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揪出那个穿越者〕〔无限之至尊巫师〕〔凶兽联萌:兽夫傲〕〔刀试天下〕〔超级特战兵王〕〔超级小村医〕〔天界战神〕〔我的老婆是女神〕〔都市逍遥仙师〕〔浪迹武侠世界〕〔抗战之血肉丛林〕〔绝色总裁是我老婆〕〔魔神始祖〕〔崛起军工〕〔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混沌霸天决〕〔校花总裁的贴心高〕〔重生之女王归来〕〔山里人家姐妹花〕〔透视仙王在都市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985如何破局
    手机阅读</fn>

    抓住齐威后,王世根说要连夜审讯,以免夜长梦多。 但,齐威的事情其实没什么好审讯的,不用齐威说,梁健也清楚背后的那些沟沟道道。齐威一个秘书又怎么敢擅自做出这样的决定。只不过,这个时候,齐威是不是会咬出其他人却是难以定论。而且,就算咬出来了,也未必能怎么样。赵全德是钱江柳一手拉上来的,而且今日这场面,未必没有钱江柳的意思在里面。

    梁建对王世根的积极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果然,一夜迷糊过去后,办公室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王世根疲惫的声音里满是不甘心。

    “没想到这齐威的嘴这么紧,一口咬死那些都是他自己的主意,是他自己一心想出头,所以才一时冲动犯下的事情。“梁建听着他的声音,想着他说得时候应该是咬牙切齿的模样,没有多大的意外。他说:”齐威的事情,就到此为止吧。“

    王世根一愣,几秒后惊问:“梁书记,你不是开玩笑吧?这件事,就算是个傻子估计也能看得出来,齐威这小子就算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做这样的决定,他背后一定是赵……”

    “好了!”梁建打断了他的话,没有让那个名字说出口:“事情的真相,我们都清楚这没错,但是,你仔细想想,就算齐威一口咬定是赵全德指使的,你就真的能把赵全德怎么样了?”

    “这毕竟是一条人命,难道上面还会……“王世根没说完,可能是连他自己都觉得这并非没有可能吧。王世根在市局待了这么多年,以他的能力,完全有资格坐上市局的位置,可是他却一直被雪藏在刑警大队大队长的位置上这么多年不动,完全是有原因的。四十多岁的年纪,竟然还如此看不穿。

    其实,看穿并不一定是好事,就好像梁建自己,他也有很多地方看不穿,可是如今他已逐渐懂得进退。该看穿的还是要看穿,这并不代表放弃,或许只是一种迂回前进的策略。

    梁建叹了一声,对王世根说道:“有些话不用我说,你其实自己心里也清楚。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齐威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如果有人求情,不用管,尽管推到我这边就行。但至于这件事背后的那些东西,就不要在抓着不放了。”

    “我知道了。”王世根声音里还有些不情愿。

    梁建知道,他只是一时过不去自己心里那个坎,给他点时间就好了。准备挂电话的时候,他忽然又想起一事,就问:“毕望的案子怎么样了?有进展吗?”

    “没有,线索断了。那辆外地的车倒是找到了,是租车公司的,借车的人用的是假身份证,监控也调了,司机全程都带着鸭舌帽,看不到正脸。租车公司的业务员也对他的长相没什么印象,唯一一个线索就是这个男的脖子里有个疤,在耳朵下面的位置。从这些来讲,这个人是凶手的可能性最大,但是中国那么多人,事情也过去了很多天了,想要找一个脖子里有疤痕的男人,无异于大海捞针,不太可能找得到了。”

    听王世根说完,梁建皱了眉头,问他:“那没有其他的线索了吗?”

    王世根回答:“目前只有这一条线索。”

    梁建心往下沉了沉,如果毕望的案子不能再短时间内有所突破,那么董大伟很可能会成为替罪羊。董大伟也是,好死不死,怎么就偏偏找到了那个地方。永州城那么大,他哪里不好找!

    在犯罪心理学上,有一种说法,凡是存在心理变态而引起的连环凶杀案,都会对某一特征有种特殊的惯性,很多凶手,会选择在同一个地点或者相似地点抛尸,也有些会在同一地方实施犯罪。这一点是有论证的。梁建担心,有些人既然能在昨天决心想除掉董大伟,那么恐怕不会就这么轻易放过他。

    毕望是永成钢业那件案子的关键,他一死,如果找不到凶手,那么这件案子很难再翻出什么浪花来,梁建也就只能眼睁睁看着谷清源背上那么大的黑锅,含冤入狱。如果是这样,那么永成钢业也会保不住。梁建就是一输再输。输并不重要,可是董大伟和谷清源他们是无辜的,梁建心里清楚。

    梁建不甘心,他沉默许久,问王世根:“我记得当时你跟我说,那天晚上经过永安巷外面可疑车辆一共有三辆对吗?”

