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西游之传奇大圣〕〔枭焰遮天〕〔奇幻世界见闻〕〔重生之那年我十八〕〔钱探吴乾〕〔盛世茶都〕〔无限独步天下〕〔黑科技超级辅助〕〔戗刀〕〔南宗传人〕〔那天你消失了〕〔辇来于秦〕〔升级我靠吃草〕〔修仙之谁与争吃〕〔盛华〕〔冥界网吧〕〔依法治理修仙界〕〔重生吕布之大汉飞〕〔亡灵撒旦〕〔极品狂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荣耀王者之无敌召唤 第238章 暗捅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一切,都是橘右京在瞒着我的么?”

    圭看着情况略有好转的橘右京喃喃的说着,到底虽然自己身份显赫还是有人会瞒着自己一些事情的。

    站在一旁的扁鹊对着田野说:“这人估计没什么大事情了,只不过指示橘右京的人是罪魁祸首,据我所知我们所来到的魔界边境只不过是那个人的障眼法罢了。”

    确实如此,肯本就没有什么魔界边境,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个神秘的声音告诉橘右京,然后指示橘右京一步一步的走到现在的。况且橘右京受伤估计就是这人的最终目的。

    “咳咳咳!”橘右京重重的咳嗽,一滩血已经在地板上,显而易见的扁鹊并没有完全的治好橘右京。

    “怎么会这样?”扁鹊神色凝重的看着橘右京,想不到橘右京的情况反而加重了,这可不是意料之中的。

    圭看到橘右京醒过来了,但发现是醒过来咳了一滩血。圭说不出来的紧张,紧捏着衣角看着橘右京说不出话来。

    “没事的。”看到圭脸上担忧的样子,橘右京此刻没有管自己的身体,而是想让圭不要因为自己而担心。

    看着圭脸上担忧的表情并未停止,橘右京强撑的站了起来,似乎想让圭看到自己身体并没有什么大事情。

    在撑着地板想要站起来的时候,橘右京的皮肤上突然渗出血来,“别动!”扁鹊看到这一幕忙叫着,紧接着便立马的拖住橘右京的手,口念咒语似乎是在说什么。

    站在旁边的田野看到这一幕都傻眼了,这是什么鬼?怎么皮肤里会渗出血来。田野当然不知道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自己身边的某人布置好的,那人似乎看着田野脸上吃惊的表情很享受……

    “念!圣者医德!”扁鹊闭上眼睛默念着什么,突然大声的说着。站在旁边的田野和圭都被扁鹊这一举动给吓到了。

    “扁鹊,这是啥啊?”按耐不住性子,田野对着扁鹊好奇的问着。

    扁鹊没有回答田野,而是继续闭上眼睛。无奈之下田野只好看着躺在地板上的橘右京,看到皮肤的血迹已经慢慢的消退了一点点,但皮肤上似乎有什么血管在那里四处游荡,看着颇有点惊悚。

    “这……是什么?”田野对着扁鹊问着,扁鹊态度凝重的看着倒地的橘右京,缓缓开口说道:

    “这就是诅咒留下来的,并且是强加上去的,也就等于说橘右京在接受这条命令的时候,诅咒就已经开始了。”

    田野惊讶的看着扁鹊,似乎想象不到会有人在背后指使这橘右京,“那现在橘右京他怎样了?”

    站起身,扁鹊从口袋中拿起针,对着田野凝重的说:“之前教给你的‘九龙神针’你没有忘记吧?”

    说道这扁鹊递给田野,这针比田野手上的骨针略粗一点,“三转病毒灭还有六转经脉接。”

    说道这里,田野的心里已经记住了这俩针的具体步骤,拿捏着这针田野的手迟迟不肯下手,毕竟三针还有六针都是要往头上开始扎的。

    “四神聪穴位再加上……”田野喃喃的念着,手上没有停下,虽然站在旁边的圭不安心。这么一个毛头小子可以拿捏好穴位。

    “神庭穴是在……哪里呢?”

    看到田野的疑惑,站在旁边的扁鹊冷声提醒着:“头前部入发迹五分处。”

    听着扁鹊所说的,田野记起来那个穴位的位置,忙动了动僵硬的手指头,毕竟这还是自己第一次对活体扎,万一要是咋不好……

    “他没事吧,我看他……”圭紧咬双唇,看着田野。扁鹊礼貌的笑着回答到:“没事的,我的徒弟。虽然脑子有点笨但是我还是很看好他的。”

    “您……贵姓?”圭礼貌的问着,开始仔细的打量着扁鹊。

    “华佗转世?”扁鹊说道这里笑着,“反正这些都不重要,只是我可以确保他没事就可以了。”

    圭没有继续问下去,看着扁鹊的样子,确实带给自己的是圣医的感觉,悬着的心紧盯着此时田野手上拿着的小针。

    “若是不可以……哥哥,你不是还有我的么?赶快使用那剩下的三次机会吧?”小男孩在这时又一次的出现,话语之间带着一丝瞧不起。

    “滚滚滚!”田野听到小男孩的声音皱眉,毕竟自己现在不要因为这一点点小事情就要求助小男孩,况且!要是自己丢失了这三次机会自己可就会没命的!所以自己怎么都会保住自己。

