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黑龙法典〕〔巡狩万界〕〔护花惊情〕〔末世神魔录〕〔我的好友是外星人〕〔学园都市的Lv0传说〕〔傲天圣帝〕〔妖孽狂医俏总裁〕〔深夜书屋〕〔快穿女王:炮灰逆〕〔快穿之你好,隐藏〕〔超级附身系统〕〔峡谷情缘:李白大〕〔军婚100分:重生甜〕〔大圣归来之颠覆乾〕〔贵婢〕〔重生仙帝归来〕〔九州英雄路〕〔正牌美女总裁〕〔至尊剑皇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987庭上戏剧
    梁健盯着他,感觉心都快从嗓子眼跳出来了,催他:“什么大突破,你倒是快说呀!”

    王世根坐了下来,终于道来:“老黑手下有个叫狗子的,当初毕望能从老黑那里逃出来,就是他帮的忙。”说到这里,王世根停了下来,拿起杯子,吹着气准备喝水。

    梁健等了几秒不见下文,皱了皱眉,疑惑道:“莫非这狗子就是凶手?但是既然他帮毕望逃出来了,为什么还要杀他?”

    王世根皱着眉头小心翼翼啜了一口还很烫的白开水后,说到:“毕望不是他杀的。你听我说完,这说来也巧。这狗子之所以愿意帮毕望逃出来,是因为毕望答应给他二十万。逃出来后,钱也确实给他了,可是毕望还多给了他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梁健忙问。

    王世根笑得很开心,却道:“你猜猜?”

    “猜什么猜,赶紧说,这个时候还卖什么关子!”梁健没好声气地说道。

    王世根见梁健似乎有些急了,意识到自己这有些得意忘形了,忙收敛起那副笑嘻嘻的模样,认真回答:“证据,永成钢业那个案子的关键证据。谷清源的清白可以保住了。”梁健听到这里,顿时激动,情不自禁地站了起来,连声音也高了几分,不敢相信地跟王世根确认:“你是说那个狗子手里有谷清源案子的关键证据?”

    王世根点头。

    还真是绝处逢生啊。梁健的心情就像是一下子从地底飞到了云端,妙不可言。他拿起手机,就招呼王世根:“走,跟我去找吴越。”

    王世根没动,说:“您先别急,先听我把话说完。”

    被他这么一打断,梁健渐渐冷静了下来,问他:“是不是还有什么问题?”

    王世根点头,说:“证据确实在他手里,这一点我已经确认过了,我也确认过那些证据确实可以证明谷清源是清白的,但是他有个条件,如果我们能满足他这个条件,他就把证据交给我们。”

    “什么条件?”梁健问他,他心里有种预感,这条件恐怕不简单,否则王世根不会来问他。

    果然。

    “跟老黑有关。”王世根说。

    扯到老黑,梁健倒也不是十分意外,只是,那个狗子的条件有些棘手。当初,狗子帮助毕望逃出来后,毕望确实按照约定给了狗子二十万。但当时,毕望还将一样东西给了狗子。毕望告诉狗子,如果他死了,就把里面的东西曝光。狗子拿着钱和东西连夜离开了永州,一路倒也平安无事。他甚至都忘了毕望交代的事情,潇洒了几天后,原本正打算回家去看看的时候,他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

    电话是他家里打来的,可电话那头说话的却不是他的家人,而是一个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声音。

    老黑不知从何处得知了证据在狗子手里,他们找不到狗子,就找到了他的家人,然后带走了。

    所以,狗子交出证据的条件就是从老黑手里安全地救出他的家人。

    梁健问王世根:“你知道现在他的家人在哪吗?”

    王世根摇摇头,回答:“我在太阳城里有线人,我已经让他去打听了,看是不是在太阳城里。“

    梁健点头,又嘱咐:“小心点,别打草惊蛇。“

    “嗯。“王世根点头,又问:“你的意思是同意他的条件?”

    梁健沉吟了一下,说:“谷清源的案子已经开庭了,时间不多了。你有把握在结案之前救出狗子的家人吗?“

    王世根没有立即回答,他神色严肃地想了一会才开口,却是问梁健:“我想知道,你的决心有多大?“

    梁健笑了,回答:“如果谷清源的案子我们不能翻盘,那么我留在永州的日子也是屈指可数了,你说呢?“

    王世根也笑了:“好,我有数了。你放心,既然证据已经有了,我一定把它拿到手!“

    王世根走后,梁健并没有因为他的保证而放松。老黑不是一般人,王世根目前连狗子的家人被带到哪里去了都还没摸清楚,而谷清源的案子已经开庭,这时间可不是一般的紧。梁健不做点什么他总是不放心。

    梁健找出了法院院长的电话,他曾和此人有些交集,虽然关系算不上密切,但梁健相信,应该还是可以试一下的。

    电话是秘书接的,他告诉梁健,院长还在庭上。梁健嘱咐:“等休庭的时候,务必让他回个电话,他有要紧事找他。“

    过了大约二十分钟左右,梁健终于等到了电话。

    梁健还没来得及寒暄两句,就听得院长叹了一声,说:“梁书记,你不该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的。”

