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宝小甜饼:爹地〕〔极品全能霸主〕〔踏星〕〔唐时月〕〔快穿系统:宝贝,〕〔圣域神藏〕〔玄界公敌〕〔重生之他〕〔位面农场主〕〔圣塾神墟〕〔从宇宙飞船开始〕〔汉天子〕〔洪荒二郎传〕〔我和美女姐姐的秘〕〔兽血青春〕〔楚臣〕〔帝国霸主〕〔邪性老公太霸道〕〔逆流黄金时代〕〔天神学院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24.024 就是要快
    陈杰提到大金牙,梁健忽然想到了曾经某本小说中写到的那个大金牙,猥琐的奸商形象顿时跃然于脑海之中。这一想,他倒是对这个娄山煤矿的老板,多了几分好奇。娄山的事情闹了这么久,每次都是沸沸扬扬,甚至上一次都上高速抬走了一辆省里的车,这么多天了也没见省里有什么动作,娄山煤矿依然是不声不响地在运作赚钱,看来这大金牙不可低估呀!

    正想着,陈杰问:“既然已经定下来了,我要不要先跟其他人通知一声?”

    梁健摆摆手,说:“他们心里都清楚着,这些数据又不是什么机要文件,这会儿估计娄山煤矿那边已经收到消息了。”

    “也是。”陈杰点头,说完忽地惊起:“那个大金牙会不会直接找省里啊?”

    “应该不会。”梁健说道。

    陈杰不解:“为什么?”

    梁健看了他一眼,没解释,而是说道:“就算找了也没事,对了,定了娄山煤矿的事情,你先不要透露出去。”

    陈杰脸上闪过些不解,既然这事情已经是明摆着了,那透露不透露出去,又有什么区别呢。只是他没问。

    陈杰出去后,梁健想了想,给娄江源打电话。

    娄江源接到电话,有些惊讶,问:“梁书记,有什么事吗?”

    梁健开口:“刚才会上定的三天时间,我想了想,觉得不太合适。”

    娄江源愣了愣,问:“那你觉得几天比较合适?”

    梁健想了下问他:“这次方案细节最快什么时候能够确定下来?”

    最快两个字,一下子就让娄江源明白了。他仔细斟酌过后,回答梁健:“最快的话,明天早上就能出来。”

    “好,那就明天早上,你那边负责给娄山煤矿下通知,让他们根据方案缴纳罚款。另外,我想安排一次调研,你有没有时间,到时候陪我走一趟。”梁健说完,娄江源那边就惊了一下,只是他张嘴想问为什么这么急的时候,脑子里忽然就飘过了娄山煤矿老板那张脸,娄山煤矿的胡老板,他是见过的。一张胖得连眼睛都快找不到的脸上,永远是笑容满面,露着他那颗光芒熠熠的大金牙,脖子上一条粗得吓死人的大金链子,完全一个暴发户的模样。可,就是这样一个人,据说省里不少领导都跟他关系很铁,称兄道弟。然后,娄江源想到了娄山那边的老百姓的脸,那些个瘦削的脸,一张张的,都是褶皱。那些褶子里,似乎永远都是洗不干净的煤垢,整个人看上去都是黑乎乎的,家里面,风一刮就像是被小型“沙尘暴”席卷了一般,到处都是灰尘。

    一瞬间的事情,娄江源脑子里闪过了很多。到了嘴边的话,他换了:“大概什么时候,地点定了吗?”

    “就三大煤矿吧,时间嘛,就定在三天后吧。”梁健说道。

    娄江源沉吟了一下,回答:“好的。没问题。”

    “行。那方案的事情,就辛苦你了。”梁健说完,忽然又有些不放心,忍不住嘱咐了一句:“改时间的事情,先不用告诉其他人。”

    “好。”娄江源应下。

    挂了电话后,梁健靠在椅子里,手搭在桌面上,手指下意识地在那弹起了“贝多芬交响乐”,哒哒哒地声音,轻轻地回荡在房间里。

    他在回想,刚才陈杰的那句话:大金牙会不会找省里。

    虽然可以肯定,大金牙不太可能会去找省里。但,难免夜长梦多。娄山煤矿背景之深,都被开了刀,另外那些企业难保不会有兔死狐悲的危机感,这样的情绪多了,必然会影响到省里。到时候,省里插手干涉,这个方案胎死腹中也不是没可能。所以想来想去,梁健还是决定要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想完这个,梁健又回想起了会议上的场面。

    十一个常委里面,对梁健来说,威胁最大的,目前来看,毋庸置疑就是余有为了。五十多岁的余有为,再往上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但这并不代表他就人畜无害了。相反,作为一个老太和,他在这里的关系盘根错节,让人不容小觑。而且,很明显,他的野心跟他的年龄是成反比的。

    而余有为之下,黄建斌也是个不定性因素。他和余有为未必是一条战线上的,但这次方案的事情,再综合黄建斌目前这尴尬的形势,显然两个人很容易就会一拍即合。

    这两个之外,其余的人,在今天这方案的事情上,倒是还好。除了一个人。

    梁健脑子里浮现了那张四十多岁却依然精致的脸,他还记得她表完态后,看向余有为的那一眼。那一眼的味道,有些意味深长,梁健一时也分辨不清。但,可以肯定,这朱琪和余有为之间的关系,恐怕不仅仅只是同事那么简单。两人之间,肯定是有些故事的。至于是什么故事,就有待梁健去慢慢挖掘了。

    快下班的时候,陈杰将早上的会议纪要送了进来。梁健看也没看,就放在了一边。陈杰看了他一眼,试探着问:“您不看一下吗?”

