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村极品神医〕〔重生之娇妻在上〕〔悲剧发生前[快穿]〕〔重燃〕〔我的超级庄园〕〔盛世为凰:暴君的〕〔封神飞仙录〕〔宋帆〕〔大宋桃花使〕〔神只〕〔蜜爱甜心:简少强〕〔修仙小农民〕〔尸不言〕〔直男的怒吼:我不〕〔青梅物语:竹马哥〕〔重生之都市天尊〕〔萌妻来袭:陆少,〕〔都市之修仙霸主〕〔帝国第一宠:小甜〕〔废柴归来:冥君的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055赴宴山庄
    前两天实在太忙,没有来得及更新,在此致以歉意。拖欠的章节,争取这周补上。

    大概半个小时后,禾常青将电话打到了梁健办公室。应该是陈杰跟他交代完毕,他来求证了。梁健听着他问:“照片中那小姑娘,你认识?”

    梁健一笑,说:“是认识,刚才一下子没认出来,后来才想起来。这姑娘,是之前我和陈杰去陵阳的时候,路上碰上的,当时说好要资助她上学,我自己忙,就交给陈杰去负责了。”

    “既然是这样,那就没问题了。”禾常青说道。梁健嗯了一声,犹豫了一下,补充了一句:“这件事,事实该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不能姑息,也不能冤枉了我们的同志。”

    梁健的话已经很明显,禾常青能做到纪委书记,自然能听懂他的意思。当即回答:“是,您放心。陈杰同志刚才已经过来找我谈过了,如果他说的都是事实的话,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

    梁健问他:“举报人方面,能不能找到些线索的?”

    禾常青有些犹豫,沉默了好几秒钟才回答:“照片是匿名信寄过来的,估计查不到什么。”

    对于这个回答,梁健不算满意。以前在江中省的时候,抽丝剥茧的事情也没少接触,这相关的调查取证的工作虽然不是十分了解,也知晓一二。于是,就问他:“信应该是通过邮局寄的吧?”

    禾常青不笨,梁健这么一说,他立即就明白了,就说:“信封我没看到,我待会去问。如果是通过邮局寄的,可能能查到一些线索,但我也不保证。”

    这件事毕竟陈杰自身还是有问题的。梁健有心维护,但也不好太过偏袒,纪委书记虽然在前两次常委会上站在了他这边,但不代表他就是自己这个阵营了。梁健见好就收,道:“这件事情上,陈杰同志自身还是有些问题的,我会找他谈谈。不过,这件事情,明显是有人居心叵测,上次是江源同志,这次又是陈杰同志,我们不能掉以轻心,该查的还是要查。”

    娄江源的事情也不是秘密,梁健适时点到,也是为自己刚才要求禾常青去调查做个解释,算是给足了禾常青面子。禾常青嗯了一声表示理解同意。挂了电话后,梁健也没再将陈杰叫进来谈话,该说的已经说了,他如果聪明,就知道接下去该怎么做。

    倒是刚才自己的话,倒是提醒了梁健自己。先是娄江源,再是陈杰,怎么像是有人想针对市政府这些领导?还是说,只是巧合?

    梁健想了想,介于以前在永州的一些经历,觉得不可掉以轻心,便拿起电话打给了明德,问了问娄江源上次信访日遇袭的事情,明德的回答是进展不顺,那天监控虽然拍到了其中一个人的脸,但因为监控像素过低,不能很好的辨认,也就是说这个线索是废掉了。而除此之外,并没有更多的线索。梁健听了,心中郁闷,也不好说些什么,叮嘱了几句要加强社会治安等一类的话后,就挂了电话。

    梁健目光又瞄到了桌上那份有关转型生态经济的文件,忽然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紧张感。会是巧合吗?他问自己。

    快下班的时候,梁健伸展了一下身体,舒缓了一下有些酸疼的背部,想着晚上要和娄江源见面,不如索性就一起吃个便饭。刚想打电话约他一下,忽然听到敲门声。陈杰探进头来,说:“梁书记,胡东来的秘书刚才打电话来,晚上想请你吃饭,去不去?”

    梁健一愣后,毫不犹豫地回答:“晚上和江源同志约好了,推了吧。”

    陈杰犹豫了一下,说:“听说,还有省里的领导在。”

    梁健一听,皱起了眉头,犹豫了一下,问:“是哪位领导清楚吗?”

    陈杰回答:“好像是罗副省长吧。”

    罗副省长?梁健眉头皱得更紧了,一个副省长到太和市来,他作为市委书记,竟然一点消息也没收到,似乎他这市委书记做得有点不称职。而胡东来这晚饭,既然是请罗副省长,却又叫上自己,是个什么意思?更关键是,既然这罗副省长是悄悄而至,那么肯定不希望被太和市方面知道自己在太和,却又同意大金牙邀请自己同席,这其中意味,好像很深呐!梁健不由得想到,在省里,这罗副省长可是经济至上理论的坚定拥护者。想到此处,梁健莫名地就紧张起来,看来今天这晚宴,基本属于鸿门宴无疑了。

    既然对面说明了罗副省长也在,那就容不得梁健拒绝了。梁健对陈杰点头说道:“行,我知道了。那你准备下,待会一起去吧。”

