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死神电梯〕〔蚀爱:林先生,情〕〔小妻子要不要〕〔阳光明媚〕〔不良帝后〕〔大学异能者〕〔穿越错误的美漫〕〔变身之明星养成计〕〔爆笑修仙,萌狐不〕〔帝国首席的盛婚夫〕〔娇颜无双〕〔妃戏邪皇:皇上来〕〔重生家中宝〕〔都市全能天书〕〔仙韵传〕〔女配她以为自己是〕〔校花之最强狂人〕〔都市极品医仙〕〔女帝打脸日常〕〔我的尤物老板娘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1005路已铺好
    手机阅读</fn>

    钱江柳连正眼都不敢瞧他一下,点头应道:“是啊。有三年多了。”

    老头指了指旁边的竹椅,“坐。坐下说。小七,给小钱倒茶。”

    “我自己来。我自己来。”钱江柳一边说着,一边忙坐了下来,老黑坐在那边也没动,看着钱江柳给自己倒了茶。

    这茶刚端到嘴边,老头忽然冒出一句:“小钱,当年我没帮你坐上市委书记的位子,你不会怪我吧。”

    钱江柳的手一僵,嘴里却道:“怎么会?我相信首长,肯定是有自己的考虑的。”

    老头微微一笑,没接话,径自喝起了茶。钱江柳坐在哪里,浑身的谦卑和恭敬,半响,他瞄了一眼老黑,发现后者也正在看他,眼色玩味。

    钱江柳心里蓦地起了一股气,这死瘸子神气什么,不就是运气好找了个好靠山,要是当年是他救得这老头子,现在他钱江柳也不会还只是个市长,还要被他这么一个混混头子掣肘。

    但想归想,面子上,钱江柳还是显得很礼貌,甚至有些谦卑地跟他笑了笑。

    老黑眼里多了些得意,放下茶杯,将目光转向了老头,开口:“老爷子,你可能有所不知,最近小钱的日子可不太好过。”

    老爷子放下茶杯,看了一眼老黑,淡淡说道:“小钱也是你叫的吗?像什么样子,小钱好歹也是个一市之长,以后别这么没规矩!”

    虽是训斥,可语调平和,就像是在管教自家的孩子。老黑脸上依旧那样,嬉皮笑脸地应了一声。钱江柳看在眼里,心里对老黑也是更加嫉妒。

    “来,说说,这日子为什么不好过?”老头忽然问他。

    钱江柳笑笑,说:“首长别听他胡说,这日子有啥不好过的。无非就是工作上的一些事情,但工作嘛,总有不如意的时候,对不对?”

    “小钱觉悟不错,工作嘛,总有如意不如意的时候,这世上,哪有什么都遂人意的。不过嘛,既然都提到了,那就说说嘛!”老头说道。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和现任的市委书记梁健在有些事情上有些意见不合。”钱江柳的话刚说完,老黑就在旁边帮腔:“老爷子,就是我之前跟您提过的那个梁健。”

    老头点头:“我知道,项部长的女婿。曾经在江中省的时候,没少出风头。”说着,他瞟了一眼钱江柳,问:“怎么,小钱跟他不对付?”

    这官场,谁跟谁不对付,就算谁都能看得出来,但当人问起,总还是要贴点花的。这不老头一说,钱江柳立马就解释道:“也算不上不对付,就是在我看来梁书记做事有点冲动。可能还是年轻了一点,考虑事情不太周到。”

    老头喝了口茶,慢悠悠地说道:“他嘛,是年轻了一点,也正常。”

    此话一出,钱江柳心中顿时一喜。

    这时,老头忽问:“小钱,今年几岁了?”

    钱江柳一愣,虽不明白老头忽然问年龄是什么用意,但还是老实回答:“今年正好四十五。”

    “那也不算年纪大。这个年纪,要是能再上一层,今后这发展的平台也大一点。”老头又慢悠悠地抛出了一句,钱江柳一听,顿时喜形于色。忙拿起茶杯,谢道:“谢谢首长抬爱。”

    “先别急着谢我,成不成,还得看你们自己。”

    “您说,要怎么做?”钱江柳立即就说道。

    老头看了一眼老黑,老黑会意,开口道:“目前永州的局面,被那个梁健搅得一塌糊涂,钱市长再怎么做也是白搭,依我看,老爷子你就好人做到底,帮忙把梁健调走算了,再让他这么胡闹下去,永州可就真成了一锅糊粥了。”

    老头哼了一声:“调走岂是那么容易的。梁健不算什么,关键是他那个岳父。”

    老黑立即就说:“那要是抓住他点什么把柄呢?”

    老头看向钱江柳,问:“依小钱看,这梁健平时作风如何?”