    “哟!还挺有志气的。”小男孩见田野没有答应,摇摇脑袋的坐在一旁的凳子上看着田野。

    扁鹊站在旁边都没有注意到小男孩此时就在自己的身旁,扁鹊此时出现的是虚体,但小男孩也同等。之所以没发现或许小男孩就是田野的心魔吧。

    过程没有太复杂,田野就把这一次的当做是以往的练习,虽然不适但田野还是紧要牙关挺住了。

    “呼!终于搞好了!”田野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汗说着,随后自己便看向扁鹊颇有些得意的问着:“怎样?你的徒弟不是盖的吧?”

    “戚,要是你没做好才怪呢!这么简单的东西若是你失败了,以后你也应该没有脸面认我这个师傅吧!”扁鹊说道这里,向前走去看着在地上的橘右京。

    “不错,还以为你今天这件事情还要求我呢。”小男孩从桌上跳下来,便消失不见了。

    田野可没有高兴,毕竟自己刚刚的紧张的都要说不出话来了,现在只不过是留给了自己短暂的喘息的机会,看到扁鹊的脸上是少有的愉悦。

    “很好小子!现在诅咒已经基本没有了,残留的诅咒就交给师傅我了。”扁鹊说道这里,嘴里喃喃的念了几句,紧接着橘右京脸上的气色更好了。

    看到师傅刚说完的,橘右京的脸上气色便浑厚了许多,不由得感叹扁鹊的医术强大。“师傅,这诅咒到底是什么东西啊?想在以往诅咒只不过是别人所说出来的话,怎么这一次……”

    “简单来说这不是一般的诅咒,以往的诅咒只不过是随口说说而已,但是魔界之境不是一般的地方,里面充满了血腥还有背叛。里面被杀死的人只要找到对方一丁点的突破口便会强加在这东西上面。”

    听着扁鹊所说的,田野有点惊讶,毕竟这诅咒仿佛是有生命一般,“那这不就像是寄生兽一样,等宿主死亡寄生虫便会消失,寻找下一个宿主。”

    “可以这么理解没错,刚刚我让你用九龙神针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这个,依靠其他的来借此杀死宿主!”

    被扁鹊所说的话给惊讶到,田野有点担心自己会不会也被寄生兽给附体了,忙对着扁鹊继续问着:“我身上有没有寄生兽啊?要是有的话赶快给我……”

    “啪!”向量的一巴掌,扁鹊毫不留情的打在田野的脸上,田野一脸懵逼的看着扁鹊问着:“喂!扁鹊你干嘛?”

    “你现在除了疑惑我为什么打你,还有其他的想法么?”扁鹊没有回答田野的话,而是冷声问着。

    “没……什么其他的感觉,喂我问你,你干嘛要突然打我一巴掌?”

    扁鹊听到田野所说,面无表情的回答着:“如果我在刚刚突然对你攻击的时候,宿主会最先的冒出来防御或者主动进攻,但我看到你没有任何表情,完全就是傻瓜被打之后的表情,所以你身上没有寄生兽。”

    听到扁鹊所说的,田野想着自己没有身上没有寄生兽暗呼一口气,但随即仔细想了想刚刚扁鹊对自己所说的。田野紧接着大声说着:“喂!你说我是傻瓜?!”

    而圭此时却看着橘右京小声的问着:“右京先生你没事吧?”

    刚醒过来的橘右京见到是圭,悬在心理的石头也放了下来,便对着圭说着:“没事,圭也累了吧。”

    圭摇摇头,冲着橘右京笑着,想到这件事情是那个小男孩拯救的,便站起身来对着田野说:“谢谢你,如果这一次没有你我像……”

    “哈哈哈没事,我也是尽力帮忙。”田野挠挠头对着圭说着,“小田野酱那现在也没什么事情了,我就先告辞了?”

    “嗯。”圭轻声的答应着便低下头对着橘右京问这问那,想着现在自己也是电灯泡了田野便关上门轻声的离开了。

    到了门外,背对着这堂皇的门,田野呼了口气对着扁鹊说着:“你说橘右京身上的诅咒是彻底根治了吧?”

    “不确定,因为我……”扁鹊没有继续说下去,看着夕阳。

    “如果不行再回来吧。”田野说完扁鹊见没自己什么事情了便消失了,看着夕阳田野总觉得自己的老朋友许久未见,刚刚也只不过是匆忙的见了一面。

    “那……魔界我就再去一次咯?”田野苦笑着,随即拿起手上的银针,仿佛想到了之前橘右京带着自己穿越魔界之境的样子苦笑着。

    若时光可以倒流,我希望那个曾经爱我的人会更加爱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太古龙神诀〕〔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英雄?我早就不当〕〔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重生之名媛归来-迟〕〔乱伦大杂烩〕〔[综英美]这不是正〕〔冷酷总裁霸爱妻〕〔LOL之职业噩梦〕〔怀了反派的娃[穿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