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西游之传奇大圣〕〔枭焰遮天〕〔奇幻世界见闻〕〔重生之那年我十八〕〔钱探吴乾〕〔盛世茶都〕〔无限独步天下〕〔黑科技超级辅助〕〔戗刀〕〔南宗传人〕〔那天你消失了〕〔辇来于秦〕〔升级我靠吃草〕〔修仙之谁与争吃〕〔盛华〕〔冥界网吧〕〔依法治理修仙界〕〔重生吕布之大汉飞〕〔亡灵撒旦〕〔极品狂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荣耀王者之无敌召唤 第233章 武士所拥有的爱情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是爱情故事吧?”田野痴迷的听着,虽然这句话是自己不经意说出来的,这当然也是田野的疑惑。

    橘右京眼眸子缓缓聚焦,说着:“我也希望我们俩个的人如同爱情故事一般,虽然发生起起伏伏但是终究还会在一起的,但是你想错了!”

    田野身子微微挺直背,继续听着。

    “偶然间,圭突然的病倒了,病倒的很突然,就像我母亲突然生病这个家挺需要我来是一样的,那天依旧是冬季,没错我和圭在后来到领主家领主也中医我。所以我们俩个就在一起了,好景不长啊!”

    “我的亲人也病倒了,而我心爱的女人也病倒了,我没有每天如同以前一样勤奋的练剑了,整日看着书上的落叶,我知道日子总喜欢对我刚开玩笑。”

    领主看到我这样并没有多说什么,我可以看得出领主看到我的时候是失望的,似乎认为是我才导致圭这样的,其实不然。我知道我现在怎么解释都没用了。

    偶然间,我做梦梦到了一个声音告诉我魔界有一种花可以救助我的亲人,我没有犹豫等梦醒来的便着急的赶往魔界,但是这一切都是徒劳的。

    我沿着我们宽广的道路走,从日出到日落,也只不过是刚走出自己国家的一小个边界,我不知道魔界在哪里,更是不知道方向了。

    迷茫的走我不知道多久可以到达,我绝望了靠在树下我痴迷的看着月光,眼里充满了悲伤、充斥了之前我和圭在一起美好的时光,那个时候母亲看到我找到可以依偎一辈子的人了,病情也略有所好转。

    但是这一切……

    “你真的就这么喜欢玩弄我橘右京么?”我死命抓挠着自己,似乎想用这种方法来让我忘却这长久的痛苦。

    我知道留下给我橘右京的时间不多了,或者最多还有短短的几天,最少也就是今夜过去了。

    “圭!圭!圭……”我一遍又一遍的念着,这完全不亚于对我将要失去母亲的痛苦还要多。

    我自己的亲人一个又一个的从我身边消失了,最后只剩下了我的母亲,现在我又找到了如同至亲般的人……我又怎么会放手呢?

    我不甘,但是疲劳感占据了我痛苦的心灵,我睡着了。这一觉就是第二天的早上,但是我并不是迷茫的,脸上则是高兴的,因为在睡梦中我有遇到了那个告诉我魔界之花的声音。

    它友善的告诉我找到魔界之花的方法,并且在我的剑上面附加了某种能力……

    那个时候我很感激这人给我的能力,因为这是一种可以迅速穿越的神奇的能力。

    我毫不犹豫的就将自己传送到了魔界,但是我也从此知道了这能力并不是方便的,只不过自己好像要帮助这个给我力量的人增加修为。

    所以我第一次来到魔界的时候我就被一群特殊的生物给攻击了,那也是我仅有去过的一次,但是我那一次去虽然什么都没有碰到,但是我看到了那个声音指引我去找魔界之花的踪影,那是一朵妖艳的花,就连我看久了仿佛都会被吸引进去。

    那个声音告诉我,这不是一般的魔界之花,吸-吮着人类的血才能长出来的,若是几天没有碰触到人类的鲜血,那这里的生物们就会遭殃。

    可以说是屠夫也可以说是上帝,既然给我这次机会那自己也必定要失去生命东西,这不是上天规定的似乎只不过是大自然让你存活下去的希望吧。

    虽然我并不认为这是什么好事,也就是那一次我终于知道变强屠杀别人是多么畅快的事情了,刀刃上的血迹让我兴奋!同时也让我沉沦,仿佛这个世界只有我一人一样,活下去的希望也就只不过是屠杀。

    而那地狱之花么?或许只不过是最终可以获得的奖励吧。

    听着橘右京所说的,田野很难相信这不是什么科幻,或者橘右京此时只不过对着自己所说的事一个科幻,一个充满热血和悲伤的故事。

    “你确定这不是你编造的故事?”田野还是问了问,虽然自己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但不知怎的田野觉得没到爱情故事总要有点凄惨,才可以让对方知道爱情的来之不易,但没有经历过爱情道路上的坎坷田野自己是不知道的。

    “失去心爱的女人你会有什么感觉呢?”田野不知道怎么试图安慰橘右京,而是问着自己疑惑的地方,虽然橘右京现在还是有机会的,但田野还是想问问当事人的心情。

    “会……呼吸都痛吧。”

    仰望着抬头就可以看见透明的玻璃,玻璃后面就是一望无际的蔚蓝的天空,今天没有月亮,似乎是害羞躲起来了呢。

    田野无法想象这痛楚是什么样子的,“会呼吸的痛?这岂不是很难受?”

