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晚安,傲娇先生〕〔总裁老公,宠宠宠〕〔二货小王爷〕〔就是个普通人〕〔我的极品兵王老婆〕〔神武傲天决〕〔万古金身〕〔变身吃货少女啦〕〔正气冲宵〕〔末世之长歌行〕〔都市之异变修仙者〕〔万鬼吞噬系统〕〔科技研究基地〕〔电影教师〕〔公子撩宠异能妻〕〔三国之弃子〕〔傅先生,偏偏喜欢〕〔混沌幽莲空间〕〔重生神医娇妻:首〕〔最强战魂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994谁是凶手(二)
    另外,梁健想到了董大伟。谷老爷子的出事,在某种角度上其实也让有些人的阴谋破产了。但董大伟绑架人质的事情是逃不了的,最麻烦的是,人质最后死了,虽然不是董大伟杀的,但总是因董大伟而起。现在人质的家属,天天闹,也不是个办法。

    梁健带着满腔的愁绪,先去看了谷清源。吴越似乎有意拉拢梁健,还亲自等着梁健,跟梁健一起去看了吴越。

    吴越的精神状况比上一次要好了很多,但很沉默,也很憔悴。但也可以理解,饶是再好的人,被这样关在一个地方,心里又承受着莫大的委屈和压力,恐怕也都是要“脱胎换骨”一番。

    看到梁健,他愣了愣,然后表情冷漠地站了起来,也不说话,低头往后退了一步。

    对于他这态度,梁健心里有些难受。他看了一眼吴越,吴越看了看谷清源,说:“那你先跟他聊,我去外面打个电话。”

    吴越出去了,梁健看着站在那里的谷清源,他周围的空气里都是满满的警惕的味道。梁健叹了一声,说:“坐吧,我就是来看看你,顺便跟你说点事情。”

    谷清源没动。梁健知道,他心底里恐怕也是不信任自己的。梁健不好勉强,自己拉了个凳子过来坐了下来,抬头看着他。

    好半响,他都没开口。谷清源终于忍不住了,抬头看向他,问:“你不是要跟我说点事情吗?说吧!”

    梁健本想告诉他,让他无论如何再坚持一下,自己已经很努力在寻找能证明他清白的证据了。但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他做这些事,也不仅仅只是为了谷清源。而且,现在说这些,谷清源也未必信,或许还会觉得他虚伪。

    梁健又叹了一声,说道:“杀毕望的凶手已经有眉目了,另外,我有还有件事想告诉你!”

    梁健看着他,心底却还在犹豫着。他犹豫这个时候说这件事,是不是合适。谷老爷子的去世,对于他必然是个打击,以他现在的状态,未必能承受得住。

    谷清源眉眼都没动,说:“就算你们抓到了杀毕望的人,难道就会放了我?”

    “如果能抓到杀毕望的人,就能弄清楚,到底是谁在陷害你。我也希望可以尽快还你清白,但凡事都得讲证据。”

    “证据今天在庭上不是已经有了吗!”谷清源忽然激动起来:“难道今天的录音还不足以证明,这整一件事就是毕望和别人合起伙来陷害我的。为什么还要关着我!其实,你们就是想把这些脏水都波到我身上,你们就是想看着永成钢业倒下,然后你们好来分好处!”

    梁健眉头一皱,虽然说他心里对谷清源的反应早有一定准备,却还是觉得有些难过。毕竟,他是真的认真在帮他的。

    梁健忽然不太想说什么了。以他现在的心态,如果跟他说谷老爷子去世了,恐怕真的是会承受不住。

    梁健站起来想走,谷清源却喊住了他:“你刚才不是还说有事要跟我说吗?怎么不说了?”梁健停住,想了一下,回头笑了笑,说:“哦,是你爷爷让我给你带句话,他最近有些事要离开永州一段时间,所以暂时就不会来看你了。”

    谷清源一听,愣了一下,眉头一皱,问:“他要离开永州?他去哪?”

    “我不知道。他没说。”梁健的笑笑得很牵强,可谷清源应该是没有注意到,他的目光根本没有聚焦在梁健脸上。

    梁健走了出去。后面是谷清源低下来的脑袋,他或许会担心,谷老爷子是不是也放弃了他。

    吴越等在转角的地方,正在抽烟。看到梁健出来,掏出烟盒子,问他:“抽不抽?”

    梁健接了过来,抽出一根,又还给了他。吴越递了个火过来,梁健想接过,他躲开了,含着烟笑得特别的痞气:“没事,政法委书记给市委书记点个烟还是没问题的。”

    听着他这自带嘲讽的语气,梁健也索性不躲了,大方地看着他给自己点了烟。

    “怎么?没跟他说,古家那老头的事情?”吴越斜着眼睛,看着梁健,两人间,烟雾腾腾。

    梁健没理他。他心里烦着,吴越也不是个可以交心的人。梁健的冷淡,吴越竟也没在意,自己扯了扯嘴角,笑了一下后,也不说话了,跟梁健两个人站在那里,像是两根柱子一样,沉默得抽完了整根烟。

    抽完,吴越手指一弹,那烟屁股就飞了出去,不知道弹到哪个角落里去了。而梁健,则斯文得多,走到不远处的垃圾桶,摁灭在上面的沙盘中。吴越看着他,忽然就说道:“说实话,我还真挺不喜欢你这个人的!”