    “那小沈呢?”陈杰有些惊喜。最近很多事情,梁健都不再带他一起。

    梁健看了他一眼,说:“他酒量没你好。”

    这话不过是梁健随便说的。沈连清刚来时,两人喝过酒,两人酒量差不多。梁健之所以带他一起去,是因为对于太和的形势,陈杰比沈连清要更加清楚一些。

    既然要去赴晚宴,时间上就不好把握了,那娄江源这边只能是先推迟了。梁健给娄江源打了个电话,并没有明说,另外找了个借口推迟了。娄江源也没多问。

    时间不多,梁健稍微准备了一下,就跟陈杰坐着车去赴宴了。晚宴的位置有些远,是在山口区的山里,车子在山间的公路上蜿蜒了大约有四十分钟左右,才看到那个隐蔽的山庄。许是因为今年干旱太久,一路过来两边的山上,本就不多的灌木都呈现出一种枯黄的色彩,一点也没有夏日该有的蓬勃生机。山庄的大门紧闭着,门口简陋,就像是一般人家的大门,没有任何标识。小五摁了两下喇叭后,大铁门旁边的传达室窗户哗地一声拉开,探出一个脑袋,脑袋上那稀拉的头发软塌塌搭在一侧,泛着油腻的光泽。看门的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头,瘸着腿,问了几句后,慢腾腾地出来,给梁健的车打开了铁门。车子刚进去,这铁门又哗啦啦地关上了。

    这山庄是建在两座山中间的一个山谷中,铁门是建在路上的。铁门进去,还有五分钟的车程,才能看到那山庄。山庄后面是一片别墅,造型古朴,安静地矗立在山谷中间,有水从山谷深处蜿蜒而出,叮叮咚咚地穿过整个别墅群,然后流入山庄大楼前的一个大约有十来丈方圆的湖中。

    说来也奇怪,这外面山上的灌木都因为干旱枯死了,这山谷里,竟然还有这么个湖泊和小溪。看来这里的风水不错。

    梁健在心里随意地嘀咕了一句后,就看到胡东来带着他那个美女秘书从山庄里迎了出来,后面还跟着个女人,身材妖娆,面容因为隔得远,却是没看清。不过,走近后,就看到,这女人也是个美女。梁健才一打量,就发现,这女人和胡东来身边那个美女秘书的脸有些相像。

    梁健疑惑地看了几眼后,看向胡东来,三人已走到近前。寒暄了几句后,胡东来介绍了那个看不出实际年龄的美女,原来是这个山庄的老板,名叫宋美婷。梁健有些刮目相看,这山庄只从目前梁健眼睛看到的估计,投资少说也要有几十个亿,看来这女人身份绝对不简单。梁健的目光在这宋美婷身上和旁边秘书小茜身上来回逡巡了两遍后,宋美婷忽然轻轻搂住了小茜,朝梁健笑道:“看来梁书记已经发现了,小茜是我女儿。”

    梁健虽然已经有了猜测,但一下也不敢确认,实在是这宋美婷保养太好,看着顶多三十出头的样子。听得她这么说,梁健也不吝啬恭维两句:“你们母女挺像的,不过站在一起像姐妹,不像母女。宋总太年轻了。”

    宋美婷笑得很开心,女人嘛,没一个不喜欢听别人说她年轻漂亮的,特别是有了些年纪的。

    “梁书记要是不嫌弃,叫我一声宋姐好了,宋总太生分了。”宋美婷一边说,一边看了眼自己的女儿,叶小茜依然是一副冷然的表情,似乎对什么都不太感兴趣的模样。宋美婷似乎早已习惯自己女儿这副样子,对梁健道歉:“我这女儿什么都不好,就是脾气不好,对谁都这样,梁书记,您别介意。”

    梁健自然是笑着说不会。

    一行人往里面走,梁健问胡东来:“罗副省长到了吗?”

    胡东来回答:“还没,罗省长说了,让我们先吃。”胡东来省略了一个副字。梁健看了他一眼,暗自记在了心里。

    山庄酒店里很安静,除了服务员之外,几乎见不到其他的人。宋美婷解释:“这里暂时还没对外开放,只有一些熟人偶尔会来这个吃个饭,度个假。”

    仅从梁健看到的,就可推断,这片山庄的规模应该不小。山庄酒店后面那一片梁健并没看到具体规模的别墅群后,似乎还有规划。从这山庄酒店前的布置来看,这里的建设应该已经完成,达到了对外开放的标准。在这时间就是金钱的年代,山庄既然已经完善,却不对外开放,这其中猫腻似乎不太小。梁健没有去点破,只是记在了心里。这样一片规模不小的山庄,梁健虽说来的时间不长,但也不应该从未听到过。之前来的路上,梁健还问过陈杰,陈杰似乎对这个山庄也没什么印象。在梁健看来,这山庄,猫腻不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婚心动魄:神秘人〕〔白雅顾凌擎〕〔杀神叶欢〕〔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重生空间:慕少,〕〔沈娴秦如凉〕〔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婚心计,老公轻点〕〔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幸得相爱,陆少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