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古劫帝〕〔海洋王〕〔狂妻来袭:帝少请〕〔高调权宠:甜妻入〕〔总裁爹地超给力:〕〔军嫂逆袭攻略〕〔最强退伍兵〕〔为所欲为系统〕〔重生荣耀:国服最〕〔斗灵战纪〕〔快穿攻心战:BOSS〕〔重生之少将仙妻〕〔末世之召唤悍妞〕〔辣手狂兵〕〔天神学院〕〔重生之都市仙尊〕〔我不是在玩游戏〕〔婚内错爱:我和男〕〔小农民的妖孽人生〕〔皇后有旨:暴君,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1003不予置评
    赵立新跟在沈连清后面,心里颤颤巍巍表面努力强作镇定地进了市委书记的办公室。 一进门,正好梁建拿了茶杯站起来,准备去泡水。沈连清忙快步走了过去。而他,就被落了下来,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

    梁建看了他一眼,说:“来了啊,坐吧。小沈,给赵区长泡杯茶。”

    赵立新忙走过来,摇手婉拒:“不用麻烦沈秘书,我不渴。”

    梁建没接话,后退一步,在椅子里坐了下来。赵立新一见,这心里顿时忐忑起来。在官场有个说法,一般领导召见,请你坐沙发,那基本上是好事,如果是让坐办公桌前那张椅子,那心里就得掂量着了。

    梁建虽然没说让他坐哪,可人家已经办公桌后面坐了下来,难道还能是让他赵立新坐沙发!

    赵立新心里这一琢磨,动作就慢了。梁建坐下后,见他还站着,就又说了一句:“坐吧。站着干什么。”

    赵立新忙坐了下来,屁股都没敢坐满整个椅子,只碰了个边,端正笔直,一本正经,微垂着脑袋,却又不放心,偷偷瞄了一眼梁建的脸色,看不出什么端倪。

    沈连清端着茶过来了,放下后,梁建说:“你先出去吧。”

    沈连清出去后,梁建慢条斯理地喝起了茶,也不急着说话。赵立新越等越是心里没底,眼见着额头上都要冒虚汗了,拿着眼瞄了梁建好几次,终于忍不住,小心翼翼地开声问:“梁书记今天叫我过来,是有什么工作要安排吗?”

    梁建放下茶杯,看向他:“工作的事先不谈,我先跟你打听点事情。”

    赵立新愣了愣,问:“梁书记想打听什么事?”

    “陇西镇是归永城区管的,对吗?”梁建问他。

    听到龙溪镇,赵立新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就是皱了皱眉,露出了些许疑惑,看着梁建,点头回答:“是的。梁书记怎么忽然想到陇西镇了?”

    “陇西镇有个玲珑村,最近出了点事情,闹得挺大的,你没听说过吗?”梁建问他。

    赵立新一听有闹事的,立马就紧张起来,但他确实没听过这件事,但又不敢承认,陇西镇是归永城区管的,现在有事闹大,他这个区长没收到消息,反而是市委书记先知道了,这就证明了他失职了。但要是说自己知道,却没有及时采取措施,让事情得到好的解决,也没有做任何汇报,这又是不作为的表现。总归,说来说去,他都是有责任的。赵立新心里略微权衡了一下,就做了决定,低头说到:“确实没有听说过,是我失职了。不知梁书记说的是什么事情?”

    梁建看着他,琢磨着这话的真假。一会儿后,道:“具体的情况,待会小沈会和你说的。我今天叫你过来,主要是有件事要交代你去做。”

    “梁书记请说。”赵立新提着的心稍稍放了一点,连说话的声音都有了点力。

    “陇西镇的这件事情,因为涉及到了土地归属问题,所以处理起来,有些麻烦,你回去好好想一下,明天这个时候,我希望能看到你的解决方案,可以吗?”梁建问。

    赵立新刚放下去的心,立即又提了起来,土地问题向来都是最麻烦的问题,可梁建才给了他一天的时间。赵立新面露为难之色,梁建看在眼里,问:“有什么问题吗?”

    赵立新到区长的位置上,因为新上任,工作中总遇到各种各样的阻碍和不顺心的地方。这一次,梁建忽然交给他这么一个任务,对于他来说,这是一个挑战,也是一个机会。就看他要不要抓住了!

    赵立新咬了咬牙:“没问题。那梁书记还有其他的事情吩咐吗?没有的话,我就先出去找小沈秘书了。”

    “去吧。”梁建点点头。

    赵立新出去的时候,又遇到了李端。他正好拿着公文包要出门,见到赵立新,点点头,笑了笑,打了个招呼。赵立新想了想,上前请教:“李秘书长,有件事,我能不能跟你请教一下?”

    “说吧,赵区长不用这么客气。”李端笑道。

    “刚才梁书记跟我提到陇西镇,说陇西镇最近出了件麻烦事。但,由于我工作上的疏忽,竟然一直没有收到相关消息,我想问问李秘书长,这陇西镇出的是什么事情?”

