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鸣九天〕〔清史稿〕〔今生请你先走〕〔史记〕〔农村草根作者叶行〕〔辽史〕〔争锋地〕〔无敌剑魂〕〔余情潇潇〕〔甜宠专属:小太太〕〔玄幻之我吞了个宇〕〔领跑者〕〔神殿攻略〕〔魔女酒馆〕〔魔鬼的仆人〕〔正道魔尊〕〔御天玄尊〕〔重生空间之少将仙〕〔圣魔斗尊〕〔至尊刀道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荣耀王者之无敌召唤 第245章 组织国
    ,精彩小说免费!

    “喂喂喂,扁鹊快出来。”田野知道现在的突发-情况,自己可以依赖的人就是扁鹊了。

    扁鹊这一次出现的很及时,仿佛早就等不及了一样。看着扁鹊田野问着:“你可以看出是发生了什么么?看萌萌这么着急。”

    扁鹊皱眉,闭上眼慢慢的睁开眼说着:“之前这里发生了一次动-乱,似乎是谋权……不比这个还要严重。”

    扁鹊说道这里,缓缓的推开门。田野还记得这是圭大院的门,但是门是虚掩的并且大门已经各处都有不同程度的损坏。

    田野深呼吸一口气缓缓拨动着大门,门是虚掩的所以田野很轻松的就进入大门。

    “这里是发生了什么……”若是田野不知道这是自己之前来过的地方,自己怎么都不会相信这里现在就是一场废墟。

    在旁的扁鹊看到这一幕,显然也没有想到圭豪华的大院子现在空无一人,并且这破旧的场面有点不符合自己记忆中的样子。

    “别感叹了,快去看看还有没有幸存的人。”田野听到扁鹊对自己提醒的忙走到里面查看。

    已经倒下去的壁画,田野还有印象在这之前是八骏图的样子,那上面的画的马栩栩如生但现在却沦落成这样……

    “救我……”是用岛国语说的,但田野听得懂这句话,一般都是弱者求助强者的。

    听到声音,田野忙循着声音找到那里,是之前站在圭旁边的家丁,因为有留下一撮小胡子,所以田野记忆犹新。

    把这侍从救了上来,腿部的股动脉已经破裂失血过多,侍从极其难受的针扎着。田野看到这一幕板着脸从自己的囊中拿起一瓶小药水。

    慢慢的倒在这侍从的股动脉附近,虽然失血过多但是这药有着一股可以麻痹并且快速治好的奇效,这也是扁鹊教给自己的,虽然制药过程很简单,但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既是救命的奇药。

    “现在感觉怎么样了?”田野对着着男子说着,随后便用手用力。男子听到这里仿佛感觉不到大腿附近的疼痛了,企图徒手撑起来但恢复的并没有太彻底,男子脸上又是痛苦的样子。

    “药效似乎不怎么好,你炼这药的时候我估计少加了什么东西。”在旁的扁鹊冷冷的说着,但此时田野不想听扁鹊的谆谆教诲。

    用着自己最近学到的药,这药若是用在凡人身上会有强身健体的功效,止血这种简单的病一下就药到病除了。

    庆幸自己炼药还是有长进的,没过一会这男子的脸上便没有狰狞的样子了,洋溢着一抹舒服。

    “是……谁搞的?”田野看着这男子问着。

    男子短暂的沉默,之后便开始抱头痛哭喃喃的说着:不是我……不是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

    “只是什么?!”田野提高音量对着男子问着,显然看着这男子的样子肯定是有发生什么,只不过是这男子不愿意接受罢了。

    “我……”男子泪流满面的面孔抬头看着田野,显然想要田野对自己保证什么。

    田野无奈的笑着说:“你实话实说,我不会怪罪你的。”

    接着,男子沉默的几秒随后说着:“这还是要从几天前开始说起……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是被骗进来的你要相信我!”

    田野看着这男子,显然他不像是在说谎话,毕竟这件事情要换做自己身上,沦为一个凡人或许自己也会这么选择的吧。

    听着这男子所说的,田野知道了一开始圭的父亲离开这里,去其他邻国谈判事情,出于好意也只不过是想让这里的村民的日子过的更好一点,但这一切都被这些不法分子给趁乱得逞了。

    “后来,我们这里领头的便想要谋权篡位,我那时听到很纳闷,毕竟我们的头是很老实的。以前就是杀鸡都不敢杀的人怎么会突然有这个心思?于是我便开始留意了我们头的行踪,不久之后我便听到了关于头和一个神秘人所说的……”

    “我醒来便是现在了。”男子看着天空写满了惆怅,仿佛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怪罪这男人。

