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荒唐仙医〕〔极品媳妇〕〔都市最强特种狂龙〕〔影后的豪门晋级之〕〔重生异世之帝君宠〕〔网游之最强大叔〕〔山海画妖师〕〔封少的掌上娇妻〕〔猎户家的小辣妻〕〔金牌女法医〕〔在美国当警察的日〕〔那个平行世界的我〕〔影后来袭:帝少霸〕〔超级狂兵〕〔殿下有令:全球通〕〔再借一个六月〕〔武神碎影〕〔疯狗加三〕〔尸妹〕〔判官的365种食用方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955罪恶之渊
    梁健有些不服气。 年轻一直以来是他的资本,最大的资本。因为年轻,他才有足够蓬勃的朝气去面对这些枯燥的工作;因为年轻,他才有足够的勇气去迎接这些接踵而至的挑战,因为年轻……可此刻他却告诉他年轻在官场不是件好事。

    这些话梁健没有说出口,可白其安却看明白了。他说到:“如果你的思想足够成熟,你今天就不会来找我了。我留郎朋在这里,未必是件坏事。“

    梁健皱了下眉头,琢磨不透,他这所谓不是件坏事是什么意思。可还没等梁健琢磨透,这白其安就下起了逐客令,毫不留情地说道:“该说的也说了,你走吧,趁着小冉还没回来。你应该明白,作为一个父亲,我不希望我的女儿跟一个有妇之夫多接触。何况,你在他心里,向来是比较高大的,甚至比我这个父亲还好。”

    白其安在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流露出了一丝作为父亲的醋意。梁健忽然觉得他这个人还有些可爱。虽然他很固执,也很骄傲,但他最起码不假。何况,梁健也理解他,因为他也是一个女儿的父亲。

    或许等到他自己的女儿到了这样的年纪时,他也会这样担心。

    离开了白其安的家后,时间已经七点多了。梁健拦了辆出租车去了酒店,刚在酒店办好入住,就收到了胡小英的短信。她问:回去了?

    梁健想了想,回:没有,在月亮酒店。

    “哪个房间,我过来找你。“胡小英的这条短信来得很慢。梁健看着这内容时,心底里浮现出很多的挣扎,他想她在看到他的那条短信时心里的挣扎应该是一样的。

    她来的时候,他已经窗边站了好久了。风吹乱了他那已经有些天没有理过的头发,略长的发凌乱在额头,显得有些颓废。

    她换了一身衣服,一改以前的职业干练风格,换了一身休闲装,显得青春了不少。一头秀发扎了起来,在脑后扎了个马尾。然后带了一副大框的眼镜。梁健开门的时候有一瞬间都没认出来。

    这样的她,很不一样。时光像是特别眷顾她,或许是因为她的努力,她的善良,她的能干,她的苦难,她的很多很多……快五十的她,依然美丽得就像一个三十左右的青春少妇,身段依然玲珑有致,皮肤依然紧致白皙,站在那里,依然能够吸引梁健。这种吸引,就像是天注定一般,让人不可抗拒。

    梁健好不容易才遏制住,想上前拥她入怀的冲动,退回了房中,将她迎了进来。她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梁健给她倒了水后,为了避免失控,刻意保持了距离坐在她左边的沙发上。

    她似乎明白他的做法,坐得离他很远。

    可这样的坐法,很别扭,别扭到甚至没办法让梁健正常的去思考和交流。好不容易,准备开口说话,才张开口,胡小英也开了口。两人愣住,然后忽然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笑着笑着,两人的眼神凝固在一起,像是被502胶水粘住了一样,怎么样也扯不开。梁健知道,这样是在玩火,可他的理智已经不能再指挥他的身体。

    仿佛在他对面的不是一个女人,而是深陷沙漠中快要渴死的他忽然看到的那一汪清水。脑海里,出现了两个他,一个在呐喊:不可以,呐喊得声嘶力竭。可另一个,却在旁边冷冷瞧着,用极其不屑的声音嘲讽着那个气急败坏的自己:这是本能,你抵抗不了本能。

    这一刻,他忘了家中尚在怀孕的项瑾,也忘了如今已经会跑的霓裳,他只想埋首在她的怀里,寻得片刻的宁静和安全感。

    夜仿佛特别宁静,又特别的嘈杂。他沉浸在那种充满罪恶感的欢愉之中,无法自拔。当筋疲力尽,躺在那里,看着黑暗中那朦胧的天花板上挂着的朦胧的水晶灯,思绪逐渐飘了出去,像是灵魂出窍一般。

    她没有留在这里,他摸着身侧早已冷却的地方,睁着眼躺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他就回了永州。家里项瑾挺着五个半月的肚子,听说他还没吃早餐,非亲自下厨,给他整了一顿特丰盛的早餐。他在罪恶感中,味同爵蜡,却又只能装作幸福无比地咽下。

    吃过早饭后,梁健像是逃一样地离开了家里。接下去,他好几天,他都很晚才回家,他说是忙,其实他知道,更多的原因是逃避。他怕项瑾那种仿佛能看穿心灵的眼神看到他心底的罪恶。

