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苏简安陆薄言〕〔女主播的王牌快递〕〔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我的系统有块田〕〔末日赘婿〕〔咎由自娶:鲜妻每〕〔地球在退化〕〔最佳娱乐时代〕〔铁血兵王〕〔返航后就说爱你〕〔守护在封神年代〕〔抗战张大少〕〔不准吃狗肉〕〔腾龙战帝〕〔给女装大佬递茶〕〔还看今朝〕〔农家小仙医〕〔神魔之上〕〔霸道总裁的警花娇〕〔重生初中:神医学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荣耀王者之无敌召唤 第399章 心魔的试炼
    “哦?你现在活下去的理由又是什么了?”这个声音对着哈莫雷问着,他觉得很嘲讽。

    哈莫雷还是感觉内心十分的刺痛,但他还是强忍者对着这个声音回答着:“我知道或许你瞧不起今天所发生的事情,这些都是我们人类自食其果或者又是人类的本性,但是我想改变人类的这个想法,可以给我这个机会么?”

    “不行!”这个声音很果断,“我给你的机会不是代表人类的,也不是为了你要给这些早该灭绝的人类一个后路,而我想让你来到一个全新的世界,在这里你可以遇到、感受到你么有见过的任何东西……”

    这个声音顿了顿,“只要你不代表人类,你的内心已经没有了人类的种子。”

    “我不代表人类……那就不是表明我不承认我是人类的事实?这难道不是在违背、做出那些比这里的人还要邪恶的事情?”哈莫雷的内心是动摇的,他并不觉得不当一个人类,或者是说这些人类难道真的邪恶到无可救药了么?

    “这些人难道连您也无法救赎了么?我想要给这些人一个机会……”哈莫雷对着这股声音说着。

    “已经没有了,难道你还想为那个刺杀你的女孩子找借口?若你真的是这样我觉得我们还是就此别离吧……”那个声音对着哈莫雷不满的说着。

    但哈莫雷好不容易就找到了一条路子,来证明他其实是可以拯救人类的……

    “可以给我机会吗,不管如何我会好好的按照你来说的做的,麻烦!给我一个机会吧!”哈莫雷对着这股声音十分尊敬的说着。

    几百年上千年的历程之中,哈莫雷已经看清楚了人类其实是最可怕的动物。他对自己身前还是人类感觉到十分的后怕。

    哈莫雷想着之前的事情,他突然感受到内心的酸楚感。但同时他似乎又觉得自己是可以理解秋上佳音这么一味的执着的。

    “这么做如果你觉得是正确的话,你的内心没有任何后悔的话我是不会阻止你的。”哈莫雷对着秋上佳音说道这里,秋上佳音便恢复了知觉。

    他睁着眼睛知道自己刚刚是做了一个梦,虽然这个梦很短但是却很真实。他望着还在沉睡的田野,陷入了沉思……

    “这就是你所要试炼的地方,很简单吧?”心魔对着田野说着,而田野此时想要让哈莫雷跟在自己身边,毕竟心魔也是很想吃自己的。

    “这就是试炼的地方?怎么看不出来。”田野谨慎的说着,同时他也远离了自己身旁的心魔。

    看着田野的动作,心魔笑着说:“要是我想要吃了你,早就吃了你了,不过是你还有用罢了,况且你死了我若是半小时之内找不到新的宿主那我也会死掉的,得不偿失哦。”

    田野皱眉,他不知道心魔这样说不就等于把他的把柄给丢掉了么,难道心魔给自己的这个试炼并不是因为他的私心,而是真切的想要帮助自己?

    虽然不是很相信,但田野还是对着心魔说着:“那就快一点吧,我想快点结束昏睡,那个女孩的时间不多了。”

    “我会的,这完全取决与你。”心魔说完,便消失不见了。

    田野深呼吸,他知道即将面对的未知的东西是自己害怕或者不愿意看见的,因为这场试炼不是关乎于自己修为的,而是在于自己的内心足不足够强大。

    本来灰暗色的场景突然的变成了万物复苏的样子,田野此时的脚正踏在草地上。田野轻轻的跺了跺脚他可以很明显的感受到草地的柔软。

    “这里是……”田野蒙了,他的记忆之中不是要开始心魔的历练么?难道这地方蕴藏着危机?

    虽然是这么想,但田野很快的就看到一个小男孩模样的人向着自己跑过来,田野觉得这个身影很熟悉。

    “快来啊,我刚刚在这里看到了手上的麻雀!”那个稚嫩的声音在这片树林之中响起来,

    田野定睛一看突然的惊叫着,

    “你不就是……我回到以前了?”田野的记忆很模糊,他是不清楚他在小时候自己会在这么美丽的地方生存过的,而如果自己没有猜错的话小时候的自己在和母亲说话。

    确实如此,在小男孩兴奋的跑到树下旁,后面的女子就喘着粗气但脸上依旧是遍布笑容,“别摔倒啦,待会我可不会扶你的哟!”

