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花田夫人〕〔伏天战神〕〔我真的不想扮猪吃〕〔成为仙兽师的小民〕〔神界修炼日常〕〔蜘蛛科技帝国〕〔仰望星空科幻合集〕〔明心斩天〕〔全息海贼时代〕〔大齐悍卒〕〔东风欺客梦〕〔神武傲天诀〕〔神级大魔头〕〔冰与火之凛冬已至〕〔诛神战尊〕〔创业吧学霸大人〕〔宠妹狂魔的文娱人〕〔抗压与背锅〕〔万古龙帝〕〔小学文娱大亨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荣耀王者之无敌召唤 第261章 你走你的阳关道
    “我滴个乖乖,你就别哭了好不好?”

    小扁鹊似乎精力旺盛,并没有因为许久维持东西而感到饥饿。但张伯的年纪也大了,总不可能跟小孩子相比。

    张伯哭爹喊娘,就只想让小扁鹊安静一下,哪怕就是这么一会会张伯也有时间叫邻里的接产婆帮帮忙。

    带小孩子什么的最麻烦了,这让张伯有那么一丝丝后悔的念想。在那个时候奶粉可不是想喝就可以喝到的,只有小米粥和一丁点的羊奶了。

    “这羊奶就是全村人一起捐的,一杯也够这小孩子充饥了吧?”村长看着张伯又看了看张伯怀中的小扁鹊。

    “一杯?就一杯怎么够?自己忙到现在都什么还没吃呢!”

    张伯无奈的笑着,看着这小家伙把一杯羊奶喝完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之后享受般的闭上眼睡着了。

    看着小扁鹊精致的面庞,张伯此时可以感觉得到带小孩子最大的乐趣就是看小孩子在你的怀中睡着。依偎着自己的肩膀,张伯年迈的身子感受到有一股责任感在指引着自己走向前去。

    村长看着张伯孩童般的模样,“你啊就是喜欢当烂好人,现在好了吧又多了一张嘴我倒想看看你要咋办!”话语之中透露着尖酸,确实如此。张伯的家境并不能再供给再多的嘴来吃,自己都养不活了还要多养一个累赘?

    “我可以帮你问问,邻里的有没有想要小孩的。你这里太艰苦了……”

    话还未说完,张伯就斩钉截铁的说着:“不行!以后他就是我的命-根子了!”张伯说完还死命抱着小扁鹊。

    这时,小扁鹊突然醒过来还冲着众人笑,一下子众人的气氛便不再如此紧张,而村长也知道张伯喜欢小孩子更是不想放弃一个再自己手中诞生的生命。

    “唉那就只能由着你来了,要是以后有什么困难就去我那里。唉!”村长望了望张伯又望了望怀中的小家伙重重的叹了口气。

    一旁的接产婆此时姗姗来迟,操着弄着的乡音说着。此时怀中的小扁鹊一家不哭不闹了,似乎刚刚不过是饿坏而已。

    “没啥子事情啦!小孩砸的事情以后得多靠靠你哈拉!”张伯对着接产婆说着,接产婆大方的笑着叉着腰笑着。

    雨过天晴便是美好的晴天、未来……

    慢慢的,张伯把他知道的所有事情全都告诉了扁鹊,那个时候扁鹊已经对药草有着惊人的熟知。张伯是文盲就连自己每天吃的青菜汉字都不知道怎么写的他,竟然把扁鹊教导的有模有样。

    背上行李,扁鹊想要背井离乡想要去外面更加广阔的世界游玩,这个村子实在是太小了,完全容纳不住内心广阔的扁鹊。

    “那……就这样吧,到外面注意要记住我教你的话来做……”

    “我知道啦,就这样。”扁鹊轻轻的挥挥手告别的生活许久的故乡,或者扁鹊已经不把这里当做是他的故乡了,不过是一个英雄诞生的起始地。

    英雄注定是无敌但注定也是孤独的,从你在变强的道路上你就只是一个人、从未改变。

    翻过座座大山,扁鹊已经行走了几天几夜了,这其中扁鹊也见识到了更多的草药。虽然在自己用身体来尝试这些草药的时候,有些头晕眼花但独特的体制也一下子就折服了。

    拿着张伯在知道自己临走之前,唯一递给自己的东西。是一本早已泛黄的本子,上面还积累了许多的灰尘。

    张伯拿出来时是用黄页纸皮包起来的。“孩子,这就是我唯一的东西了,这东西还是你父亲给你的。他去世之后在他床板下面找到的……”

    翻开这本黄书,扁鹊并不认为这里面有什么稀奇古怪的,村子里面已经穷了好几代了,也不差这一代。

    扁鹊想错了,原本以为自己的父亲不过是普通的穷民,但扁鹊没有想到父亲留给自己这么好的资源还有无限的世界。

    对!就是大自然!