    郎朋回来是在五天后。五天后,他回来,整个人瘦了一圈,但眼神特别的清亮。看到梁健后第一句话就是:就算要我坐牢,我也要把那件事查清楚。他们越是不想让我查,我就越要查。

    梁健知道,那些人的卑鄙动作激怒了郎朋。而梁健这边,他让纪委书记去查的事情,也终于有了些回音。

    可还没等梁健为这等了好多天才终于等来的消息高兴一下,永州又出事了,出的还不止一件事,而且还都不是小事。

    消息传来的时候,纪委书记正坐在梁健的办公室里,梁健看着面前的那一份文件,眉头皱得很紧,纪委书记坐在对面,神色凝重。

    “我认为,以闫国强当时的身份,是不敢也没这个能力冒这个险的。”纪委书记沉声说道。梁健正要说话,电话忽然响了,他接了起来,沈连清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梁书记,我听人说,钱市长派了一个审计团队进永成钢业了。”

    梁健一愣,这个时候既不是年关,也没有什么特殊事情,钱江柳派一个审计团队进永成钢业干什么?而且,这件事情,他竟然一点消息都没有收到。

    梁健转头就问了纪中全:“钱江柳派审计队伍进永成钢业的事情,你知道吗?“纪中全的反应跟他差不多,有些不解地问梁健:“这个时候,他派人进去干什么?”

    这也是梁健想不通的地方,梁健又问沈连清:“知不知道他派人进去是做什么?”

    沈连清犹豫了一下才回答:“我也是听人说的,并不确定,好像是为了查账。”

    梁健又是一愣,永成钢业的帐,梁健是比较清楚的,前段时间杨永成过世时,梁健在核算资产的时候,也查过,但并不是十分仔细。但梁健从主观意愿上,还是相信杨永成的永成钢业是没有问题的。

    只是,如今杨永成不在了,永成钢业的掌门人换成了谷家,莫非这谷家出了什么问题,引起了钱江柳的注意?但这可能性也不大,谷家与杨家的关系不错,杨永成生前对谷家也是比较信任的,否则他遗留下的那些股份最终也不会到谷清源手里。

    梁健又问沈连清:“那些人进去多久了?“

    “昨天进去的,已经快24个小时了。“沈连清回答。

    梁健想了一下,说:“那边结果一出来,立马通知我。”现在还摸不清楚钱江柳到底想干什么,梁健也只好静观其变了。何况,他现在也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梁健放下电话,稍微理了下思绪,继续去看那份资料。过了一会后,他抬头对纪中全说:“闫国强背后有人是肯定的,这一点,我们早就有过共识。这个背后之人的身份,我虽然有些猜测,但都没有真凭实据。今天,从这份资料上看,有两个人是最可疑的。这两个人,你重点查一下。”

    梁健没说这两个人的名字,但纪中全像是已经知道一样,点了点头。准备走的时候,纪中全忽然停下,对梁健说道:“你说,钱江柳突然搞这么一个突然袭击,会不会是为了阿强重工的事情?“

    梁健一怔,立马就想起来,当初杨永成病危然后去世的时候,阿强重工和其他不少企业,都试图收购永成钢业,但因为后来谷清源的上位,让这些虎视眈眈的目光都悻悻地收了回去。梁健也听说过,阿强重工似乎并不是十分甘心。钱江柳和阿强重工领导人的关系一直不错,纪中全说的并非没有可能。

    梁健没说什么,纪中全离开后,他想来想去,愈发得觉得纪中全说得很可能就是真的。如果真的被纪中全猜中,那么钱江柳肯定是有所把握,才会派审计团队进去。那么他的把握来自何处呢?

    梁健忽然想起来,谷清源上位后,他曾经和谷清源吃过一次饭。梁健立即给沈连清打了电话,让沈连清联系谷清源,问他是否有空,中午一起吃个饭。

    时间紧迫,梁健已经等不及晚饭了,那个进了永成钢业的审计团队随时都可能出来。他们一旦出来,百分之九十的可能就会带着钱江柳想要的东西一起出来。

    对于梁健的邀请,谷清源答应得很痛快。他也正好有事想问下梁健。对于昨天那个突然闯进他厂里的那个审计团队,他也是一头雾水,同时看着他们好像充满目的性的样子,心里也逐渐沉重起来。如果梁健不找他,他最迟晚上,也会想办法联系梁健。

    两人在座位上坐了下来后,谷清源开门见山,沈连清刚倒上茶,他一口都没喝,就直奔了主题。

    “梁书记,市里面派了一个审计团队进我的企业,这件事您知道吧?”

    梁健回答:“我也是为了这件事找你的。我想问一下,最近你企业里面有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玄幻之我有满级仙〕〔穆少宠妻:国民妖〕〔一念情深,万念婚〕〔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靳少强宠小逃妻〕〔人生若能两相忘〕〔她娇软可口[重生]〕〔特品圣医〕〔诱妻入怀:帝少大〕〔首席大人,战不休〕〔清宫攻略(清穿)〕〔奥特曼之最强属性
  sitemap