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鸣九天〕〔清史稿〕〔今生请你先走〕〔史记〕〔农村草根作者叶行〕〔辽史〕〔争锋地〕〔无敌剑魂〕〔余情潇潇〕〔甜宠专属:小太太〕〔玄幻之我吞了个宇〕〔领跑者〕〔神殿攻略〕〔魔女酒馆〕〔魔鬼的仆人〕〔正道魔尊〕〔御天玄尊〕〔重生空间之少将仙〕〔圣魔斗尊〕〔至尊刀道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荣耀王者之无敌召唤 第216章 初遇
    阿福看着田野的表情,并没有显示出惧怕,不由得好奇:“你……你不害怕我?”

    “啧啧,害怕谈不上只不过我很激动可以见到你这样的强者,金丹强者!”田野带着挑衅的意思说道,当然自己的计策就是要激怒这个人。毕竟脑子聪明好办事。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暗冷冷的说着,随后一股无形的力量直接打在田野的脸颊上,瞬间红肿了起来。

    这只不过是小伤罢了,这些伤扁鹊都可以治好,田野难以置信这就是金丹的实力?若是这样,那自己岂不是可以轻易打败?

    “一直打我,很舒服了?”田野冷冷的说着。

    “无敌鲨嘴炮!”

    仿佛具有核弹一样威力的技能直接摔在暗的身上,暗闷声的背砸着有点昏。“看来我还是小瞧你了,厉害厉害!”

    暗对着田野鼓励着,似乎现在不是一场战争而是师傅在教着弟子在实战中的战斗力。

    “切,看来还是留了一手。”

    田野看到无敌鲨嘴炮并没有给暗打出任何一点的痕迹,只不过是被暗硬生生的挡住所以才会发出这样的声音,原本自己还以为这暗只不过是虚传的金丹强者呢。

    “再怎么说,你可以接我三拳么?”田野对着暗说着,话语之间充满了冷嘲热讽,似乎是不相信暗是金丹的实力。

    暗还是上当了,见田野这样看自己,虚荣心正作祟,对着田野爽快的说着:“好!我接你三拳,若是我折腾住了你就输了当然你就要当我的小弟,但是若是你赢了……”

    暗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自己打从心里都不会相信田野会战胜自己,田野所要做的只不过是浪费时间,待会还不是要一口一口的叫着自己大哥么。

    就在刚刚,田野说服了扁鹊借给自己力量。扁鹊知道短暂的借力量是没事的,关键现在情况紧急所以扁鹊没细想便答应了。

    感受到身体上充满了浑身的干劲,田野知道自己得速战速决,若是自己还像之前拖下去那肯定不是事。

    自己已经在凯那一战吸收了教训,战场中地方是不会让你一分一秒的,你所要做的对得起自己的就是要珍惜时间。

    “接好了,我的第一拳。”田野对着暗冷冷的说着,正说着拳头也慢慢悬浮在空中,看到这一幕的暗不禁嘲笑田野是虚张声势。

    “好好好,你快点吧,刚好给我挠痒痒。”暗懒散的说着,插着腰站在一旁看着此时表情严肃的田野,但田野现在已经没有心情去想自己的实力到底和暗有多大的差别,自己只不过是想要战胜暗,保护还在自己身边的苏雪瑶。仅此而已!

    突然的,涌动在田野的血脉如同一种猛兽般的张开了血盆大口。

    “变强……么?”还是那个小男孩的声音,很熟悉但自己感觉这声音越想是自己的声音……

    一个屌丝到一个拥有家财万贯实力强的不行的,并且拥有一个貌美的女朋友还和自己关系不清楚的足足有三四个。或许这就是田野想要的生活,但自己偶然间明白了这些不是能够陪伴自己一生的。

    换句话说,田野知道只有绝对的实力才可以想到得到什么就得到什么,别人不敢招惹你所以理应你身边的人是安全的。

    “科技装备栏你都还没看看,怎么不去试试呢?”一股声音在对着自己说,更像是在提醒自己。

    拿起装备栏的科技,命运铠甲。听起来像真的事可以掌控你命运的东西,但田野想要打破这所谓的命运。

    自己的家族很穷,没声望所以一直起不来,但自己狗-屎运得到了这一系统,让家族离世颠覆的时候也即将到来了。

    自己不想要再继续苟且偷生的活下去了,而是想要面对这残酷的世界,有资本的和这世界搏斗。不管是成功也好失败也罢,自己总要努力试试可不可以搏斗得过。

    “命运铠甲,武器充能20%,可释放。”一股机械般的声音提醒着自己,田野被动的点击使用。

    很快的,自己的全身就感觉包裹着一身铠甲,只不过给自己的感觉很奇怪,并没有铠甲的重量很轻轻的让自己根本就察觉不到自己身上多了什么,但在暗的眼里是确确实实的存在着的。

    光明克制黑暗,这不管是哪界都是一样的规则,虽然在真正的魔神和天神俩者的实力根本就是不相上下,还不是他们俩神明不想要破坏地球,便草草的结束了这场战争,虽有诸多后悔但这仅仅也只不过传说了