    “梁书记没跟你说什么事情?”李端问他。

    赵立新摇摇头:“梁书记让我去找小沈秘书。”

    李端笑笑:“既然梁书记说让你去找小沈秘书,你去找就是了,何必再来问我。”

    “可是……”赵立新皱着眉头,脸上露出些不安:“梁书记让我一天……”

    这时,李端的电话响了。李端打断了赵立新的话:“不好意思,车子已经在楼下等我了,我得走了。赵区长要是还有什么疑问的话,我们可以电话里谈。”

    李端说完,拔腿就走。赵立新只好将那已经在喉咙口的话又吞了回去,看着李端走远后,转头去找沈连清了。

    办公室内,梁建坐了一会,拿出手机,给郎朋打电话。昨天的事情,后来也没有音讯过来,他不问问有些不放心。

    电话响了很久才被接通,传过来是郎朋睡意朦胧的声音。

    “在睡觉啊?”梁建问。

    “恩,昨天弄了一晚上。对了,太阳城的监控我们查了,从监控来看,动手的不太像是老黑的人,但也不能完全肯定。”说起案子,郎朋的声音立即就精神起来。

    “昨天,你们有见到老黑吗?”梁建问。

    郎朋回答:“没有,联系不上。他的人说他在外地,我也查了,确实,他两天前去了外省,目前没有回来的信息。”

    梁建皱了皱眉,这听起来,似乎跟老黑完全没有关系,但事情最怕一个巧字。两天前,也就是那个老总死之前,这个时间,不得不让人敏感。梁建琢磨了一会,说到:“依我看,老黑的人肯定能联系上老黑。”

    “你的意思是让我再去太阳城逛逛?”郎朋问。

    “那倒也不用,去得太勤,倒反而显得我们好像针对他一样。先就这样吧,等老黑回来再说。他应该快回来了。”这是梁建的猜测,这里这么多事,件件事都能指向老黑,梁建就不信他老黑没有一丝一毫的危机感。

    提到危机感,梁建忽然就想到了昨天胡小英跟他提到的那个电话。他脑海里顿时一亮,这老黑该不会是去找他的那位靠山了吧。

    这个念头一出现,就抹不去了,而且越想越有可能。梁建很想知道,老黑背后的那座靠山到底是哪个山头。其实,要知道也不是不可能,从老黑这里下手,总是能寻到一些蛛丝马迹的,但容易打草惊蛇。这个时候,惊了蛇,就不好了。

    梁建暂时将这些念头压了下去,问郎朋:“那天后来纪中全有跟你们联系吗?”

    “有。我已经把手头的资料都复印一份给他了,不过这会不会不太合规矩?”郎朋问。梁建哼了一声,说:“有什么不合规矩的。再说了,这个时候,只要能揪出真相,只要不是太出格的,都不算问题。”

    “他还问我要了一些之前的资料,包括董大伟老丈人的那件案子。”郎朋又说。

    “他要什么,你尽管给。”

    “对了,洛水街拆迁的案子,我能查到的基本已经查全了,回头我把报告拿来给你,你看一下,再深的东西,恐怕不是我能插手了。”郎朋忽然提到洛水街拆迁的事情,梁建愣了愣,半响才想起这件事,最近精力都在永成钢业的事情上了,早就将这件事抛到了脑后。原本这件事,也只是郎朋自己拧着非要查个水落石出的事情,但他既然查出来了,梁建自然也要看一看。

    还没挂电话,纪中全的电话就进来了,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梁建接起电话,同样是先收到了恭喜。梁建谢过之后,纪中全问他:“现在有时间吗?”

    “有。”

    “那我过来坐坐。”

    “好的。”

    纪中全来的时候,正好碰到赵立新从沈连清的办公室出去,进门坐下后就问了梁建:“刚才我看到永城区的区长赵立新了,他怎么过来了?”

    “我叫他过来的。永城区下面有个陇西镇,出了点事,我让他去拟个解决方案出来。”梁建问。说完,他顿了顿,忽问纪中全:“你觉得赵立新这个人怎么样?”

    “你是指能力还是其他方面?”纪中全问梁建。

    梁建看了他一眼,回答:“我是指他在区长这个位置上怎么样?”

    纪中全没正面回答,而是又问:“怎么,有人跟你投诉了?”

    “我就问你他这个人怎么样,你怎么就那么多问题。”梁建哭笑不得。纪中全笑了笑,终于正面回答了他的问题:“工作上相对比较保守,上任一年来,没什么大动静出来,具体能力怎么样还很难断言,但据说在永城区区政府里面口碑还不错,能在一年里站稳脚跟,我认为还是可以的。毕竟,永城区的区委书记可不是个省油的女人。至于,为人的品格上嘛,这一点我就不好说了,接触不多,不予置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落魄佳人千金难换〕〔白雅顾凌擎〕〔重生空间:慕少,〕〔沈娴秦如凉〕〔山村透视兵王〕〔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最强军婚:首长,〕〔婚心计,老公轻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