    在有事没事的时候,扁鹊就会翻开这本陈旧的书。因为书太久远,有些书俩页粘在一起翻动的时候得特别小心,因为这里面都是父亲留给扁鹊的宝藏。

    父亲从小就喜欢医术,所以父亲大半时间都是用来研究这一类的草药,所以也被一群文盲包围的村庄的村名认为,父亲不过是不知道养活家人的败类罢了。

    虽然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但扁鹊总能想到他父亲在世的时候伟岸的身躯,和厚大的手臂。

    时间很快……

    “在发呆么?”创世的声音把扁鹊一下子拉到了现实,扁鹊揉了揉酸疼的眼球强笑着说:

    “想到了以前的事情,到现在我还是没忘啊。”

    创世听完没有嘲笑扁鹊,因为自己曾经也是人。曾经几百年前自己也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来,也是因为偶然的一次得到了这些超乎神奇的能力罢了。

    “既然想到了以前,是打算以后借助某种力量回去么?”创世看着扁鹊,“如果我没说错的话。”

    扁鹊的身子微微颤动着,“对的,或许以后在我有机会的时候。”扁鹊说完此刻脸上洋溢着温暖的笑容,仿佛现在扁鹊已经来到了期待已久的以前,看着自己的父亲站在自己的面前。

    “都别扯这些了,眼下的事情是要让某人决定一件事情吧?”一旁的二长老此刻没有闲工夫观赏这些感情玩意儿。

    对于常年在外打拼的二长老,以及六戍宗的长老们都对友情这种东西淡忘了,唯一的依赖就是他们亲自教导出来的徒弟,其他的都没有感情之分。

    创世皱眉看着灵幻天,“要让田野决定什么事情?”创世装傻的问着,他没有忘记这一次自己出现让这三界集结在一起的最主要原因是什么。

    灵幻天冷笑,他知道创世为什么要装傻,在这里面创世是最清楚的人选了。

    “你创世难道不就是最清楚的人了么?还要我说的多明白?”

    创世听到这个站在眼前的老者对自己称呼,有些健忘的问着:“你认识我么?六戍宗的二长老。”

    “对,不仅仅是我认识你。混沌的住在——创世!”二长老对着创世说着,此时拳头紧绷怒视的看着传世。

    不明事理的田野以为二长老会不会误会创世什么了,看着怒火中烧的二长老田野有些害怕自己人突然自相残杀起来。

    忙走到二长老面前,田野笑着说:“那个,灵幻天长老啊,创世是自己人。他还教导我……”

    田野的话还未说完,就被二长老打断,“你说传世是自己人?我没有听错吧?你把一个毁天灭地的所谓神明叫做是自己人?你脑子秀逗了吧?”

    灵幻天的话语之中满是嘲讽,似乎认为这个传世就是一个无恶不作的神明,不过是依靠廉价的位置坐在看似善良的位置之上,这些神明的背后都是肮脏恶心的事情,只不过不为人知罢了。

    灵幻天看着田野认真的问着,“你现在我让你做个决定!”

    看着灵幻天,田野无奈的说:“嗯。”

    看了看创世那边又看了看坐在一旁无所事事的扁鹊,二长老缓缓的说着:“你田野现在所要做的决定就是,你打算继续跟从扁鹊还是跟从我们?”

    田野没有缓过神来,毕竟这个问题自己哪一方都不能得罪,“你说的我们指的是?”

    “我和扁鹊。”二长老淡淡的说着。

    这让田野有些不知所措,毕竟现在是自己要做决定而不是别人来选自己,这……

    “非要我选啊?这让我很难办事情啊!”田野无奈的望了望创世,又看了看扁鹊。俩人都没有给自己答复,显然这个问题的答案得需要自己来选择。

    而自己如果选择哪一方,那么另一方自己或许就会得罪并且缘分到这也就结束了。

    “我可以哪一方都不选择么?毕竟对我不利的事情我不做。”似乎认为这个答案最完美,田野对着灵幻天说着。

    灵幻天强笑着说:“你别以为我老头没事找事,这个问题或许以后你也将会面临,毕竟人和神是不能共存的。”

    灵幻天说道这里,田野更加疑惑了什么人和神不能共存,这不是胡说八道么?

    “你的意思是以后我们要和天上的神打架争夺?”田野觉得有些好笑,这就好比是学校里的老师承认自己说错了什么一样。

    “你难道不相信?”灵幻天对着田野说着,话语之间有些狐疑,认为是创世给田野洗脑了。

    田野耸耸肩:“对啊,你说和神仙打架我们怎么可能会赢呢?况且我们和神仙还真有深仇大恨啊?”

    “对!”灵幻天攒紧拳头看着创世。

    田野这就好奇了,毕竟和神打架……

    “你说的都是真的嘛?”田野还是有些半信半疑。

    灵幻天见对田野说,田野还是不相信不免叹了口气转头对创世说:“你还是让田野好好选择一下吧,大战前夕你或许就没工夫管这些了。”

    创世点头,目送着灵幻天离开。与此同时自己也直接运用银针把一行人送到岛国,秋上佳音的宅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太古龙神诀〕〔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英雄?我早就不当〕〔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重生之名媛归来-迟〕〔乱伦大杂烩〕〔[综英美]这不是正〕〔冷酷总裁霸爱妻〕〔LOL之职业噩梦〕〔怀了反派的娃[穿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