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幕后〕〔汉化大师〕〔修神外传仙界篇〕〔最后一个炼金师〕〔一切从长生开始〕〔魔鬼的使徒〕〔奥运天王〕〔本宫不是那种人〕〔穿越时空的斩魄刀〕〔明末抉择〕〔狩魔领主〕〔传奇巨星〕〔农女倾城〕〔报告大魔王〕〔贫道要写书〕〔我真不是魔教少主〕〔千凰之堕入异世〕〔无限之主角必须死〕〔都市之我为宗师〕〔抗战之铁血兵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963喜出望外
    王世根要的人,都是他以前刑警队的班子。后来,赵全德为了架空他,那些人都以各种各样的理由被调到了其他地方。调几个人,并不是难事,但难在悄无声息,不被钱江柳他们察觉。

    梁健答应了王世根,可真正操作起来,却还是要多一番心思的。幸好,这个时候,有人反映了一些事情,让梁健忽然找到了借口。

    近两年因为公安力量的松散,永州市的风气渐渐开始走下坡路。各种粉色事件,也是层出不穷。甚至,还冒出了一条叫做红磨坊的街。红磨坊的名字是来自国外的,而且还非常有名。但国内不同国外,这种交易只能在暗地里,你一旦摆到了明面上,自然是不允许的。可因为有些人的不作为,这些人的胆子就开始没边了。

    正好前段时间,省里下达了一个“树新风讲文明”的文件。梁健忽然找到了由头,他立即让李端拟了文件,召开了常委,会议上,直截了当地提出,要整顿永州市的风气。

    梁健的话抛出来后,除了于建德和纪中全明确表示支持他之外,没人表态。可当梁健将一堆照片还有几封举报信扔到他们面前时,就没人反对了。

    扫黄行动的提案很快就得到一致通过,然后就到了人选的问题。先是总指挥,梁健看向了政法委书记吴越,吴越见梁健看他,立马就摆手说道:“永成钢业的事情才开了个头,我现在可分不出身来管这次的扫黄行动。“

    梁健并不意外,他微微一笑,说:“这倒是,一个人精力有限。是我考虑不周全。对了,我上次好像听到,我们公安局里有个能人,名叫王世根,你们知道吗?“

    王世根的雪藏已经是多年之事,当梁健忽然提到王世根的名字,除了赵全德之外,几乎没有人是在半分钟之内想起他是谁的。甚至,钱江柳还问了梁健一句:“梁书记,这个王世根是什么人?“

    他或许根本不记得,曾经有那么一个人,因为他,而在公安局内坐了很多年的冷板凳。梁健看向赵全德,笑着说:“王世根是全德同志下面的,全德同志应该比我了解,你来给钱市长介绍一下吧。“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赵全德也不敢作假。毕竟王世根那些故事,只要稍微花点心思,都是可以找到记录的。赵全德尽量轻描淡写地描述了一番后,梁健跟了上去,说:“我也是机缘巧合之下才知道这个王世根的。以前是我们疏忽,像这样有能力的老干部,我们应该予以重用,他们的经验对于我们来说是一笔宝贵的财富,尤其是在公安这个部门里面。”

    扫黄不是小事,一个不小心,很可能就会给永州又掀起一波风浪。这个关键时刻,钱江柳可不希望永州乱。钱江柳已经想起王世根是谁,当年当着他面拍的那一下桌子也想了起来。这可是个刺头啊!没想到这么多年的冷板凳竟然还没把他的心给坐冷了。

    钱江柳的脑子里飞速地转着。王世根不是个好糊弄的人,要是让他当了总指挥,恐怕这扫黄行动不把永州闹个鸡飞狗跳是结束不了的。想到此处,钱江柳跟着说道:“像王世根这样的老干部是要重用没错。但扫黄行动不是小事,这个王世根同志虽然有能力,但也毕竟多年没有主持过大局,而且从职级上也还是低了点,我认为总指挥的位置,还是要让一个镇得住场面的人来担任比较好。”

    梁健看向他,问:“那钱市长认为谁比较合适?”

    钱江柳目光在会议室内扫了一圈,落在了赵全德身上。赵全德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心想,这可不是个好差事。要是糊弄糊弄,梁健那边没法交差。要是真刀真枪的来,恐怕他得得罪不少人,而且据他所知,那红磨坊的背景可不简单。

    赵全德心里一百个不情愿,可钱江柳却没心情去顾虑他的处境,开口就说道:“我认为全德同志就很合适嘛!”

    梁健看了一眼赵全德,说:“全德同志要是做总指挥,职级是肯定够了。但,是不是有点杀鸡焉用牛刀的感觉?”

    钱江柳哈哈一笑,说:“这扫黄行动可不是小事,有全德同志坐镇,你我也放心些,不是吗?”

