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婚心欲动〕〔诱爱娇妻:老公宠〕〔神级龙卫〕〔六零军妻养成〕〔冷血军妻,撩你没〕〔重生之军嫂撩夫忙〕〔至尊小仙医〕〔赤龙破天〕〔杀神永生〕〔重生娱乐圈女神:〕〔寒夜刺客〕〔邪君的第一宠妃〕〔农门药香〕〔乡村艳福〕〔无敌杀手俏总裁〕〔国民男神狠强势:〕〔都市绝品仙医〕〔快穿之一叶偏舟〕〔机场少女养成手册〕〔夺舍穿越者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063羊头狗肉
    梁健没想到是这么一件事,那天与那位老人家也没说上话,倒也没注意老人家的状态。听了刘韬的话,梁健有些于心不忍。但就目前来看,梁健手头能用的人就这么几个,而刘韬无疑是最适合去做这件事的。梁健心一狠,道:“你放心,这个没问题。那家养老院叫什么名字?老人家大概什么时候过去?”

    刘韬说:“养老院名字一下子记不起来了,已经联系好了,下个月十号送她过去入院。”梁健便道:“那你回头把养老院的名字告诉我,到时候,我让人提前安排一下。”

    “那倒不用。我已经都跟院方都沟通好了。”刘韬道。

    梁健看着她,认真说了声谢谢。刘韬愣了一下,原本沉重严肃的神色松缓了一下,她微微偏过了脸,回答:“这是职责,你不用谢我。”

    梁健也没矫情地非要跟她在该不该谢的问题上多纠结一些。静静地看着她,这张只能算是五官端正的脸,或许是因为坚强,所以有那么几分不一样的美丽。这种美,和胡小英,和倪秀云,和梁健认识的那些女人身上的美都不太一样。

    忽然间,梁健心里又泛起了那个疑问,是那天去她家埋下的种子。他犹豫了一下,开口问:“那天我看你的家里,似乎就你一个人住?你丈夫呢?”

    刘韬回答得很坦然:“很早就离了。”

    梁健哦了一声,识趣地不再多问。两人沉默了下来,这一沉默,梁健心里倒还好,刘韬心里,却是别扭了起来。没多久,她就有些受不住心里那股别扭,准备起身告辞。梁健却在这时,忽然开口:“其实,你奶奶的这件事,不需要你用这个事情来作为条件交换。我们是同事,什么条件都没有,关照一下也是应该的。”

    刘韬僵了一下,看了梁健一眼,略微垂眼,回答:“我不喜欢欠人人情。”

    梁健笑了笑,没再说什么。刘韬放在腿上的手,微微动了动,然后站了起来:“如果没其他的事的话,那我先走了。”

    梁健点头。

    刘韬走后,梁健在沙发上坐了好一会儿,才站起来,看了一眼窗外的太和市,心里暗道:你可别让我失望,别对不起为了你我所做的这些决定,和他们所做的这些牺牲。

    那份文件里,是太和市政府人员和太和市煤矿企业之间的一些联系,并不十分详细,但也足以看出很多端倪。尤其是一些人员,那份文件里,特地做了一个大概的财产估算,财产之巨大,明显不是他包括他的整个家庭所能赚取的。梁健当初看到这些资料的时候,唯一有些疑惑的是,刚经历过一场反腐地震的太和市官场,怎么还会有这么多的问题存在。只是,这个疑惑,稍一细想,梁健便也明白个大概了。

    素来扫黑反腐,到最后都会为了两个字,而草草收场,又有几次是真的挖根掘底的,将所有的阴暗面都挖出来,摊开来晒一晒。虽然梁健也很希望这么做,但有些时候却不得不承认,有些时候,懂得适可而止,虽然是不得已而为之,却也是一种智慧。

    按照太和目前的状况,其实这个锅,梁健不应该去揭。可如果要动煤矿这块肉,这个锅即使不揭,也要先瞄上一眼,看清楚里面到底放了些什么菜,梁健才有这个资格去动煤矿这块肉。

    再说,刘韬和叶海拿到文件之后,一个已是视死如归,一个则是忐忐忑忑,愁容满面。各回各‘家’后,刘韬立即开始做计划,而叶海却是愁眉不展地坐在自己办公室中,看着那份文件发呆。

    笃笃——

    门敲了好几下,叶海都没回过神来。门外的人有些等不及,轻轻打开,探进脑袋来,瞄了两眼,发现叶海在位子上坐着,又重重敲了一下。这下,叶海回过了神,像吓了一跳一样,差点没从椅子上跳起来,见是办公室的人,立即调整了神色,问:“什么事?”

    门口站着的年轻男人推开门走进来,回答:“刚才又有人来投诉西台山那边的那两个矿,现在人在大厅闹着不肯走。怎么办?”

    叶海一听,本来就皱着的眉头,顿时皱得像打了结一般,问他:“西台山的那两个矿,不是上个星期才让小河他们去过吗,怎么又有人来投诉了?”

