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奇门仙医〕〔修真小日子〕〔万界之最强老哥〕〔秘巫之主〕〔重生香江之豪门盛〕〔西游之白衣秀士〕〔我成了新的魔法之〕〔木叶大排档〕〔王者荣耀造神时代〕〔重生之下一战影后〕〔大魏王侯〕〔话唠枪神〕〔恋爱笔记〕〔九零军嫂很凶萌〕〔学霸的超基因系统〕〔搞事全世界〕〔天阿降临〕〔重生野性时代〕〔史上最强赘婿〕〔我是引魂者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荣耀王者之无敌召唤 第269章 枷锁已经为你打开
    ,精彩小说免费!

    “住手!”见自己对这个长相怪异的人警告着,但这怪异的东西并未停止手上的动作。

    这东西看着田野的举动,仿佛是被田野这个举动给搞蒙了,“你是谁?”

    听到这怪异的东西会说人话,田野松了口气至少语言没有障碍嘛。

    “你再对扁鹊做什么?”田野说完指了指躺在冰凉的大理石上的扁鹊。扁鹊眼睛紧闭嘴唇也微微的发紫,田野一看就能看出来扁鹊这样是中毒的表现。

    这怪异的东西对着挥挥手说:“我叫树木之神——提尔。”

    田野听到是什么树木之神,虽然看着这东西长的确实有点像树木便无奈的笑着说:“那你就是十二神王咯?”

    “咕噜噜,十二神王算不上,我是万物生灵的主宰罢了,其他的事情我都不参与的。”提尔对着田野说完信誓旦旦的拍拍胸脯。

    田野笑着,“那既然你爱好和平,那扁鹊的事情可以和我说说吧?”

    看着扁鹊,提尔沉思片刻对着田野说:“在我游历这片丛林之中,我感受到了一股很微弱的气息于是我变感到这里来,之后我便把你朋友带到这里来……”

    “扁鹊来之前旁边有什么东西么?”田野摸着扁鹊的手皱眉问着。

    提尔摸了摸自己头上的小树苗缓缓说着:“咕噜噜,一个红色植物在你朋友手上,那上面有剧毒。”

    既然是万物的住在,那提尔知道草木有没有毒也是一看便了然的了。但田野现在好奇既然是医圣了,那扁鹊怎么会犯这种小错误呢?

    越想越不对劲,田野翻看着扁鹊的眼珠子,现在已经是黑褐色的了田野皱眉对着提尔说着:“你现在可以帮我去你发现我朋友附近,找到一个黄色的花朵么?是高挂在普通野草之上的黄色花朵。”田野喃喃的说着,焦急的看着扁鹊。

    提尔也算是十二神王之中里最多愁善感的神王了,能为现在的普通人类着想也着实不容易。

    “咕噜噜,我现在帮你去找,你朋友就麻烦你了!”提尔说完便嗖的一下子消失了。看着这平易近人的神王田野苦笑着看着扁鹊。

    霎时间,提尔又回来了。手上拿着的是一朵朵黄色的花朵,不用说这就是田野所需要救命的稻草了。

    “你……谢谢!”田野依旧不管提尔的速度之快了,他现在就只是单纯的想治好扁鹊而已,除此之外其他的事情田野都可以不管不顾。就是现在一把刀架在田野的脖子上,田野都会不管不顾……

    “扁鹊,你一定要醒过来和我说你到底要去这里干什么啊!就你还不至于摆在这区区的邪花之上吧?”

    邪花不过是提尔所掌管的区区丛林之中很普通的话,听名字你会认为这话邪气十分重,其实不然。这花的样子十分妖艳当地人也就把这花叫了这么个名字,还真没别的名字。

    除了一些家畜会不小心吃到这种话,会拉稀致幻。人吃到也就只有致幻了。

    “呼……”扁鹊突然大呼吸一口气,睁大双眼看到是田野:“谢谢你…还是被你救了!”扁鹊说完,不知道是什么执拗的情绪便想着要站起来离开。

    但田野连忙扶住扁鹊,对着扁鹊说着:“你告诉我突然在魔界离开是因为什么?还有……尼一个医圣怎么会被这种小毒药给……”

    田野对着扁鹊说道这里,只见扁鹊露出难看的表情,“一语难尽,只不过我离开你们擅自留在魔界是有原因的,咳咳咳!我现在得和你说清楚。”

    田野察觉到田野现在要对自己说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便屏息凝视的看着扁鹊。在旁的提尔感觉到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便学着田野屏息凝视,神情十分可爱。

    “还记得你刚刚步入王者农药系统吧?”

