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阴阳网店〕〔仙路云霄〕〔女总裁的桃运兵王〕〔逆天邪尊:霸宠草〕〔不爱你,是我的口〕〔反派总是看我不顺〕〔恰似寒光遇骄阳〕〔快穿反派炮灰不接〕〔王者荣耀之未来历〕〔女神的贴身男秘〕〔我的身体有bug〕〔军团召唤〕〔应许之婚〕〔世子爷的小美婢〕〔海贼之无上剑神系〕〔味香〕〔灰烬神座〕〔火影之大美食家〕〔101次宠婚:绯闻鲜〕〔最美不过遇见你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064是黑是白
    至于宋美婷和罗贯中之间的关系,却没查到什么,唯一能查到的是一张照片,曾在七八年前,罗贯中和宋美婷曾有同时出现在一个剪彩仪式上,那时宋美婷还不叫宋美婷,叫宋婷语。照片中,罗贯中和宋婷语之间隔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宋婷语满脸微笑,容貌俏丽,十分出彩,而罗贯中与如今相比,身形要瘦一些,他转头,目光似乎正在看着那位美丽的妇人。

    照片是正面拍的,看不清罗贯中眼中的内容。梁健盯着看了一会后,拿起手机,找到姚松的电话打了过去。

    通了之后,梁健问:“上次你发我的,我看了,那张照片,你能不能找到出处的?”姚松说了句等等,一会儿后,回答:“我试试,但不能肯定,毕竟时间太久了。”

    梁健回答:“好的,辛苦你了。”

    “没事,对了,我听婷婷说,你前几天回宁州了?”姚松问。

    “是的,回去看看你嫂子和孩子。”梁健答。姚松犹豫了一下,问:“怎么不让嫂子跟你一起去太和,她这样也挺不容易的。上次跟婷婷去你家里,看她一个人又要照顾小的,又要顾大的,挺辛苦的。偏偏那两个孩子,都粘她。”

    梁健沉默,心里内疚,却也无可奈何。走上了这条路,或许就注定了,在家庭方面,要对家人有所亏欠。这一点,似乎所有身在其中的人,都是有所感触的。

    听梁健沉默下来,姚松意识到自己这番话说得有些不合适,便换了话题,聊了几句无关痛痒的家常后,就挂了电话。

    梁健放下手机,心里有些心思却没跟着手机一起放下,翻涌着,久久不能平静。他转头看向窗外,窗外是太和市那片灰蒙蒙的天空。几天的万里无云后,经过雨水冲刷后的蔚蓝天空又消失不见,躲了起来。

    家庭,和事业,真的两者不能兼得吗?

    曾有人对梁健说过四个字,说他是人生赢家。仕途上,一路向上;家庭上,儿女双全,娇妻贤良。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他看似风光的背后,也是满口的苦涩。

    对不起。梁健轻喃了一句,可远在千万里之外的项瑾注定是听不到的。

    清晨醒来,窗户外阴沉沉的。梁健看了一眼,想若是能下场雨,冲冲这空气里弥漫的粉尘也是好的,至少空气能好一点,不用出门就戴口罩了。

    可这天阴沉了一早上,雨就是没能下来。差不多午饭时间的时候,陈杰敲了门,探进脑袋,问梁健:“我待会出去吃个饭,可能会晚一点回来,跟你说一声。”

    梁健点头。

    陈杰走后,沈连清过来等他吃午饭。两人又约上了小五,三人在食堂吃了个简餐后,就各自回了办公室休息。

    许是因为最近几天晚上睡得不太安稳,梁健很快就睡着了。梦里,他成了一个苦苦求学的莘莘学子。报到那天,遇到了一个姑娘,及腰长发,长裙刚过膝,身段婉好,一回头,发丝轻舞间,那一瞥的青涩风情,让走在不远处的梁健怦然心动。他正犹豫着,要不要上去搭个讪,比如来时,好哥们传授给他的:美女,累不累,需要我帮忙吗?

    可,正在这时,一阵不合时宜的敲门声响起,美女没了,校园时代也没了。梁健揉了揉眼睛,有些微恼地喊了一声:“进来。”

    进来的是沈连清,神情有些焦急。

    梁健皱了眉头,问:“怎么了?”

    “陈秘书长被带到派出所去了,有人要告他猥亵未成年少女,涉嫌拐带。”沈连清说话得时候,神情焦急,看来是事态已经比较严重。

    梁健则听到之后,立即意识到,之前陈杰说要出去吃饭,看来是约好了和那个小姑娘一起吃饭,当即暗骂了一声这陈杰不长脑子,起身就准备走。但又站住,问沈连清:“他现在在哪个派出所?”

    “就在迎江区的派出所。”沈连清回答:“总局的明局长已经赶过去了,小姑娘的父亲闹着不肯息事宁人,一定要我们给个说法,还说要见你。”

    “乱来!”梁健恨恨地骂了一声,沈连清没听清,啊了一声,问梁健:“书记,你刚说什么?”

