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亿万老婆,你好甜〕〔重生丑妻:宫先生〕〔权谋:隐秘情事〕〔张苏静的幸福日常〕〔骑着恐龙在末世〕〔快穿之如梦人生〕〔诸天万域争霸〕〔大明之崛起1646〕〔启禀王爷:王妃,〕〔女总裁的私人神医〕〔网游之贼行天下〕〔怒指苍穹〕〔快穿女王:男神,〕〔毒医悍妃:邪王强〕〔重回下岗时代〕〔天下豪商〕〔桃运神医〕〔偷吻辣妻99次:BO〕〔女子监狱的男狱警〕〔武断八荒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990一夜没睡
    王世根挂了梁健的电话后,又点了根烟,手靠在车窗上,头半靠着,目光望着窗外,一动不动。半响,旁边开车的三子忍不住,打断了他,问:“王队,你在想什么呢?”

    “没想什么。”王世根将手里已经烧到差不多的香烟又摁到了烟筒中,这时,三子又问:“刚才是在给梁书记打电话吗?”

    王世根点了点头。

    “梁书记怎么说?我们接下去怎么办?”三子又问。

    王世根没回答,转头看了一眼后面坐着的三个人,又仔细看了看小李,昏暗中,精神似乎不是很好。他皱了皱眉,关心到:“怎么样?还行吗?“

    小李闻言,咧嘴一笑:“当然行。是男人怎么能说不行呢!“

    王世根瞪了他一眼:“别贫嘴。好好靠着休息。”话刚说完,见到小李伸出手,比了个剪刀的手势,腆着脸说道:“刚才烟掉了,给跟烟抽抽!“

    “脑袋上都多了个窟窿了,还抽烟!老实给我靠着去。”王世根转回头去,又吩咐开车的三子:“开快点。没车的路口,就别等红绿灯了!“

    三子听王世根这么一说,担忧地往后看了一眼,昏暗的车厢内,小李的脸色白得有些明显。顿时,一脚油门毫不犹豫地踩了下去,转速表上的指针一下从六十码提到了九十码。

    又开了一段,已经能看到市区的灯光了。王世根将手里的第七还是第八根烟塞到烟筒里后,再次拿起了手机。

    “是我,王世根。”开场白简单扼要。电话那头,是一个充满了警惕,却又透着几分急切的声音。

    “我爸我妈怎么样?”说话的是狗子。

    “人现在没事,但只是暂时的。“王世根回答。狗子眉头一皱,愣了一秒后,忽然急了:”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暂时的?你想对他们做什么?你可别忘了,你是个警察,你不能知法犯法,我爸妈他们从来都没做过任何坏事!“

    “你放心,我不会对你爸妈做什么,我说的暂时,是因为你爸妈现在不在我手上。“王世根说着,又拿了根烟,放到了嘴唇间,摸出打火机,啪嗒一声,点着了。

    电话那头狗子又愣了一下,几秒后,忽然脸色大变:“你的意思是,你就没救到人?我爸妈还在他们手上?”

    王世根呼地一声将烟吐了出来,白色的烟雾在车子里弥漫开来,后座的小李忽然咳嗽起来。王世根回头看了一眼,见小李捂着嘴咳得厉害,立即就将烟给掐了。刚掐灭,忽然听到坐在小李旁边的小伙喊了起来:“李哥,你怎么了?李哥!”

    王世根一惊,转回头去看,小李翻着白眼,软倒在旁边小伙的怀里。

    “王队,小李晕过去了。“小伙的脸都有些白了,一半是紧张,一半是吓得。

    三子没回头看,可这车子的速度又快了。

    “抱好他!“王世根沉声说完,转回头,对电话里的狗子说道:”你们目前也不在老黑的人手里,具体在哪里我不知道,但我可以保证他们在天亮之前肯定是安全的。我想他们接下去应该会首先联系你,如果你有了他们的消息记得立即通知我,我好派人去保护他们。“王世根说到这里,顿了顿,回头看了一眼小李,他双眼紧闭,已经完全晕过去了。

    “另外,我希望你手里的证据可以尽快交给我……“王世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狗子打断:”除非我亲眼看到我爸妈平安,否则我不会把东西交给你们的。“

    “我们是警察,无论你手里有没有那些东西,我们都会保证你父母的安全。但是,如果这个证据你现在不给我,可能明天一早就没用了,失去它该有的意义了。我相信,你在这样的情况下,都没有把证据交给老黑,是因为你很清楚老黑是什么人。其实,你心里清楚,除了我们,你已经没有其他路可以走。”

    狗子沉默。

    他沉默了很久,三子都已经看到了医院,他还没想好。王世根等不及了,就说:“你还有时间,半个小时,想好就给我打电话。“

    说完,他就挂了电话。

    车子直接开到了急诊门口。坐诊的医生,是一个年轻的女医师。看到王世根他们颇有些凶神恶煞地闯进来,顿时有些慌神,折腾了半响才算是平静下来,听了王世根修饰过的描述后,立即就给小李开了一串的检查单。