    钱江柳想了一会,也没想出问题来,只能如实回答:“除了刚来永州的时候,在男女问题上闹过一点绯闻之外,并无什么明显的问题。”

    老头沉吟了一下,道:“既然没问题,就先这样吧。你们也别总是去打他的心思,好好做好自己的事情。”说完,他忽然伸了个懒腰,道:“年纪大了,就是不中用了,你们聊吧,我去躺会。”

    老黑立即就说:“那我陪您回房间。”

    钱江柳见状就站了起来:“我单位里还有事,那我就先回去了,不打扰首长休息了。”

    “行。既然你还有工作,那你就回去吧。”老头点头。

    钱江柳准备告辞,老黑说:“那我送送你。”

    两人并肩往外走,送出门,老黑叫住钱江柳,说:“老爷子这次可算是答应帮你了,不过,你答应我的,也别忘了。”

    “你放心,只要你自己那边别出什么问题,我这边,我都已经打好招呼了。就算事发,也不会吐一个字出去的。”钱江柳信誓旦旦地说道。

    他走后,老黑回身进了院子,老头还坐在那里。

    他走过去,在原来的位置上坐下,说道:“老爷子,梁健现在已经查到我了,得尽快把他调走才行。”

    “你怕什么!”老头瞪了他一眼,不屑地说道:“他就是一个市委书记,能翻起什么浪来!”

    “我这不是……”

    “不是什么?”老头冷声打断了他的话:“这么多年了,还是这么沉不住。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做人要低调。你说你,在永州这么些年,弄出了多少事来!虽然都是些小事,但你别忘了,你不是我,要是没有我,这些小事,就够你坐一辈子牢底了!”

    老黑低了头大气都不敢喘。

    老头见他如此,声音又缓和下来:“行了,你也别在我面前装可怜,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梁健的事情,我已经跟省里打过招呼了,自然会有人想办法。至于你的那些事情,路我已经给你铺了,接下去怎么做,你自己想办法解决。捂不住,你就委屈一下,进去呆一段时间,等风头过了,再出来。最近上面也不太平,我没这个精力顾你这边。”

    老黑心有不甘,却又不敢反反对。

    “好了,我去睡会,一点的时候喊我。”

    这边老黑把老头子送进房后,一个出来喝闷茶的时候,梁健坐在去宁州的车子上,正假寐,忽然沈连清喊他:“梁书记,你看这个。”

    说完,将手机递了过来。梁健接过,一瞧,是西陵省太和市的市委书记被双规了,同时被双规的还有太和市的组织部长,公安局副局长,宣传部副部长等等大大小小总共十三个官员,一齐下马。这可是大消息,怪不得都上了新闻头条。这样一来,太和市的整个政府职能可以说已经瘫痪了一半,接下来好长一段时间,恐怕这日子都不太好过了。

    梁健想着,就想到了自己的永州市,如果说那三件案子全部都抬到明面上,恐怕涉及到的大大小小的官员要不止十三个。

    一边想着,一边去翻了翻新闻下面的留言,除了少部分是夸天朝的反腐反贪终于算得上是开始在线了,但大部分都在批判天朝政府的黑暗,更有不少人都提出,像太和市这样的情况,全国各地可能比比皆是,只不过太和市的盖子没捂住,被人掀了起来。

    梁健看着这句话,心里其实也有些同感。天朝政府贪腐的毛病不是一日之寒,早已病入膏肓,但这两年,随着社会发展,政策的改进,一些领导已经开始重点重视这方面的问题,也开始采取措施,梁健相信,接下去,肯定会越来越好。

    想着想着,就到了宁州。时间正好一点。穿过市区,还好没有堵车,在一点半的时候,到达了省政府。

    祁佑看到梁健还是那么一副爱理不理的态度,梁健也习惯了。沈连清一如既往留在办公室外等候着。

    办公室内,乔任梁似乎正在休息,梁健进去的时候,他正拿了桌子上的眼镜往鼻梁上带。看到梁健进来,他抬头看了一眼,没从椅子里站起来。梁健识趣地走到办公桌前的椅子里坐了下来,问:“乔书记这次急着叫我过来,是有什么工作上的指示吗?”

    乔任梁没立即说话,等着祁佑端了茶过来,他喝了一口后,才缓缓开口:“最近你这个永州的风头很大啊!”

    梁健不接话。这话没办法接。

    乔任梁哼了一声,继续说:“三桩杀人案,还有一桩绑架案,后面还闹出了人命,我这在官场上混了这么多年,经历都比不上你丰富啊!”

    梁健继续沉默。这话还是没办法接。

    乔任梁见梁健一直不说话,又哼了一声,说:“怎么?不打算跟我解释一下?”

    梁健这才开口:“虽然这些事并不是我能主导的,但是我还是得要向乔书记您承认错误,是我工作上的失职,没有保证永州的社会治安,才导致了这四桩命案的发生。我接受任何形式的处罚。”

    “处罚你,能让这四个人活过来?”乔任梁冷笑了一声。

    梁健不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杀神叶欢〕〔山村透视兵王〕〔权路迷局〕〔沈娴秦如凉〕〔重生空间:慕少,〕〔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放纵〕〔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