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灵皇〕〔混世小神棍〕〔上神难求〕〔我真的不开挂〕〔边界之外的世界〕〔我真不会推理〕〔史上最强小萝莉〕〔困在城中央〕〔霸道大帝〕〔诸天投影〕〔次元间的旅者〕〔总裁爹地宠上天〕〔封少的掌上娇妻〕〔我不是大明星啊〕〔我为剑豪〕〔赤龙破天〕〔我的老婆是校长〕〔我的徒弟是鬼王〕〔重生之娇妻在上〕〔修仙小村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1001谁的孤单
    天还未亮,项瑾忽然腹痛,要生了。梁健虽已有过一次经验,却依然一阵手忙脚乱。终于送进手术室后,梁健坐在手术室外等着的时候,一阵虚脱。

    没多久,家里小五他们都来了,就连霓裳也来了。看到爸爸,霓裳格外开心,抱着梁健,怎么都不撒手,像是一只树袋熊一般,挂在了梁健身上。好半响,又小心翼翼地问:“妈妈什么时候能出来?”

    “爸爸也不清楚,这得看妈妈肚子里的小家伙了。”梁健笑着回答。虽然已经是爸爸,但想到又有一个新生命马上就要诞生,并且在七八个月后就会和当初霓裳一样,模仿着喊出第一声像是爸爸的声音时,这心里立即就充满了一种愉悦的情绪。

    胡小英也来了。她赶到的时候,项瑾已经在手术室里待了快一个小时了。看到梁健,她笑了笑,问:“进去多久了?”

    “快一个小时了。”梁健回答。霓裳忽然从他怀里跳了下来,跑到胡小英的面前,脆生生地喊:“胡阿姨,你怎么才来?”

    “路上堵车。”胡小英一边笑着回答,一边蹲下来将她抱了起来,脸蛋上亲了亲。那模样,眼神,亲昵得仿佛是自己的孩子。

    梁健一阵心疼。

    才一段时间,胡小英和霓裳的感情似乎就已经很好。梁健诧异地看着她们二人亲热,又诧异地看着霓裳转过头对他说:“爸爸,今天晚上可不可以让胡阿姨去家里陪我睡觉?”

    梁健尴尬地抬头去看胡小英,胡小英的脸上有尴尬也有羞涩。旁边的李园丽忽然走了过来,从胡小英怀里接过霓裳,哄道:“胡阿姨很忙的,难道霓裳不喜欢奶奶,所以不要奶奶陪着睡吗?那奶奶可是要伤心的。”

    “霓裳当然喜欢奶奶啊,但是胡阿姨每天晚上都是一个人睡,她会很孤单的。”霓裳清脆的声音里透出来的善良和单纯,让在场的人都是一愣。

    李园丽看了胡小英一眼,脸上的笑容里也多了尴尬。胡小英略带忧伤的看了梁健一眼,转头去哄霓裳:“小傻瓜,阿姨不会孤单的。阿姨有你送的小白陪着呀。”

    “可是,小白他不会说话呀。”霓裳一脸认真。

    “谁说的,小白会说话的哦。”胡小英宠溺地哄着。

    霓裳将信将疑,瞪着她那双单纯善良的眼睛,惊疑地问:“真的吗?那为什么我从来没听到过?”

    “因为只有在睡着的时候,它才会说话。”胡小英笑着,脸上透出一种光,温柔似母。

    梁健看着,心里很疼。我们总说,小孩不懂事。但,往往小孩他们单纯没有杂质的眼神,最能看透一个人的人心。

    梁健从不曾想过,或者说,他潜意识去躲避了这些念头。夜深人静时,她应该会很孤单吧。他记得,她一个人在家时,她总不喜欢开灯,她说黑暗会让她保持清醒。或许,黑暗只是可以给她一种错觉,一种不那么孤单的错觉。越是看得清,就越是孤单。

    梁健正出神地看着她,忽然,她转过了头,一眼看过来,那卷着一丝哀戚的眼神,撞进他的目光里,一下子就击中了他心底最柔软的地方。那一瞬间,他甚至都忘了,还在产房里的项瑾和将要出生的孩子。他好想立即上前去拥住她,去驱散她周身缭绕的孤单,告诉她,有他在,她可以不用这么坚强。

    可这时,产房的门开了。护士站在门口喊:“项瑾的家属。”

    梁健和胡小英同时回过了神。

    “在这里。”梁健站起来,走了过去。

    “男孩,七斤六两。产妇和孩子马上出来了,你们准备接一下。”护士说完,就又进去了。自动门缓缓关到一半的时候,项瑾和孩子就被推了出来。梁健赶紧就上去接了过来。项瑾还清醒着,虽满脸疲惫,但看到梁健,还笑了笑,状态似乎不错。

    “辛苦了。”

    项瑾回答:“儿女双全,此生无憾了。”说完,她的精力似乎就耗尽了一般,很快就沉沉睡了过去。

    送回病房没多久,梁健就接到了永州来的电话。倒不是郎朋和王世根二人,而是李端,沈连清似乎也在电话那一头。

    电话是用李端办公室的座机打的。

    李端问:“怎么样?夫人生了吗?”