    梁健抬头看他:“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我也不用你喜欢我!”

    吴越可能是没想到梁健回答得这么直接,愣了一下,旋即又笑了:“你不问问,为什么我不喜欢你吗?”

    梁健没看他,一边往下走,一边回答:“我都不在乎你喜欢不喜欢我,我为什么要在乎你为什么不喜欢我!”

    吴越在后面,笑得愈来愈愉快:“听着挺绕口,不过有那么点意思。就像你这个人,很多时候都挺没劲的,太较真,但有些时候,直接得挺让人喜欢的!”

    梁健愣了一下,回头看了他一眼,他笑嘻嘻地,那模样,跟以前他给梁健的感觉不一样,倒有点像是街头二十来岁那种带着痞气的小伙子,表面看着挺坏,但实际上也并没有坏到哪里去。这可不像平日里的吴越。只是,梁健不喜欢此时吴越看他的目光,好像在看一样东西一样,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梁健皱了皱眉,说:“我说过,只要你给我的消息是真的,等我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完,就算省里不调我走,我自己也会走!”

    吴越也愣了一下,旋即收起了笑容:“算了。”他摆摆手,越过梁健走了。留下梁健一个人云里雾里,搞不懂这吴越到底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正想着,梁健的手机响了,一看,是胡小英的,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难道是项瑾要生了吗?

    梁健忙接了起来,问:“怎么了?”

    “调研组的事情我打听过了,算是有点消息吧。”胡小英的话让梁健的心顿时就跳了一下。

    “你说。”他按耐住迫不及待地好奇心和激动,问。

    “这个小组其实和省里没多大关系,虽然大部分人都是省里纪委的人,但关键核心的几个人都不是省里的。”胡小英没说核心人物是哪的,但梁健已经猜出来的。

    “你是说,核心的那几个人是中央派下来的?”

    “我打听到的是这样的,我跟张强通过电话,他对这件事情不是很清楚。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些人不是中纪的。”

    上面的人来永州调研,却不是中纪的人。如果是相关部门工作的调研的话,没有必要偷偷摸吧。

    梁健心里顿时充满了疑惑,胡小英见他有好久不说话,说道:“要不你给项部长打个电话问问?”

    项部长?梁健愣了一下。项瑾的父亲,很快就要退居二线了。这些事情,如果他知道,并且想跟他说,恐怕早就给他打电话了,既然没打,那就说明,要么是他不知情,要么就是他知道但不想说。

    但这么一个调研队在永州,就像是一个定时炸弹一样,梁健心里总是不安心。他想来想去,决定给老唐打个电话。正好最近很久也没联系了,现在他和项瑾的第二个孩子快出生了,也该给他打个电话。

    可是,当他拨出老唐的电话后,却发现电话里却提示,该号码是空号。这让梁健有点懵了,按道理,老唐换号码绝对不会不告诉他,而且之前李园丽跟他提及老唐的时候,也没说什么呀。

    不对,她说,老唐有话要交代他。

    忽然间,梁健心里就弥漫开一种不好的预感,一发而不可收拾。

    梁健立即就想给李园丽打电话,问问清楚,可是电话一通,响了很久都没人接。连着打了两个之后,梁健的心情慢慢地冷静了下来。冷静下来后,刚才那种强烈的不好预感也就跟着消散了许多。他还记得,李园丽跟他说,老唐最近很忙。

    他可能是因为忙吧。梁健这样宽慰自己,老唐的身份跟一般人不太一样,有些时候,电话不通也是正常。如果有什么事的话,李园丽肯定会告诉他的。

    这样跟自己说了一番后,梁健也就将这件事放到了一边,想着晚上空下来的时候,再问问。

    而他这边想着再问问的时候,另外一边,王世根和郎朋带着几个刑警,正好赶到那个他们猜测是第一凶杀现场的地方,离着永安巷不远的建筑工地,该工程是一个写字楼工程,可是工程老板早在好多年前就携款逃了,这个工程就一直这么放着,放了好多年了。王世根记得,当时高成汉在的时候,曾经想把这个工程给处理了,可是如果处理了,那就会牵扯出很多问题,比如这个工程的欠款,银行贷款等等,最关键的是,没人愿意接手这个烂摊子。没办法,就一直搁欠下来,梁健也曾试图把这块地给卖出去,还是同一个问题,没人接盘,所以就一直搁到了现在。

    这回倒好,成了杀人犯的作案基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逆袭:这个学〕〔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肉欲娇宠[H 甜宠 〕〔沈浪苏若雪〕〔重生盛宠:总裁的〕〔娇妻还小,总裁要〕〔阴倌法医〕〔我拿时光换你一世〕〔萌宝来袭:总裁爹〕〔嫡女嚣张:鬼王独〕〔顾少的独家挚爱〕〔蜜爱春娇(种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