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少宠妻无度 第三章 这个笨蛋
作者:半世琉璃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等到自己觉得满意了,她才稳定了情绪,出了洗手间。

    那个奇怪的男人已经不见了,唐绵绵扫了一圈,最终落在了刚换了一件礼服的严悠蓝身上。

    她居然穿的跟自己一样的礼服!!!

    而且还略带挑衅的看了她一样,眼底的鄙夷十分浓重。

    她就知道知道,这个女人肯定是故意的。

    哪怕自己塞了纸巾,但也比不了严悠蓝那魔鬼身材,这是她的硬伤。

    配置不行,任凭她怎么努力升级,都改变不了的事实。

    而严悠蓝还故意走了过来,手里拿着红酒,嘴角带着笑意,绕着她走了一圈,微微扭头,“就算你跟我穿一样的礼服,你也只会是配角。”

    唐绵绵不禁想起了那一次自己撞见他们的时候,她也是这么说的。

    双拳紧紧的握了起来,她只觉得自己的世界都好像窒息了。

    可好闺蜜还继续补刀,“滚回你的南城去,再也不要出现在我跟世杰的面前,他根本就不爱你,他跟你在一起只不过是玩弄你而已,可惜你还傻傻的相信了,我真替你悲哀。”

    说完,严悠蓝貌似不轻易的一歪,手上的红酒就狠狠的泼在了她的身上,伴随着她假惺惺的惊呼,“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还抽了纸巾给她擦拭……

    唐绵绵觉得自己的隐忍以及彻底失控了。

    双眸里的水雾渐渐迷惑了她的视线,氤氲了她的世界,她看不到一切,只看到一个委屈的自己。

    她到底是做错了什么,要让严悠蓝这样的侮辱?

    雪白的裙子因为红酒的渲染,变得十分狼狈,完全没有了礼服因有的风华。

    严悠蓝还故意将那些酒液在她裙摆上涂了一遍,让裙子完全失去了风采,“对不起,我要去致辞了,你自己处理一下吧。”

    说完,她微微一笑,带着得逞的笑意,转身离开,往主持台走去。

    主持台在游泳池旁边,灯光照耀得池水波光粼粼,配上严悠蓝此刻刻意的笑容,怎么看,怎么刺眼。

    唐绵绵只觉得自己现在,看不到任何人,只看到严悠蓝一个人!

    绝对不是因为她美丽,而是因为愤怒。

    啪的一声。

    脑子里那根弦似乎断掉,想到自己受到的委屈。

    想到苏世杰的无耻,想到严悠蓝的横刀夺爱……

    更想到自己这么多年的付出换来的却是整个结果。

    还有那些独自买醉的夜……

    她握着拳头,忽然往她走去,步伐很快,似乎怕自己后悔。

    严悠蓝正带着假惺惺的微笑,对客人致辞,“欢迎大家参加我与世杰的婚礼,我相信有了你们的祝福,我们一定会狠狠幸福的,世杰很爱我,我也很爱他,我要让我们的爱,永远都绽放!”

    “喂,你是谁?”

    忽然冲出来一个女的,让一旁的人惊呼道。

    苏世杰转过身,看到的是唐绵绵愤怒的表情,双眸通红的样子,让他心尖一颤,“绵绵……”

    她现在听不到任何人的话语,只是这么直愣愣的看着严悠蓝,一把推开了苏世杰和拦住她的人,带着一股玉石俱焚的愤怒,狠狠的将一年惊慌的严悠蓝一同扑进了游泳池里。

    哗啦一声,池水溅起一片。

    惊呼声连绵不绝的响起。

    苏世杰惊慌的叫道,“绵绵,你不会游泳,快起来啊。”

    新郎在这个时候叫的却不是新娘的名字,让人匪夷所思,纷纷对这个忽然冒出来的女人好奇起来。

    唐绵绵将严悠蓝狠狠的按着,不让她浮上去。

    可她也不是省油的灯,几下挣扎起来,高跟鞋更是狠狠地踹上了自己的肚子。

    她只觉得一阵刺痛,嘴巴一张,一口水重重的呛到了喉咙里。

    脑子里因为缺氧有些失去判断,但还是紧紧的拽着她的裙子,一手拉着底部的扶手,不让自己浮上去,也不让她逃脱。

    她想,自己这么难受,是快要死了吧?

    自己都要死了,严悠蓝也会死的。

    这么一想,她忽然笑了起来,更多的水进入肺部,她仿佛看到了烟暗的召唤……

    龙夜爵不过是去接了个电话,母亲在电话里又唠叨了几句,他敷衍了一下,才回到大厅,便看到很多人围在水池边。

    “刚刚有一个女人冲上去,将新娘给扑到水池里去了,到现在都还没起来。”

    一旁看热闹的人叽叽喳喳的说道。

    女人?

    把新娘扑到了池子里?

    他脑海里一闪而过的是唐绵绵那张眼眶泛红的表情,猛的往前冲去,有力的长臂一一将人拨开,没几下就到了池子边。

    水底那人影,一看便是唐绵绵,想也不想,他猛的扎进了水里,心里一边骂道,唐绵绵,你这个笨蛋!