    门口站着的年轻男人苦着脸,说:“我也不知道啊。”

    “行,你先出去吧。我待会下来。”叶海烦躁地赶走了门口的年轻人,等门一关,他看向桌上的那份文件,挣扎了半响过后,牙一咬,狠声说道:“妈的,豁出去了!要不然,迟早也是要被这些投诉给烦死!”

    砰地一声,叶海拍案而起。下了决定的他,身上忽然多了种大义凛然的光芒,一脚踢开身后的椅子,绕过办公桌,大踏步往外走去。

    门口那个年轻男人还没走,正在不远处站着,低头玩着手机。叶海看到他,喊道:“小李,你去把小河他们几个叫过来到小会议室,开个会。”

    小李听到声音,吓了一跳,忙把手机藏到了裤兜里,应了一声后刚要走,想起大厅里那个赖着撒泼的妇人,又转过头来,问叶海:“局长,那那个投诉的怎么办?”

    “叫小张他们处理,局里养着他们,难道就是让他们每天喝茶上网的?”叶海瞪了一眼小李。小李有些愣神,觉得今天的叶海有些不一样,这种不一样,说不上好,也说不出坏。稍一咂摸,似乎还有些威严的味道,这种味道可是以前的叶局长很少有的。

    小李一边想着到底是什么让叶局长有了这样的变化,一边忙着通知人去了。遇到关系好的,还不忘提醒一声:局长似乎心情不是很好,你小心点。

    到了叶海提到的小张那边办公室,推开那扇虚掩的门,果然那位叫小张的男人正面带笑容地和人在网上聊天,同办公室的另一个女人,则是正在给某云创收。小李眼珠一转,站在了门口,抬手在门上敲了敲,吸引了办公室两人的注意力。

    “呦,‘大秘书’怎么有空到我们这‘穷乡僻壤’来了。”阴阳怪气地是小张。女人则笑眯眯地看了小李一眼,又将目光转回屏幕上,等小张话音落下,才笑嘻嘻地说道:“小李,别听他瞎说,有什么事吗?”

    小李朝女人笑了一笑,然后转向小张时,立即收起了笑容,冷声道:“大厅有人在闹,局长让你去处理下。”

    小张摆摆手,不耐地回答:“不去,这种事,打个电话让保安处理就行了。”

    “局长点名让你去,他可是说了,局里养着你,可不是为了让你每天喝茶上网的。”小李话出口,小张的脸色顿时难看了下来,女人也惊讶地重新将目光转向了小李,不敢置信。小李似乎和这小张本身就有些过节,不仅将叶海的话少了几个字,还怕刺激得小张不够,特意加了一句:“你要是不信,可以亲自去问局长。好了,话传到了,去不去是你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

    小李说完就走,十分潇洒和掩不住的解气得意。想起以前那些憋气日子,他更加喜欢今天这个出乎意料威严的局长了。

    希望这种威严不是暂时的才好呢!

    叶海和刘韬各有动作的时候,梁健这边也没就此停下。这两个多月,梁健明面上看着似乎没做多少事情,但暗地里早就已经在观察整个太和市的关系网,还有省里面的权力派系。两个多月过去,梁健对此的了解,已经有了一个基础的雏形。虽还未完全丰满,但也已经清楚,煤矿企业在省这个层面上,最大的幕后力量boss,应该就是副省长罗贯中无疑。至于为什么他一个副省长,却能掌控整个西陵省的经济局面,这一点,还需要更深层的挖掘。而这个时候,不宜打草惊蛇,所以梁健暂时停了下来,上次山庄那次会面,却让梁健有了新的想法,或许侧面突破也是不错。宋美婷此人的出现,对梁健来说,应该是一件好事,起码有一点可以肯定,这宋美婷和罗贯中之间是肯定有关系的,而且匪浅。那天回来之后,梁健就有了要查一查的想法,而且付诸了实践。因为怕惊动当事人,所以不能深入,但即使这样,查到的信息,也已经让梁健十分惊讶。

    宋美婷的资料是在梁健给叶海和刘韬的那两份资料之前发到梁健的邮箱里的,但梁健一直没看,直到现在才打开来。

    宋美婷的身份,说是显赫也不过分。她是西南军区一位已退休首长的女儿,这份资料在这位首长在位是都是属于绝密资料,直到他退休后才有部分公开。而她本身,是一个上市公司的幕后老板,这个公司在五年前已在米国纳斯达克上市。在她父亲退休前,她在这个公司的所有资产都分别持有在另外四个人手中,在她父亲退休后一年内,这些资产陆续转到她的名下,一瞬间,她就成了国内最富有排行榜上前十名之一,当然这只是明面上的。至于梁健说的那个山庄,却并不在宋美婷的名下,而是属于一个叫富力置业的企业名下。这个富力置业在房地产行业,只能算是中游企业。按照梁健的估计,以那个山庄的规模,这个所谓的富力置业,很可能就是个挂羊头卖狗肉的把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他的吻好甜〕〔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巨星萌妻:总〕〔独宠娇妻(重生)〕〔人生若能两相忘〕〔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娇妻生猛:总裁,〕〔一胎二宝:冷血总〕〔爱情说它忘记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