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少宠妻无度 第四章 要么嫁给我
作者:半世琉璃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像是听到什么希望一样,女人抬起希冀的双眸看向他,“什么方法?快说说。 ”

    “要么用钱去堵住严悠蓝的嘴,要么,嫁给我。”男人中肯的建议。

    当然,后面这个建议,是他刚刚加上去的。

    以他的能力,这件事情很好处理,刚刚打电话,已经摆平得差不多了,不过他要让这个女人长点记性才成。

    唐绵绵像是听到什么天方夜谭一样,瞪大圆眸,“什么玩意?”

    “严悠蓝不缺钱,毕竟她已经嫁给了苏世杰,所以用钱是行不通的,只有剩下的一个选择了,嫁给我,我能帮你摆平这件事情。”男人再次开口。

    唐绵绵像看疯子一样看着他,“我觉得脑子进水的人,是你吧!”

    有人这么求婚的吗?

    再说了,那是求婚的语气吗?

    说得跟吃个饭一样简单!

    虽然她被人给抛弃了,但也不至于掉价到这种程度好伐?

    “如果你有能力处理好这件事情的话,可以不考虑我的建议。”龙夜爵抱着双臂,眼帘微垂,看不透彻那眼底的情绪。

    唐绵绵心想,姑娘我吃荤不吃素,没道理为了这么点事情就把自己给卖了。

    再说了,这个男人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她都还没考究呢,凭啥就要嫁给他啊?

    “我还是考虑一下去吃公饭吧。”她躺了回去,淡淡的道。

    龙夜爵似乎知道她会这么回答,也不勉强,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二点多了,想到自己好像又耽搁了一个相亲,只能叹气,“你考虑一下吧,我先走了,有什么需要的,记得叫护士。”

    说罢,他拿起还未干透的外套,打算离开。

    犹豫了一下,她还是开口了,“那个,医药费什么的,可以先欠着吗?”

    她记得自己所有的钱,都买礼服和随礼了,这病房看上去就很贵的样子……

    本来心情有些微闷的龙夜爵,见到她那小心翼翼的表情,顿时烟消云散。

    他就说她是个很有趣的玩物。

    “钱的问题你不要担心,这点钱,我还垫付得起。”

    “你真是个好人。”唐绵绵差点没感激涕零。

    “当然,如果你不考虑嫁给我的话,最好尽快还我。”他很不客气的补充了一句。

    “……”

    感激得太早了!!

    门被甩上之后,她才叹了口气,略微迷茫的看着窗外。

    自己来这边,本来是为了跟苏世杰结婚,结果婚没结成,还弄成现在这个狼狈的样子。

    如果爸妈知道,该心疼吧?

    说不定还会骂几句,更或者还会惹得他们伤心。

    “唐绵绵,你真失败!”她将脸埋在手心,哽咽的说道,“为什么这么点是事情都处理不好?为什么会那么冲动?你就是个没长脑子的人!”

    即使她在面对别人的时候,如何如何让坚强,但在这些坚强的背后,她也只是个刚出校门,刚出父母怀抱的小女生而已。

    坐牢对她来说,是多么一个遥不可及的事情?

    为什么就会落在她头上了呢?

    “绵绵!”病房的门忽然被打开,苏世杰那担忧的表情出现在门口。

    像是条件反射,唐绵绵一把抹干了脸上的泪,冷着脸问道,“你怎么来了?”

    “绵绵,你怎么能那么冲动呢?她可是你的好朋友啊,而且肚子里还有着孩子,你这样做如果有什么差池,可是一尸两命啊!”苏世杰颇为凝重的训道,好像她们还是在密恋的时候那种语气。

    唐绵绵一听就来气了。

    姑娘我还躺着呢,你就来给你妻子算账了是吧?

    成啊,她冷冷一笑,语带讥诮,“怎么?心疼了?”

    “不是……”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说了。

    “别伪装了,苏世杰,我早该看清楚你的,我现在已经这个样子了,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你爱告不告!”

    越说越气,就想不通了,自己到底是哪里做错了?为什么还要忍受他这样的指责?他凭什么啊!

    看到她生气,苏世杰心里也不好受,着急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绵绵,你知道我最爱的还是你,我跟她不过是……”

    “不过是上了床,滚了床单,有了孩子,结了婚?”她语气很快的接了过去,眼神更冷冽,“所以,你就可以在这里指责我的过错,说我做错了吗?”

    “绵绵,你误会我了,我知道你现在心情很激动,毕竟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我来看你,不过是想帮你一下,没其他意思。”

    “好啊,你到是说说,打算怎么帮?”她好整以暇的靠在枕头上,尽管脸色白的像一张纸,但还是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比较有生气。

    “蓝蓝说了,只要你公开给她道歉,她就不起诉你。”他终于还是说出了口。

    道歉?

    唐绵绵失控的笑了起来,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怎么办?我不会道歉,特别是跟一个抢走我男朋友的女人道歉!”

