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亿万枭宠:宋医生〕〔从默示录开始〕〔复仇女王伊兰幽〕〔代理人生〕〔重生之灰姑娘的逆〕〔残王的特工宠妃〕〔道仙凡〕〔总裁大人超给力〕〔阴婚来袭:冥王老〕〔不科学的原始人〕〔狐妖之幽冥妖帝〕〔你好,审计官〕〔逆流芳华年代〕〔快穿之宿主正在渣〕〔重生浪潮之巅〕〔老公宠太深:小妻〕〔转生眼中的火影世〕〔重生师姑是妖女〕〔仙家萌喵娇养成〕〔垫底主播要翻身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960要赢容易
    当初承包青龙潭大坝的那个承包商有个很文气的名字,叫做陈文生。 纪中全的人去找他的时候,他正在一个洗脚城中,搂着一个小姐睡得正香。他旁边的床上,一个男人也正躺着,闭着眼。

    虽然梁建一直强调要保密,但陈文生没被带走多久,陈文生的妻子就闹到了市政府。陈文生妻子开着辆奔驰,横在了市政府门前,将门口的车道挡得严严实实。她也不下车,保安上去劝,她扔下一句“把我老公放了,我就立马走”,然后就关上车窗,在车子里看起了视屏。

    保安没办法,只好将电话打到了保卫科,保卫科又将这事情往上反映,一级一级地,传到梁建耳朵里时政府里已经有不少人到门口去看过热闹了。

    这政府里说忙也忙,说闲也闲。一些科员,或者边缘部门,平日里工作枯燥,忽然出现点不寻常的事情,心底的那只八卦小野兽就安分不住了,立马就会跳起来,兴奋地嘶吼。梁建知道的时候,不仅整个政府部门知道,不少外面的人都知道了有辆奔驰车将政府大门给堵住了。

    梁建怀着怒气给纪中全打的电话,再三叮嘱了他要保密,可这人才控制,家属就闹到了市政府门口,他这保密工作怎么做的。

    这些牢骚话,梁建也只是在电话没接通前在心底里咆哮了一遍。电话接通后,梁建只说了一句:“十分钟之内,必须把这个女人还有他那辆奔驰车从门口给我弄走。“

    纪中全自知是自己工作失职,一句也没多解释就挂了电话。八分钟后,沈连清就过来告诉他,车子和人都已经被弄走了。

    陈文生被纪中全的人带到了庆安县的一个小旅馆中,旅馆的老板是纪中全以前认识的一个朋友,交情不错,据说以前在公安部门当过差,后来因公受伤就退了下来。

    陈文生的嘴巴很硬,对于问话是一问三不知,问急了,就不说话。他料想着,你们也不是公安,肯定不敢拿他怎么样,所以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

    纪中全跟梁建说完这些,问梁建:”郎朋去干什么了?这件事,如果他接手会方便很多,也名正言顺一些。“

    梁建知道,郎朋是最佳人选。可是,这个时候,他也联系不上他。昨天晚上,后来董大伟的妻子刘全英来带走了琳子知乎,梁建就给郎朋打了好几个电话,可是一直打不通。现在,他也很想找到他,吴越那边的专案组已经成立,可钱江柳风云不惊的模样,好像很有把握这个专案组肯定翻不了什么风浪,梁建心里已经是一片着急上火。李端那边,也是没有什么好消息。他们在省公安厅等了两个多小时,愣是没见到白其安,甚至连他秘书的面都没见到。梁建忽然想到了张强推荐的那个人,省政法委书记于何勤,或许他能帮上忙。

    这个时候,时间是最紧要的。梁建也顾不得去担心更多,试一试总比干等着要好。

    李端以前也在省里待过,省里还是有些关系的。他很快就联系上了于何勤的秘书。秘书是个女人,这在官场也是比较少见的。女秘书长有,女秘书却很少见,可能这跟领导大多是男的有关系,除了避嫌之外,男秘书确实再工作上要方便一些。

    不过于何勤这女秘书却也不简单,据说她从于何勤上任到现在一直在于何勤身边当秘书,早几年也有人说闲话,但时间一长,众人也没见到什么真凭实据,渐渐的也就习惯了。

    女秘书长得一般,但身材不错。四十岁左右的年纪,带着一副暗红色边框的眼镜,镜片背后的眼睛打量李端的时候,李端仿佛有种被看穿的感觉。她只是个秘书,却有一双很犀利的眼睛。

    女秘书名叫倪金花。很俗气的一个名字。

    李端客气地喊了一声:”倪秘书。“

    倪金花一边转身关上了秘书办公室的门,一边说:”刚才于书记已经给我打过电话了,你们跟我过来吧。“

    倪金花带着李端往办公室走,走了两步,又停下,回头看了一眼李端身后亦步亦趋跟着的董大伟,然后对李端说到:”先让他在外面等等,于书记有话要问你。“

    李端忙回头嘱咐了董大伟几句。自从进了这省政府后,董大伟明显感觉有一股势压在他身上,让他的胆子都小了几分。他很想再撑起来,可就怎么也撑不起来。尤其是在这个叫倪金花的女人面前,她的眼睛望过来的时候,董大伟仿佛感觉自己身上的衣服都被剥光了一样,满是怯懦还有一些耻辱感。

    李端跟着倪金花进了一个办公室门都比刚才那些办公室要大一些的房间,他还没来得及趁机往里面瞄上几眼,这门就砰地一声关上了。声音不响,却很干脆。就跟那个倪金花一样,人不凶,却很严肃。