    “这件事情不怪你啦。”田野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只能随口说说。

    紧接着,自己也重视起来这件事情的主导者,就是这男子口中所说的:听着这名字,田野感觉就像岛过黑道一样,只不过里面是有修为的成员,并且实力还是可观的。

    仅凭借这一点,这就一点不比岛过黑道要差,但现在扁鹊找了一圈告诉田野就只剩下这么一个人,总有点奇怪的吧。

    “橘右京还有小田野酱呢?”田野对着这男子问着,环顾四周显得格外凄凉。

    男子诡异一笑,突然伸出手臂想要保住田野,但田野反应快急忙躲避,正想要向前询问这男子便爆炸了。

    听着这爆炸声,田野就感觉心窝被什么东西给踩了一下。“这是什么啊?”辛好修炼这么就身体完全不差,及时完全的受到这爆炸的伤害都未必会死亡。

    扁鹊因为是虚体,没有受到一丁点的伤害到时看清楚刚刚所发生的一切,对着田野冷冷的说着:“估计是那个给这男子的奖赏吧,我估计他们是希望你可以过来,并且来解救橘右京还有圭。”

    说完便递给田野一张纸条,上面的字迹是潦草的中文,还算凑合的可以看田野看完信有点惊讶……

    “阿福?那不是之前被邪化然后被自己……”田野想不到一个死人竟然会复活?当时自己可是亲眼看见阿福死亡的啊,但是现在得怎么解释?

    扁鹊望了望地板,还有几个清晰的脚印,扁鹊皱眉对着田野说着:“现在也别去管什么阿福怎么会活过来,现在首要的就是要找到圭还有橘右京,说更准确一点是解救。”

    至于地点,我想这脚步就可以告诉我们了。扁鹊拿起那张纸条翻到背面有一些小字,田野知道那就是地点了。

    “魔界?魔神么?”扁鹊喃喃的说着,毕竟魔界只有和魔神还有海神有勾结了,但这让扁鹊还是想不明白他们怎么会来这里。

    田野木楞的想着,但丝毫没有怀疑到自己之前所经历的事情,而在另一边此时正发生着之后足以让田野后怕的事情。

    “被那人打死你很不甘吧?”

    阿福死后,来到奈何桥看着漆黑一片的桥头,望着不见底的桥尾仿佛自己踏上了奈何桥就一去不复返了。

    “肯定不甘心。”阿福淡淡的说,但至少自己是认命的,虽然之前轻敌了但现在留给自己的只有这些。这神秘的声音自己还可以听到,但阿福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仿佛想要迫不及待的喝孟婆汤投胎。

    “那……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会抓住么?”那声音继续说着,每每这声音响起就透过了无限的诱惑力。

    阿福听到这里,吞咽了一口口水,终归还是不服输的。“我会!”阿福攥紧拳头,想着记忆力并未消逝的田野的样子。

    “好,那我就给你一次机会,但我并不是万能的。所以我说了我给你机会,你抓不抓得住我就不管了。”黑影说道这里就消失了。

    几分钟过后,阿福见并没有什么所谓的机会给自己,便当时自己还活着的最后一个玩笑,强笑着阿福坦然的踏上了奈何桥,看到前面有一个佝偻的身影。阿福知道那就是孟婆了。

    一步,俩步,每走一步阿福感觉自己的脑袋里面少了一些什么,但少了什么阿福就是想不起来,想必这就是奈何桥带给每个人的感受吧。

    在你记忆之中,对你来说不重要的东西都会被你一一忽视,很神奇这些你都不知道,毕竟不重要的人你记住又有什么用处呢?

    “变强……就是你想要的吧?”

    快走到孟婆面前,阿福听到孟婆所说的,喉咙哽咽了一下,“是的,所以你可以帮助我么?”阿福的语气是坚定的,根本就没有把眼前的孟婆当做是经历天堂或者地狱的引路人。

    孟婆笑着,转头看着眼前的阿福,已经是俩鬓苍白了,周围也明显的挂在面庞,笑着的时候浓厚的皱纹也勾勒出孟波的面容。可以说已经是一个很慈祥的老奶奶了。

    “可以呃,不过得看我心情。”孟婆说完便消失在阿福眼前,尽管对一切抱有希望的阿福见孟婆无缘无故的离去,心里未免有点失落,毕竟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渴望变强,干嘛不刚刚杀了孟婆呢?那就是你的机会呀。”黑影用着诡异的声音说着,似乎是在勾起阿福的杀心。

    阿福愣住,双拳紧握,“若是真的是这样,我早该抓住机会。”

    望着前面漫长的道路,漆黑一片阿福的深邃的眼眸子黯淡下去说着:“……就这样没有机会了么?”

    那黑影仿佛并不想放弃,对着阿福小声说着:“也不是没有办法,只不过你真的下得去手么?”

    听到有机会,阿福来不及细想反正能够变强,把田野打败就可以了。“快给我吧,我等不及了!”

    “把我杀死。”这声音很轻,轻的仿佛阿福听不见。但阿福还是很清晰的听见,眼眸子里满是难以置信。

    “是啊,快把!”那黑影在颤动着,在漆黑的地府显的尤为诡异。

    阿福轻轻的抬手,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量,阿福是觉得自己身体涌动着一股难以执行的气息。

    “那……失礼了。”阿福快速横刀劈下去,只不过是一手掌就让那黑影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泄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太古龙神诀〕〔隐婚蜜爱:傅先生〕〔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重生之名媛归来-迟〕〔英雄?我早就不当〕〔[综英美]这不是正〕〔冷酷总裁霸爱妻〕〔LOL之职业噩梦〕〔我在万界送外卖〕〔科举出仕(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