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透视小毒医〕〔重生蜜恋:上校,〕〔娱乐头条:名门影〕〔盖世邪君〕〔暗黑破坏神之猎魔〕〔至尊俏妃:冰山王〕〔末日幻斗者系统〕〔强宠蜜爱:BOSS,〕〔火影之惊涛骇浪〕〔冥界追忆录〕〔龙魂特种兵〕〔婚然心动:律师大〕〔神级卡徒〕〔厚婚秘爱:鲜妻,〕〔强势囚爱:娇妻拒〕〔厚婚秘爱:鲜妻太〕〔婚婚欲醉:总裁老〕〔豪门盛宠:宝贝你〕〔盗墓往事〕〔练级狂魔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051敲打了谁
    从刁一民办公室出来后,梁建告别了那位秘书,才与沈连清汇合,倪秀云的电话打来了。她应该是掐着时间的。

    梁建接起来,率先笑道:“姐,这次多亏了你,回头来请你吃饭。”

    电话那头,倪秀云娇嗔道:“姐姐才不稀罕你那一顿饭,你别忘了你上次答应我的那件事就行。”

    “随时待命。”梁建笑道。

    倪秀云笑得很开心。挂了电话后,小五的车已经停到身前,两人坐上车后,小五转过头问梁建:“直接回太和吗?”

    梁建刚要点头,忽听得车窗被敲出笃笃地声音。摇下车窗一看,竟是见过一次的覃秘书长。梁建忙下车,寒暄过后,听得覃秘书长问:“刚才听小马说你过来了,没想到还真碰上了。”

    梁建看他那样子,绝对不只是碰上这么简单,应该是特意来寻自己的。只不过他不承认,他也不好点破,便顺着他的话说:“来跟刁书记汇报下工作,正好太和市那边有点急事,就没来得及去拜访秘书长,还请秘书长不要怪罪。”

    “哪里的话。”秦秘书长笑道,随即又问:“事情很急?不急的话,到我那坐坐,我们聊聊?”

    这秦秘书长明显是有话要说,梁建只好说:“不急。”

    覃秘书长的办公室在刁一民的下面一层,位置却是相同的。梁建跟着他进去,助理进来倒了茶后就被覃秘书长使唤了出去,关了门。

    梁建将身前的茶杯微微拨了一下,抬头看向覃秘书长,后者微微一笑,说:“想你应该已经猜出来,我是有话要跟你说吧?”

    梁建点头笑了笑。

    “我跟胡小英同志以前是同学,你知道吗?”覃秘书长忽然说道。梁建惊讶地看向他,这消息来得确实有点意外。更意外的是,这覃秘书长忽然在梁建面前提到胡小英,是只是因为当初梁建上任,胡小英有同行,还是因为知道更深层一点的消息。

    这一点,梁建揣摩不出,便不好随便接话,只好等着他的下文。只是,覃秘书长点了这么一句后,却立即换了话题:“我听说,太和市出台了一个环保方面的处罚政策,那些煤矿企业好像很不满意啊?”

    梁建的心思还被胡小英那三个字搅动着,忽然听得他又换到了太和这边,而且还是这最敏感的话题,不由得怔了两秒才回过神,苦笑了一下,道:“初来乍到,不了解情况,冒冒失失的,就让他们给恨上了。”

    说完这话,梁建的心神也重新定了下来,这覃秘书长特意找到他说这件事,恐怕不仅仅只是好奇一下这么简单。至于背后,是被谁请出山的,却是梁建一时半会也甭想才出来的。不过,是谁对于梁建来说,目前并不重要。

    “恨倒也算不上,不过就是有些怨言。”覃秘书长笑道:“不过,这些企业也确实欠些敲打,你这么冒失一下,也是好事,就当做是给他们提个醒,免得他们以为我们西陵省没了他们这些煤矿就不行了,还真把自己当了这土皇帝,想怎样就怎样了!”

    覃秘书长这话一出,梁建心里一开始还迷糊了一会,但覃秘书长接下去的话,立即就让梁建明白,这覃秘书长的站位依然还在那些企业那边。

    “不过,提醒归提醒,也不能太过了。毕竟这些企业为我们西陵省的gdp贡献了不少力量,该支持的还是要支持。”

    有了之前省书记办公室里刁一民的那一句话,梁建此刻心里的底气可谓是头一回那么足。只不过,在这覃秘书长面前,梁建却不想多说。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若是提早在这覃秘书长面前露了相,除了提前给自己增加阻拦别无益处。对覃秘书长的话,梁建笑着点头:“秘书长说的是。”

    此刻正午刚过,这夏日里的烈阳,毒辣得很。一般的办公室到了这个时候,都要放下窗帘,挡一挡那刺眼的阳光,可这覃秘书长办公室里,却是连床帘都没装。办公室外面就是省政府那个堪比太和市三岛公园的花园,倒也不用担心有心人企图通过窗户窥视点什么。只是,没有窗帘的窗户,再也挡不住那灿烂的阳光,落在地板上,折射出耀目的光。梁建坐在那里,手指微微往旁边移了移,伸进那触目的阳光中,温暖立时传递而上。

    对面,覃秘书长将梁建这小动作看在眼里,笑了笑,心里想,从江中到西陵,这放在古代就是贬斥边州了,看来这梁建也是看明白了这一点,知道收敛脾性了。想着,他说到:“我今天也是看在胡小英同志的面子上,提醒你一句,这些企业背后个个都有靠山,你跟他们打交道,小打小闹可以,别真闹大了,到时候不好收场。”