    梁健摇头:“没什么。”一边说,一边往外走:“你给明德打电话,让他把人先带去总局,我们在那里见面。”

    沈连清一边跟上,一边给明德打电话通知。

    还没到总局,一直在留意事情动态的沈连清就告诉梁健,陈杰的这件事情,已经在政府群里传开了。

    又过了没多久,梁健坐在车子里才刚看到总局的大门,就听得沈连清忧心忡忡地跟梁健说:“书记,网上有视屏流出来,是女孩子父亲跟陈杰扭在一起的画面,要不要给宣传部打个电话,让他们想办法?”

    梁健本想点头,但转念想到,如果删掉,恐怕只会让人打上欲盖弥彰的事情。想了一下,便道:“你先给宣传部的朱部长打电话,我要跟她通话。”

    沈连清很快拨通了朱琪的电话,说了一句梁书记找你之后,就将手机递给了梁健。梁健接过之后,问:“陈杰的事情,你知道了吗?”

    朱琪犹豫了一下,回答:“看到群里在说,这是真的吗?”

    “真假我也不清楚,网上有个视频,你待会看下。现在,你先拿个笔记一下,有些事情,我先跟你说一声,至于舆论上怎么处理,你自己看着办。”梁健说道。

    朱琪回答:“那您稍等,我拿个笔。”

    等朱琪拿了笔准备好,梁健就道:“那个小姑娘我也认识,并且是我安排陈杰跟她联系,负责资助她学业的事情。至于她的父亲,当时我们认识她的时候,她正被他父亲逼着嫁给当地的一个年纪大到足可以做她父亲的男人。而她当时刚刚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你看着写吧。”

    “那今天的事情,是怎么回事?”朱琪问。

    梁健回答:“这个问题,恐怕得要问陈杰同志了。你先处理网络上的事情,争取将影响控制住,其他的,晚点再说。”

    朱琪显得有些为难,道:“我已经找到网上那个视频了,政府官员猥亵未成年,涉嫌拐带,这样的新闻标题,实在是太有冲击力了。梁书记你刚才说的话,毕竟只是口头上说说而已,没有真凭实据,很难取信民众。而且,我担心,这是有心人故意要害陈杰同志。”

    朱琪的话提醒了梁健,他想到了之前的那几张照片。看来,有些人并没有人就此罢手死心,梁健心里沉了沉。

    这时,车子已经在总局大院中停稳。沈连清拉开了车门,等着。梁健嘱咐了朱琪务必要想办法后,就挂了电话。

    还没进总局的大门,就听到有一个男人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声音洪亮,理直气壮。

    “你们官官相护!”

    “你们的良心被狗吃了吗?我女儿还没满十八周岁,他多少岁了!都可以做她爸了!”

    “你们今天必须给我个说法……”

    梁健走进去,看到那个男人站在一间办公室的门口,朝着里面另一间关着门的办公室,高声骂着。身后,一个民警正拉着他,生怕他一个冲动就冲过去,再闹事。

    梁健走过去,他听到动静,停了下来,转过头看到梁健,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后,认出了梁健,当即就要冲过来。小五动作快,护在了梁健身前,男人身后的民警动作也快,一把抱住了他。

    被民警抱得动不了得他,更加歇斯底里,骂声比之前更高。梁健皱眉看着他,开口:“你要见我,只是为了想要骂我几句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可以站在这里听你骂,等你骂累了不想骂了为止。”

    男人的声音弱了下来,又骂了几句后,心不甘情不愿地停下。梁健见他冷静下来,或者说,不再装疯卖傻之后,问她:“你女儿呢?”

    一提及女儿,男人又想要‘发疯’,梁健有所预料,不等他那洪亮的声音出口,就道:“你如果想谈,就好好说话。”

    梁健没说狠话,但与他有过一次接触的男人,却安静了下来。民警有些敬佩地看了梁健一眼,然后替那男人回答:“女孩子在隔壁办公室,由我们的女同事陪着。”

    梁健道:“这样吧,你把当事人都叫到一起吧,都坐下来好好说说,我想听听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

    民警看向男人,不敢松手,问:“那他怎么办?”

    “没事,你松开好了,他不会乱来的。”梁健说道。民警依言松了手,去找女孩和陈杰。梁健则看着那男人,沉默半响,出言问他:“是有人指使你这么做的吧?”

    男人脸色立变,嘴硬否认:“什么指使不指使,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只知道,我不能让我女儿被一个畜生给糟蹋了!”

    梁健冷笑:“糟蹋你女儿的到底是谁,你自己心底清楚。之前那件事,我不想评价什么,但我的人是什么品性,我清楚。”

    男人哼了一声,道:“你们都是自己人,你当然是替他说话。”

    梁健笑了笑,不再辩解。一切等三人做到一起,是黑是白,自然有个分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空间:慕少,〕〔绝美冥王夫〕〔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神医狂妃:邪王的〕〔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沈娴秦如凉〕〔重生国民男神:九〕〔霍长渊林宛白〕〔白雅顾凌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