    其余三人推着小李去做检查,王世根却在大厅里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半个小时很快,一眨眼就到了。王世根的凳子还没焐热,狗子的电话就进来了。

    急诊室的椅子上,有好几个好像是家属的人,正躺着睡觉。王世根接了电话,走到外面:“给还是不给?“

    “怎么给你?“电话那头,狗子问。

    王世根想了一下,问他:“你现在在哪?我派人去接你到局里,这样比较安全。”

    狗子却说:“你来接,其他人我信不过。你应该比我清楚,你们局里眼睛不少。“这一点,王世根自然是清楚的,但他没想到狗子也清楚。

    狗子在宁州的一个城中村,租了一个小房间,房间里只有一张床,一个小桌子,什么都没有。床上连条被子都没有。他坐在床上,就着窗外透进来的那点光亮,眯着眼睛,盯着左手手心里躺着那个u盘,一动不动。

    王世根赶到宁州的时候,天都快亮了。半个小时后,城中村外十字路口边的早餐摊边,王世根坐了下来,要了一碗豆浆,两根油条,一张大饼,慢慢地吃了起来。大饼吃了一半,油条还剩一根的时候,狗子来了,短袖,牛仔裤,头上带了顶黑色的鸭舌帽。

    他走到早餐摊边,盯着王世根看了三四秒钟,然后走过来,在他对面坐了下来,朝着卖早餐的老板喊了一声:“老板,一碗豆浆,两个饼。“

    说完,他回头,继续盯着王世根。

    “我爸妈他们找到了吗?“狗子问。

    王世根两下将剩下的饼塞到了嘴里,满满当当,努力嚼了好久,才终于咽下。狗子很急,却只能忍着,盯着他的眼睛里,都感觉快冒火了。

    终于,王世根喝了口豆浆顺过气后,开了口:“已经接到人了。现在在当地的派出所里,你放心,老黑的手就是再长,也伸不到那去。“

    狗子一听这话,松了口气。他伸手从裤袋里摸出了一个u盘,放到了桌上。

    “你要的就是这个。“

    王世根看了一眼,没拿。

    狗子皱了眉头:“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你得跟着我一起回永州。”王世根说。

    狗子一听,一口否决:“不行!我不能回去。我要是回去了,老黑肯定不会放过我!“王世根看着他,保证:”我会保证你的安全。“

    狗子却笑了,带着些不屑:“不是我看不起你,我要是回了永州,你还真不一定能保证我的安全!你们其实根本不清楚,老黑的实力到底有多大!”

    “再大,难道还能大过天?我还就不信了,他老黑难道敢从我手里抢人?”王世根被狗子的那一抹不屑给刺激到了,声音都高了一分。

    “他怎么不敢,当初毕望不就是从你们手里抢过来的吗?我告诉你,在永州,就没有他老黑不敢做的事!”狗子说得信誓旦旦,同时眼睛里掠过的是心有余悸的神色。王世根忽然就想到了毕望的死状,他将手里的半根油条一放,犹豫了一下,问他:“毕望是不是他的人杀的?”

    狗子摇头:“我不知道。”

    王世根盯着他。

    “你不相信?”狗子皱了眉头,忽然脸色一变,“你是不是怀疑是我杀的?”

    王世根摇头,说:“你没有理由杀他,我只是在想,你为什么要帮毕望逃跑,我想你应该不仅仅只是为了那二十万?”

    “我就是为了那二十万。”狗子说。

    话音落下,早餐摊老板拿着两个大饼,和一碗豆浆过来了。王世根和狗子都不再说话。

    等老板走了,等狗子吃完,王世根又问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毕望会把东西给你?难道他知道自己要死了吗?”

    狗子想了下回答:“应该不太可能。当时他逃出来的时候跟我说过,他打算去自首的。因为杨永成帮过他,他心里其实一直很愧疚,他觉得对不起杨永成。”

    这话倒是让王世根有些意外:“自首?”

    狗子点头:“他还说要给当时抓他的那个警察,姓郎的,叫什么我忘了,给他打电话。他说,那个姓郎的虽然挺狠的,但是人其实还不错,说不定还能看在他自首的份上,替他求求情。”

    “那他后来电话打了吗?”王世根又问。

    “这个我不清楚,我拿了钱就走了。”狗子回答。

    王世根看了看时间,已经六点,不能再耽搁了。“走吧,路上再说。“王世根带上狗子,上了路边停着的那辆他从派出所里借来的车子,往永州赶去。

    永州市。

    梁健又是一夜没睡,除了惦记着谷清源的案子之外,还因为,他接到了梁母的电话,项瑾昨夜阵痛,目前已经入院,准备待产了。这一次,很可能肚子里的宝宝要提前几天出来了。

    梁健此刻这里正是关键时刻,根本脱不开身,可项瑾生产,他若都不能陪在身边,未免这丈夫当得太不称职。

    如何是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老子是不周山〕〔霸总的病弱白月光〕〔凝脂美人在八零〕〔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