    “生了,男孩,七斤八两。”说的时候,梁健不自觉地嘴角上翘。就像项瑾说的,儿女双全,此生无憾了。

    李端一听,就笑了:“生得好!儿女双全,凑成一个好字!恭喜呀!”

    他话音落下,就听得沈连清的声音也从电话里传了过来:“问问,小孩子名字想好了吗?”

    提起名字,梁健才猛然惊觉,最近太忙,竟将这件事给忘了,还真是一个不称职的爸爸。梁健心底埋怨了自己一句后,问李端:“找我,有事要说?”

    李端犹豫了一下,说:“没什么事,就是问问,你大概什么时候回来?”

    许是喜悦让他疏忽了,梁健没听出李端的话有什么不对,他想了想说:“要是永州那边没什么急事的话,我明天早上再回去。这段时间,我也没好好陪过项瑾,她刚生产,我该陪陪她。”

    “是该好好陪陪。行,那我就先不打扰你了。那这两天我们就不去看夫人了,免得打扰她休息。等她出院了,我和小沈再去看望。”

    “没事的。等她们回永州了再说,总是要回去的。”梁健笑道。

    挂了电话后,梁健转过头,李园丽走过来,轻声问他:“催你回永州了?”

    “没有。项瑾和孩子怎么样?”

    “项瑾还睡着,累坏了,估计要睡很久。孩子也睡着。医生说了,孩子很健康。”李园丽说到这里,顿住了,看着梁健,面露犹豫,问:“你……现在有时间吗?”

    “有时间,怎么了?”梁健疑惑地看着李园丽。

    “我们出去说几句话。”李园丽率先走了出去,梁健跟了过去。两人一直走到了无人的楼道里,才停下。

    李园丽的脸色不是很好,严肃得有点不适合现在这个本该是大喜的境况。梁健觉出些不对,猛地想起,之前李园丽曾跟他提过,说有话要跟他说,当时梁健没多想,可此刻,梁健终于还是紧张起来了。

    “妈,是不是有什么事?”

    李园丽没点头也没摇头,半响,听得她叹了一声,幽幽说道:“你父亲,可能很长一段时间不能来看我们了。”

    老唐刚出现时,梁健总觉得烦躁,总不想看到他,后来虽然心里勉强接受了他,但终归还是有点别扭在那里。可此刻,听李园丽这么含糊的一句话,一秒钟的时间,梁健的心底已经闪过了无数种的不好的可能,这颗心瞬间就提到了嗓子眼,脱口就问:“他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他现在在哪里?”

    李园丽神色黯淡,摇着头:“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我也已经很久没联系上他了。最后一次跟他通话是一个月前的事情了。其实,三年前我们来找你的时候,唐家的情况就已经开始恶化了。恶化的原因,跟你有一部分关系。你也知道,老唐的身份不同一般,在唐家,也是举足轻重的地位。当初,我们之所以送你走,除了一些外部原因外,跟唐家也有一定的关系。这一次老唐卯足了劲想认你回来,可有些人见不得这些。当然,这一次老唐的失去联系,唐家并不是最主要的原因,有些事,我一个女人,也不是很清楚。总之,老唐让我跟你说句对不起,他作为一个父亲,却没有尽到一个父亲该有的责任。”

    梁健心里五味杂陈,老唐背景的复杂,梁健是有所耳闻的。他只是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还有,李园丽最后说的那句对不起,其实,梁健该有怨,毕竟是他们抛弃了他。可是,扪心自问,如果换做是自己,在当初的境地里,或许他也会这么选择吧。虽然他并不清楚当初是怎么的情况,但他想,作为父母,恐怕没有一个是愿意和自己的孩子分开的。这一点,是梁健这三年作为一个父亲才深刻体会到的。

    他心有惭愧。

    “妈,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梁健的话一出口,李园丽就哭了。泪水顺着她憔悴而忧伤的脸颊滑下。

    “好孩子。”李园丽伸手搂住了他,这似乎是第一次,他们的拥抱。

    良久,等李园丽情绪平复了许多后,梁健问她:“妈,能跟我说说唐家吗?”

    李园丽看了他一眼,有些犹豫,半响,又叹一声,说:“唐家,我还真希望,你可以一辈子都不知道这个家族。”

    李园丽看着他,眼里满是心疼还有悲伤:“有些时候,我都在想,或许,我们一辈子不认你,对你是最好的。起码你可以平安喜乐的过一生,不用像你父亲,一辈子都活在勾心斗角,提心吊胆中。这样的日子很累,这么多年,除了跟你相认之后,我几乎没怎么见他笑过。很多时候,他都会等我睡着之后,半夜起来,一个人坐在书房里抽烟,一抽就抽上一两个小时,一动不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逆袭:这个学〕〔肉欲娇宠[H 甜宠 〕〔偷香(杨羽)〕〔千亿宝宝:顾爷,〕〔霍长渊林宛白〕〔后娘[穿越]〕〔重生盛宠:总裁的〕〔英雄?我早就不当〕〔大明小书生〕〔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驭鬼邪后〕〔权路迷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