    梁健回答:“明天再看吧。时间也差不多了,准备准备下班吧。”

    陈杰有些诧异地看了看梁健,犹豫了一下问:“您待会下班有活动吗?”

    “没有啊,怎么了?”这下轮到梁健诧异了。

    陈杰忙摆手回答:“没事!没事!我就是随口问一下。行,那我给小五打电话,让他准备车。”

    梁健点头。

    陈杰出去后,梁健收拾了东西,准备离开。还没出门,手机忽然响起,拿出一看,竟然是沈连清的电话,立时愣了一下。这几天一忙,他都把沈连清给忘了。而且,说实话,陈杰的工作挺到位,除了刚来时有些地方配合不太好之外,这么几天竟也没觉得什么不便。但,虽然如此,既然之前已经安排了沈连清过来,现在再变卦就不妥当了。何况,沈连清到底是跟了自己三年多的老人了,有他在身边,有些事总归能方便一点。想着,就接起了电话。

    寒暄了两句后,沈连清说:“梁书记,我这边的事情已经忙得差不多了。”

    梁健接过话:“那你忙完就过来吧。大概几号,我让人给你订机票。”

    “哦,不用。吴书记已经说了,机票的事情他负责。”沈连清忙说道。

    梁健笑,这吴越倒在这事情上客气起来。一边想着,一边说:“那订好机票,你通知我一声,到时候我安排人去机场接你。”

    “好。”沈连清应道。应完,沉默了下来。梁健觉出他似乎有没说完的话,就问:“怎么了?”

    “没什么。”沈连清回答。

    “行。那就这样吧。到时候你过来的时候,早点通知我。”梁健说道。

    “嗯。”

    挂了电话,梁健也没多想,就出了门。他之所以今天这么准时着下班,是有原因的。他要去见一个人。

    到了楼下,车子已经等在那里。陈杰跟在后面,见他上了车,和往常一样,也准备上车,送他回宾馆。可他的手还没碰到车门,就被梁健拦住了:“今天你不用陪我回酒店了。”

    陈杰一愣,然后收回了手,回答:“好的。那您路上注意安全。”

    梁健点点头,摇上车窗,给小五报了一个地址。

    第二天一早,梁健还没出门,娄江源的电话就打过来了。梁健接起电话,刚说了声早上好,娄江源就说道:“今早上可一点都不好。”

    梁健心里跳了一下,忙问:“怎么了?”

    娄江源冷笑了一声,说:“这一大清早的,黄鼠狼就来了,刚打发走。”

    梁健愣了一下后,就明白了。笑问:“娄山煤矿的老板找上门去了?”

    “要是他,倒好了。我还愁抓不到他的把柄呢!”娄江源说道。

    不是他?梁健心里也泛起了疑惑,问:“那是谁?”

    娄江源说:“同里煤矿和几个小煤矿的老板。一大清早的就堵在了市政府门口。”

    梁健一下子就明白了,这是担心火烧到自己身上,先来摸情况了。梁健笑了一下,没再就这个话题说下去,他知道,这么点事,娄江源还是能应付得来的,而且娄江源打电话来肯定也不是为了跟他说这个事。他问:“方案怎么样了?”

    娄江源道:“正想跟你说这个事,方案已经准备好了。我跟你商量一下,这通知,是让人走一趟,还是发传真。”

    梁健回答:“让人走一趟吧,负责环境保护的是哪个副市长?”

    “魏爱国同志。”娄江源回答。

    “那就让他辛苦一下,跑一趟吧。”梁健说道。

    “好。”娄江源应下。

    娄江源一向动作很快,梁健到办公室没多久,陈杰就来告诉他,说魏爱国已经带着环保局的人出发了。

    梁健点了点头,什么都没说。

    大约下午两点钟左右,梁健刚午休结束,这脑袋还没从刚才的昏沉中清醒过来,陈杰敲门进来,见他神情还不是十分轻松,就给他泡了杯茶。

    他泡的茶和沈连清泡的不太一样。梁健还是习惯喝沈连清泡的茶。喝了一口放下,闭了眼,靠在椅子上等着清醒。陈杰站在桌子对面,轻声开口:“魏爱国同志回来了,酒喝多了。据说,在大楼门口下车的时候,还吐了。”

    梁健皱了下眉头,问:“他平时很爱喝酒吗?”

    陈杰想了下回答:“我跟他接触不是很多。不过他酒量不好,这里的人都知道。”

    “酒量不好,喝什么酒。”梁健淡淡说道。

    陈杰站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梁健依旧闭着眼,半响,忽然睁眼,打破安静,问:“环保局的局长叫什么来着?”

    “叶海。”陈杰忙回答。

    “让他来一趟。”梁健说完,又闭了眼睛。

    “好。我现在就去打电话。”陈杰说完,就往外走。走到门外,背手关上门后,他忽然站住了,眉头微皱,眼里若有所思。

    片刻,才离开了那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杀神叶欢〕〔权路迷局〕〔山村透视兵王〕〔沈娴秦如凉〕〔重生空间:慕少,〕〔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放纵〕〔人间极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