    ……

    头昏昏沉沉的痛,浑身又是散了架的疼。

    唐绵绵觉得,自己好像从鬼门关走了一遭,眼皮沉重得怎么都睁不开,嘴巴也干涉得裂开了。

    她要喝水……有没有人给口水喝?

    才这么想,便感觉到嘴边一阵湿濡,好像是有人拿着棉签蘸水在她唇上。

    像是得到了甘泉一样,她贪婪的想要汲取更多。

    “唐绵绵,你醒一醒!”

    一个浑厚的男中音传来,震动着她的耳膜,让她眉梢微微一蹙。

    别打扰她喝水好不好?

    “再不醒,我就把你丢出窗外!”

    男人很无耻的威胁。

    肿么可以这样?她恐高啊!哪怕是一楼都不成!

    安义在一旁看得一脸烟线。

    这还是他们那威风凛凛的冷面总裁龙夜爵吗?

    居然威胁一个病人?

    一定是自己幻听了!

    “唐绵绵!”他又低低的吼了一次。

    这一次,虚弱的女人终于张开了眼睛,慢慢凝起焦距,入眼的却是一片死白。

    鼻息间,是难闻的消毒水味道。

    头痛欲裂,她抬手想要去揉一下,可却被人猛的按住,带着怒气的声音再次在她耳边响起,“别乱动!你在输液!”

    输液?难道自己在医院?

    她扭头看向按着她手的男人,居然是那个搭讪的俊男。

    此时的龙夜爵,满脸怒气,吓得她狠狠一缩,“你……你是谁?”

    “难道你又忘记了?”男人压抑着怒气,咬着牙问道。

    “你又没告诉过我你的名字。”唐绵绵觉得委屈,她只碰到一次而已,而且还不知道名字,怎么可能会记得嘛。

    还好,他还以为她失忆了!

    “我看你是脑子进水了,居然做出这样幼稚的行为!”

    他大松一口气的同时,还不忘教训她,“还没见过哪个人像你这么笨,你推别人,为什么受伤的而是你,而她却好好的?”

    “是……吗?”她也同样悔恨,“我就该淹死她的!”

    她还象征性的挥舞了一下拳头。

    男人只觉得自己额头的青筋都要爆掉了,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搞清楚重点?

    “唐绵绵,你到底有没有脑子?”

    被他这么冷冷的一喝,唐绵绵有些懵了,“有,有啊。”

    “你知道不知道现在情况有多严重?”男人咬着牙问这个呆萌的女人。

    严重?

    不是没死吗?

    能有多严重!

    见她那转不过弯的样子,龙夜爵便知道她根本就不知道后果到底是怎样。

    他气得气息都有些紊乱了。

    安义甚至觉得,搞不好爵少下一秒就会将这个女人给拍死!

    “你现在是故意伤害罪,如果严悠蓝告你的话,你就完蛋了,你懂不懂?”

    “什……什么?故意伤害罪?那是什么罪?”唐绵绵还是没明白,只不过将她推到了池子里而已,需要那么严重么?

    男人真的觉得,自己的自制力,在面对这个女人的时候,完全失控。

    安义见情况一发不可收拾,赶紧劝道,“是这样的,唐小姐,如果严小姐告你故意伤害罪的话,那后果会很严重的,会坐牢的。”

    坐牢!!!

    她终于听到了关键词,小脸一白,虽然已经没有血色,“我不要坐牢。”

    “现在知道害怕了?你当初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呢?有没有想过这样的后果?”男人压抑下了怒气,勾唇取笑道。

    “没想过。”唐绵绵老实交代,如果知道是这样的后果,她才不会这样做呢。

    男人以一种我就知道的表情看着她,“后悔吗?”

    “现在后悔来得及吗?”她眨巴着眼睛看向愤怒的男人。

    “你觉得呢?”

    “……”

    嘴角一抽,她低着头不说话了。

    “安义,你去试探一下严悠蓝的口风,看看她是什么意思。”龙夜爵当下吩咐道。

    他点点头,“好的,爵少。”

    安义一走,房间里的气压更低了,唐绵绵咬着唇,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男人打了几个电话,似乎都是在疏通这件事情。

    她只听到了一些关键词。

    什么老爷子,什么律师,什么院长是他朋友之类的。

    听上去都有些高大上!

    她偷偷抬头看向男人,发现他有些衣衫不整。

    虽然还是婚礼上的那身西服,但外套已经不见了,只有凌乱的衬衣和皱巴巴的裤子。

    可即使是这样,却丝毫不减他的风采,照样帅得没天理。

    她在心里狠狠的鄙夷了一下自己,都这个时候了,自己居然还在想些有的没的。

    叹了口气,她开口道,“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帮我,但我还是谢谢你,这件事情顺其自然吧,她要告就告吧,反正我孤家寡人,坐牢就坐牢,出来之后又是一条好汉!”

    原本正处理着事情的龙夜爵听到她这么一说,怒气又被挑战起来了,“唐绵绵,你的脑子里到底装的什么东西?”

    又是在骂她蠢嘛,她又不是听不出来,瘪瘪嘴,她回答道,“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还能怎么样?”

    男人紧锁着眉头看着她扭着自己的手指,本来想教训的话,似乎都被这个动作,给打了回去。

    她也是害怕的吧。

    叹了口气,他缓和了语气,这才说道,“现在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