    梁健略一犹豫,就点头说道:“行,那就由全德同志担任总指挥一职,王世根同志担任副指挥,进行辅助。剩余的人选,由全德同志和王世根去商量,商量好了,拟个名单报到我这边来看一下就可以了。那今天就到这吧,散会。”

    梁健说完,站起来就走。

    钱江柳愣在那里,完全没反应过来。等他反应过来时,梁健已经快走出会议室了,他看着他的背影,心里充满了狐疑。这梁健今天怎么会答应得这么爽快?还有,这王世根怎么就让梁健引起注意了。梁健到永州也不是一个月两个月都三年了,偏偏在这个时候将王世根拎了出来,要重用,实在是有些奇怪。

    就如梁健所料,参与此次扫黄行动的名单,赵全德和王世根是各拟了一个名单报到他这里的,梁健各取一半,还给了赵全德。

    扫黄行动部署差不多的时候,郎朋回来了,带着毕望。他给梁健打电话的时候,正好是中午。梁健正准备去吃饭。刚出门,就听到手机响,梁健一看是郎朋的电话,示意沈连清先回办公室等会后,就立即返回办公室接了起来。

    “你终于给我打电话了。”梁健带着点埋怨说的这句话。电话那头的声音传过来,掩不住的疲惫。梁健心里的那点埋怨忽然就散了。

    郎朋说:“我在永和宾馆,毕望也在。我待会把地址发到你手机上。“

    梁健愣了一下,他没想到郎朋失踪了这么多天后第一个电话联系他,竟然是带着这么一个大好消息来的,有种喜出望外的感觉。梁健还想再问几句,郎朋说了一句:“先这样,等会你到了给我打电话。哦,对了,你待会过来给我带点吃的,多带一点,我两天没吃了。”

    说完,就挂了电话。

    梁健心里激动无比,等了这么多天,终于等来了好消息。也顾不得吃饭了,叫上沈连清就直奔永和宾馆。快到的时候,蓦然想起,挂电话前郎朋说的话。下了车,梁健就让沈连清去买吃的,自己就照着手机上郎朋发来的地址找了过去。

    永和宾馆三楼,307房间。房间的门锁着,里面很安静,整个走廊都很安静。梁健抬手敲了两下门。半响,里面传出一个声音,问:“是谁?”

    梁健听出来,是郎朋的声音。他忙回答:“是我。”

    门很快开了,还没进去,郎朋一扫他的两只手,就问:“饭没带来?”

    “小沈去买了。“梁健说着走了进去。房间很小,两张单人床。靠里那张,有个人缩在白色的被子里,背对着门口,看不清脸。

    梁健瞄了一眼,看向郎朋。郎朋会意,说道:“这小子好几天没睡了,这会扛不住了,睡得跟死猪一样。“

    郎朋说着,自己也打了一个哈欠。梁健这才好好打量了一下他,发现他风尘仆仆不算,还胡子拉碴的,原本那头利落的板寸头,如今也快成非主流了。几天不见,他好像苍老了许多。梁健心里生出些内疚,轻声说道:“辛苦你了。“

    郎朋摆摆手,又问:“你有没有想好要问这小子什么话?要问的话,最好现在问。这个时候,是他最脆弱的时候,最容易突破防线。”

    郎朋对于审讯是有一套的。梁健来的路上,也已经反复想过,如果见了毕望要问什么。当初钱江柳查出来的那些所谓的“证据”梁健都看过,他刚才也把拷贝文件带了过来。他朝着郎朋点点头,说:“那就现在问。”

    郎朋立马走过去,一把扯开了毕望的被子。毕望没醒,郎朋毫不留情地两手抓住他的肩膀,将他从床上提溜了起来。

    毕望眼睛微微睁了睁,又闭上了,嘴巴里吐出一句有气无力地话:“你想干什么?让我先睡会不行吗?”

    梁健一边把那些文件从包里往外拿,一边拿出手机,准备待会录音。

    而郎朋随手就拿起一旁床头柜上的杯子,杯子里装着半杯矿泉水。如今快五月了,水说冷不冷,可泼在一个人脸上,还是能让他清醒几分的。

    毕望带着惊愕睁开了眼睛,眼里也不见了朦胧。他吃惊地盯着郎朋面无表情地脸,一时反应不过来。

    “给我坐好了,有人要问你几句话。问完你再睡。”郎朋说完就松了手。走开之前还不忘恐吓一句:“你知道我的手段的,所以你最好老老实实地回答,别动什么歪心思!”

    毕望眼里掠过些许惧色。梁健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郎朋,看来这两人路上的故事蛮长的。但这些故事,梁健不关心。他只关心永成钢业的事情,吴越那边一直没有消息传出来,他让沈连清问过两次,都说目前还没有什么进展。但,他心里总是不放心。吴越到底是哪边的,他不确定。

    郎朋走了出去,说出去抽根烟。梁健在毕望对面,拉了张椅子坐了下来,将手机放在了旁边。然后将那些拷贝文件摊到了毕望面前。

    “我们来说说这些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逆袭:这个学〕〔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偷香(杨羽)〕〔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霍长渊林宛白〕〔大明小书生〕〔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沈娴秦如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