    。

    “你身上穿着的是什么……东西?”已经不能找到更好的形容词来说了,暗不知道为什么在田野会凭空出现一个宝具圣物,这是不可能的啊。

    黑影也是同样的看到田野身上穿戴这的,是著名的宝具圣物——命运铠甲。

    这是混沌天神所专属的宝具,可以说是神明专属的道具了,但自己想不到创世会这么快的找到田野,并且给田野这么多染别人足以流口水的东西,这未免也太大手笔了。

    “你给我这圣器,我就放你走。怎样?”似乎是在征求田野,田野就是再笨也知道这圣器由着足以让暗惧怕的东西。

    “呵呵,你哥哥的语气可不是这样啊?”

    说时迟那时快,命运铠甲的充能达到了25%,是已经可以出发圣器的力量了,一股脉冲波径直的冲破几米厚的铁柱照射在暗的身上,原本就显的虚空的身体现在显更加虚无缥缈。

    “这……”太快了,几乎自己还没反应过来就这样结束了,但暗知道自己是邪化之中的东西,生活在黑暗。世界这么多的黑暗怎么不会包容自己呢?

    想到这里,暗如同一团血雾消失的无影无踪……

    “切!还是让这东西逃走了!”收回了命运铠甲,田野淡淡的说着,虽然刚刚的场面并不壮观,但是自己知道若不是运气好,那自己早就是一滩血水无疑了。

    突然,旁边响起了鼓掌的声音,被这声音惊动到了,田野好奇的看着一旁的人,发现这些人的眼光都聚集在自己的身上。

    “小伙子,六戍宗真的很需要你啊。”那教授模样的人淡淡是或者,随后看好似的拍了拍田野的肩膀,田野只觉得教授拍自己的肩膀,自己的肩是沉重无比的仿佛是自己要身负重任一般。

    “那件事情解决了,我再考虑要不要加入六戍宗吧。”田野冷冷的说着,在旁的教授听到田野所说的知道他要说的是哪件事情,只好闭上嘴不说话。

    这时,昏迷在地上的苏雪瑶也苏醒了过来,看着田野平安无事苏雪瑶露出惨白的脸色说着:

    “田野,我刚刚感觉有什么东西……”

    “让苏雪瑶回去说!”这时,扁鹊突然出现对着田野大声说着。

    “雪瑶,我们回去再说吧。”反应过来,田野立马对着苏雪瑶说着。容不得苏雪瑶用着好奇的目光看着自己,便拉着苏雪瑶的手离开了这里。

    在路上,田野没有多说什么,似乎刚刚在苏雪瑶昏迷的时间里并没有发生任何事情,只不过是一件琐事罢了。

    苏雪瑶也没有多问,因为自己也十分清楚的知道刚刚所发生的事情,但耐不住疑惑还是对着田野问道:

    “那个……刚刚我看到你和那个神秘人在打斗,你是怎么修炼的这么厉害的啊?”

    听到苏雪瑶对自己问的,田野很想逃避这个答案,但无可奈哈自己脑子笨,不知道该怎么扯话题只好犹豫片刻的回答道:

    “呃……你真的想知道么。”田野真的还不打算这么快就告诉苏雪瑶,因为自己总感觉若是告诉了苏雪瑶,那恐怕她也会卷进来。

    这场战役越少人参加是越好的,至少自己是这么觉得的。

    “还要从自己前几个月的时候说起……”

    田野对着苏雪瑶治好实话实说,但这里面自己掩盖了关于那几个美女的事情,毕竟……咳咳自己总要装作很纯洁嘛。

    “哦,原来是这样啊。”苏雪瑶并没有觉得很奇怪,当然仿佛是一个谜题自己现在知道了谜题的答案,很坦然一样。

    “这也难怪解释你之前的所作所为了,干嘛你之前总是在我们有困难的时候帮助我们,原来是这个系统呀。”

    听到苏雪瑶所说的,田野吐吐舌头。虽然挺扁鹊的意思还不打算接受又有一个人知道,要知道如果多了一个人知道,那系统的存在被别人发现的几率就会更大!

    “这丫头会保密吧?”晚上,正要睡觉的时候田野听到扁鹊对自己问着的。

    似乎这个问题,从刚刚扁鹊就憋到了现在。

    “她啊,不会乱说的,我了解她。”田野傻笑着说,扁鹊无奈自己治好相信田野,毕竟自己摊上了这个主所以没办法嘛。

    每当说其他,那个失恋的男人仿佛又复苏一般,冲着夕阳傻笑着。似乎男人口中的她还在等待着男人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太古龙神诀〕〔隐婚蜜爱:傅先生〕〔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重生之名媛归来-迟〕〔英雄?我早就不当〕〔[综英美]这不是正〕〔冷酷总裁霸爱妻〕〔LOL之职业噩梦〕〔我在万界送外卖〕〔科举出仕(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