    梁健知道这个马上就要退休的老人家已经猜到他是为了什么找他了。梁健回答:“我知道,这个时候我应该避嫌。但是,谷清源真的是无辜的,无论从私还是从公,我都不能眼睁睁看着一个无辜地人蒙受这种不白之冤。”

    “但是,证据确凿不是吗?”老院长说道,“证据我都看过了,铁证如山,很难让人相信他是无辜的。“

    “我知道,那些证据确实很有力。但是,我这边已经找到新证据了,可以证明那些证据都是站不住脚的,但是,我需要时间,我只想请你帮忙拖延一下时间。“梁健说得有些急,他担心一旦慢了,老院长就会挂了电话,不愿再听他多解释。

    老院长沉默了。梁健知道,不能再逼,只能等着。其实没几秒钟时间,但却像是过了很久。忽然,老院长叹了一声。梁健提着的心忽然放下了,他知道,他同意了。

    当天的庭审,被老院长以一个几十年都未曾在庭上出现过的理由给打断了。老院长生病了,心脏病。

    老院长有心脏病,是大家都知道的事,但一直保养得宜,所以从没有在庭上出过事。可这一次,老院长忽然就倒下了,而且还固执得不肯去医院,吃了救心丸,躺在了办公室里,关了门休息。

    老院长临时生病,这也算是不可抗力。谷清源的案子就这样被戏剧性的搁置了。再次开庭时间,要看老院长什么时候觉得身体好了,或者交给另一个人负责。

    钱江柳坐在办公室里,接到赵全德的电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愣了一下,然后皱了皱眉,问赵全德:“今天开庭,梁健那边有没有人过去?“

    赵全德回答:“没有,一个人都没去。“

    钱江柳沉吟了一会,嘱咐赵全德:“我觉得梁健肯定没这么轻易放手,你这两天留意一下,别再让他搅合了。”

    赵全德满口应下。

    王世根的动作不得不说很快,两个小时后,梁健就接到他的电话,说是已经确认了狗子家人的大概位置,不过不是在太阳城,而是在狗子的老家的县城里。

    狗子老家不在江中省,就算王世根立即派人开车赶去,赶到狗子老家,也要八九个小时。王世根问梁健,是立即派人过去,还是想办法联系当地的民警让他们行动救出狗子家人。梁健想了一会,还是决定让王世根亲自带人过去。这件事十分关键,能否成功救出狗子家人,直接关系着能够救出谷清源,还有他背后的永成钢业,梁健不想冒险。

    王世根得到梁健指示后,立即就出发了。他带着人刚走,钱江柳接到了赵全德的电话。

    “王世根带着几个人出去了,好像是有什么行动。“赵全德告诉钱江柳。钱江柳眉头一皱,问他:“是什么行动清楚吗?”

    “不清楚,不过他最近一直在查毕望被杀的案子。会不会是找到凶手了?”赵全德问。

    钱江柳皱着眉头,沉默了一会后,忽然问赵全德:“毕望到底是不是老黑动的手?”

    “这个,我真不清楚。”赵全德回答。

    钱江柳脸色显得不太好,拿着手机沉默了许久后,对赵全德说道:“你再想办法去打听打听,王世根那些人到底去哪了。老黑那家伙不老实,毕望的死,我看八成跟他有关系,不然怎么会那么巧合,毕望一从他那里逃出来就死了。”

    赵全德却说:“我倒觉得毕望的案子和老黑可能没什么关系,如果老黑要杀毕望,早就杀了,没必要等到他逃走再杀他,而且手段还这么残忍,不太像老黑的风格。“

    “你懂个屁,老黑当年的手段比这还要残忍十倍都不止,你是不知道。“钱江柳忽然烦躁地说了一句。

    赵全德闭了嘴。

    “总之你盯紧一点,一有什么动静及时通知我。如果谷清源的案子结不了案的话,那我和你都会很麻烦的!“

    “嗯,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后,钱江柳想来想去,总觉得有些不对劲,怎么就那么巧合,几十年都没这种事,偏偏今天老院长就在庭上心脏病了,而且他还不愿意去医院看,这怎么想都觉得蹊跷。难道,梁健真的找到新证据了,所以老院长在帮忙拖延时间?

    这个念头在钱江柳的脑海里冒出来后,就再也挥之不去。他站起来在办公室里来回走了两趟后,终于忍不住,给老黑打了电话。

    “你告诉我,毕望的死是不是跟你有关系?”电话一通,钱江柳就毫不客气地质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白雅顾凌擎〕〔落魄佳人千金难换〕〔重生空间:慕少,〕〔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沈娴秦如凉〕〔最强军婚:首长,〕〔婚心计,老公轻点〕〔山村透视兵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