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限武侠〕〔重生之军妻凌人〕〔桃村小神医〕〔大明风流之铁血兵〕〔甜妻来袭:总裁,〕〔龙墓〕〔护花邪少〕〔重生都市高手〕〔锦宅〕〔随身空间:独品农〕〔不朽帝尊〕〔混沌归元剑〕〔无上丹帝〕〔至尊武魂〕〔首席宠妻甜蜜蜜〕〔家有夫君住隔壁〕〔诡墓环局〕〔幽冥妖陵〕〔软,化,物〕〔弃妃逆袭:妖孽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992又少一人
    背后的人会是谁呢?钱江柳还是老黑?或者,他们都有份?

    梁建没有去深究这个问题,当务之急,还是要还谷清源一个清白。梁建有些激动,这个案子拖了这么久,总算是有了突破,虽然还没能找到最后的幕后凶手,但起码能救下谷清源,这也算是一大进步了。

    梁建决定亲自去法院,将这些证据交到老院长的手上,他要亲耳听到老院长判谷清源无罪。出门的时候,梁建问王世根:“那那个狗子呢?他的家人现在怎么样?”

    “他们目前都很安全,你放心好了。”事情终于有了突破,王世根显得很放松。两人带着笑,赶到了法院,正好赶上第一次休庭的时间。梁建找到了老院长,将证据交到了他手里。老院长看过后,说:“我听说,这些证据的提供人毕望已经死了?”

    梁建一听这话,心里忽然紧张,忙问:“有什么影响吗?”

    老院长沉吟了一下,说:“这里面大部分都是录音,目前毕望已经死了,那么如果要证明这些证据是真实的,只能从录音里的另外一个人着手了。所以,你们目前的主要任务,就是要找到这个人,然后证实录音里的这些事情都是真的。”

    梁建听完,眉头皱了起来:“您的意思是……”

    “有些这些东西,谷清源的案子可以拖延一段时间,但要判他无罪的话,还是缺少一点。如果要判勉强也行,只要证明录音里的声音跟谷清源毫无关系,但你也清楚,关注这件事的,不止是你。“老院长看着梁建说到。

    梁建有些气馁,本以为事情到此,起码可以告一段落,接下去只要专注着找到幕后的黑手就行,可没想到,要想彻底还谷清源一个清白,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还好,有了这些东西,谷清源的案子可以拖延一段时间。或许可以想想办法,让谷清源先保释。

    梁建是真担心,谷清源被关押得久了,精神出问题。上次去看他时,他那个状态,过了这么多天,他还是记忆犹新。

    离开法院后,梁建立即联系了谷老爷子,奇怪的是,电话响了很久都没人接。梁建想了想,问沈连清:“今天开庭,谷老爷子出庭了吗?”

    沈连清摇头:“我不太清楚,你等一下,我去问一下。”

    一会儿后,沈连清回来告诉他,谷老爷子这次没出庭。这倒是有些奇怪了,按照谷老爷子对谷清源的疼爱,他没道理今天不到场啊。难道他也出什么事了?

    梁建放心不下,嘱咐了沈连清去打听。沈连清打听了一圈后回来告诉他:“谷老爷子今天一早就出去了,不知道去哪了。哦,对了,他今天是自己开车出去的,没带司机。”

    没带司机?梁建眉头皱一下,像这些出门向来都是司机开车车接车送的人,往往只有去办一些不希望第二个人知道的事情时,才会自己开车。

    那他会去办什么事呢?还有什么事,比他的孙子今天开庭还要重要呢?

    联系不上谷老爷子,梁建只好让郎朋去和吴越那边沟通,想办法让谷清源先保释,离开吴越那边的看管。本想让王世根去,想到王世根级别太低,按照吴越的脾气,可能连面都见不到。

    梁建一边坐着车往回赶,一边安排着这一切。车子快到市政府的时候,梁建的手机忽然响了,一看电话,是李母打来的。忙接了起来。

    “妈,你到宁州了?”

    “恩,我刚下的飞机。对了,你什么时候有时间?”电话里,李园丽的声音透着些疲惫。梁建没有多想,以为是坐飞机的缘故。

    他问:“有什么事吗?“

    李园丽说:”有时间的话,我想见你一面,你爸爸有些话让我交代你。“

    梁建愣了一下,老唐有话为什么不直接跟他说,为什么要通过李园丽来传达。他忽然想起,他已经许久都没有跟老唐联系了。心里不由多了一丝牵挂,便问:“爸他最近怎么样?”