    田野点头,这也算是奇缘了。自己一步一步走到现在实力变强也都要归功这个王者农药系统,系统带给自己的让自己结识了很多本来是完全见不到的生物。

    “我知道,你也是系统所派来的,因为你的任务没完成所以才还存在这里,并且鲁班存在这也是同样的原因。”

    听着田野说的扁鹊点头,“是这样没错,但到现在事情已经慢慢恶化了,我有必要和你说几件事情,这些事情是你以后将会遇到的……”

    田野微微皱眉,搞不懂扁鹊怎么突然会说这些。说这些话的时候田野可以心理有那么一丝丝的担心。

    “以后要遇到的事情还需要你指点,这些是没关系的啊,以后说也不迟嘛。”田野嬉皮笑脸的对着田野说着。

    但扁鹊强站起身来,虽然站起身来还有些吃力。在旁的提尔也对着扁鹊提醒着:“咕噜噜,你现在身体还有些虚弱,相信我不用和你说你……”

    “是你啊提尔,放心今天我会把我知道的所有高速这个年轻人的,谢谢你。”扁鹊暖心的笑着摸了摸提尔。

    田野知道,有些自己完全不会想到的今天或许就会发生,而那些恰巧就是自己不想想的事情。

    “你说,但是我不允许你擅自的消失!”田野认真的看着扁鹊,田野可以感觉得到今天有事情要发生了,而这件事情就是在扁鹊离开之后发生的。

    命运之轮已经悄然的打开了,年轻人你准备好了这一切么?现在才是你的开始!田野心中隐约响起这句话,因为创世不久之前对自己说过。

    攥紧拳头田野看着扁鹊,扁鹊缓缓的开口说着:“知道为什么系统会选择你么?”

    看是一问一答的,田野无奈的笑着配合着说:“随机选中的嘛,毕竟我田野运气大小就不差,一元钱的汽水瓶子我可以开出好几个再来一瓶的呢!”田野拍拍胸脯骄傲的说着。

    扁鹊看着田野到现在还不正经苦笑,“我是认真的。你想想若是随即选取的,选到一个根本就没有资质的你说系统会这么傻?”

    听扁鹊这么一说,田野仔细想想还确实,若是选到了一个傻子就算是后天再怎么培养,没治好脑子这些都是虚无的。就算是治好脑子傻子有很多地方也可众人不同,这不算是优点只能说是你先天性不足罢了。

    “所以系统选择每个人都是有计算好的,而你田野也一样是如此!”扁鹊说完便默默的拿起口袋之中的一石头说着:

    “你看看这个东西。”

    扁鹊说完水晶便投影出一幅幅画,田野看着这些:这些画最主要都有一个拿着大剑的男子,在杀害一旁的生物。田野知道那些生物或许是同种族的人或许就是敌人了,但哪一方田野都觉得这个拿大剑的男子是暴君、昏君。

    扁鹊看着田野脸上的表情,露出了不忍的样子。“看完这些,对我说说带给你的感受吧?”扁鹊把水晶收回来看着田野。

    “这完全就是暴君、昏君所做出来的事情,我田野很瞧不起这种把别人性命当作是蝼蚁的人!”田野说完狠狠的锤着一旁的桌子。

    “哦?那这么说你是很讨厌这个行为咯?”扁鹊一脸不屑的看着田野,虽然田野不知道扁鹊到现在这个紧要关头了竟然会嘲讽自己的口味。

    田野苦笑看着扁鹊,“废话,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田野是什么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耶!”

    虽然在旁的提尔不知道田野是什么样人,但听着田野说的提尔还就真的信以为真的在旁附和着:“咕噜噜,您估计就像是您说的这样吧,但说实话刚刚投影的那个拿着大剑的很像你耶……”

    听到提尔说的,田野歪着脑袋:“万物之神啊,开玩笑也得有个度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现在活生生的站在你这里,并且画上的那男子……我怎么会有他那诱人的肌肉嘛。”田野越说声音越低,仿佛是绝对提尔是故意挖苦自己一样。

    提尔笑的头上的小花在那里颤抖着,“咕噜噜,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但那脸确实像你。”说完体热便把刚刚在水晶上投影的放射在一旁的树木上……

    田野这一次仔仔细细的睁大眼睛看着,但这一看田野惊呼的叫了出来。

    “啊!扁鹊,你不会又要和我开什么玩笑吧?这玩笑可开不得啊!”田野看着这画像上的拿着大剑的人,头发就比自己要长上许多脸上也就多了几个皱纹其他的基本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扁鹊耸耸肩,“没办法咯,原本是想让你缓缓的,但现在这个情形只能让你崩溃的知道咯。”

    这哪里之崩溃,这是让自己永久性的待机啊!“那你敢说这就是我?并且你没和开玩笑?”田野说完盯着扁鹊的眼睛,试图看穿扁鹊的骗局。

    扁鹊眼神坚毅的盯着田野,“是的,很多事情在这一刻已经发生了,或许下一秒就有各种乱七八糟的魔兵或者其他种族的人来追杀你……这一切的一切真的都已经悄然发生了。”

    “而这些东西……都是在围绕着你田野啊!”

    田野感觉自己一脚踏空失足掉落到了万丈深渊,一切都显的如此陌生、又熟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太古龙神诀〕〔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怀了反派的娃[穿书〕〔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总裁太坏,娇妻要〕〔[综英美]这不是正〕〔LOL之职业噩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