    听他又提及胡小英,梁建忍住了要一问究竟的冲动,低头应下,还谢过。又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之后,梁建就起身告辞。覃秘书长也不留,要敲打的也敲打了,难不成还留他吃饭。不过,就算真留他吃饭,梁建也未必愿意。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跟一个想法不在一处的人吃饭,胃口必然是好不到哪里去的。

    上了车,梁建对小五说:“先找个地方吃饭吧。”

    大家都饿了,也没人拘泥身份,随便找了家路边的小面馆,在老板和老板娘的诧异中,囫囵了一碗面后,又匆匆离去。

    回太和的路上,梁建犹豫来犹豫去,还是没忍住,给胡小英打了个电话。他已经许久不曾跟她联系,电话未通之前,他就像是一个久未见到过自家小娘子的年轻小伙子,竟也心跳得飞快,紧张得不行。好不容易电话通了,以为自己会紧张得说不出话来,可一听到她那轻轻柔柔中带着点惊喜的声音,这心忽然就静了下来。

    略微寒暄了两句后,熟知梁建的胡小英,知道他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便问他有什么事。梁建将同学一事问了出来,胡小英愣了一下后,想了一会才回答他:“以前在党校进修的时候,好像一起上过一两次课吧。你不提,我倒是忘了。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和他是同学?”

    梁建回答:“刚才他亲口跟我说的。”

    “你在晋阳?”胡小英问。

    “现在回太和的路上。”梁建回答。

    胡小英也没问梁建是为了什么事去省里,如今两人隔着千山万水,他不说,她便不问。她相信他可以,他觉得他可以,这或许就是两人间的默契与信任。而实际上,就算他说了,她也基本是鞭长莫及,何必平白多些担心。

    回到太和。他刚到办公室,叶海和明德就来‘请罪’来了,只不过前者愧疚意味更浓一些,后者则是心中埋怨更多一些。

    梁建清楚得很,却也不点破,听他们汇报完,问了问情况后,就让明德先回去,留下了叶海。

    叶海坐在那里,低着头,像是个犯了错的孩子。梁建笑了一下,说:“又不是天塌了,怕什么?”

    叶海抬头看了一眼梁建,见他在笑,愣了愣后,歉疚道:“这次闹了这么大的事情,省里肯定会出面,到时候梁书记你的压力肯定不小。是我没做好您交代给我的任务,您怎么处罚我,我都认。”

    “省里也并不是铁板一块,有人护着这些企业,自然也有人想看他们吃吃瘪,正愁没人愿意出这个头。这次虽然是意料之外,提早惊动了省里,但也未必全是坏事。”对于叶海,虽然做事缺点大气果断,但总体来说还算是个可以用的人。梁建略微漏了点口风,看着叶海微微动容,又收住了口风,说:“行了,省里的事情你不用操心,我会处理。你现在就告诉我一件事,娄山煤矿那边,你究竟搞不搞得定?”

    叶海有些犹豫。

    梁建瞧了他一眼,也不急,只是淡淡地加上一句:“娄山区域到底能不能修成路,就在你这一句话上。”

    叶海咬着牙,咬了又咬,几秒后,拳头一攥,狠狠点头:“三天,给我三天时间,我要是搞不定,我就辞职!”

    梁建也不劝他,先且看他三天搞得定搞不定再说。

    叶海刚走,陈杰敲门进来,有些犹豫。梁建知道他想说什么,问什么,只是他对他最近的表现有些不满意,存了心思就想熬一熬他,也就不主动开口问。

    好半响,陈杰给梁建的茶杯续了水端过来后,终于开了口:“今天去省里还顺利吗?”

    梁建淡淡嗯了一声,没多说。陈杰憋得难受,又问:“省里什么态度?”

    “还能什么态度!”梁健以问作答,说完后,立即又话锋一转:“对了,今天娄山煤矿的事情,你多上点心,帮着叶海和明德,把这屁股擦好,别到时候再闹出什么事情来。”

    陈杰点点头,犹豫了一下,问:“那这路是修还是不修?”

    梁建反问他:“你说是修还是不修?”

    “可是这么一闹,那大金牙还肯认这笔账?”陈杰问。

    梁健笑了一下,说:“我还是那句话,不认他也得认!”

    “可是……”陈杰迎着梁建的目光,欲言又止。梁建问:“怎么?才这么点事,就怕了?我要是没记错,当初我,江源同志,还有你,我们三个人里面,你是最看不惯娄山煤矿的吧?”

    “是看不惯,但……”陈杰看了一眼梁建,见他脸色如常,才接着往下说:“但这个是个人情绪。跟这些煤矿企业斗,我们势单力薄,未必斗得过。”

    “总要试试,万一赢了呢?”梁建说到,“好像,这话还是你说的吧?”

    陈杰脸上讪讪。

    梁建拿过他续过水的茶杯,喝了一口,看着他,说到:“你最近状态不太对。”

    陈杰愣了愣,脸上讪讪之色更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玄幻之我有满级仙〕〔她娇软可口[重生]〕〔一胎二宝:冷血总〕〔诱妻入怀:帝少大〕〔清宫攻略(清穿)〕〔人生若能两相忘〕〔特品圣医〕〔邪王绝宠:医品特〕〔顾芸楚离南望〕〔萌宝来袭:总裁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