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鏖仙〕〔全能小中医〕〔重生之八十年代好〕〔重生八零:弃妇带〕〔官程〕〔重生都市写轮眼〕〔超级妖孽兵王〕〔国民男神:祁少,〕〔穿越1630之崛起南〕〔仙帝重生混都市〕〔从漫威开始的旅途〕〔动力之王〕〔末世暴食者〕〔三国外科风云〕〔斯莱特林的魔咒王〕〔妖孽小神农〕〔淮江诡事〕〔重生未来当专家〕〔我的技能下载器〕〔人面兽心之困兽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荣耀王者之无敌召唤 第295章 沉默
    ,精彩小说免费!

    “别别别啊,你这么说我我就有点伤心了。”创世说完做出捂着心脏。

    田野作为当事人当然是知道创世之前是怎么和自己说的了,“你要是修炼六脉神针你的症状就一定会缓解。”这是当时创世对自己说的。对自己好的田野一定会记得并且是字字不差。

    但现在创世却对着自己这么说,银针本来就算是映照着自己身体的情况,若是一拖再拖……

    “我现在还差最后一式了,没必要这么苛刻吧……难道我命不休矣?!”

    创世爽朗的笑着,显然是认为耍田野很有趣,但自己并不打算告诉是在耍他。自己之所以这么说是想让田野快一点的结束六脉神剑的练习,因为后面还有很多绝等着他。

    以气练气,以身练身。这就是六脉神剑最为主要的功效就是让你的身体开始磨练起来,虽然见效有点慢但若是让你迅速的身体获得强大的机能我怕你会承受不住。

    “我知道,但你也得告诉我真实情况啊!”田野到时候死的不明不白的就是自己队友害自己的……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啊!

    创世吐舌对着田野说着:“好啦我下次会注意的。”创世说完想到了什么没说的对着田野继续说着:“这件事情你最好不要插手。”

    田野愣住了,“哪件事情?”

    “就是这个老头死的这件事情,被活剥了心脏是一个很邪恶的诅咒我劝你别插手。”创世严肃的对着田野说着。

    “不可能!”田野对着创世大声说着,“我不是那种见死不救的人,毕竟系统让我掺杂进来也就只是让我来解决这件事情的。”

    创世冷笑对着田野说着:“我告诉你田野,你这上面系统说实话任务就是让你治好宫本武藏的伤势而已很简单,而这件事情只是别的事情系统没让你参与!而我也不选择让你参与!”

    田野看着创世,他不知道为什么传世会变的这么的绝情,他是知道自己的性子的。“我不要,就算是系统不让参与我田野也要,况且系统也没说我在完成任务之后不能做其他的吧?所以这件事情我会选择的”

    创世知道田野的性子,但自己的心理不知道是在担忧什么,或许是担忧还未成熟的田野吧。

    只见创世叹了口气对着田野说着:“看你吧总之这是我对你的建议,你不听我也就没有办法了。”

    田野点头,他知道郑伯的事情只不过是一个开端,后来肯定还会有人在此被遇害。

    “那你知道他们用心脏来祭奠,得需要几个心脏么?”田野仿佛想到了什么对着扁鹊问着。

    确实如此,但因为年代太过于久远很多事情扁鹊也只是略知一二。“祭奠本身就需要耗费很多的精力,但我因为没有对这一块深入的了解只知道一些皮毛。”

    “众所周知的祭奠是一个充满着神秘感的东西,就仿佛是你的背后有什么强大的人在指使着你但其实这么理解是错误的。”

    “为什么?难道祭奠不就是一种魔种神明的指望么?”田野对着扁鹊问着,就算是现在人类也还是对那些以前的神明祭奠,这分明就是同一种概念吧?

    扁鹊理解了田野的话语,对着田野继续说着:“你要是这么理解我也没有办法了。但是有一点你要清楚,我们现在是祭拜而不是祭奠,而这一次这个人的手段分明就是祭奠。俩者最大的差别就是一个需要牺牲而另一个只需要诚心就可以了。”

    田野恍然大悟,这和自己之前理解的不一样,总归来说还是没有分清楚俩者最大的诧异。

    在旁的娜可露露依旧是在想着如何找到杀害郑伯的杀手,因为她的脑海里面总是浮现那个妇女的样子。

    她面目全非只是希望别人可以帮助自己,她想要请求别人帮忙找到这件事情背后的主使。或许他没有任何能力加害元凶,但知道是谁总归来说是要比找不到元凶要好上太多的。对他们来说真相大白至少可以给地下的人一个交代。

    “我们还是来找找背后的主使是谁吧。”娜可露露思考片刻缓缓对着在座的说着。

    田野也在旁应和着说:“对!我也觉得先找到背后的主使是最好的提议,况且现在我们也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不!凶手故意留给我们一个线索,只是你们没有看到罢了。”扁鹊打断田野的话坚决的说着。

    田野听到笑着问:“凶手来不及跑难道还要求我们过去找他?他脑子没病吧?!”