    “绵绵……”苏世杰心疼这样的她。

    曾经的绵绵,是多么乐观的一个女孩儿啊?

    单纯得让他想要一辈子藏匿在自己的世界里,好好宠爱。

    可现在,他似乎已经错过了这个女孩,而且还狠狠的伤害了她!

    他很自己,为什么当初没能抵抗得了严悠蓝的诱惑?!

    “出去!”她现在不想听,更不想看到他那让她恶心的表情,“要告要坐牢,随你们的便!出去!”

    “绵……”

    “我特么叫你出去!”唐绵绵抓起床头柜上的水杯就砸了过去。

    苏世杰惊险的避开,看着这个渐渐开始陌生的女子。

    她在自己的记忆中,一直是甜美温柔的,为什么忽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一定是自己太伤害她了,所以让她变成了这个样子,苏世杰叹了口气,走到门口的时候,还是补充了一句,“照顾好自己,蓝蓝那边,我会想办法的。”

    “滚!”

    这一次,回答他是,直接是枕头了。

    赶走了苍蝇,唐绵绵才觉得自己还活着,为什么当初就没看清楚他是这么一个人呢?

    脚踏两只船也就算了,居然还幻想着齐人之福。

    去他奶奶的!

    姑娘没那么掉价!

    气呼呼的躺在床上,唐绵绵只觉得自己真的是21世纪最倒霉的人了,生个病都还要被人烦。

    还没缓过气来,并房门又被推开了,这一次是有规律的高跟鞋声音,她立马坐起身来,浑身的细胞都警惕起来。

    她的条件反射是没有错的,来人正是她此刻最不想见的人,严悠蓝!

    此刻的她,穿着名牌裙子,化着精致的妆容,跟自己记忆中的那个人,完全不一样。

    嘴角,甚至扬起了讥诮的笑,破坏了精致妆容带来的美感,“唐绵绵,没想到你这么不要脸,居然在我婚礼上,想要置我于死地!”

    “不要脸骂谁呢?”

    “骂你呢!”

    她翻个白眼,这么弱智商的人,为什么自己就会输给她呢?

    综合上诉得出结论,眼瞎的不仅仅是她,还有苏世杰,而且他不止眼瞎,心也瞎!

    严悠蓝这才发现,自己在嘴巴上吃了亏,不禁气氛的骂道,“唐绵绵,你也就这点本事,在嘴巴上占人便宜!”

    冷哼了一下,她闭上眼睛,不去看这张让人讨厌的脸。

    可她那冷淡的样子,让严悠蓝更加愤怒,好像自己才是跳梁小丑一样,自己可是来宣战显摆的。

    “唐绵绵,只要你给公开给我道歉,并且离开这里,离开苏世杰,我就原谅你,还不要你赔偿。”

    这像是施舍的话,让唐绵绵恶心至极,睁开冷冽的双眸,看向她,“说完了吗?说完了就滚出去,别妨碍我睡觉!”

    “唐绵绵,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闹掰了,对你没好处。”

    “我敬酒罚酒都不吃,可以吗?”

    自动无视她的气急败坏!

    “好,我本来还想着看在以前的友情上,给你个机会的,想着看来是我自己自作多情了!你就等着律师函吧!”

    放完狠话,严悠蓝踩着高跟扭腰往门口走去。

    “站住!”唐绵绵忽然叫住了她,抬手拿下了吊瓶,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

    因为身形的优势,即使她穿着高跟鞋,唐绵绵也比她稍高一些。

    微微眯了眯眸子,她一字一顿的道,“记得,别污蔑了友情两个字!你不配提!”

    说完,她又低头看了看她脚上的高跟鞋,嘴角微微一勾,“孕妇能穿高跟鞋吗?”

    严悠蓝心里一虚,退了两步,“谁说不可以穿的?你这话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说我假怀孕吗?唐绵绵,我就知道你没安什么好心,一定想着早点回到世杰的身边,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

    “我只说了一句,你心虚什么?”她冷冷的反讽,像是看穿什么,眼底泛着几分兴味。

    严悠蓝不敢直视她的双眼,只能愤愤的骂了一句,“我才没有心虚,我告诉你唐绵绵,你别想在世杰面前挑拨离间,他是爱我的,不管我有没有怀孕都会爱我!”

    “如果是这样,你着急什么?你还怕什么?”

    “你别得意,如果你不道歉,不离开这里,我就会起诉你,到时候你父母若是知道了,会怎么样?”

    唐绵绵暗自握拳,脸色蓦的变冷。

    很明显,她戳到了痛楚。

    唐绵绵可以不在乎自己,但她很在乎自己的父母。

    见到她变了脸色,严悠蓝总算圆满了一些,“我只给你一晚上的时间考虑,明天我要答案,要面子,还是要父母,你好好想一下。”

    语毕,她有些着急的离开了。

    来时跟离开时的步伐,完全不是一个步调。

    唐绵绵微微眯了眯眼,看着被甩上的门,眼神涌现阴霾。

    她绝对不允许父母卷入这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