    “右京先生也喜欢花么?”

    那个躺在病床上娇弱的女子对着橘右京问着,脸上虽然洋溢着笑容但是看起来确实那么的没有生机,那么的没有活力。如同一个惨白的纸张一样。

    这朵野chu菊是橘右京在一旁的路上看到的,很简单很普通,就像这少女之前穿着的白裙子一样,简单透彻。

    “是的,圭也很喜欢花吧?”橘右京冲着在病床上的圭强笑着,捏着这野chu菊是那么的柔弱、不堪一击。

    “花……很香。”圭结果花,虽然手在颤抖这并不会影响圭对这朵花的欣赏,很好闻,仿佛在圭的鼻子中尽情的绽放着,肆无忌惮正如同这野chu菊一样,随便一个地形都可以顽强的生长着。

    “我希望圭可以像这野chu菊一样,充满生命活力四射。”看着病床上脸惨白的圭,橘右京痛心的说着。

    少女笑着说:“你是在说我老嘛?”到了这个时候在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经快要终结,也就只有这个少女会开玩笑了。

    正如那场冬天,少女笑着对自己说的那句话一样,“跟我一起回家吧。”

    攥紧野chu菊,自己怎都不可以放手!无论如何,不管是经历多少次失败我都要成功……

    “所以,先生听我说了这么多,你会帮助右京么?”

    这个称号还是圭那时给自己取的,虽然只不过是去掉了一个字,但橘右京自己总感觉是圭给自己的称呼,所以总归是好的。

    “我会的,因为我很崇拜你。”田野所说的并不是随口说说,而是自己听着橘右京和圭俩人的事情被深深的感染了。

    是啊,自己之前很穷,一贫如洗就算这样还是有一个女孩跟着自己,只不过后来那女孩是厌倦了自己一蹶不振的样子,所以才会跟别的人走在一起的吧……

    田野到现在似乎是理解之前抛弃自己的王筱薇了,那个以前天天亲切的喊着微微的女孩子已经离开了自己,到现在不过就是比普通朋友还要差劲的关系了。

    如果把自己的情史搬出来和橘右京相比较,自己只不过是爱情结晶所产下来的碎渣般,完全的不值一提,毕竟爱情是伟大的不是一般人可以玷污的,虽然总有一些人打着爱情的名号四处拐骗。

    “那我们也别多说什么吧,快带我去魔界边境吧,毕竟时间不等人。”田野说完搓搓手掌,似乎在为待会的战斗做准备。

    橘右京微微的拔出剑梢,是的自己现在的刀法只不过是一作无名了,若是自己可以到达下一步‘自作·无铭’的话那自己就是质的飞跃。

    “咳咳咳,这就是魔界边境。”

    几乎是瞬间的,田野就和橘右京来到了所说的魔界边界,只不过是一座桥,从桥头就可以看到桥尾。田野认为只不过是橘右京的实力不够,还没好奇问问橘右京是怎么把自己搞过来的就撸起袖子,大步流星的走了过去。

    “突突突!”

    突然,一股不和谐的声音想着,看着有一个巨大的声音走了过来,不难想象当时田野脸上惊讶的表情。

    毕竟这桥确实只不过是走几步就可以到的距离啊,但是这狭窄的桥上怎么会有这么庞然大物的……怪物呢?

    看着缓缓朝着他们方向的东西,田野这才反应过来橘右京在这之前就告诫自己这桥有魔界的东西砸把手,不是一般人可以对付的,虽然田野一直没有见识过橘右京真实的力量。

    “就是这些东西了,很烦人……但若是你没有用特比的方法处理,这些东西就会再生长回来。”

    橘右京拔出剑梢,几乎是瞬间,刚露出声影的怪物便如同菜板上的青菜一般,七零八碎的尸体便在地板。

    “看你这样不是很简单?”田野惊愕橘右京拔出剑的速度已经不是自己肉眼可以见到的了,田野相信就是慢速相机看着橘右京拔出剑再到攻击再到收剑,这都是很困难的事情了。

    太快了!

    “秘籍——名刀!”这就是一作带给自己所要领悟的东西,橘右京不愧是岛国著名剑豪佐佐木小次郎的化身,虽然不及剑豪佐佐木小次郎但动作和举动都如此的相思。

    田野之前也是有关注岛国剑豪,佐佐木小次郎和宫本武藏决一死战的历史的,虽然后世都说是宫本武藏赢了,但是天野却站在了佐佐木小次郎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太古龙神诀〕〔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英雄?我早就不当〕〔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重生之名媛归来-迟〕〔乱伦大杂烩〕〔[综英美]这不是正〕〔冷酷总裁霸爱妻〕〔LOL之职业噩梦〕〔怀了反派的娃[穿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