    扁鹊听着神情严肃的回答:“或许凶手真的就是这个想法,他这么的目的就是想让我们找到他罢了。”

    “你是怎么发现的,莫非你和凶手是朋友?”宫本武藏对着扁鹊问着。

    此时听到宫本武藏的话的田野似乎也觉得事情是这样,毕竟在自己认识创世之前扁鹊就已经认识……这交际圈莫非也太广了一点了吧。

    扁鹊摇头,看向一旁的地板说着:“你们没有看见在郑伯被杀害的四周有着一些杂乱无章的脚印么?”

    田野苦笑的摇摇头,毕竟细心本来就不属于自己。可在旁的娜可露露却对着扁鹊说:“这我倒是看到了,不过杂乱无章的脚印我分不清楚谁是谁的啊。”

    “不你们错了,若是你们观察的再仔细一点你们就可以发现,脚印其实都不是同一个人的,而是好多人同时在地板上踩。凶手很聪明,因为他认为只有有用脑子探索这个案子的人才配得上找到他。”

    田野纳闷了,他好奇怎么一个脚印都被扁鹊说的这么厉害便对着扁鹊说:“我不信,我现在就过去看看!”

    田野刚想走就被扁鹊拦下,扁鹊对着田野说:“你现在去已经没用了,救护人员现在已经到了场地很混乱,况且这里又怎么会对案发现场保留的这么仔细呢?”

    被扁鹊这么一说田野无地自容,自己还是太过于年轻气盛了。

    “那好吧,那我们现在到底要干啥啊!”田野对着扁鹊问着,因为扁鹊看自己的眼神总有一种看不起自己的感觉,这让田野头大。

    扁鹊看着田野抓狂的样子笑着说:“既然那个凶手想让我们去找他那我们现在就去奉陪他啊。”

    “根据他脚步留下来的,他离开的方向就是往西的那个方向了。”扁鹊说完娜可露露也理解的扁鹊的意思,对着扁鹊回答:

    “往西的方向也就只有俩户人家了,一个是村子里的贫困户还有一个就是啊通了。”

    听到啊通宫本武藏的内心有点紧张,他不想让别人知道啊通害了郑伯的事实,虽然他知道杀害一个人肯定都要偿还的,但和啊通的感觉太深了。宫本武藏已经把啊通当作自己的弟弟或者兄弟,他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的兄弟被追查的。

    “我们还是先去一下奥奇的家吧,刚好也离我们比较近。”宫本武藏对着他们说这,他现在不管是啊通脑子一热做错事情还是怎样,他希望啊通可以跑远一点。

    娜可露露对着宫本武藏皱眉的说着:“不会是啊通干的吧,你对奥奇怎么反应这么主动了?”

    和别的村子一样,每个村子都有几个贫困户,而奥奇则是出了名的贫困户。

    “没啊,我只是觉得啊通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况且一个穷人做什么都有可能的吧?”宫本武藏觉得自己有些可怜了,虽然知道事实的他还想要继续自欺欺人下去。

    娜可露露没有多说什么,他了解宫本武藏。就算是宫本武藏真的知道是啊通干的也不会承认,毕竟宫本武藏就是这样一个贪得无厌的烂好人。

    “嗯我知道了,田野先生一起来吧?”

    田野点头,虽然创世和自己说不要插手这件事情,但总归来说是好奇的。

    “嗯好,但是武藏这里总得有人看看吧?”田野说完一旁的创世就回答说:“我来,你们就放心的去吧,刚好有些事情我要问问宫本武藏。”

    看着创世的眼眸子,田野没有多说什么叹了口气跟着娜可露露身后离开了……

    看着几个人离开,创世冷不丁的对着宫本武藏说着:“你知道凶手是谁吧,我猜猜就是那个啊通吧?”

    身子轻轻一怔,他不知道这个其貌不扬的小孩子既然会这么快就猜到答案了不禁心里有些发蒙。

    “你也是这么庸俗的人啊?”创世对着宫本武藏说着,他的心里更加疑惑了。

    “你也是看着别人的外貌就擅自评判别人的人呐,还以为岛国武士有多么多么崇高的精神呢。”

    创世叹了口气无奈的笑着,到时宫本武藏觉得脸有点发烫对着创世说着:“我认识你吗?为什么你一和我见面就要挑刺?”

    创世耸耸肩,他不打算和宫本武藏说什么,毕竟自己的任务就是不让那些小人来伤害手无寸铁的宫本武藏罢了。

    俩人在这间狭窄的房子沉默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太古龙神诀〕〔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特种兵之超级大少〕〔英雄?我早就不当〕〔千亿宝宝:顾爷,〕〔怀了反派的娃[穿书〕〔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总裁太坏,娇妻要〕〔[综英美]这不是正〕〔LOL之职业噩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