    “我才不要妈妈扶我呢,妈妈快来救救小鸟啊!”那个男孩对着妈妈说着,手上也是轻轻的拿起一只生命力微弱的小鸟说着。

    田野看着这一幕,他不管自己怎么想都想不起来。难道自己身为当事人的自己都忘记了这件事情么?也对这件事情似乎并没有理由要让自己记住。

    母亲走到小田野身旁说着:“麻雀是不小心摔到翅膀啦,你看这里……布满了一些血丝我们回去好好的包扎一下吧?”

    小田野听到十分兴奋,他看着妈妈随后便把手上的麻雀细心的放在手上说着:“那妈妈我们快去吧,可不要让小麻雀失血过多了!”

    看着小田野脸上坚定的模样,母亲的脸上是慈爱的。他笑着摸了摸小田野的头便向着回家的路走回去了。

    现在这个情况是需要自己跟过去的吧?田野知道这是一场历练,但他却不知到心魔历练自己的意义是什么,或许只是想让自己看看他也有一个美好的童年?

    “还真是滑稽!”田野嘲讽的看着前面母子俩人的背影,就算那个小男孩是他田野都已经忘记了。

    “你怎么这么没良心啊,他可是你的妈妈……这可是你的童年啊。”心魔的声音在田野的身旁响起。

    “要你管?我告诉你我根本就没有童年,在我的记忆之中我的家并不是如此!”田野狠狠的掐着自己的脑袋说着。

    而心魔却对着田野继续说着:“你说没有就没有了?这可是你真切存在的童年,你还真让我失望竟然连自己的母亲都不愿意记得。”

    心魔的话很冰冷,这让田野自己仿佛在冰雪世界自己的上身却穿着单薄的衣服,“那我就让你继续看着,让你呢早已腐朽的脑袋记起来你美好的童年吧。”

    话音刚落,田野睁开眼睛一看却发现,那个以前所谓的自己正趴在床上对着那个受伤的麻雀说着什么。

    “麻雀啊,你可要快点的好起来哟。我告诉你哦要是你好起来了,我妈妈做汤可是非常好喝的!”小田野艺说道他妈妈眼神之中就泛着骄傲的光芒。

    看着这个举动,田野的身子怔住了。这难道不就是自己现在的表现么?一说道他母亲的汤田野就十分的骄傲啊,还有那个小眼神和自己竟然有几分相像。

    “切,这又如何难道你就只是想让我在这份美好中溺死么?”田野对着心魔冷冷的说着,但心魔没有回答田野。

    田野只好继续看着这个小男孩,而他的母亲也跟了过来对着小男孩说着:“快把小麻雀放在这里吧,我可要给他治疗了哟。”

    “好啊好啊!”一听到妈妈所说的小男孩就十分开心的拍掌,“麻雀呀,我的妈妈可是很厉害的呢,相信你不久之后就会快快的好起来的!”

    但麻雀又怎么听得懂他们人类所说的话语呢,或许它只是感觉得到内心在滴血,自己也依旧在临近死亡的边缘了吧。

    母亲不紧不慢的拿起手上的纱布还有一些清理伤口的瓶子,看着颜色各异的药水滴在小麻雀的伤口上,小男孩的脸上有些痛苦。

    “妈妈,小麻雀这样会很疼吗?虽然我到现在都没有听到小麻雀在叫呢。”小男孩听着稚嫩的眼睛对着妈妈问着。

    妈妈慈爱的笑着,看着小男孩说着:“不会的,这都是消毒伤口的药水,或许麻雀现在很感谢有一个可爱的小男孩发现了他并且救助了他哟!”

    听到是在夸赞自己小男孩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笑着,“没有啦,小麻雀也是生命嘛。这不是妈妈对我叫到的。”

    看着这一颇为温馨的一幕,田野觉得心魔没必要要让自己看这些,这着实是在浪费时间,或许自己所看到的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

    “才看这么一下就烦了?我可以让你一直在这个试炼之中,但也可以让你在短时间就通过了这场历练……这完全就取决与你。”心魔突然对着田野说着,而田野听到心魔发话了也颇为生气的说着:

    “快让我出去!我在外面也需要陪伴一辈子的人,或许这几天我解决那个女孩子的问题了,那么之后外面便是幸福的。”田野睁大着眼睛对着田野说着。

    但这时心魔没有理睬田野,正如一开始的那样。田野来参加这场试炼,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他心中的那份没有理由的执拗

    “妈妈,怎么那里会有一个小哥哥站在那里啊?”小男孩指着站在门口的田野好奇的问着。

    田野身子一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太古龙神诀〕〔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怀了反派的娃[穿书〕〔英雄?我早就不当〕〔乱伦大杂烩〕〔总裁太坏,娇妻要〕〔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冷酷总裁霸爱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