    门一关上,董大伟就松了口气,但还是有些缩手缩脚。这辈子估计也就这么一次来着省政府了,他想趁机看看,走了两步,却又担心待会人出来找不到,想了想,又回到原位去站着了,站了一会,觉得累,四下一瞧,也没椅子,就贴着墙,蹲了下来,双手往袖子里一收,加上他那身昨天来的时候没来得及换的工服,活脱脱一个农民工,要不是鼻梁上架着的那副眼镜给他带了点斯文气,估计来往的人会以为是哪个讨工钱的农民工溜进了这里。

    李端进门后,在倪金花的指引下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倪金花给他泡了茶后,没走,站到了办公桌前开始给于何勤收拾桌面上摊着的报纸,材料等杂物。收拾了一会,于何勤将目光从电脑屏幕上移开,看了她一眼,说到:”随它去吧,你收拾了,一会还得是这样,还不是白忙活。“

    倪金花头也不抬地回他:“白忙活就白忙活,我看到了不收拾心里不舒服。”

    于何勤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李端看着他们,从他们这简单的两句对话中,咂摸出许多不同寻常的味道。

    于何勤从办公桌后面站了起来,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目光在李端脸上一扫,开口就问:”梁建自己怎么不来?“

    李端忙解释:”梁书记事情很多,实在是走不开。“

    于何勤对李端的回答不置可否,话锋一转又问:”你们昨天去找过白其安了?“

    李端心里微惊了一下,虽然他们去找白其安不是什么秘密,但他来找于何勤是梁建临时起意的,难不成于何勤早就在关注了?

    一边想,李端一边回答:”是的。白厅长没有见我们。“

    于何勤笑笑说到:”他自然不会见你们的。“

    李端顺口就问到:”为什么?“话一出口,李端就反映过来,这话问得不适合。于何勤似乎没在意,只说:”梁建太年轻。你也太年轻。“

    李端低了头,不再说话。

    于何勤接过倪金花递过来的茶杯,喝了一口后,说到:”事情我已经听说了,你回去告诉梁建,他要想赢很简单!“

    李端心里一惊又是一喜,目光紧紧盯着于何勤,等待着他的下文,可是他却不说话了,笑眯眯地喝起了茶。

    李端一阵气闷,心里忍不住抱怨:这个时候您老卖什么关子!

    李端没忍住,追问道:”您觉得我们要怎么做才能赢?“

    于何勤慢条斯理地放下手中的杯子,对着李端说了三个字。

    李端怔在那里,弄不明白于何勤这三个字是什么意思。于何勤却一个字都不肯多说了,拿起杯子站了起来,让倪金花送客。倪金花面无表情地站到他面前,手一伸,冷漠地蹦出一个字:”请!“

    李端走出了办公室,风从走廊里吹过来,拂过他的面颊,将他拉了回来。他眼睛一扫,看到了墙根蹲着的‘农民工’董大伟,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正要说话,低着头的董大伟听到了声音,抬头看到他们出来,歘地就站了起来,迫不及待地问:”怎么样?我可以去见于书记了吗?“

    ”事情于书记都已经了解了,你们先回去吧。回头如果于书记有什么指示,我会联系你们的。“倪金花声音冷漠,显得无情。董大伟茫然了一阵后,突然愤怒了起来,张嘴就准备嚷嚷几句,讨个说法。

    李端抢先看出了苗头,忙拉住他,对倪金花说到:”行。辛苦倪秘书了,那我们先告辞了。“

    说完,李端赶紧拉着董大伟往电梯那边走。进了电梯后,董大伟再也忍不住了,大着声音质问李端:”你刚才干嘛不让我说话?你不就是带我来上访的吗,你连话都不让我说,我连个领导的面都没见着,这算什么!我算是看出来了,你大老远的陪我过来,不过就是怕我告状,影响你们头上的帽子!哼,官官相护,你们果然还是一个鼻孔出气的。“

    董大伟越说越理直气壮,越说越觉得委屈,越说看着李端的眼神就越充满正义的愤怒,仿佛李端就是那个卖国的汉奸。

    李端忍着气,不说话,很快电梯就到了一层。门一开,电梯外不少人,目光齐刷刷地射进来落在两人身上,董大伟原本高昂的气势,顿时又焉了几分,悻悻地闭了嘴。

    李端也不管他,径自出了电梯,就往外面走。董大伟只能跟上。

    一直走到了外面,董大伟终于还是没忍住,一把拉住了李端,吼道:”你今天不把话给我说清楚,我就不走了!我倒要看看,这个世界到底还有没有王法,有没有公平!“

    李端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底窜起来的那些火气,开口说到:“我就问你一句,这段时间,我对你,对你们家怎么样?”

    董大伟脸上神色一滞,没了话。

    李端看他这副模样,心底的火气消了一些,他叹了一声,说:”这样的事情出了,你不好受,我们也不好受!但是,这件事不是那么简单,不是梁书记一句话就能解决的事情。梁书记虽然是市委书记,但很多事情也不是他一个人能做主的。他的压力也很大。我希望,我们理解你的同时,你也能稍微理解一下我们的不容易。不要一出口,就抹掉我们所有的努力,人心都是肉长的。“

    “可是……可是……“董大伟连着可是了两声,但一抬头看到李端眼中的失望,又将剩下的话吞了回去。

    良久,他忽然说:”好,我给你们时间!我希望你们别骗我!“

    李端心生出一些感激,认真地回答:”你要相信我,相信我们书记。只要我们在一天,一定会想办法把公道还给你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老子是不周山〕〔霸总的病弱白月光〕〔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网游之我能看到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