    王世根立马就说道:“您的意思是说,其他那两个也有可能?”

    “只要有一丝可能,我们都要排查!现在既然外地的那辆车上面已经走入了死胡同,那就死马当活马医,试一试吧!“梁建说道。

    “好吧。那就试一试。“王世根叹道,显然他并没有太多的信心。

    王世根去试了,可有些人等不及了。钱江柳忽然打来电话,说想就永成钢业的案子讨论一下,与会人员并不多,政法委书记吴越,梁建,还有纪委书记和赵全德。

    这样的人员比配,乍看上去,似乎势均力敌,吴越一直是谁都不靠的,梁建和钱江柳各一人。但,细一想,就会发现,梁建是在劣势的。在永成钢业的案子上,吴越和钱江柳是同一条战线的。

    果然,一坐下,吴越就开门见山,将球从手里抛到了梁建面前。

    “永成钢业的案子已经拖了这么长时间了,该核实的证据也都已经核实过了,既然没有新的证据出现,是不是该结案了?“

    梁建来之前,就已经有心理准备,倒也不意外。他回:“永成钢业的案子虽然没有新证据出现,但还有疑点存在,现在结案,不太妥当。”

    吴越笑了一下,说:“梁书记所说的疑点,是不是就是指毕望的案子?”

    吴越还有下文,梁建示意他往下说。

    “毕望离开永成钢业,之后没几天又离奇身亡,确实有些蹊跷。但我个人认为,毕望被杀并不一定和永成钢业的案子有关,很可能只是他的私事。据我所知,毕望因为个人性格关系,在外面是有些仇家的。“

    吴越的话,让梁建有种心头一亮的感觉。如果说,毕望的案子,王世根和他一直陷在试图从现场找线索的思维圈子里没有走出来,他们怎么就没想到从其他方面去找线索,比如人际关系,资金流等方面。而且,毕望被杀,是在从太阳城消失之后的那天晚上的事情。就这一点,就足以可以肯定他的死绝不会是偶然,肯定和永成钢业的案子是有关系的。这是梁建的直觉。一直都说女人的直觉准,但男人的直觉大多时候也很准。

    梁建忍着马上给王世根打电话的冲动,继续听吴越往下说:“而且这件案子,上面也一直在关注。单从永成钢业的案子来看,目前我们掌握的证据,已经足以对谷清源起诉并定罪的。这个情况,上面也是了解的,如果我们拖得久了,不仅对于我们永州市政法系统的形象会有一定影响的,而且会让上面对我们产生怀疑,会觉得是否是我们当中有人想要包庇永成钢业,包庇谷清源。“

    吴越这话,摆明了是冲着梁建来的。梁建自然清楚,但他并不惧这一点。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甚至,梁建还曾亲自将某些东西送到了上面那些人眼前,要的就是他们怀疑他和永成钢业的关系,以此来赢取他可以留在永州更长时间。

    所以,当吴越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梁建心里可以说是很平静。或许是他的平静,让吴越感到有些心虚,立马又补充道:“当然,我这也只是一个担忧,并不是真的认为我们当中有人包庇永成钢业,包庇谷清源。“

    等他说完,一直没说话的钱江柳终于开口了:“我觉得吴越同志的担忧,并非没有道理。这是很有可能的,毕竟证据都在那里,如果我们迟迟不结案,如果换我们是省里的领导,恐怕也会多想,甚至会怀疑,是不是因为永成钢业是永州的本土企业,所以我们永州整个班子都试图包庇永成钢业,企图捂住这个盖子。“

    他说完,赵全德立马就出言附和:“我也觉得这么干拖着不是回事,既然证据确凿,该结案还是要结案。如果说以后有新的证据出现,证实谷清源确实有冤情存在的,再翻案也是可以的。“

    赵全德话音落下,吴越和钱江柳都看向了梁建。从他们的眼里,梁建都看出了决心。但,梁建也有自己的决心,赵全德的话也只能听听,真要是让他们结了案,想再翻案,恐怕是比登山还难了。

    梁建将目光落在纪委书记纪中全的身上,问:“中全同志对这件事情怎么看?”钱江柳他们话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梁建若是一口否决,虽然他并不在乎他们三人的看法,但无疑会将吴越彻底地推向钱江柳那边。现在,谷清源还在吴越手上,更何况,如果吴越越过他,直接跟省里反应,那到时候,梁建将会更被动。所以,这个时候,他只能将希望寄予在纪中全身上,看看他是否能打破面前这个困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最强军婚:首长,〕〔婚心动魄:神秘人〕〔爱上阴间小娇妻〕〔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皇后有旨:暴君,〕〔后娘[穿越]〕〔杀神叶欢〕〔军婚如火〕〔一欢成瘾:慕少,〕〔与你共赏落日余晖〕〔夫人别跑〕〔沈娴秦如凉〕〔落魄佳人千金难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