的文件,这是你的洗簌用品,还有明天的衣服。”

    安义一一将东西分类好,给男人讲解。

    唐绵绵被他的举动弄囧了,这到底是几个意思?

    这是要将家都搬来的节奏啊?

    “嗯,你先回去吧。”龙夜爵微微点头,拿出电脑打开,放在一旁的床头柜上,打开来。

    安义嗯了一声,便打算离开。

    “明天帮我把户口本准备一下。”龙夜爵又想起了什么,补充了一句。

    “户口本?”安义有些不能理解,可见爵少那脸色似乎不太高兴,便不再追问,点了点头,“好,什么时候用?”

    “下午开完会,送到这里来。”

    “……好。”

    安义出去的时候,好心的替两人关上门。

    唐绵绵戳了戳被子,有些不自在,毕竟有个男人在自己的房间……好吧,在她现在的病房。

    “你怎么不睡?”他翻看着文件,不时抬眸看她一眼。

    “你打算留宿在这儿?”她扭捏着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