    李园丽沉默了一两秒钟似乎,但梁建不是很肯定,一两秒时间太短。李园丽说:“他最近事情比较多,很忙。”

    梁建没有多想,哦了一声,说:“等我这几天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了,我就去宁州。这几天,项瑾那边辛苦你照顾了。”

    “傻孩子,这是我应该的。说什么辛苦!就算是辛苦,我也是心甘情愿。“李园丽笑了起来,梁建心底的那丝疑虑也烟消云散。

    李园丽的电话刚挂没多久,梁建的手机再次响起,这一次是王世根的电话。电话一通,就听到王世根说:”狗子这小子跑了。“

    ”跑了?“梁建眉头一皱,问:”怎么跑了?你不是说有人看着他的吗?“

    ”这小子天生一副老实脸,欺骗性太强。看着他的是个新手,一时大意就上了当了!“王世根说完,顿了顿,又补充到:“其实他跑了就跑了,问题也不大,他手里的东西也已经拿到手,对于我们来说,已经没什么用了,只不过,我担心老黑的人会对他不利。”

    这也是梁建担心的问题。他想了一下,说:“想办法尽快找到他,无论怎么样,这也是一条人命,何况,他还帮了我们!”

    这边话还没说完,梁建手机又进来一个电话,是郎朋的。梁建看了一眼,匆匆结束了跟王世根的谈话,接通了郎朋的电话。

    “怎么了?”

    “谷老爷子死了。”郎朋的话,像是一个晴天霹雳,忽然就砸在了梁建的脑袋上,砸得他愣了好久,才回过神。

    他润了润干涩的嘴,问:“什么时候的事?”

    “半个小时前接的报警电话,在城外的一个垃圾堆发现的额尸体。”郎朋说,“出警的人拍了照片穿回来,我正好看到了,死状很惨,凶手手法和毕望的一样。”

    梁建愣住。毕望和谷老爷子之间最直接的联系就是永成钢业和谷清源,但是凶手杀了毕望,还能猜测一些理由,可杀谷老爷子是为什么?就算他是希望永成钢业案子的真想永远尘封,那最应该下手的是谷清源。谷清源目前在吴越手上,不好动手的话,杀谷老爷子也不是明智和理智的选择。

    梁建沉默许久,问郎朋:“现场还是没有什么线索吗?”

    “我还看过现场,现在在去的路上。但从照片来看,垃圾场应该不是第一现场,谷老爷子应该是被杀了之后抛石在这里的。”郎朋说到。

    梁建想了一下,说:“你把地址发我,我过去看一下。”

    挂了电话后,沈连清终于忍不住,满脸震惊地问梁建:“谷老爷子被人杀了?”

    梁建点头,叹了一声,不想说话。

    沈连清脸上露出悲戚之色。虽然与谷老爷子接触不是很多,但这样一个鲜活的人,忽然没了,心里还是会难受。

    很快,郎朋就把地址发了过来,梁建给了司机后,坐在那里,看着窗外,心思纷乱沉重。突然,脑海里飘过一个名字,狗子。

    是巧合吗?

    毕望死之前唯一可以证实的接触过的人就是狗子。如果要细想,狗子未必没有杀人动机。毕望答应给狗子二十万,但如果狗子想要更多,但毕望拿不出来呢?

    人的贪欲总是会容易失控的,尤其是在看起来触手可得的利益面前。而这一次,狗子刚从王世根那边失踪,谷老爷子就死了,时间上或许紧张一点,但未必不可能。

    难道,真的是他吗?

    梁建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如果是他,那他杀谷老爷子的动机是什么?

    车子很快就到了那个垃圾场,周围已经被围了起来,站了不少警察。梁建的车子过去,就被拦了下来,出示了工作牌后,倒也没发生像上次在永安巷外的景象,很快就放行了。刚进去,正好碰到工作人员抬着谷老爷子的尸体往外走。谷老爷子被包裹在一个黑色的尸体袋中,被两个人前后抬着。

    梁建犹豫了一下,没有拦下来,迈步往里面走去。垃圾场内,苍蝇蚊虫到处都是,还弥漫着一股臭味,这倒是掩盖了血腥味。走没多久,就看到了郎朋,他正蹲在地上,带了白手套的手,正拨弄着什么,旁边,王世根也在。

    “梁书记。”有人喊了一声。梁建点了点头,郎朋和王世根都抬起头,梁建问:“怎么样?”

    郎朋摇摇头。

    王世根叹了一声。

    梁建的心沉了下来。

    毕望的死到现在都没找到突破性的证据,难道谷老爷子也是一样的结局吗?

    “目前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两个人是同一个凶手杀得。”王世根站了起来,对梁建说到。梁建叹了一声,问他:“能从这里找到案发现场的线索吗?”

    王世根摇摇头,郎朋接上话:”凶手处理得很干净,目前为止,找不到任何线索。而且,这种地方,就算留下了线索,也很难分辨。“

    梁建听着,看了看四周,遍地都是的垃圾,确实,这种地方,环境恶劣,有什么线索也是很容易被忽略的。

    难道,就只能让这个凶手逍遥法外了吗?

    他现在已经杀了两个人了,难保他不会再杀第三个人。如果凶手杀人是跟永成钢业的案子有关,那谷清源还活着呢!

    梁建犹豫再三,决定把他来的路上,对狗子的猜测跟他们两个人说一说,无论是不是,多一条死路尝试一下总是没有错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杀神叶欢〕〔权路迷局〕〔山村透视兵王〕〔沈娴秦如凉〕〔重生空间:慕少,〕〔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放纵〕〔人间极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